Monsoon

情人的血特别红

Swing 摇摆<米英>

一个失败的短打,年轻自信到有点嚣张的米

灵感来自《看电影》午夜场


Swing摇摆

 

 

 

咆哮吧,二十年代。

 

 

 

“你是这场舞会中最重要的来宾。”

亚瑟抬了抬眉毛:“感谢你的盛情邀请。”他的眼光环过全场的青年男女,然后稳稳地停到阿尔弗雷德身上。这个年轻人长得结实又俊秀,他是个勇士,天生如此。而亚瑟眼窝发青,从口袋中摸索出手帕轻轻咳嗽了几声。阿尔弗雷德见状双手环胸,上挑的嘴角总有点不怀好意。

“我知道你最近的身体状况很不好。”他假装关切地靠近亚瑟,拍了拍亚瑟的后背,湛蓝色的眼球在跳动,“我希望我能让你感觉好点,嗯?”

 

阿尔弗雷德离得更近了一点,但亚瑟把他推开了。绅士脱掉了外套,举着酒杯淡笑:“薄荷威士忌?你就拿这个对待最重要的来客?”

阿尔弗雷德摊开手,继续不动声色地向亚瑟的方向靠近:“如果是你呢?你会怎么对待你最重要的来客?”

“嗯……我想,那会是一个安静的会客厅,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是御厨的手艺,地中海葡萄园里超过十年的佳酿。一次愉快的晚餐谈话,然后在剧场里的度过的晚上。”

阿尔弗雷德的嘴角就像要裂到耳朵那里了:“你个老顽固,亚瑟,我就爱你这一点。来看看一个美国式的夜晚应该是什么样的吧。”

 

然后他勾过亚瑟的肩头,在那苍白的侧脸上印下一个响亮的亲吻。吹小号的老家伙和姑娘们一起尖声大笑,亚瑟转了转他蝇绿色的眼珠。有更多的姑娘从深处钻出来,她们都穿着超短裙,头发剪得整整齐齐,紫色的眼影像一只钉死在墙上的蝴蝶。爵士乐的毒在通过空气传播,阿尔弗雷德的手蠢蠢欲动。人们都在尖叫,并且放声大笑。

 

亚瑟抿着嘴唇,眼睛明明暗暗。他显然不适应这种美国化的夜晚,而阿尔弗雷德却揪着他的手跟他啰嗦个不停。他那张年轻的脸也变成海报上的装饰线条,金光闪烁,就像一个永不退色,光辉万载的美国梦。

 

“……而你呢,回头看看你自己吧,可怜的亚瑟。世界终于转到大西洋的这一边了。”

这已经算得上是个危险的距离了,于是亚瑟将阿尔弗雷德推开,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我想你们的威士忌很够劲,你已经醉了,阿尔弗,就这样吧。”

“我没有,亚瑟,我没有。”而那双手更加变本加厉地摸上亚瑟的脸,阿尔弗雷德的眼睛笼罩在阴影之中。之后他将头猛地凑过来,他们的牙齿狠狠地磕在了一起。亚瑟怔了片刻,很快拿过自己的手杖,毫不客气地推远了阿尔弗雷德。手杖的末端稳稳地落在了阿尔弗雷德的胸前,而阿尔弗雷德像是投降似的举起双手,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

 

“来吧,亚瑟,别吝啬一个吻。”

“这非常失礼,琼斯先生,你应该感到羞耻。”

 

阿尔弗雷德吹了个口哨:“这么多年我可没见你羞耻过,毕竟你是一位完美的绅士。”

亚瑟收起了手杖,但继续盯着他。他们的眼神在毛毛躁躁的夜晚中交锋,外面似乎下起了倾盆大雨。地球还在像往常一样运转,但亚瑟忽然感到天旋地转。

 

“听着,我明白你为什么这样。但是,别这么得意忘形了好吗?”

“你这是警告我?”

“这是劝导。”

 

阿尔弗雷德大笑出声,抓过了亚瑟的手腕,狠厉的力道让亚瑟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叫我如何相信你呢?你可不是个骑士。”

“没错,我不是骑士,我是国家。但我愿意和你决斗。”

 

“哦?”阿尔弗雷德侧头,“在床上吗,先生?”

亚瑟没有看他:“我们之间的决斗在所难免。”

“那我衷心期待那一天。”

“我也是。”

 

亚瑟用眼神示意他要离开了, 而阿尔弗雷德再次靠了过来,灯光投下的暗影将亚瑟全部包裹住。

“你自己也知道那是场胜负已分的决斗,对吧?”

亚瑟笑了笑:“决斗没有结束就不分胜负。”

 

他们剥开疯子一样的人群,站在街道上。汽车在他们身边呼啸而过,喝醉的年轻人流了满面泪水,怪异地大喊着:“美国万岁!”雨洗刷着地面,让这看起来亮晶晶的。

“知道吗,阿尔弗雷德。我有一句话想对你说。”

 

亚瑟裹上了纯黑色的大披风,阿尔弗雷德帮他撑着伞。他们的身高差半个头,这让亚瑟必须优雅地抬起下颔来进行对话。

“你想说什么?”

“最初选择你的并不是上帝,而是我。我选择了你。”

 

车来了,亚瑟便坐上,然后在大雨中绝尘而去。阿尔弗雷德紧紧捏着伞柄,发出了一声愤怒地低吼后将伞摔在街上,冲回了舞会酒吧中。


——咆哮吧,二十年代!





*1920年代,西方社会对同性恋的态度非常包容,达到了1960年代之前的最高峰。到了1930年底,美国社会重回保守。

不是很重要的一个小参考。

评论 ( 5 )
热度 ( 72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