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一边作恶,一边忏悔

十年奔波

十年奔波


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遗失了会痛惜,得到了亦如此。


且行且珍惜,与你共度的风华十年。


【第一年】


炎无惑上高一那年已经十七了,因为各种麻烦的原因他在初三留级了一年。说句实话,留不留级炎无惑依旧那副德行。染了头十分璀璨夺目的金发,眼角下边的黑色纹身,不符合学生身份的黑色皮夹克与白绷带。

这是每所学校不良少年的标准配置,但是因为炎无惑的脸长得还算不错,显得更加光彩夺目了些,也就更加容易招惹是是非非。时不时有人递来情书甚至在早会时候当众告白,炎无惑...

2014-05-09

青春

青春是本太仓促的书
还未恍神它已经演尽所有轻狂

深红色的舞台帷幕退下
卸了妆的演员仍要生活

“我笑我的泪,我悲我的泪”
“我笑的过去,我悲的过去”
“我笑曾经拥有”“我悲再不重头”

我笑青春,我悲青春

2014-04-30

Erotic and danger

Erotic and danger


并非对等并非对立,你我互相吸引,仅此而已。


白烛葵的新居在一个蔚蓝色的湖边,湖水安宁而平静,虽不及海洋碧波万顷,却也别有几番韵味。他喜欢站在自己顶楼公寓的落地窗前,俯视着形形色色的人们自在来往。

他拿着棕红色封皮的《双城记》,眼睫若蝶翼飞舞。安宁的时光自在流走在指尖的文字中,混合着咖啡的浓厚香醇。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

兰卡湖素以水清而著名,近期却因为是男性[钓鱼]的绝佳场所而被宣传得沸沸扬扬。征服的成就被征服的快感混合一起,悖于宗教的交合起伏有致。...

2014-04-25

Blue on Blue

.

Blue on Blue


海洋性的夏季风吹扬起了医院的白色窗帘,窗边鸢尾花淡淡的香气若有若无的荡漾着。白色的病栋被海洋的潮湿浸染着,每动一下关节都感觉到生涩和慵懒。

炎无惑从病房里走出来,他照例咬着棒棒糖孤独地站在走廊的正中央。温暖的阳光洒在海面上也洒在那明净的窗玻璃上,透过那干净的玻璃洒在炎无惑的金发上。远处一个人影渐行渐近,他看着那个淡紫色的人影和他的主治医师自在交谈着换了下文件,之后那个人影独自前来,伪装的笑容崩坏离析。

“这次的复查就结束了,可以回去了。”


那人的声音依旧是这般的清淡,在这温暖的光芒下。

白烛葵抱着一摞子病历,惯性戴着的白...

2014-04-19

无常

那是我还在写BG同人文时候的一部小小转型,开始尝试着写一些主题较深的文章,却因为年龄与思想的稚嫩而失败了。

当时偶然看到了笛安的《宇宙》,其中受到的影响十分明显。

无常。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万物无常,永无止境。


我是一个精神状态不太好的人。夜晚常常做一些莫名其妙的梦,白天便精神恍惚,且还时常会梦游而吓到别人。

我梦见一个穿着纯黑色斗篷的人递给我一本书,那本书无比沉重我接不住;我梦见一朵在夏花上栖息的蝴蝶,它的翅膀就是花瓣;我梦见一尾红鲤在滚烫的池水中蹦出,眨眼间便再次被吞噬。

坐在宽大的桌前写作业,窗外阴云密布,看起来快要下雨了。我半倚着左手手臂...

2014-02-15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