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情人的血特别红

Flipped 怦然心动<米英>

一块小甜饼,子米子英设定

看了真爱至上之后的产物

MD真爱至上太甜了!!!正太太萌了!!!

BGM: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非原唱,真爱至上OST】


Flipped

怦然心动

 

 

 

今天的阿尔弗雷德拿到手里的汉堡时候,居然没有雀跃地大叫,反而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他端着汉堡,白嫩的小脸映出思考一道讨厌的数学题时候的表情。弗朗西斯揉了揉他的头发,吟着笑问道:“Well,看起来Hero有点小烦恼哦?”

阿尔弗雷德忧郁地望了他一眼,湛蓝色的眼睛轻轻地眨巴着。艾米丽却也是一脸了然,小姑娘故作神秘地嚼着热狗,对着弗朗西斯探究的表情回以一个巨大的微笑。

“嘿,说出来吧,我可是答应你妈妈这段时间要好好照顾你们两个小混蛋。”弗朗西斯笑着捏了捏阿尔弗雷德耳朵,而阿尔弗雷德索性放开了汉堡,鼓着嘴巴小声说着:“你想听吗,即使你帮不上忙?”

“嗯……这可不一定?我能做的事比你想的多哦。”

 

艾米丽做了个大大的鬼脸,然后在阿尔弗雷德试图掩饰的时候直接开口:“好了,他只是坠入爱河了。看,没什么大不了的。”

弗朗西斯的表情微妙的变化着,从惊讶一点点到微笑。他开始把目光挪到阿尔弗雷德脸上,小男孩的脸开始变红。“看起来那是真的?”

阿尔弗雷德重重地点了点头。

“哦……嗯……”弗朗西斯向后靠着椅子背,努力组织语言,“那可真是……不过我以为是什么更让你痛苦的事情,这样很好。”

阿尔弗雷德有点生气地抬起了脸,圆润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弗朗西斯:“难道有什么比爱情更让你痛苦吗?”

弗朗西斯被噎住了,但很快他又笑了:“嗯,你说的对,还真是没有……好吧,跟我说说。Who is she?Emmm.or he?”

 

艾米丽吸着可乐,模糊地插了一句:“He.”

弗朗西斯点了点头:“Okay,Who is he?”

 

憋着嘴巴的阿尔弗雷德立刻换了一副表情,被金发所簇拥的蓝眼睛熠熠发光。他开始像是往日那样,手舞足蹈地尽力解释起来:“嗯……他是我们班学习最好的学生。他会弹吉他,他唱歌特别好听!而且他也有一头金发,还有很漂亮的绿色眼睛。”

“那你准备怎么追他?”弗朗西斯饶有兴趣地端起自己的咖啡,同时不无骄傲地补上一句,“我可是恋爱专家。”

艾米丽白了他一眼:“你现在都没有妻子。”

弗朗西斯耸了耸肩。

 

阿尔弗雷德又恢复了那副烦恼的神情,他反复搅动着可乐杯里的吸管,声音低落:“他根本注意不到我……我觉得他甚至不知道我的名字。”

弗朗西斯摸了摸他的头发,而艾米丽忽然拍了拍桌子,与阿尔弗雷德相仿的蓝眼睛熠熠发光:“嘿!他们的乐队缺一个贝斯手!你可以去报名,我保证他一定会注意到你!”

阿尔弗雷德看着艾米丽,眼睛里的光芒被逐渐点亮,脸上挂起一个巨大的笑容:“没错!这是个好主意!乐队,没错,乐队!”

 

“咳,打断一下,亲爱的。”弗朗西斯放下咖啡杯,“但是阿尔弗雷德,你根本不会弹贝斯,不是吗?”

自称Hero的小男孩骄傲地向弗朗西斯扬了扬下巴:“哦,那从来不是真爱的阻碍。”

 

 

 

“嗯……我们最近过的很好,哦,阿尔弗雷德?”弗朗西斯对着手机里的女人轻笑,“天哪,太糟糕了,你肯定猜不到,他恋爱了,和一个叫亚瑟的男孩。”

电话那头的女人大笑了起来:“真的?!天哪,亚瑟要受苦了,阿尔弗雷德追人一定很笨。”

“或许也出乎你想象,琼斯太太。”弗朗西斯走到阿尔弗雷德的房门前,零落的贝斯声从里面传出来。弗朗西斯苦笑着抓了抓头发:“为了和亚瑟一起参加乐队的圣诞节表演,他在苦练贝斯。”

“哦,是吗?”女人笑得更开心了,“好孩子!看起来我要尽量在圣诞节赶回来。”

“是的,你必须要这样,因为我已经受不了带孩子的痛苦了。”

“少来,弗朗西斯,我看你很享受。”

 

弗朗西斯挂断了电话,沙发上的艾米丽正在嚼着玉米片儿看飞天小女警。弗朗西斯抱起一个美国队长的抱枕坐在一边,探究地问着:“阿尔弗雷德最近进展怎么样?”

