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名世界的遗书【中】

我是艾伦·耶格尔,调查兵团特别作战班成员,训练兵团104届毕业生中的第五名

这是玛利亚之壁争夺战的前夜,利威尔兵长特别嘱咐所有人留一份遗书,也包括我这个看起来根本就不会死的怪物。毕竟明天是和超大型巨人还有铠之巨人的决战,胜了的话人类就离恢复自由又进了一步,输了的话……说不定调查兵团就要从此一蹶不振,毕竟艾尔文团长的处境很艰难,整个兵团乃至人类的未来在此一举。毕竟解决了那两个巨人,其他巨人就好说了。

作为明天玛利亚之壁夺回战的主力,今天我倒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好待遇。自从十五岁被发现能够变成巨人,他人的奇怪眼神我已经习惯了。不过今天倒是变了,似乎调查兵团的所有人都猛地发生改变——毕竟现在坐在这里的人,要有多大的幸运还能安然回来啊。

所以都像是一副无所谓了的样子。

不过我现在不想谈这些,虽然我也不知道遗书怎么写。而且我的遗书毫无意义,我的那个可恶的爸爸失踪多年,而妈妈早就死去,唯一的亲人米卡莎和爱尔敏明天也将一同踏上战场。并且,我没有什么可嘱咐的。毕竟我也没有什么万贯家财,也没有什么秘密。哦,唯一的嘱咐可能是一定要探明我家地下室的秘密。

还有,人类,一定要胜利。就算我们这些人都死去,但是我相信,调查兵团总会有后继之人。说不定还会有可以变成巨人的人站在人类这边,总之,人类总有一天可以踏出高墙之外,获得真正的自由。

十五岁的我,曾经说过一番被传扬了很久的话。听起来的确是非常的励志,但如今的我已经觉得遥不可及。虽然那个信念仍在心中,但却悄然改变。

我要把它们巨人,全都驱逐出去,一个不留地驱逐出这个世界!

这是我的信念,我的愿望,却不一定能够实现。如果要写我最经典的语录——虽然我相信没人会写,还是把下面这句写上,即便也是十五岁时候的我幼稚的语句,但是它已经铭刻在我的灵魂之中,就算幼稚也要一路走到黑。

我们每个人...打从出生开始...就是自由的,冰之大地,水之火焰,什么都好,能看到这些就是得到这世界上最大自由的人,战斗吧,为了自由,这条命算什么,无论敌人有多强大,都无所谓,无论这世界有多残酷,也无所谓,战斗吧!

起码它曾经一度推动我向前行进啊。

而且,无论我在玛利亚之壁争夺战中怎样暴走,袭击了多少人,都和所有我认识的人毫无关系,不要迁怒到他人,米卡莎、爱尔敏他们都是无辜的。算了,估计也不用担心。反正我暴走之后,第一时间就会被利威尔兵长削了吧?

好了,这种毫无意义的话就说到这里。如果是遗书,我还是想写一些我平时,从来没说过的话。反正是遗书不是吗?如果我活着,这些话那个人势必不会看到。如果我死了,看到又有什么关系。

我很崇拜利威尔兵长,这谁都知道。但是这种崇拜已经一天天病态,甚至变成了……喜欢。怎么说呢?有一天,我很羡慕所有能和利威尔兵长并肩站在一起的人,无论是米克前辈,还是韩吉小姐,艾尔文团长,他们都是和利威尔兵长一起走下来的人。他们之间的友谊是谁也无法攻克的,所以我很羡慕他们和利威尔兵长毫无阻碍的谈话。

如果是我的,想和兵长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吧。虽然已经二十岁了,但是在兵长看来也只是个小鬼罢了。永远都无法代替前辈们的位置。我只能帮助兵长整理房间洗衣做饭,全都是谁做都无所谓的事情吧?

兵长喜欢佩特拉,这貌似是团中最广传的。兵长一向懒得解释,即使强调过【我没有精力恋爱,这种小孩子才干的事情】

为什么没有兵长喜欢我的流言呢?果然是因为我只是个小鬼,永永远远都是。即使有了许多后辈,在利威尔兵长看来仍然是。永远都是他所看守的,会变成巨人的麻烦小鬼。最重要的是,我是个男人,男人之间有什么感情呢又?就算爱情是不分性别的,可是我和兵长,显然永远无法像是尤弥尔和赫利斯塔那样。

兵长却对我很好,一直好的让我想要落泪。偶尔有什么肉类食品,甚至会说【我不喜欢吃,就给你这个还在长身体的臭小鬼吧】我呢?我什么都做不了。虽然我可以变成巨人,但在兵长生活中,少了我也许更加轻松吧。我和兵长说如果作战失败请兵长亲手杀死我,这个看起来轻飘飘的诺言兵长答应了,我远比想象中的开心。

