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名世界的遗书【番外】

-小番外-【不知名世界的855年5月6日晚】

 

[呐,兵长,如果战死了遗书要怎么处理啊?]刚刚写完遗书的艾伦交上了那张写满字的纸张,闪动着大眼睛望向利威尔。利威尔满脸烦躁,收过了纸张回了一句[如果是你的,估计会被幸存的战友发现,被米卡莎那种家伙珍藏吧?不过你给我做好活下来的准备啊]

[那是当然……兵长也写了不少呢]艾伦看到了利威尔手中那张纸上,字迹也是同样满满当当。但对方没有什么想要回复的心情,倒是韩吉咋咋呼呼地说着[利威尔你这家伙第一次写遗书时候只写了三行半啊,这次真厉害有这么多]

……三行半吗?可这次有一大篇啊。

 

兵长都写了点什么?好想看。虽然艾伦觉得他是不可能独自活下来的。

当然他也没有想到,在几天后,在这里与他共同呼吸的人,只活下来了三个。

 

玛利亚之壁夺回战……真是场畅快淋漓的战斗啊。死亡已经不足畏惧了,活着的人要面对永恒的恐惧与战斗,那才是最可怕的。躺在担架上奄奄一息的艾伦依稀回忆着染成绯红色的天空,当时视野一片摇晃,早就忘记了世界为何。

杀戮,杀戮,杀戮吧。想要肆无忌惮地,就此毁灭世界上的一切。

那场战役真的十分艰难,他不懂那两个曾经是同期生的人究竟有着何等的执念以死捍卫了情报,最后的自焚真是美得像一朵燃烧着的红莲。所有地上的尸体都在一起熊熊燃烧着,披风上的自由之翼似乎就在漫无止境的死亡中,扬开了翅膀。

 

再次有意识的时候是在疾行的队伍中,那是派来的驻屯兵团。他们将许多奄奄一息的家伙放在担架上最快速度向露丝之壁里赶去。艾伦觉得口干舌燥,全身的血液都无比疲累懒得运动,心脏的跳动甚至都成了负担。

很多家伙就那么死在了前进的路途中,他们一声不吭地就死了,然后尸体被随意地抛下。虽然已经不会再有巨人了,但是为了保持最快速度,驻屯军团没有留下任何尸体。

 

胜利了却没有丝毫喜悦,很想问利威尔兵长的情况却根本开不了口,已经累到像是灵魂出窍,身体早就破旧不堪。下午停留的片刻,他看见了那个矮小的身影不顾反对地来到了他的身边。

……啊,好想笑啊。失去了一条腿的兵长步履蹒跚地一步步过来,身影显得更加矮小并且易碎。艾伦牵强地扯出一丝笑容,泪水不知何时爬满了整张脸。

 

一片朦胧中看见了看到那张无论岁月风霜怎么摧残自己却依旧如同罂粟般迷恋的脸孔越来越大,那苍白的侧脸染着血污,显得更为漂亮。那个男人的背后,似乎真的展开了自由之翼,即将带着自己飞过高墙,去看那苍茫无尽的大海。

[兵长……]居然还能出生啊,虽然哭得哽咽,但是依旧扯着大大的笑容。

[恩,我在,别给我死了啊]听到这句话时候泪水再也抑制不住,混合着没有褪去的血迹交杂打在了衣襟上。艾伦灿烂地微笑着,太阳透过了层层的乌云打在了那少年的脸上,碧色的眸子美得璀璨。

 

[兵长,我们赢了……战斗胜利了,我们都活下来了]

[别忘了……一起去看海啊]

泪水倒映着日光更为璀璨,那唇瓣不知为何居然像是鲜血一样的红润。艾伦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歇斯底里,随着巨大的幅度泪水飞溅起来,形成最完美的折射角。

这是那个名叫利威尔的男人,爱了好久好久的笑容,却始终说不出来。

 

[恩,所以说小鬼你别给我死了!好不容易我们都活了下来!一定……一定会一起去看海的]利威尔也歇斯底里起来,他猛地把住了那只软弱无力的手,以梦呓般的声音呢喃着[艾伦·耶格尔,我爱你]

 

少年听见了那句话吗?谁知道呢。

在心脏停止的瞬间,艾伦的笑容又灿烂了几分,就像是清晨第一朵盛开的玫瑰。

利威尔愣愣地看着他。

 

骗人的吧……怎么可以一个人死掉。

我爱你啊,艾伦。

 

怎么……怎么可以呢。真狡猾啊。

利威尔无声地趴在少年永远不会再有心跳幅度的胸前,泪水弥漫着打湿了少年的衣襟。而一旁的人示意应该抛开尸体的时候,却被远远观望的皮克西斯制止。

就让此刻属于这两个人吧。

 

利威尔被人扶起,而艾伦的尸体则永远地遗留在这个曾经是他家乡的地方。利威尔看着那具尸体翻滚,然后停下。依旧是不可思议——明明还带着体温,明明还笑得那么美丽。

怎么可能死了啊?骗人吧?

 

他仰起头,日光毫不留情地照耀着一切。朦胧之间他又看见了艾伦。

背负永远的自由之翼,再也不会满身血污,在蓝与白的简单相交中,终于获得了永恒的自由。并且,永远离开了深爱他的男人和他深爱的男人。

 

这一天的最后一分钟,利威尔停止了呼吸。


评论
热度 ( 7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