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一边作恶,一边忏悔

From the beginning to the end[上]

From the beginning to the end

 

我的爱情无疾而终,从开始到结束,既没有什么沧海桑田的誓言,也没有什么撕心裂肺的背叛。可我的爱情还是那般安然逝去了。

 

——艾伦·耶格尔2013.12.31于法国马赛

 

 

 

Chapter 01

 

法国是个浪漫而又多情的国家,人们在这里生活,街道上浮动的人群像是一幅流动的画卷。

他所生活的城市叫做马赛,是法国第二大的城市,也是最大的港口城市。

 

地中海未来的中心,永远的湛蓝永远的粗犷。

 

像是为了这么一句话,艾伦·耶格尔抛弃了一切,带着画板来到了这个城市。到处都是入画的美丽景色,人们的一瞥一笑都是古旧画卷中最生动的画面。他疯狂地爱上了这里,像是魂归故里的熟悉感,包围了他整个身体。

活在梦想里或许是所有人的渴求,现实却比梦想残酷的多。它给梦想一片展翅的天空,又派去老鹰把雏鸟的翅膀生生折断。

 

在经济的困难前年轻的画家不肯低头,倔强得非要生活在这个城市,不肯向巴黎的父母寻求帮助,在曾经邻居的指引下找到了一栋非常漂亮的小房子。

位于诺阿伊街区的一栋两层小房子,中世纪的遗风残留于此,漂亮得让他转移不开视线。

 

[让,这里的房价大概很贵吧,我想我可能……租不起]

听到艾伦迟缓地说出这么一句话,而眼中却还是无尽的向往。让·吉尔希斯坦耸了耸肩,拍了拍这位可爱的梦想家[放心,我就料到你小子现在贫困潦倒,这是合租房,对方是一名有名的插画师。两个人合租的话,房价大概不会太贵吧]

[欸?]像是瞬间又点燃了希望的火焰,艾伦再次兴奋起来。

 

和有名的插画家合租一间梦想中的小房子,世界对待他真是太温柔了。

 

叩响了那扇门。

逆着阳光开间一个身材有些矮小的男人出来开了门,看到让之后眼下了然神色,随即开始打量起艾伦。

 

[你是来合租的?我是利威尔,或许是你未来的室友]

 

与艾伦相比较起来已经非常成熟的男人,却有着一张体现不出岁月沧桑的脸。黑色的头发打理的十分精细,略有些苍白的脸颊,与动漫中死鱼眼颇为相似的眼神,没有丝毫弧度的嘴角,穿着黑色的家居服。并不是那种狂放不羁的艺术家,反而一板一眼到让人难以接受的程度。可是与生俱来的吸引力却让艾伦在那一瞬间无法转移视线。

透过男人的头顶可以看见屋内的设施极为干净整洁,一架光滑的黑色钢琴静静地放在那里,到处都有刻意放上的鲜花,阳光拉下斜影颇为生动。

 

像是为了这间屋子,为了这个男人,为了他的梦想,为了生活下去,艾伦毅然决然地踏进屋内。

[您好,我是艾伦·耶格尔,是一名自由画家]

 

多少年后再回忆这个场景,他总会眼眶潮湿。

无论重复演绎多少次都是这般的初见,静静盛开在初夏的法国马赛。

 

Chapter 02

 

利威尔的2016年新年是在法国科尔马小镇与旧友在咖啡厅里喝咖啡闲聊而度过的。

镇上到处都是美丽的半木式建筑,小五彩的房屋略有些晃眼。焰火撕裂了平静的夜空,向咖啡厅明净的窗外望去,估计每一家都在欢度新年,陷在应有的酩酊大醉中。

咖啡厅里一如想象的那般空旷,所有的职工都已经下班了,只有身为这里的老板同时也是自己的旧友——韩吉·佐耶还在陪着自己,靠着窗子慢慢地品尝着咖啡的浓厚。

 

[利威尔,和巴黎比起来,马赛那个地方怎么样?]

