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情人的血特别红

Hey,Juliet<英米>

亚瑟x艾米丽

APH里我最喜欢的BG了吧?

打英米的tag没问题吧?

春天来了,我都写BG了……

BUG略多,我只是想写表白

草率的摸鱼,没啥质量

BGM→Juliet-LMNT




Hey,Juliet

 

 

 

“Arthur,你他|妈|的为什么不是个Gay。”

“真是抱歉,我天生就对男人的屁股不感兴趣——嘿,什么时候异性恋需要如此低声下气了?我可不是纠结犹豫要不要出柜的小男孩!”

“我猜是因为时代变了,还有就是你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们都是Gay。”

 

Arthur看着一本正经的Francis,又环视了四周这些被他拖来帮忙的损友们,绝望地发现居然都是Gay。Antonio正忙着整理那些麻烦的电线,Gilbert坐在架子鼓后面捏着手机笑得像个傻|逼。Pedro正低头调试他的贝斯,而迎上Arthur的目光后,他不动声色地扬起一个浅浅的微笑。他们都是很优秀的——Gay。该死,Arthur垂下了脑袋,他怎么会在短暂的人生中认识这么多Gay而自己还根本就不是?

Francis伸出胳膊把他环在怀里,毫不留情地嘲笑着:“好了,在我们之中像一根棍似的Arthur今天终于要表白了!把你的吉他交给我,你只需要为公主殿下唱歌就好。”

笑容慢慢地爬上Arthur的嘴角,他像是很久以前那样张狂地揉乱了Francis精心打理好的头发。所有人都毫不见怪地看着他们俩追逐顺便互相嘲笑,即使这帮家伙都是Gay,但他们是绝对不会对朋友,尤其还是一个直男朋友下手的。

 

心里有没有点小小的失落……?大概有的吧。

“祝你表白成功,伪绅士。在女孩家楼下唱歌才是你该干的事,当什么见鬼的学生会长简直让本大爷想吐。”

“如果你还想顺利毕业,收回你刚才的话,Gilbert。”

“我可是翘掉了我新男友的约会帮你,Arthur,你的Juliet怎么还不现身?”

 

Antonio站在电子琴前挑眉看他,而Arthur的目光转回这幢精致漂亮的洋房。他深呼吸了口气,驱散开弥漫在心肺间的紧张。这么紧张可不像他——他是Arthur·Kirkland。

“做好准备吧,伙计们。”他露出了自信的微笑,“很快了。”

 

 

 

Emily在睡梦中模模糊糊的时候感觉到窗帘被狠命拉开,大片阳光喷涌进来。她惊恐地向被子里躲着,同时狠狠抱住怀里的漫威抱枕。但始作俑者显然冷酷无情,他拽开了Emily的被子,并且毫不客气地拉走了抱枕。

“不不不,你不能这么做!我要代表正义——”

“别做你的春秋大梦了,Emily,该起床了。”

 

将抱枕从Emily的怀里抢走后,她的四肢又像是八爪鱼一样攀附上了被子。Alfred只好又把被子拉走,完全甩开。这时候Emily终于完全醒了,她栗色的发丝乱成一团,忘记摘下的金色星星发卡在杂乱的头发上摇摇欲坠。她穿着一件普通的蓝色T恤,不满地睁着蓝色的眼睛望向Alfred:“我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一个关心我的哥哥活着。”

“我的确不想在如此美好的早上叫你起床。”Alfred揉了揉额前的金发,有点无奈地向窗外看去,“但是今天有人想见你,并且威胁我不把你叫起来就用他的司康饼淹没我们的厨房。”

 

“哦,是Arthur。”Emily的脸上立刻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但是他来干什么?”

