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名世界的遗书【上】

本篇非传统意义中的转生梗,陌生名字一群但全是原作人物转世,文风大概是欧美现代,内容包括之前在lofter上发过的【利威尔的遗书】与【艾伦的遗书】中的内容

不知名世界的遗书

 

达纳看了看时间,觉得他们应该也到了,虽然达纳自己也不怎么着急罢了。

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只是曾经的邻居一起聚一聚而已。

想着达纳从窗前离开,佛罗伦萨的九月还算是宜人,没有夏日那般的酷暑。明净的窗玻璃倒影出他今天特意打理好的棕色短发,还有比窗子更干净的绿色眼睛。碧色的眸子一直是达纳异性缘颇好的缘由,如同最为上乘的祖母绿。

 

[哟达纳!果然还像以前那样开着门啊,好久不见~]

听见这个柔软的声线,整整二十五年的默契让达纳笑着向后望去[菲奇,没有多久吧?大概三个多月?]

金发的男子和达纳的岁数相仿,不过打扮上显得比达纳成熟几分。金黄色的发丝是欧洲人的标志之一,而如同碧海蓝天那样澄澈的眸子也是菲奇引以为豪的。他手里拿着刚刚来的路上买得一杯咖啡,踏进屋门的那一刻正巧见底。

菲奇望着达纳,扬扬嘴角坐在柔软的沙发上。菲奇与达纳同样在罗马居住了整整二十三年,做了整整二十三年的邻居,在二十三岁那年两个人又一起拖着行李箱嚼着口香糖来到了佛罗伦萨这个充满了文艺气息的地方准备度过余生——不过只是暂时的想法啦。

 

菲奇是一名自由撰稿者,主要写一些悬疑推理向的小说,以谋杀天后克里斯蒂娜为目标,幕前只能说是小有名气的年轻作家。毕竟现在这个时代,谁不喜欢看一些有趣的谋杀案件呢?发一些【死亡通牒】,再或者就是按照一首歌的内容上演死亡剧目。菲奇一直没出名的原因大概就是他总是写一些中规中矩的正剧,虽然优秀的文笔像珍珠一样耀眼,却埋没在无尽的大海之中。

达纳则是插画师,他的画风很是奇怪。给人一种【好像是在画景色,却又在画那里面的人】的奇怪感觉。是插画界的新星,不过模样太过稚嫩,曾经被编辑认为成未成年人,感情方面一窍不通却意外得受女孩子们的欢迎。傻人有傻福吧,一向女性缘颇差总被以为成GAY的菲奇这么感叹。

菲奇和达纳整整二十三年的邻居生活,让菲奇把达纳的性子摸得几乎一清二楚,笨拙的达纳总是忘记锁门,总是望着窗口发呆,总是接完水就忘记是自己要喝而去浇花。

 

不过这个性格,同样是达纳邻居的博内尔也知道得一清二楚,甚至比菲奇或者说达纳自己,都要清楚。

随着推门声的响起,菲奇和达纳同时转过了头。那是个有点矮小的男人,梳着特别奇怪的发型,脸色总是有点苍白,眼睛有点小但是眼神却格外的凌厉,穿着黑色的西装十分严肃一点也不像是来参加朋友聚会的人,全身上下从头发丝到皮鞋上都是一尘不染的。

这是达纳以前的邻居博内尔,从有记忆开始就是这样的。总是给人一种生人勿扰的强大气场,但熟悉之后才发现这位既是洁癖又是强迫症患者的博内尔意外的很能侃——达纳是这么想的,菲奇并不是。

 

[博内尔,好久不见了][博内尔先生上午好]

虽然都是邻居,但菲奇和这位博内尔先生关系却不是太好,所以这个时候也只是起身礼貌地打声招呼。而达纳和博内尔显然熟悉的多,尽管博内尔是长辈却依旧像是好友一样走上前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友好地打了声招呼。

[恩,好久不见了,两个小鬼都变成大人了啊。尤其是你,达纳,以前圣诞节总缠着我问圣诞老人的传说,现在还问吗?]博内尔的声音依旧有些清冷,给人不好接触的感觉。不过达纳却很自如地接下了话[圣诞老人是个多浪漫的传说啊,倒是博内尔你每年都装圣诞老人给我礼物,然后我知道那天是你生日之后开始每年装圣诞老人给你礼物,你每次都装睡]