面对他的提问,利威尔的神色居然有些改变。

 

马赛的风景并没有给他足够的印象,但在马赛的生活……可以说比想象中的好多了。

本来是为了逃避所谓的婚姻,那个少女比想象中更不好解决。所以他一个人来到了马赛,独自居住在一个小小的房子里向各大杂志社投插画,署名只有一个单调的L。

 

关于马赛那里的记忆,第一年简直枯燥乏味,甚至没有什么可以提的上回忆的画面。

第二年的初夏,偶然间认识的名叫让的少年带来了一个寻求合租的少年。那天天蓝的很干净,正在画板前久违地拿起画笔,一笔一笔涂出最为美丽的天空的颜色。这时叩门声响起,让他眉头皱了皱。

 

开门时看见了一个少年,从此就再也没有忘记过对方容颜的少年。

有着棕色的短发,梳理的还算是可以;白皙干净的脸颊上碧色的眼纯澈无比,甚至可以比水还要清澈;挂着礼貌的笑容,穿着米黄色的长衣,浅蓝色的长裤。

很罕见的悸动,久远的再也想不起上次是什么时候。

 

[你是来合租的?我是利威尔,或许是你未来的室友]

[您好,我是艾伦·耶格尔,是一名自由画家]

 

声音就像他所想象的那般好听。

从艾伦踏进那间屋子开始,生活再也不复平静。原本是单调的古旧画面却被少年涂上了各种各样的色彩。

 

根本就无需刻意地想起,即使已经离开了那个地方大概有了三年。

眼中全是他。无时无刻都有他的身影。无法潜藏在记忆的深处,打破了利威尔所有禁欲式的严肃冷淡,少年如同他的蚀骨之毒。

 

完全荒废的厨房被少年给一点一点的收拾起来,逐渐也开始弥散只有在别人家门前闻到的好闻香气。隔壁的太太打趣道[利威尔,有个小男朋友真不错啊]

然后他就会端着咖啡一脸清闲享受地看着艾伦因为这句话脸颊有些泛红,从厨房里探出头来招呼他去吃晚饭。

 

一开始绝对算不上好吃的食物一碰上日久天长就变得可口起来。

逐渐围着围裙的艾伦是他所不用刻意想起就能看到的风景。

 

甚至是现在,自己独自生活在科尔马小镇,每当在空荡冷清的房间内,总感觉有个少年站在厨房那里,托着托盘冲着自己微微一笑。

[利威尔先生,该吃饭了哟]

 

Chapter 03

 

和利威尔的同居生活刚刚开始的时候艾伦还真是非常不适应。

对方是个三十四岁的男人,已经逐渐被岁月挫去了锋芒,成熟的魅力洋溢在每个角落。平日里对待自己对待作品对待别人甚至一切都是致命的严苛,让人无法理解的洁癖更是让利威尔经常对艾伦恶语相向。

 

很多室友都是无法忍受这样的利威尔而离开的,而艾伦却没有。

他小心谨慎地迎合着利威尔的洁癖,收敛了自己乱扔东西的恶习。习惯性地早起整整一个半小时帮助他一起收拾不小的房间,让对方在一尘不染的环境中有个好心情,没有弧度的唇角微微扬起。

 

当时的艾伦真的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只是因为如此庞大的城市只有这么一个地方收容自己吧。

可是心里却有个声音反复在提醒自己:绝对不可能是这么简单的原因。

 

利威尔不经常出门,平日里出去买画笔染料食物与各种生活用品全都是艾伦一个人的工作。看着夕阳中提着大袋子东西的少年抹着汗水一脸阳光笑容的回来,利威尔的表情似乎不再那般生硬,模模糊糊的居然有些笑意。

 

艾伦没有丝毫的不甘心,尽管就像是管家一样照顾着利威尔。

只是他也明白,男人也在照顾着他。

 

减小了很多的租金,后来几乎就是让他在这里白吃白住。经常会指导他尚显稚嫩的画技,甚至指导一次就能长达整整一天。推荐他各种适合他的杂志去投稿,向自己的编辑推荐这位还不曾出名的少年。

这些艾伦都看在心里。

 

所以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方法照顾对方,为了到达一个互不相欠的平衡。

 

这大概才是理想当中最佳的室友关系。

虽然艾伦后知后觉,真正的室友远不如两人亲昵。这般的关系,似乎早就超越了朋友,甚至紧逼那个看起来神圣不可侵犯的爱人关系。

但爱人怎么可以互不相欠。

 

在马赛第一年的圣诞节,艾伦很罕见地没有出去。

正在喝咖啡的男人像是漫不经心地问道[小鬼,圣诞节不和别人出去狂欢吗?]

 

记不清当时的心情,就像是初次给学长递情书,情窦初开的少女那般。抱着无论如何也要传达过去的心情,艾伦涨红了脸,对着对方大喊[今天是利威尔先生的生日!我……我想和利威尔先生一起出去!]

明明知道男人已经快半年都没有出门,完全没有理由同意他的请求。可是在艾伦一片模糊的期盼,看见那个人放下了咖啡杯。

 

[只是这种小事啊,走吧]

 

那一刹那的兴奋欢喜让艾伦眯起了碧色的眸子,笑得格外灿烂。

[是!]