“别说话了,小姐,随便穿上点什么去阳台,他已经不耐烦了。”

Emily有几丝疑惑,但还是心情很好地拉过一件空军夹克和牛仔裤,随便理了理就往阳台上走。噼里啪啦的拖鞋声中,她想起了她和这位看起来严肃认真的学生会长逐渐相识的过程,以及发现他过去将自己视作海盗船长的青春往事。一个更大的微笑爬上了Emily的脸孔,她有预感今天一定会有好事发生。

 

 

 

当Emily出现在外露式阳台的那一刻,Arthur打了一个响指。下一刻那帮男人们的手指开始在乐器上忙活,Arthur抬头看向惊奇的Emily,对她露出了安抚又有点得意的微笑。他今天穿了件普通的白衬衫,衬托他如同阳光一样的金发。

“为我们认识了六个月而庆祝!”

他狡黠地微笑着向Emily解释,而Emily饶有趣味地笑着,指了指辛勤工作的Francis他们:“你确定你只是想对我说这句话?”

Arthur抓了抓头发:“当然不是——我想为你唱一首歌。”

“只是唱歌?”

“该死的——我……”

“别解释了,Arthur,我等着呢。”

 

Emily的笑就比阳光还明亮,而Arthur盯着女孩年轻的笑容,把紧张都从肺里挤出去。

“你说的没错,献给你,Juliet。”

“如果他这时候跪下的话真的有点像Romeo。”Alfred在一旁品头论足。而Emily只是微笑着开口:“Shut up。”

 

 

 

Hey I've been watching you

嘿,我留意你很久了

Every little thing you do

你的一举一动

Every time I see you pass In my homeroom class

每次看见你在教室里走过

Makes my heart beat fast

我便怦然心动

I've tried to page you twice

我想试着再约你一次

But I see you roll your eyes

可你却目光游移

Wish I could make it real

真希望我能约到你

But your lips are sealed

可你却双唇紧闭

That ain't no big deal

不过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Emily想起她因为要去看漫威的新电影而拒绝了和Arthur一起上文学课时候学生会长瞬间难过的表情,还偏要死撑着说没什么。这让她心情好到笑得更厉害,高高翘起的嘴角几乎要咧到耳根。Arthur的歌声很好听,几乎有魔力。他认真的神情更让Emily无法拒绝。

 

 

 

Cause I know you really want me

因为我知道你真的喜欢我

I hear your friends talk about me

我听见你的朋友谈论起我

So why you tryin to do without me

那为什么你假装对我视而不见

When you got me

当你赢得了我的心

When you want me

当你需要我时

Hey Juliet

嘿,朱丽叶

I think you're fine

我认为你真棒

You really blow my mind

你真的让我心动

Maybe someday

也许有一天

You and me can run away

你我能一起私奔

I just want you to know

我只想让你知道

I wanna be your Romeo

我想要成为你的罗密欧

Hey Juliet

嘿,朱丽叶

 

 

 

Francis吹了个口哨,Arthur的弟弟Paul不情不愿地出场。但他看见Emily那简直无法控制的幸福笑容时候还是缓和了脸色,咕哝着抱怨这个耽误了他今天安排的哥哥,他将一大捧红玫瑰递给了Arthur。而Arthur完全没顾得上感谢他的弟弟,只是接过花之后继续专注地看着Emily,用无法被拒绝的声音唱歌。

 

 

 

Girl you got me on my knees

女孩,我跪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Beggin please, baby please

宝贝,求求你

Got my best DJ on the radiowaves saying...

