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一边作恶,一边忏悔

Shape of My Heart<戚顾>

Shape of My Heart


戚少商深深浅浅地走在尘土飞扬的小道上,黄沙弥漫的天空中,灼热的烈日也显得灰暗了几分。他的汗水淋漓地顺着脸侧淌下,深深地藏进血迹干涸的伤口之中。


“啧。”


这样干燥的空气让他的伤口更加不适起来,戚少商狠狠地将嘴里的烟头吐了出来,泄愤似的踩了几脚。


几乎荒芜一片的土山下,零星分布着十几户小平房,和几片黄突突的田地。有些嶙峋的老牛慢慢悠悠地从村头走到村口,不紧不慢地瞪了戚少商一眼,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高鸡血靠在门口哼了一声,一手拿着蒲扇,一手拿着烟袋,扬扬下巴算是打个招呼。...

2018-08-11

论卧底的自我修养(下) <戚顾>

灵感来源于《新扎师妹》

有一点EG向 纯属恶搞

烂尾了……


论卧底的自我修养(下)


警队人员A和警队人员B一脸紧张地坐在乔装成冰激凌车的警车中监听龙头大哥戚少商和前龙头大哥雷卷的秘密会谈。


他们对卧底顾惜朝如何将监听纸巾放入戚少商衣服内部有所耳闻,并且瞬间对这位常年在失物招领处阴沉着脸的靓仔肃然起敬。


警队人员A拿着耳麦,疑惑地询问:“是监听器出问题了吗?”


警队人员B来回调试着,也是不解:“不知道……”


他们听到的,都是一声一声,有节奏的,有力度的——


“咚、咚、咚……”...

2018-08-08

论卧底的自我修养(中) <戚顾>

灵感来源于《新扎师妹》

有一点EG向 纯属恶搞

最近热得我懒得开电脑……


论卧底的自我修养 (中)


戚少商请顾惜朝喝酒。


顾惜朝确实也要戚少商喝酒。


他得到警局内部的消息,连云今晚要与雷家见面。他要尽力拖住戚少商,让同事们尽量布置齐备,最好将雷家的头头脑脑也一网打尽。


不过顾惜朝酒量般般,徒有酒胆。


暧昧的昏黄灯光下,戚少商递给他一个平淡无奇的玻璃杯。顾惜朝无畏地接下,仰头就要一饮而尽。


“咳咳……这酒,这酒有毒……”


戚少商好笑地看着他:“慢点喝。‘...

2018-08-03

论卧底的自我修养(上) <戚顾>

灵感来源于《新扎师妹》

有一点EG向 纯属恶搞


论卧底的自我修养(上)


警员顾惜朝,警校精英,以优异成绩毕业,现就任于某警局重案组——对面的失物招领处。


“啊呀,小伙子很靓仔呀。”


顾惜朝对着夏天来警局乘凉顺便找回丢失的缝衣针的阿婆微微扬眉:“多谢。”


“有没有女朋友呢?”


“我——”


一身利落警服,气质出众的傅晚晴推开了重案组的办公室:“惜朝!傅sir叫你!”


顾惜朝回了一个敬礼,笔直地站起来。


“啊呀,那是他女朋友吧,真漂亮呢……...

2018-07-30

驯龙记<戚顾>

又是草率的千字短打

这篇比较甜

驯龙记


“从今天开始,这头龙就交给你了。”


一只小火龙不安分地在桌上跳来跳去,眨巴着无辜的眼睛仰头看着来者。小小的身体比起那些动辄能活吞下一整座宫殿的巨龙就像一个制作精良的木偶。


顾惜朝面无表情,而一旁的英绿荷阴阳怪气:“抢了黄大人的风头,还能留在这儿就不错了。既然还能给傅相效力,做好好做。养好了这头龙,上面肯定有赏。”


这头连他的身高的一半都不到的龙,能有什么指望?


顾惜朝冷冰冰地回复:“知道了,相爷的吩咐,惜朝一定照办。”


英绿荷知道他不甘心,却又...

