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一边作恶,一边忏悔

多年后我见到亚瑟时,他把一头金发染成了完完全全的酒红色。他的颧骨还是那么尖利,面孔却变得平凡了起来。我反复眨着眼睛看他,他并没变老,但他不再是那个坐在康河的小船上,能让拜伦也一见倾心的美少年了。他看着我惊讶的表情,手里还是拿着一本诗集,嘴里叼着一根烟。

“你很惊讶,嗯?”

我诚实地点了点头,他了然地看着我,然后侧过头去继续吸烟。我忽然想起金发的他自小都是个绚烂的王子,拿着宝剑与玫瑰,站在阳光下腼腆地微笑。现在他在燃烧,读着失败者的文学,只为毁灭自己。于是我有点难过,而他也看了出来。文学让人心思细腻。

“别感到悲伤,这世界并不值得,甚至是过去。”
光勾勒着他的侧脸,完完全全的普通人。

评论 ( 2 )
热度 ( 121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