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名世界的遗书【下】

心情有点沉重啊,并且这期间外卖到了,都没有人想去吃,任着美味的牛肉一点点发凉。佐伊抿着小嘴不出声,有了点女孩子的样子还真是不容易。

[爱情小说吧?……达纳别告诉我你想哭]菲奇轻轻叹了口气,上下打量着两张纸,聪明的大脑也无法给出个合理的解释。倒是看好友泫然欲泣的模样,顿时愣住了。

[……没,我觉得这个故事,很熟悉啊]语气中有几分疼痛的达纳很快调整好情绪并且在心中暗骂自己,像平常一样露出了笑容,闪着眼睛[绝对了!这两张纸我要了!我要根据这个画短漫!转世梗!]

博内尔一言不发,嗓子的干涩让他拿起了一旁的纸杯接了点水,目不转睛地打量着达纳的绿色大眼。

 

就像那封【遗书】里,那个利威尔所爱着的少年艾伦一样美丽的眼睛呢。

博内尔其实也……十分着迷那双眼睛。

 

[好了吃饭吧,这告诉我们有爱人一定要表白,即使对方是同性]菲奇的话稍微缓和了点气氛,他拿出了微凉的牛肉一口咬了下去,不愧是那家店凉了依旧美味无比。

[达纳,这不能给你,毕竟是我发现的,我要报酬]佐伊那小鬼忽然一把抢过了两张纸,狡黠地扬了扬嘴角。

 

[你想要什么啊……]达纳有些无奈,不过这时候博内尔忽然插话了。

[一只猫,任你处置]

[……]

[成交!]

 

佐伊那小鬼得意洋洋地笑了笑,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某人的表白要抓紧了]就离开了。

菲奇一脸了然笑容。

 

三个人在傍晚时分才散开,菲奇摆摆手表示回家也要下一个写遗书的志愿,希望能让人看到。达纳则耸肩说不如印在小说里。

达纳罕见地把门关上,心情依旧被那两封【遗书】而搞得有些沉重。他轻轻回头,夕阳从窗外照进来,打在那个人的身上无比美丽,就像逶迤了一地的红色蔷薇花,像火焰一般热烈。

 

达纳很复杂地闪着眼睛,他不得不说他和那个名叫艾伦的少年一样,都对一个比自己大了许多的人有着永远无法开口的爱意——对方就是从小照顾自己的博内尔。

他看不清博内尔的表情,只知道他开了一瓶达纳家中最好的红酒,细细品味着。

 

嘿,表白吧。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之后的你们也不会怎么见面了,抓紧着一次机会。

达纳在看完了那两封【遗书】后,心中一直不复平静。他以为他对博内尔已经足够冷静,喜欢什么的不过是十几岁少年发春不分对象而且博内尔恰巧挺帅并且很有趣。

可是在今天第一眼看到博内尔,这个理由就被完美地嘲弄了。

 

还是喜欢他,好喜欢,很喜欢。

达纳怕他像那个艾伦一样,只能抱着一个永远无法启齿的背德情感进入坟墓。更何况现在的社会,已经接受同性恋了不是吗?

退一万步说,就算他不会接受,那么达纳也要说出来。

 

万一……对方像那个利威尔一样呢?

 

咬了半天下唇脸色绯红的达纳终于下定决心,不知道他所有的纠结已经被博内尔收于眼底。博内尔的嘴角挂着无比明显的笑容,只是达纳没有看见。那笑容无比的明显灿烂,甚至博内尔自己都没见过。

本来以为自己就会一直这么愚蠢地喜欢隔壁家的小鬼一直到死呢,看来还应该感谢那个小红毛啊,还有这两封【遗书】

 

[达纳,喝杯酒去吧?]