 

圣母加德大教堂是马赛这座城市的象征,它建于150米高的一个山丘上,从这里可以俯望马赛全城,以及眺望地中海风景,非常壮观。大教堂主体建筑上方有一座金色的高达9.7米的镀金圣母像,据说,几乎在马赛的任何角度都可看到这尊闪闪发光的圣母像,大教堂也因此成为马赛的标志。

 

两个人一起来到了圣母加德大教堂,明明不是第一次来,可是却觉得这个地方从来没有这么漂亮过。绚丽的焰火染红了少年碧色的眸子,甚至脸颊也略微绯红了起来。

身旁的男人依旧沉默寡言,只是时不时在少年兀自慨叹后插上几句。

 

[利威尔先生,焰火真是超级漂亮啊][恩,是啊]

[利威尔先生,去看看地中海的景色如何?][随你吧]

 

夜色已经降临到了马赛全城,奢华的街灯和节日的焰火无时无刻不在绽放。圣母像依旧是那么的慈祥,和狂野的地中海生硬地相撞。身边都是情侣十指相扣向上帝祈福,亲昵羡煞旁人。

利威尔本来神经恍惚,却听见身边一直很激动的少年低声叹了一句。

 

[我好像对利威尔先生……有了点喜欢的心情呢]

 

Chapter 04

 

至今无法忘记和艾伦同居第一年圣诞节时候,在人山人海的圣母加德大教堂,少年红着脸颊低声说[我好像对利威尔先生……有了点喜欢的心情呢]

那个场景真是太漂亮了。以至于一向冷静自制的男人,直接拥抱了少年。

 

[啊……喜欢的话就说出来]

 

少年在怀里猛地颤抖一下,肩头可以感觉到他颤抖时候随之溢出的眼泪。

终于无法抑制般的,少年在肩头抽泣着说[如果可以的话,想一直和利威尔先生在一起……]

 

一起回到了家中。此时艾伦的脸已经红透了,利威尔则心情大好,甚至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好像说了什么会让利威尔先生困扰的话呢……真是非常抱歉,请利威尔先生就当没有听见吧……利威尔先生,圣诞快乐,还有生日快乐……]

尾音越来越低,艾伦低下了头,再次很没有出息的哭了起来。

 

利威尔也不知道冷静克制的自己为什么像是发|春的小男生一样吻上了少年。爱恋地舔去他溢出来的泪水,缠绵地唇齿相依。

少年眼眶微红,碧色瞳孔中仍然在流出泪水,中间有欣喜和挥之不去的惊讶。

 

[在一起就在一起吧,小鬼]

 

仍然不会花言巧语,直接将艾伦摁在了墙上,遵循着原始的欲求吻着他。

一切都不关注,纵然是同性,纵然有着似乎无法跨越的十载春秋。

 

可是却是这般的想在一起。

 

现在的利威尔回想起来还是有几分悔意,大概是人生中的第一次对做过的事情后悔。

明明这样的自己,是永远不可能给他带来幸福的。

 

可是当时的他显然无法这般冷静。

他们陷入了……恋爱。

 

艾伦会因为他一个小小的动作而脸红,而利威尔也会心情大好地将少年困在墙角命令少年吻他。看着艾伦反复纠结想要突破出去,既想吻上去却又羞耻的可爱表情。

然后抑制不住地扶过后脑,狠狠地在他的唇瓣上蹂|躏。一番喘息之后的情迷意乱,已经让再冷静的大脑都无法思考。

 

绵长的吻自嘴唇向下,在脖颈处也细细密密地落下。淡粉色的吻痕让利威尔的心情不能再好。而艾伦带着挑逗性的喘息和可爱的声音[利威尔先生,不要……]

也让他根本就无法控制住自己。

 

还想要更多。

在那一年的新年第一次发生了关系。

 

脱去了衣服互相疯狂地亲吻,在月色下少年纤细的肢体和扭捏的羞涩姿态让人回味。

不要在意任何的一切,明天的太阳是否妥当升起,我们能不能一起生活到老,能不能有足够的勇气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此时此刻都是无所谓的。

新年的钟声敲响,时间板块生硬碰撞,夜色到达顶峰的奢华,屋内两人相拥而眠。

 

那是利威尔最为想念也不愿提及的疯狂。

 

Chapter 05

 