2018-07-17

江山此夜寒<戚顾>

江山此夜寒

 

 

 

接近年关的时候,这座城还是静悄悄的热闹了起来。街市上扎着灯笼,小商小贩们进了新年货。放了假的年轻人牵着小手,甜甜蜜蜜地走在灯火通明的摩登大楼中。提家带口的丈夫,正忙着购买回乡的车票。

 

“……美国东部罕见大雪,或超过三年前记录……”

 

“……过年的气氛越来越浓厚了……”

 

收音机里吱吱呀呀地播报着新闻,电流声让人好不心烦。屋里取暖用的炭火也发着滋滋的声响,模糊看过去时红得灼人。

 

戚少商迷糊地掀开被子,支起身子靠在床头。昨夜窗帘忘了拉,可以看见晦暗不明的天色。旁边挂着日...

2018-07-15

汴梁幻夜<戚顾>

一篇奇奇怪怪的千字短打


汴梁幻夜


(上)


昼锦客栈在汴梁城中小有名气,常有西域行商在此打尖歇脚。老板娘自酿的“愁如海”乃是一绝,有不少人受此吸引成了常客。


刘老板就是其中一位。他喜欢喝着酒,吃一碟小菜,偷瞄几眼老板娘的身段,然后心满意足地上床睡觉。


他的房间在客栈的最顶层。


客栈建得很结实,从来不会漏雨。风水由大师测算过,也没出现过闹鬼的传闻。


刘老板曾经在那张床上度过很多舒适的夜晚。


不过这天早上,他带着发青的眼圈,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慢慢蹭到了客栈大堂。...

2018-07-14

连云一朝暮<戚顾>

放弃拯救自己的辣鸡文风了

第三人称有毒啊


迟来朝及暮,愁去水连云。

岁晚心谁在,青山见此君。


连云一朝暮


戚少商初至连云时,便被此处荒凉所惊。万里风沙大漠,甚至不见树荫。一座孤城独立,仿佛一阵长风后便会湮没为尘埃往事。天空宽广,碧蓝如洗,却又是一派苍凉,有如偶尔在荒漠中打马而过的异国商队中,番邦女子面纱下明亮的眼。


他从这里起家,靠着一帮松松散散的莽汉子,打了几场戍边的战,在江湖上有了些许名气。而后为红颜辞去,最后又在京城沉浮三年,终于又回到了这里。


现在他看这座黄沙中的城池,用了一种更温柔的眼神。他知道城中会有豪情的男...

2018-07-10

T城的春天<戚顾>

叙事不明,重在氛围的辣鸡之作

和A城看月亮可以看做系列

都是城市中,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的故事


T城的春天


T城的春天总是笼着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薄雾。

或许因为它在群山之中的一片低地,或许因为它太过复杂无端。


戚少商站在落地窗前,不动声色地点燃起一根烟。

火红的烟头靠近窗子,能看见上次雨后留下的污垢痕迹,也能看见被烟头点亮的,戚少商的脸。就像燃烧了整个人一样。


“大当家。”

阮明正象征性地敲了敲门,高跟鞋在地板上留下有些跋扈的回音。她一身红裙,黑发利落地束起,因为太高太紧显得五官有些狰狞。


“查明白了吗?黄...

2018-07-06

空城计<戚顾>

两千字以内的短打


空城计


萧将军稳稳地站在了城墙下,他的身后是三千精兵,黑压压一片,气势逼人。


午后烈日下的城墙显得有些孤独,驻守的士兵站得笔直,面色冷静,手中长枪上飞舞的红缨灼灼醒目。而城门上方,已置一把琴。一青衣人立于其旁,文士模样。


但萧将军知道,这可不是单会吟诵死生之地也的意气书生,而是千条智计万般狠绝,让他一夜一夜梦魇连连,咬牙切齿的守城大将——顾惜朝。


可现在这人单有孤城一座,而他——萧将军得意地回首,他有三千精兵。


这城,已经是他囊中之物了。


“听闻顾将军素有仁德之心...

2018-07-04
1 / 2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