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一边作恶,一边忏悔

【ALL英】戏剧:最后一个倒地的是位英国绅士

和基友聊天时候的脑洞

也许会发展成剧本????(并不)

标题是Hit and Run里的歌词

亚瑟(打开了窗户,懒散地盯着阿尔弗雷德):年轻人,带走我这晚安的致意,然后别想再向我讨便宜

阿尔弗雷德(站在一旁的矮树下,抚摸着嘴唇):哦,骄傲的先生,您这一吻涤清了我的罪恶

亚瑟(轻笑):而你,年轻人,你的罪恶染上了我的唇间

(亚瑟关窗户,消失)

(阿尔弗雷德盯着那间房间,继续摩挲着自己的嘴唇,想着今天晚上的事)


印/度(抱歉我还没想好名字)(跪在海德薇莉小姐送给亚瑟的波西米亚地毯上,呈上了最近两个月的账目表,紧盯着亚瑟的眼睛):柯克兰先生,我真恨您。但我宣誓为您献上我的灵魂了,而我必会遵守

亚瑟(坐在椅子上,心照不宣地接过):那你最好更加努力,直到你能在我面前呕出灵魂


(亚瑟和安东尼奥一起在前往法国加来的船上)

安东尼奥(站在甲板上看向远方,忽然扭过头来):柯克兰先生,你说现在如果有异常的风,从地中海呼啸而来,席卷整个法国之后将你我一起吹到世界尽头的冰原,您要怎么办?

亚瑟(打量着海水,看不清表情):我会沐浴着您的热血,回去照顾我的花园


马修(忧心忡忡地盯着亚瑟留在火炉旁的手杖,来回踱步):但是,阿尔弗,你知道,我崇拜亚瑟先生无往不利的智慧。我对他俯首帖耳,我是他永远忠诚的仆人

阿尔弗雷德(紧盯着马修):我对他的爱远远超过你的崇拜!我必会是唯一一个亲吻他灼热的鲜血的人!


(亚瑟和斯科特坐在早餐卓前)

斯科特(翻看报纸,冷笑):你真是柯克兰家的骄傲,我的好弟弟,我想母亲万万没有想到你的性丑闻可以把波西米亚战争挤到第五版

亚瑟(端着茶杯,低笑不语)


(弗朗西斯和亚瑟坐在扶手沙发的尽头,黑暗中,绅士淑女们纷纷骚动。有人怒吼着,让仆人尽快解决问题,而有人干起了心照不宣的勾当)

弗朗西斯(靠在亚瑟的耳旁):现在,你可以吻我了

亚瑟(喘息着,打掉弗朗西斯扶在他腰上的手):我想大家说的没错,你的确不知廉耻

(亚瑟轻轻地吻了弗朗西斯的嘴唇,然后站起)

弗朗西斯(握着亚瑟的手):亲爱的,你是一朵玫瑰

亚瑟(嗤笑):这比喻未必太没有想象力

弗朗西斯(吻上亚瑟的手指):你是一朵玫瑰,为了被斩首而生长的头颅

亚瑟(轻哼):这倒是很合我意,先生






鬼知道还会有什么???


评论 ( 26 )
热度 ( 167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