连我最喜欢的流行音乐节目主持人也在电波中说

Hey Juliet why do you do him this way

嘿,朱丽叶,为什么那样捉弄他

Too far to turn around

已经不能回头

So I'm gonna stand my ground

我仍然不想放弃

Gimme just a little bit of hope

请给我一点点希望的曙光

With a smile or a glance

一个微笑或是一个眼神

Give me one more chance

再给我一次机会

 

 

 

在她心情糟糕透了的时候,Arthur笨手笨脚地安慰她,还矢口否认他为了她而特意翘了课。Emily看着学生会长涨红的脸忽然忘了烦恼似的,在那脸孔上印下一个轻轻的吻。

“我是在亲吻一个煮熟的鸡蛋吗?”她揶揄着。

 

 

 

Cause I know you really want me

我知道你对我的确有意思

I hear your friends talk about me

我听见你的朋友谈论起我

So why you tryin to do without me

为什么你假装对我视而不见

When you got me

当你赢得了我的心

When you want me

当你需要我时

Hey Juliet

嘿,朱丽叶

I think you're fine

你真的让我心动

You really blow my mind

你让我神魂颠倒

Maybe someday

也许有一天

You and me can run away

你我能远走高飞

I just want you to know

我只想让你知道

I wanna be your Romeo

我想要成为你的罗密欧

Hey Juliet

嘿,朱丽叶

 

 

 

“你们俩真是见鬼的般配——答应他吧,他已经在我们之中孤独地直了好久。”

Francis戏谑地大喊,同时对Alfred 飞了一个媚眼。Alfred没有回应,反而气馁又遗憾地叹了口气。“如果Arthur是个Gay,他会很合我胃口。”

“谁让我们是兄妹呢?”Emily偏过了头,亲热地拍了拍Alfred的肩膀,“但你如果要对我男朋友出手的话,我会把你的老二割下来,说话算话。”

Alfred吐了吐舌头:“我只是个开个玩笑——不过他已经是你男朋友了?”

“马上。”她轻快地回了一句,然后跑出阳台。

 

 

 

Emily飞奔下楼,当她雀跃的身影出现在Arthur视野内,他正准备唱最后一段歌词。他捧着那如火的玫瑰花,用几乎走调的声音唱完了最后一段。

I know you really want me

我知道你是真的喜欢我

I hear your friends talk about me

我听见你的朋友谈论起我

So why you tryin to do without me

为什么你假装对我视而不见

When you got me

当你赢得了我的心

When you want me

当你需要我时

You don't have to say forever For us to hang together

你不必承诺要永远在一起

So hear me when I say

在我吐露心声的时候请听我诉说

Hey Juliet

嘿,朱丽叶

 

 

 

“我会听着,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Arthur?”

Emily偏着脑袋,金黄色的星星发卡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正正好好地别在头发上。而Arthur望着她,就像一个笨拙的大男孩一样吞吞吐吐地开口,声音却深情无限。

“We could be exclusive with each other?”

(我们可以互相有【独家权】?)

 

Emily望着他,她拼命掩盖着笑脸,她成功了,她弄出了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而Arthur此时紧张着难以说话,连他那帮哥们儿都停止了乐器演奏,紧张地盯着这两个人。

“很遗憾。”Emily终于忍不住她的笑容,“我想你今生都没法摆脱我了。”

 

她把玫瑰花随便扔到了一边,直接扑进了Arthur的怀里。他们浓情蜜意地亲吻着,而Alfred从房子里走出来捡起了玫瑰花。Francis看着那两个笨蛋,受不了似的叹了叹气,又充满活力地招呼着旁边的人重新演奏。他们开始各自唱起了那首歌,阳光洒向拥吻着的两个人。

 

“你知道,玫瑰花对于我来说没有冰激凌有吸引力。”

短暂地分开,Emily盯着Arthur的眼睛。

“哦,那有什么,我已经得到你了,Juliet。”

 

他们又吻上了,在那些不成调的歌声和笑声之中。Arthur的怀抱真的很舒服,比她的被子和漫威抱枕更舒服。Emily这么想着,然后对着那个激动又温柔的男孩轻笑。

“是的,你偷走了我的心,Romeo。”

 

I love you.








*We could be exclusive with each other?

芳芳的视频里说,英国人表白的时候会说这句话

意思是做我女(男)朋友吧,我要你,不要和别人睡好吗?


评论 ( 10 )
热度 ( 96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