一提到往事,这个已经三十好几的男人一下就年轻了一样,眉头平缓起来[别提了,我觉得你穿个大红衣服的样子蠢毙了]

 

寒暄几句之后菲奇感觉有些尴尬,博内尔对自己很是冷淡,反正也是正常的。毕竟菲奇和博内尔认识完全是因为达纳在其中的缘故,互相之间相处尴尬也是在所难免的。

[话说博内尔最近还在做广告企划?很忙吧?]达纳很热心地问起了博内尔的事情,毕竟和博内尔联系上是上个月的事,博内尔在两人二十岁的时候就来到了佛罗伦萨,之后就断了联系。菲奇嘛,直到现在都是达纳的邻居。

[是,所以今天的空挡可是好不容易排出来的,有什么事情不要磨蹭]带着点架子的回答,生人也许会十分火大,但是达纳已经非常习惯了,长久以来的相处让博内尔这种性格在达纳眼里变得正常起来。

[菲奇,你上次说的餐厅是哪家来着……?我好像把餐厅外送号码给弄丢了]

 

博内尔看着达纳笨手笨脚地翻着茶几上本来整整齐齐的文件书本,洁癖的本能不由让他啧了声[现在你还是这么笨手笨脚啊,连个号码都弄丢,没有记到手机里?]

[哎?对哦,我应该记到手机里,我手机呢……]说着恍然大悟的达纳再次开始了热闹地寻找手机,博内尔感觉嘴角僵了僵,虽然他所认识的达纳从小就笨手笨脚,不过没想到过了那么久的独居生活仍然是这么笨拙,就像长不大的雏鸟。

达纳的父母挺早就到了威尼斯工作,每个月都给达纳卡上打钱。刚开始独居生活的那一年,达纳到博内尔的家里住了一年。虽然博内尔至今都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十五岁的达纳会选自己这个二十四岁的忙碌冷漠男青年合住,而不是和同年的好友菲奇。

 

[好了达纳,我去叫外卖,我有LaFonticine的电话,想吃什么?]菲奇笑着拿起手机,纤细的手指在光滑的屏幕上划了几下,顺便打趣说[我说达纳,你需要个女孩]

[当今同行恋也不奇怪吧?][得了吧达纳,两个男人的同居生活会比你一个人更糟糕吧,如果对方像你一样笨或者像我一样忙]

[我才不觉得你很忙,而且万一是和像博内尔那样的人同居呢?][……我觉得正常男人都不选择大自己十岁的人同居。啊……你好,是的。是你啊?你都能听出我声音了?不不这次不是那些东西了,嗯……要……]

 

看到菲奇已经开始订外卖,并且没有丝毫迟疑的犹豫语气并且还和对方很熟络的样子就知道这个很少出家门的人家中必定是靠快餐外卖度日。达纳朝菲奇摆了个鬼脸,而菲奇则只是回了个笑容。

[哼……我可不觉得和大自己十岁的人同居很奇怪,我们以前同居的生活就挺美好对吧?博内尔?]

听到达纳的笑语,博内尔的嘴角不可抑制地上扬起来,就像那些普通人一样,一陷入青春回忆就会无法控制的心情好起来——也可能是因为对方是达纳你忘记那个十五岁的小鬼被我罚打扫房子四个小时的惨状?还是说你觉得每个周末帮你的洁癖室友打扫房间很爽?]

[不过一个忙碌的青年室友百忙中帮你做饭指导功课也很不错吧?]达纳回了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

 

这个笑容是博内尔一向最爱的笑容,是的,用喜欢已经不足以表达了。

非常灿烂,不加任何掩饰,就像只有五岁孩子才会有的单纯笑容,碧色的眸子轻轻眯起,清澈的让人吃惊。

话说,当年十五岁的博内尔刚刚搬到六岁的达纳隔壁时候,就被这个笑容给俘虏了。

 

[我说达纳你这么说是暗示吧?是想和博内尔先生交往还是同居?]菲奇结束了通话,望向了达纳。达纳耸了耸肩[是想啊,不过博内尔可不会同意对吧——]

可是对方现在居然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

 

玩笑结束了,博内尔少见地问了问达纳的事业情况,完事还感叹一声[当年敢往我家墙上涂鸦,画了个丑到爆的火柴人还说是我的小鬼现在这么厉害了?]

