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情人的血特别红

No Father<米诞>

明天发不太方便,所以就今天发吧,本来没想写的,就不搞定时发送了233

独立日快乐,星条旗永远不落


PS:本文米英英米无差,无明显CP倾向




No Father

 

 

 

美/国和阿尔弗雷德在海边谈话。

 

“嘿,你是谁?”

“我是美/国。”

“美/国是什么?”

“一个国家。”

“你有父亲吗?”

“没有,国家没有父亲。”

“真可怜。有父亲是一件好事。你知道我有没有父亲吗?”

“有的。”

“他是谁?”

“亚瑟,亚瑟·柯克兰。”

“哦……他高大吗?”

“高大。”

“他厉害吗?”

“厉害。”

“那真是太棒了!他为什么不来就见我?”

“他很忙。”

“忙什么?”

“忙各种事。”
“他在哪儿?”

“海的另一边。”

“我想写信给他。”

“我来帮你?”

 

阿尔弗雷德拿出一张不那么皱巴巴的纸,咬着他最好的钢笔,写下了潦草的几行字。

“亚瑟,你是谁?是我的父亲吗?你能来找我吗?我很无聊,而且有点饿了。”

阿尔弗雷德举着信,得意洋洋地笑:“写好了!”

 

美/国拿了一只红气球,将信的一角打穿一个孔,然后将气球的线穿过去,牢牢绑上。他将气球递给了阿尔弗雷德。

 

“拿着。”

“这能做什么?”

“气球能飞到亚瑟的手里。”

 

阿尔弗雷德兴奋地笑了:“真的吗?”

美/国也笑了:“真的。”

 

他们在裸露的海滩上奔跑,耳边是单调却又凶猛的波涛声,潮腥的海风扑面而来。

阿尔弗雷德松开了手,红色的气球顿时飞上了灰色的天空。阿尔弗雷德和美/国都站在海边,久久地凝望着天际。

很快,气球消失了,远处一片模糊。

 

阿尔弗雷德突然转过头,湛蓝色的眼睛盯着美/国。

 

“嘿,你是谁?”

“我是美/国。”

“美/国是什么?”

“一个国家。”

“我是谁?”

“阿尔弗雷德。”

“我是美/国吗?”

 

美/国沉默了。

“你是。”

他们都沉默了,浪涛还在卖力地拍打这一切。

阿尔弗雷德又看向天空,声音很轻。

 

“气球会飞向哪里呢?”

“英/国。”

“英/国是什么?”

“一个国家。”

“英/国是美/国吗?”

“不是。”

“美/国是英/国吗?”

“……不是。”

 

“气球会飞到英/国吗?”

“不会。”

 

阿尔弗雷德哭了,眼泪从清澈的眼睛中不断涌出,白皙的小脸涨得通红。

美/国站在远处,没有叹气。

海浪拍岸的声音带走了他的哭声。腥潮的海风带走了他的眼泪。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更轻了。

 

“气球会飞到亚瑟手里吗?”

美/国咬紧了嘴唇。

“不会。他不再是你的父亲了。”

 

阿尔弗雷德哭得更大声了。但是那声音还是被带走了,带到无尽的海洋中去,消失了。

美/国没有离开,也没有去安慰阿尔弗雷德。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等待阿尔弗雷德眼泪流尽。

等待美/国成为美/国。

 

于是,那裸露的海滩上便只有一个身影了。

 

 

 

 

 

 

有一只绑着信的红气球飘到了英/国。

亚瑟从中间剪断了线,而英/国拽住了气球,信掉在地上。

 

他盯着地上闪闪发光的《独/立/宣/言》,又松开了手。

天真的红气球飞到了天上。

信落在地上。

 

亚瑟不在,英/国也不在。


评论 ( 13 )
热度 ( 103 )
  1. 莞尔未央Monsoon 转载了此文字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