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猫<米英>

随手瞎写,童话故事的开头。想写类似《一千零一夜》的现代版本奇幻故事,但是笔力太浅薄,而且懒……呃

与夏目漱石《我是猫》基本无关。灵感来源于韦伯音乐剧《猫》

好像应该再多写点,我真的……好懒……最近还欠着米英稿呢【疲惫的微笑】




我是猫

 

 

 

子夜将至。广场上所有黑暗的角落几乎是同时闪过一道白光,阿尔弗雷德定了定神,连续三年了,他都在这一夜在广场蹲点,想要目睹猫族的盛会。可惜这些生物着实狡猾,总让他空等一夜——他希望今年可别再这样了,冷风里空手而归。他现在甚至还空着肚子,只能去二十四小时开业的麦当劳吃点什么。

 

不过今年,他的身边多了一个人。想到这儿他的眼神变得很温柔,是亚瑟,亚瑟·柯克兰。他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学校里的神秘主义俱乐部认识的。俱乐部里的人都是半斤八两,多半只是些吸血鬼传说的爱好者,剩下的全都行踪诡谲使人不适。但亚瑟不同,他忍不住偏过头。夜色中亚瑟白净的面孔上,朱红色的嘴唇透着年轻生命的艳丽,莹绿色的眼睛像是夜行的缅因猫。黑色兜帽下是细碎的金发,而用来“伪装”的猫耳装饰软趴趴地待在头上,可爱无比。亚瑟真的像猫,他的姿态有如猞猁,迷人的吐息又像暹罗猫。

 

阿尔弗雷德想,毫无疑问他是陷入恋爱了,只是他实在是没法开口。他和亚瑟的日常生活只有一起去稀奇古怪的地方旅行,在暴雨忽至的山洞里研究求生之道,在急湍中的小舟里尖叫又互相谩骂——啊,别提了。阿尔弗雷德认为他在那天一直在用眼神表露心意,可亚瑟只觉得他饿了。

 

“嘘。”恍惚间亚瑟的手指压在了他的嘴唇上,“他们出现了。”

 

他微微动了动嘴唇,努力抑制做些什么的冲动。而亚瑟浑然不觉地继续盯着黑魆魆的广场,眼中逐渐浮现出兴奋的光芒。按照那些不靠谱的记载,现在那些平日里伪装为人类的猫族们该在广场集聚,聊天,欢笑,而偏偏没人能看见他们。霓虹灯隐去了他们的行迹,只能听见一声长长的,凄厉的叫声。睡梦中的人就会咒骂一声:“该死的猫!”

 

他的注意力从亚瑟身上转到了广场,他们初见时就开始讨论这个话题,目睹一次猫族的盛会是他们共同的梦乡。现在,阿尔弗雷德想,感谢上帝能给他这个机会,让他和亚瑟一起见证神奇的时刻。

 

首先鬼鬼祟祟地钻出的是个红发的小男孩,软软的猫耳来回摆动着。月光照耀下,他的小脸非常清晰,而浅绿色眼中狭长的瞳孔也清晰可见。神奇的猫尾巴在黑暗处出现,随着他的身躯悠闲地摆动着。刹那间,所有的人——猫都在黑暗中出现。他们不约而同地开始唱歌跳舞,夜色化作葡萄酒,坠入大地的酒杯。长发的黑肤美女拿着一杆长烟斗,白胡子的老人背着摄像机。有人拿着吉他,妖冶的旋律刹那助长了气氛。阿尔弗雷德眼花缭乱,情不自禁间握住了亚瑟的手,而亚瑟也出人意料地握住了他。

 

“这是奇迹。”阿尔弗雷德喃喃着说。

 

亚瑟笑了,却没有说话。但几乎是阿尔弗雷德话音刚落,一个戴着黑便帽,尾巴是黑白花纹的猫尖叫起来:“这里有两个人类!”

 

他们瞬间成为众矢之的,月亮也变成了诡异的红色。阿尔弗雷德和亚瑟乖乖地在那些有些骇人的利爪面前屈服,被推到了广场中间。刚才还狂欢的猫族们虎视眈眈,还有好奇的小猫想过来抓一抓阿尔弗雷德的头发,被戴便帽的猫呵斥回去。

 

“人类啊。”身着厚重长袍的长者慢吞吞地站起来,用威严的声音发问,“你为何来到此地?”

 

“我向往你们这些智慧美丽的生物已久,相信我,我没有任何恶意。”阿尔弗雷德恳切地说着,而亚瑟依旧古怪地笑着,没有说话。问话者来回扫视着他们俩,忽然又开口。

 

“只有一个人类。”

 

顿时黑暗中一片嘘声,阿尔弗雷德也懵住了。大脑机械地运转后,他僵硬地扭头看向亚瑟,却看见亚瑟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摘下了帽子,摘掉了伪装的猫耳之后——两只柔软的耳朵出现在他的金发中。

 

阿尔弗雷德瞠目结舌,他甚至说不出话。而亚瑟用那种更为危险的优雅扬高了下巴,凑到阿尔弗雷德耳边轻声呢喃:“事实上,我就是你的奇迹。”

 

“我是猫。”

他的眼中闪过月亮的影子。


评论 ( 2 )
热度 ( 50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