当事人达纳先是呆了呆——得到博内尔的夸奖了啊,真罕见,旋即极力反对[我到底什么时候画过火柴人啊?还是往这位洁癖先生家的墙上画?我怎么没有在你家墙上看见过?话说我要是真的画了居然还能活到现在?]

[当时你还是个臭小鬼,还因为我在那个地方挂上了一幅画]博内尔耸了耸肩,以嘲弄的眼神看着达纳。达纳这时候想起了博内尔家墙上唯一的一幅素描画,画得貌似是……

 

午后暖阳下的小房子?嘛,反正温馨的很。

不过达纳不知道,这是博内尔那个单身汉此生干过的最温馨暧昧的一件事情。他在一个溢满阳光并且达纳不在家的下午,在达纳家院门前坐了整整一下午用铅笔一笔一笔画成,画得就是达纳家。

达纳忘记了那幅画的细节,可能也是没发现。否则就会看见——那沐浴在午后暖阳下的小房子外墙上明显的涂鸦,一个棕色头发眼睛很大拿着画笔的小男孩。

那个涂鸦是达纳在博内尔的指导下,在确定志向的一个上午画在墙上的。

 

博内尔永远不会承认他在听了当时达纳要实现梦想,壮志凌云的幼稚语句后,居然觉得这个孩子……很可爱,虽然更觉得是个蠢蛋。

而且小小的那么,热血沸腾一下。

 

门被推开的声音再次响起,光凭这一点就知道这绝对不是送餐员,因此早饭没吃的菲奇哀叹了一声。知道达纳懒得锁门这个危险习性的一共就那么几个人,菲奇和博内尔除外之后,也就剩下了达纳在这里的邻居——九岁的红毛小鬼佐伊。

[达纳,刚才我在院子里挖坑的时候发现了点有意思的东西……菲奇那个死不出门的也在?还有个看上去是洁癖的大叔?]

不得不说,佐伊这个孩子奇怪是奇怪,没礼貌是没礼貌,观察力相当的敏锐。

 

[这位是博内尔,我的旧友。这是佐伊,隔壁家的孩子]达纳笑着介绍着,对佐伊直呼自己名字的情况表示习惯。而菲奇对那个【死不出门】的称号已经习以为常。

[才不是旧友这么简单吧,像达纳这样的人也可以直呼一个看起来大他十岁的人,他不会是你男朋友吧?]佐伊皱了皱眉,旋即露出了微笑,达纳一直对这个诡异无比的微笑表示无力。

[明明是个小女孩这么犀利干嘛,现在GAY这么多不怕以后找不到男朋友?]菲奇一旁打趣着。而博内尔则正视了一下这个红毛的小鬼——挺高挺瘦,手里拿了两张脏兮兮的纸,手上都是泥,红色的短发,白皙的皮肤,棕色的眼睛。

不过最让博内尔想吐槽的是——是女生啊,对,佐伊是个女名。

 

[佐伊,你既然发现他是洁癖就先去洗手吧,话说你没事闲的挖土干嘛?]

[啊,我只是不小心把我妈妈心爱的猫给弄死了,然后被臭骂一顿不让解剖,非得埋起来]

佐伊轻描淡写地说着,顺便碎碎念[反正都死了,解剖一下有什么不好……]

 

每当这个时候菲奇那个写惯了谋杀案件的人也会颤抖一下,表示后生可畏。

 

[那也先去洗手,小——]博内尔一看到那红发小鬼手上的泥巴就十分不爽,刚想说话却被佐伊给打断。

[刚才挖坑的时候,忽然翻到了两张纸,上面是什么鬼文字我看不懂]那小家伙兴冲冲地扬着手中的纸,努力抑制住怒气的博内尔深呼吸一下,看着达纳接过了纸。

[……]只学习过英语和日文的达纳无力地望着这两张纸,像是学生时代学冗长的英语课文时候露出的苦逼脸色。而菲奇上前看了几眼后也表示出【鬼才能看懂】的表情。

 

[我来吧……达纳你给我举着]博内尔短短地叹了一声,看到那脏兮兮不知道隐藏着什么奇怪细菌的纸果断放弃去拿。

[……这是俄语吧,虽然有的地方有点奇怪]

 

看了半天的博内尔在看完后,露出的表情略微有点凝重。

[这是两封遗书,战士的遗书,颇像小说啊]


评论
热度 ( 6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