艾米丽目不转睛地盯着前面:“不怎么样。他上次偷看亚瑟时候差点掉到湖里,还被一个女老师误会,总之一团糟,亚瑟还是几乎不知道他。打动一个英国人很难。”

弗朗西斯挑了挑眉:“阿尔弗雷德的男朋友是个英国人?”

“实际上,还不是他男朋友。但是没错,是个英国人。”

“他七岁生日时候还说要娶一个意大利人。”

“那只是因为看了西西里的美丽传说。”艾米丽耸了耸肩,然后为泡泡的英勇举动振臂高呼。弗朗西斯也不再多言,他看了眼日历,还有一个月就到圣诞节了。看起来超级英雄攻克最终BOSS赢得美人香吻还需要一段时间。

 

他将头靠在抱枕上,心里想着——他也该有个圣诞节的伴。

 

 

 

他们开车来到了学校,到处都是挂好的彩灯和彩带,由高年级学生会亲自布置的圣诞树,以及每个班堆一个的雪人。阿尔弗雷德喜气洋洋地在校门口转圈,夜空中降下小小的雪花。弗朗西斯拍了拍脸,牵着艾米丽的手,拍了拍阿尔弗雷德的肩膀:“别激动了,我们还要等着你的表演呢,大明星?”

“瞧好吧,Hero是不会输的!”阿尔弗雷德雀跃地向前奔跑,而艾米丽向他大喊了一句“给他好看!”后和弗朗西斯一起往场内走。圣诞颂歌的声音此起彼伏,雪花静静地落在所有人的额发上。

 

“下面的节目,是Cream乐队带来的《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弗朗西斯双手环胸,期待着那位让阿尔弗雷德魂牵梦绕的亚瑟。而艾米丽则小声念叨着:“希望他别被电线绊倒。”

深红色的大幕拉开,鼓手、键盘手、贝斯手——一脸傻笑的阿尔弗雷德,还有背着一把吉他的主唱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那的确是个面容极其漂亮的小男孩,乖巧的金发,白皙的肌肤,剔透的绿色眼睛,微微嘟起的樱红色嘴唇。哦,他眉毛有点粗,但是十分可爱。

小小的男孩毫不怯场地站在舞台中央,而阿尔弗雷德的眼神几乎全都集中在那个男孩身上。天哪,弗朗西斯想,亚瑟不会没注意到阿尔弗雷德那炽热无比的眼神的。

 

亚瑟的手指在吉他上轻轻拨动,随手整个乐队开始运作。他开口的第一句震慑住了全场,清冽的男声让时光静谧下来。艾米丽努了努嘴:“看吧?魅力四射。”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Mariah Carey
I don't want a lot for Christmas
圣诞节我想要的不多
There is just one thing I need
我需要的只有一样
I don't care about the presents
我不在乎那些
underneath the Christmas tree
在圣诞树下的礼物
I just want you for my own
我只想单独拥有你

more than you could ever know
比你所能知道的更多
Make my wish come true
但愿我的愿望能成真


 

亚瑟闭着眼睛,随后又睁开了。他熟练地演奏着吉他,向全场放电。弗朗西斯用心听了听伴奏,他还真没想到阿尔弗雷德短短时间内到了这个高度。他对着阿尔弗雷德比了个大拇指,而阿尔弗雷德骄傲地扬了扬下巴。

 

 

 

Oh! All the lights are shining so brightly everywhere (so brightly baby)
所有的灯光在闪耀着 每个地方都很明亮
And the sound of children's laughter fills the air
孩子们的笑声 在空气的每一个角落漂浮
And everyone is singing
每个人都在歌唱
I hear those sleigh bells ringing
我听见雪橇上的铃声
Santa won't you bring me the one I really need
圣诞老人只需给我最需要的一个
Won't you please bring my baby to me
难道你不给我我的宝贝么?
I don't want a lot for Christmas
我在圣诞节不想要很多东西
This is all I'm asking for
这是我唯一请求的
I just wanna see my baby
我只是想见到宝贝
standing right outside my door
站在我的家门外
I just want you for my own
我只是想要你,专属我一人
more than you could ever know
比你所能知道的更多
Make my wish come true
让我的愿望成为真的
Oh baby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宝贝,所有我在圣诞节想要的就是你…


 

 

 

唱完最后一句的时候,掌声与尖叫声在全场爆炸。亚瑟对着每个人挥手,而正当他要回身的时候,一个女孩激动地冲上来抱住了他。亚瑟摸着女孩的头发,对她说了声“Merry Christmad”。在座位席上的弗朗西斯都看见阿尔弗雷德瞬间黑下来的脸。

 

演出结束后的阿尔弗雷德有点闷闷不乐地朝弗朗西斯走过来,艾米丽拉住了他的衣服:“嘿,你没告诉他,是不是?”