我觉得喜欢兵长,这种感情只能在遗书这种东西上写。说出来说不定更糟,连现在这种微妙的平衡都被打破,甚至会被看低,会被厌恶。

所以我觉得我可能永远无法开口说这句,永永远远。但是同时,我又不希望兵长得知我对他的喜欢,是在这封遗书上。毕竟那时候我就已经死掉了。

真是奇怪而麻烦的感情啊,我真是差劲,居然会喜欢上兵长。

算了,遗书什么的就写这么多,居然都没怎么涉及到别人呢,全是自己和兵长的内容。果然我不是什么擅长写遗书的家伙,算了,擅长写遗书又不是什么好本领。

 

我会努力活着回来的,和兵长一起。

就算幼稚,就算自不量力,我也有一个驱逐所有巨人的梦想。虽然现实告诉我我已经无法亲手实现,但我也要努力,去最大限度地实现我的梦想。

 

最后了,如果有那么一天,我可以和兵长一起踏出壁外看传说中的大海,我……大概会对兵长说出那句话,即使兵长真的喜欢死去的佩特拉前辈,尽管兵长对我这个可以巨人化的小鬼没有任何非分之想,纵然我和兵长都是男人,我们之间有着无法逾越的19年。

但是,在那个时候,我还是要说,我要亲口告诉兵长。

我喜欢你,兵长。

 

艾伦·耶格尔于855年5月6日

 

【艾伦·耶格尔,死于855年5月10日下午,变成巨人成功击溃超大型巨人和铠之巨人,对玛利亚之壁争夺战做出极大贡献,战斗结束后因身体消耗太大,不治而亡,死于西甘锡纳区】

【或许世人永远无法承认他对人类作出的贡献,因为他微妙的身份甚至将他从此遗忘从战功簿中抹去。但是,我将郑重地为艾伦·耶格尔下一个客观而中肯的评价】

【他为人类的复兴献出了心脏,他是当之无愧的英雄,他应该永垂不朽】

【曾调查兵团第十二任团长,现训练兵团教官基斯·夏迪斯,于865年8月17日,在人类成功驱逐所有巨人后整理调查兵团遗书时笔】

 

博内尔是头一次念这么长的篇幅。连最为聒噪的红毛小鬼也听得一脸认真而凝重,菲奇甚至开始在手机上打起了这般好的写作素材。

[……的确是小说吧?巨人什么的]达纳讪笑着说,却忍不住地想要掉泪。尽管是一封再荒唐不过的遗书,只能被说成小说,却写得如此真实。似乎真的有一个被战争所困扰的少年存在过,他为爱情和战争还有自己微妙的身份所困扰,但是却依旧为了人类与自由献上心脏。

[但是很感人啊]菲奇应了一声,同时开始好奇地打量起这张纸来。

 

公元855年时候可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巨人,可这张纸的年份似乎真的很久了,但是据今天公元2013年,中间一千多年的跨度这纸早就该连灰儿都没了。

[快翻译下一封]佐伊没有发表什么见解,不过却意外的感兴趣。而博内尔只是啧了声,但看起来也是兴趣很大。

 

我是利威尔,调查兵团士兵长,特别作战班班长。

明天是生死存亡的一战,玛利亚之壁争夺战。艾尔文那家伙又开始笑眯眯地让我们写遗书了。啧,我们这群人哪里还有什么遗嘱可以交付,反正一生都在砍巨人,还都是一穷二白的穷光蛋。反正有点钱的人都不会来调查兵团这个鬼地方吧。

不过那个小鬼,就算是个贵族少爷也说不定会加入调查兵团吧。

算了,反正我也没什么心情写什么鬼遗书,连心脏都不是自己的还写个鬼遗书。死了就是死了,我记得听四眼说过自由即死亡——看来死了的人才是真正插上了自由之翼的人啊。

反正这个夜晚也不知道干些什么了,就来写点我不想带进坟墓的事情吧——如果我还可以有坟墓的话。

在5年前,850年,有一个可以巨人化的小鬼加入了调查兵团。那时候我还年轻,才34岁。虽然我觉得还年轻,但是从地牢里见到了那个小鬼,才觉得我已经老了。那个可以巨人化的小鬼叫做艾伦,艾伦·耶格尔,那年还只有十五岁。不过是个还不赖的小鬼,即使才十五岁面对这么大的阵势依旧没有吓得尿裤子,碧绿色的大眼睛里全都是比其他人璀璨不少的光芒。估计我记住他就是因为他的身份以及那双漂亮的眼睛吧。

听说他其实以前挺爱哭的,不过在庭审的时候被我踢断了牙也依旧没有怨言,并不像是什么爱哭的小鬼。当然他要是真哭了我绝对把他从调查兵团里踢出去。

艾尔文那家伙把这小鬼看做人类的希望,虽然很不想承认我们一群人要把活下去的希望寄托到一个十五岁的小鬼身上,而且一想到就十分不爽,不过他也的确值得我们用生命捍卫罢了。在和女巨人的战斗中我的班全灭了,我这个烂人倒是已经朝夕相伴的同伴忽如其来的死亡习惯了,不过那个小鬼后来哭得十分伤心让我确定了他真是个爱哭的小鬼。那时候晚上会听到地下室里小鬼隐隐传来的哭声,努力压抑着却又情不自禁地失声。我没有想去安慰他,既然是所谓的人类希望,这点程度是绝对不够的。

