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情人的血特别红

老钟表<仏英>

群作业,入群详情请联系某唧姓文手【。

学习使我快乐!【不


我有什么可以和你共享呢,旧日情人





老钟表

 

 

 

罪恶已被书写

你再也

遇不见一个

如我那样让你

深爱的人

 

——托马斯·撒拉蒙

 

 

 

广场上的人不多。女孩拿着红色的气球,母亲拍了拍她的头,父亲走进了一家钟表店。

有两个人从门口路过。

 

“嗨?”

于是他抬头。

“嗨。”

 

他猝不及防地和弗朗西斯打了个招呼。

 

 

 

广场上的人不多,走得却很慢。弗朗西斯和亚瑟走在一张不大的公园长椅上,弗朗西斯在左侧,亚瑟在右侧。这张长椅其实很长,很明显是设计者不解风情。两个人这么坐着,彼此的手便无法假装无意地碰到一切。

但此时此刻,他们不需要那些。弗朗西斯咳嗽着拢了一下头发,试探性地向亚瑟的方向张望:“听说你去了牛津圣体学院。”

“是的。”亚瑟回答得很干脆,他的手指禁不住地在表带上来回摩挲。

 

“嗯……那是个很冷门的学院,我以为你会去商学院。”

“是啊,你并不足够了解我。”

 

弗朗西斯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他习惯性地做出拿烟的姿势,修长的手指执于嘴唇前。亚瑟静静地盯着前方的路面,路人们鲜艳或者老套的鞋在他眼前纷纷闪过。

沉默的时间好像太长,亚瑟只得微微扬起了目光,不太情愿地开口。

 

“那么……你毕业去了哪里?”

“马兰欧尼,巴黎校区。”

 

“你没有离开巴黎。”

亚瑟终于转回了目光,他的眼神像一片漫不经心的树叶。

“你也没有离开伦敦。”

弗朗西斯耸了耸肩,光顺过了他高挺的鼻梁。

 

 

 

小女孩的气球飞走了,弗朗西斯小跑了几步帮忙抓住了气球。女孩以及她的母亲微笑着道谢,继续在原地安静地等着扎进钟表店里的丈夫。

亚瑟从长椅上站起来,看了一眼表。就像个美国人一样,弗朗西斯这么想着。眼神会出卖想法,于是他精妙地转移了一下目光,广场上的花开得很漂亮。

 

“我想我该走了,我……显然我还有点事情需要做。”亚瑟局促地拉了拉衬衫,然后摸索出一张名片准备递给弗朗西斯。哦,弗朗西斯痛苦地叹了口气。

“别给我名片,亚瑟,你知道我不需要这个。”

 

亚瑟递给他名片的手在空中僵硬了一下,但很快却自然地收了回去。

“是的,你早就已经不需要了,我知道。”

 

弗朗西斯摸了摸自己下巴,他努力让自己抬着头,让自己的视野里不出现一个很完整的亚瑟。

“伊莎最后还是结婚了,和她最不喜欢的信贷经理。”

 

伊莎,亚瑟蹙眉想了一会儿,他想起来了。

“哦……我以为她和你一样。”

“和我一样什么?”

“没有归宿。”

 

弗朗西斯笑了:“也许我会。但是不可能的事情太少了。”

“是的,每一件事都在变。”亚瑟又拿出了那张沾着汗水的名片,“接受它。”

 

弗朗西斯收下了,他有点难堪地说:“我没有名片。”

“很明显,马兰欧尼的学生不需要名片。”亚瑟也笑了,还是那副有点狡黠的讥讽样子。

弗朗西斯解下了脖子上沾着范思哲味道的黑白纹丝巾:“收下它吧,这是我的名片。”

 

于是亚瑟拿着丝巾,弗朗西斯捏着名片,在行人都静止了一般的广场上,像刚刚打招呼那样面面相觑。

“很抱歉,但是今天我先离开了。”亚瑟的手指搅在丝巾里,“打我电话。”

“我会的。”弗朗西斯和他告别。他们都转身,向着完全相反的方向走着。

 

 

 

女孩的父亲从钟表店里走出,苦恼地抓着表链。

“怎么了亲爱的?”

“哦,有两个小零件出了问题。里面那位先生说,这两个零件因为时间久远,各种磕磕碰碰,已经再也不相配了。”

“或许它们能配上别的零件?”

“也许吧。亲爱的,我们可以再去别的店试试。嘿,小女孩,我们要走了。”

 

 

 

亚瑟在转角后扔掉了丝巾。

弗朗西斯扔掉了名片。

 

广场上沉默已久的喷泉忽然爆发了。

没有人在意。


评论
热度 ( 87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