“没用的,他注意不到我的。”阿尔弗雷德闷闷地说。而弗朗西斯拉开了艾米丽的手,蹲下来正视着阿尔弗雷德天蓝色的眼睛。

 

“听我说,阿尔弗,你今天晚上表现得十分棒,我不敢打赌亚瑟喜欢你,但我敢说他一定注意到了你。你在等什么?Hero就要大胆地去告诉他!说吧,说你爱死他了!不然你会用你一辈子后悔!”

阿尔弗雷德望着弗朗西斯,足足比他大了二十多岁的弗朗西斯也坚定地看着他。于是阿尔弗雷德看向艾米丽,他的妹妹鼓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吧……也许我该为爱拼搏一回。”巨大而自信的笑容又回到了他的脸上,而弗朗西斯锤了锤他的胸口;“去吧宝贝!背水一战!”

 

 

 

阿尔弗雷德在拥挤的人潮中奋力往前跑着,而弗朗西斯和艾米丽也紧跟在他身后。一路上阿尔弗雷德惹了不少麻烦, 踩到了谁的脚或者打翻了谁的东西。当一个年轻女人手里的纸袋掉下来的时候,弗朗西斯帮忙捡了起来,同时补充着:“你需要原谅他,因为这个孩子在为爱而拼搏。”

女人说了声谢谢,接过纸袋,漂亮的眼睛落到弗朗西斯身上:“那么你呢?”

弗朗西斯愣了愣,随即露出那抹擅长的完美微笑:“当然,我也是。”

 

他依旧一路向前跑,终于,他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的宝贝——哦,亚瑟在那儿!他正站在车前,不好,他要上车了!阿尔弗雷德立刻疯狂向前跑,同时大大地喊了声:“亚瑟!!!!”

亚瑟显然听见了,他上车的动作迟缓了一下。这时候阿尔弗雷德终于上气不接下气地追了上来,他跑到亚瑟的身前,大大地喘着粗气,看到亚瑟被冻得隐约发红的小脸时候,却又不敢呼吸。雪花落在两个人的头发上,睫毛上。亚瑟认真地看着他,轻轻说:“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愣了愣:“你认识我?”

“当然。”亚瑟笑了笑,这几乎让阿尔弗雷德发疯。他握住了亚瑟的手,脸色一片绯红。

 

“事实上,亚瑟,我爱你。”

 

这时候,弗朗西斯和艾米丽刚刚赶到。而车里的,亚瑟的堂兄斯科特也正一脸戏谑地观察着事情的进展。阿尔弗雷德拉着亚瑟的手,低着头语无伦次地说着:“自打我见到你就迷上了你。你不用这么快回答我,事实上我只想让你知道……我爱你。我超级超级爱你。”

“抬头,阿尔弗雷德。”

 

含笑的语气,阿尔弗雷德缓缓抬起头,他看见那张脸也变得通红。亚瑟看着他的眼睛,眼睛里像是有一片星空似的明亮。

“别那么纠结,其实……我,我也……没错,阿尔弗雷德,我也是。或许就像你理解的那样。”

 

说完这句话,亚瑟使劲地低下了头。阿尔弗雷德愣愣地看着亚瑟,忽然笑出了声。他更紧地拉着亚瑟的手:“哦,天哪,我……我……”

艾米丽一边高兴一边又瞥了个白眼:“白痴,他应该吻他。”她看向弗朗西斯,可惜弗朗西斯已经开始和那阵的姑娘聊了起来。哦,无聊。艾米丽撅起了嘴,她只能回家在网上和罗莎聊天了,也许打电话也不错。

 

雪下得更大,在他们俩越来越响亮的心跳声中,还有斯科特一声长长的口哨声中,亚瑟凑过头,在傻笑的阿尔弗雷德的嘴唇上印下轻轻一吻。

“Merry Christmas.”

 

 

You baby 宝贝...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baby...
所有我在圣诞节想要的就是你,宝贝...

评论 ( 20 )
热度 ( 110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