恋爱对于艾伦来说绝对是个新的挑战,尤其是你的爱人是一个大你整整十岁并且与你相同性别的人。像是背德一般的恋爱,有时候竟然让一向不顾他人眼光的少年有了几分迷惘。

 

但是爱情的甜蜜还是继续蔓延在生活之中的,两个人一起冲一杯咖啡熬夜给杂志社赶稿子,画室里一片静谧唯有电脑屏幕盈盈的光亮。艾伦总是比利威尔先画完,因为年轻的缘故稿子也比利威尔少,所以看着他在电脑面前心力憔悴时会学着悄悄模仿他的画风,竟然可以画出他人看来差别无二的作品。

 

不用为了爱情而放弃梦想是多少人心中此生不能达到的高度。

 

习惯真是个非常可怕的东西。利威尔是个神经质而又粗暴的绅士,在外人面前勉强维护一下礼节面对艾伦的时候痞气扑面而来,可是那种常人无法理解的洁癖又与他整个人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他喜欢喝意大利特浓咖啡,艾伦第一次尝试的时候实在无法忍受直接一口吐了出来然后在那个冷森的眼神急忙处理脏了的桌布;可是现在日复一日的与利威尔一起熬夜赶稿,咖啡神奇地经过口腔时居然有了几分香醇浓厚的味道。

 

已经习惯了,喝惯了意大利特浓咖啡的人,舌苔早就习惯承受大风大浪。

 

恋爱之中艾伦以为自己总是担任宽容的那一方,知道利威尔离开后才知道男人无论在哪个方面都小心地保护着他。各种危险的事情从来用不着艾伦,甚至保护的太好对外面世界的丑恶一概不知。

简直就像活在利威尔的羽翼下一样。

 

那一年冬天圣诞节过后,利威尔签约的杂志社会举行什么见面会,艾伦吵嚷着想去却被截稿日期给硬生生地阻挡在家里,利威尔轻笑着换上黑色风衣,本来有些矮小的身躯显得修长。

[乖乖呆在家赶稿,给你带好吃的回来]

 

艾伦一脸幽怨。

……什么嘛,这种安慰小孩子的说法。

 

那天利威尔上午离开,可到了晚上十点奢华糜烂的城市夜生活开始利威尔都没有回来。艾伦攥着手机拼命克制住想去打个电话问他的冲动,觉得这种动作太女人,却也克制不住随着时间推移心里逐渐增长的担忧。

 

门被毫不优雅的动作撞开,还在陷入纠结犹豫状态的艾伦猛地清醒起来,门外带着潮湿海洋气息的冷风扑面而来,还有白兰地的甘美滋味与男人身上自己挑的独特沐浴露的香味。

利威尔跌跌撞撞地从门外走进来,身旁还有一个红发不明性别的人抚着。

 

艾伦愣住了,在记忆里无论何时利威尔总是维护着绝对的理性,这时候的烂醉简直像是一场梦幻。倒是旁边的红发人笑了[你是利威尔的那个小男朋友?你好,我是韩吉·佐耶,他的老朋友]

 

名叫韩吉的来者把利威尔扶到了卧室之后就离开了,剩下艾伦一个人在洒满月光的室内听着利威尔略有些紊乱的呼吸。

[利威尔……要洗澡吗?]试探地问着那个人,可是那个一向洁癖的利威尔罕见的什么都没说,艾伦只好静静地在一旁候着,忽然想起应该熬一锅醒酒汤什么的时候起身,却被男人狠狠地拽了过去。

 

力道不稳一个踉跄栽进了利威尔的怀抱里,挣扎着抬起头却发现那双眼中居然闪动着一点点的潮湿,月光打在上面发生完美的镜面反射,落入艾伦的视网膜。

[利威尔,你怎么了……]心疼并疑惑地蹭去了利威尔眼角蕴藏的泪水,彼此的呼吸近的宛如一个人那般。

 

利威尔忽然有了动作,他从黑色风衣的外口袋中拿出了一个小盒,非常不懂风情地把红色的精致小盒扔在一边,那个美丽的指环让艾伦震惊地睁大了眼。

非常漂亮的对戒,在月光下迷人的银色犹如最为危险的浪漫。

 

利威尔没有管震惊的少年,直接拿起了少年的手将一只戒指套在了他纤细的手指上。

[结婚吧]

声音在少年耳旁微弱而暧昧的响起,宛若吐息。

 

艾伦的脸无法控制地涨红,可却因为男人的下一句话,所有美梦就如谢幕的童话一样,心碎的再也拼凑不起。

 

[艾伦呐,这句誓言,我可能再也无法实践了]


评论
热度 ( 12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