在达纳终于下定决心开口时候,博内尔这么说。

语气里带着无法抹去的明快笑意。

 

夜色里的安静酒馆没有几个人,调酒师挥舞着沙锤讨好着心爱的金发姑娘。两人每人要了一瓶威士忌,对着透明的窗子外川流不息的美妙夜景相互无言。酒馆里Booty Music的音调十分轻快,伴随着酒精让达纳忽然觉得有种流泪的冲动。

[那两封遗书,你也认为是什么小说吗?]博内尔低沉地问他。而达纳完全没有走脑子,就算会被对方嗤笑他也依旧回答[不太像是,谁会把小说埋在院子里啊?……虽然会被骂幼稚,但是我觉得这简直就像是一个我们不曾知名的世界里两个互相爱着的人的遗书,不小心来到了这个世界]

 

博内尔深深望着达纳的绿色眼睛,倒映着彩灯与自己的模糊身影。达纳被盯得有些不自在,老大个人居然脸红了。

[我说啊,达纳,你肯相信这两个人是我们两个的前世吗?]

[我说咱们两个都是唯物主义者吧]

[开个玩笑而已]

 

博内尔说着又喝了口酒,两个人继续没有说话。一两瓶酒都见底之后,达纳还是觉得……

我果然还是告白一下吧?这种纠结的心态蠢得像个小姑娘。

 

[我说达纳,其实就像利威尔对艾伦一样,我对你也是一样的,我喜欢你,我爱你]

刚想开口对方霸气无比的表白就先到达了耳畔,当时达纳就愣住了,睁大了眸子甚至忘了应该做出反应。

[本来觉得肯定是幻觉,不过现在都是个成年人了居然还会挂念当年邻居家的小鬼,我觉得我果然是爱上了——喂你个混蛋不许笑]

 

博内尔不满地望着达纳捂着肚子大笑,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羞涩脸颊一片绯红。他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啊,无论几次博内尔都无法自制地这么想着。

[抱歉,只是往常一直很严肃的博内尔严肃地说这种话……哈哈哈哈我果然还是忍不住]

喂那个混蛋,还笑出眼泪来了,真是太失礼了。

 

[不过啊,我本来以为应该是我先说呢]

 

得到这句话的博内尔略有些震惊,他看向那个温柔笑着的少年。再熟悉不过的一张脸,不知在梦中徘徊往复了多少年的熟悉面孔,纵然再为忙碌都让他魂牵梦绕的绿色眼睛。

唇瓣没有丝毫犹豫地就贴了上去,对面那个一点恋爱经验都没有的棕发小鬼猛地一愣,全身颤抖紧张的不行。博内尔耐心地舔着柔软的唇瓣,舌头顺着对方的牙关滑进去,口腔里都是迷人的酒香,令人理智全无。

 

还真是感谢上帝啊,让我在今天再次见到了这个邻居家小鬼,也正好是今天那个红毛小鬼挖到了【遗书】

不然可能也会错过吧,就算不是利威尔和艾伦那种传统意义的悲剧。

 

但是幸好在对的时间,一切都发生了。

所以啊,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佛罗伦萨的夜景极为璀璨,上帝之眼一目望尽,佛罗伦萨还是文艺复兴时代的景象,没有任何现代建筑摧毁,她的天际线令人眼热心跳。而那家小小的街边酒馆中,两个男人正在忘我的热吻,调酒师搂着他的金发女朋友偷笑,也进行了一个绵长的吻。

 

他们曾经在一个不知名的世界里彼此相恋却至死没有告诉对方,好运的是转世后的他们发现了上一世的遗书——谁说天公不作美?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嘛,还是说阿佛洛狄忒多看了这两个人一眼?

无论如何,现在请继续安静地吻下去吧。


利威尔转世- 博内尔【Burnell】法语中身材矮小的人

艾伦转世- 达纳【Dana】英语中如阳光般纯洁、光耀的人

爱尔敏转世- 菲奇【Fitch】英语中金发之人

韩吉转世-佐伊【Zoe】希腊语生命之意,用来形容有趣但有点古怪的小孩


评论
热度 ( 5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