这样怎么对得起所有为他而死的人啊。

不过这小鬼比我想象中的坚强了许多,起码他调整情绪的速度还可以,也击败了女巨人虽然最后还是我托着一条伤腿给他从巨人后颈里割出来。

那时候的小鬼还真是挺憔悴的啊,我第一觉得这个小鬼实在是太瘦弱了。一群无能的人类要把如此重大的责任降在一个消瘦并且只有十五岁的小鬼身上,实在是太可笑。

我一直很相信这个小鬼,我不想承认我已经信任这个可以巨人化的小鬼,可是事实如此。我把办公室交给他打扫,让他帮我洗衣服有时候做夜宵——起码我以前没这么对待别人。他也总是听话地去做,乖巧地眨巴着绿色的大眼睛。

那眼睛还真是漂亮啊。当然,在他拿出不顾一切的气势时候,那眼睛亮的惊人。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么多关于那个小鬼的篇幅,如果在5年前,问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是谁也许我会说是艾尔文那个老狐狸,但是我现在却只想念出那个小鬼的名字。

为什么?谁知道呢。

估计是喜欢上那个小鬼了,甚至比我想象中的更喜欢。在那小鬼只是十五岁的时候就喜欢上,鬼才知道为什么。不过我猜我绝对不会告诉他,就算现在他已经二十岁了,是个成年人了。

他的生命永远无法被束缚,就算铁链皮鞭,他的信念绝对无法因此而削弱哪怕一点点。这是一开始我就知道的事情,爱情就是束缚的标志,所以我大概会很丢脸地说——那小鬼绝对不会接受我的爱情。我并不是什么占有欲过强的人,毕竟是个士兵,心脏都无法自己控制,更别提什么爱情这种一看就是独占一个人的东西。

不过正是因为他永远无法被束缚,我才欣赏他,才会丢脸地爱上小我19年的小鬼吧。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在遗书上长篇大论地写关于那个小鬼的事情,毕竟作为一个已经三十九岁的成年人来说,或许生活中应该有更多的事情值得在死前留恋。但是我却只想写关于他的事情,听起来矫情又恶心对吧?而且就算写了,我也没打算那个小鬼可以看见。因为对他说了【要是你暴走,我还是会杀死你。如果作战失败,只有一死,你不想被那群猪猡们解剖吧?】

小鬼重重地点头,眼中都是坚毅——大概这就是他吸引我的地方吧。他说【要是作战失败,兵长亲手杀死我吧】

我宁肯他死在我的刀下,也不愿意让他被中央的人当做实验体,死在战场外。

 

这是最后一战,我和那小鬼共同参加的最后一战。所以,为了我自己更是为了亲手杀死那个小鬼,我要活下来,必须活下来。就算我是个三十九岁的人,我已经无法再次承担人类最强的称号,我也绝对要活下来。

这封遗书,那小鬼永远不会看见了。所以呢,我就……恶心那么最后一次吧。

毕竟我是第一次写情话的男人,对象还是个小我19岁的男孩。

 

跟着艾尔文那家伙进调查兵团是我永生无悔的选择,遇见你更是我人生中最好的事情了吧。无论怎么说,我都觉得我喜欢你个小鬼。艾伦哟,如果转世这种扯淡的东西真的存在,来世再给我出现吧,即使我们年龄差更大我们还是同性。

我爱你,逼着一个整日面对杀戮的男人说出这种情话,真有你的啊。

如果你战死了,我也不会再活着回来了吧,虽然很好奇你的遗书内容。但是如果你没有战死,我就算拼尽全力也要活下来,然后杀死你,再自杀。

但是我更希望我们都活着回来,战斗胜利了,人类真正打败了巨人后,我答应过你一起去墙外看传说中碧波万顷的海洋。

那时候我就不是什么兵长了吧?也没有什么重大责任了吧?如果那时候艾伦还活着——当然也必须给我活着,我会有勇气将他永远留在身边的。

 

我从来没觉得我这么恶心呢。

不管怎么说,明天一起战斗吧。为了人类的复兴,为了对自由的追求,为了和艾伦一起看海。

利威尔于855年5月6日

 

【利威尔,死于855年5月10日午夜,在玛利亚争夺战中被巨人咬掉左腿,伤口救治不及时感染死亡。对玛利亚之壁争夺战做出极大贡献,死于西甘锡纳区】

【他应该是人类对战巨人中功勋簿中最为闪烁的名字,他是永永远远的利威尔兵长,当之无愧的人类最强】

【他为人类的复兴献出了心脏,他是当之无愧的英雄,他应该永垂不朽】

【曾调查兵团第十二任团长,现训练兵团教官基斯·夏迪斯,于865年8月17日,在人类成功驱逐所有巨人后整理调查兵团遗书时笔】


评论
热度 ( 5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