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uld you like to some sex tonight,sir?<米英>

即兴短打,一个喝醉了酒絮絮叨叨抱怨自己诱惑直男不成的欠|||操英sir

不要问我结局




Would you like to some sex tonight,sir?

 

 

 

“操!”

弗朗西斯几乎要抢先亚瑟一步念出他喝醉酒后的这句经典台词。他无奈地看着在龙舌兰的淫威下趴在吧台上一动不动的亚瑟,心想着身经百战的男人酒量怎么就这么差呢。

“好了好了,我想今晚就这样了?”弗朗西斯没辙地把亚瑟的衣服随手扔到他的脑袋上,随后语气里含着几分揶揄与嘲笑,“如果你不希望别人占你便宜的话?”

亚瑟把衣服从头上拔下来,乱翘着的金发下是懵懵懂懂的眼神。哦,弗朗西斯暗叹了口气,虽然和这位性格恶劣的小少爷厮混了这么久,他不得不承认亚瑟的脸对他有着根深蒂固的吸引力。尤其是那沉浸在酒精里的眼睛。

 

“……你想不想占我便宜?”过了一会儿,亚瑟忽然缓慢地开口。弗朗西斯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又打了个响亮的咯,这使那位法国人哭笑不得。

“你这是在问什么,虽然你现在浑身酒气……但我觉得这里想搞你的人应该不少。”弗朗西斯靠近了几分亚瑟,然后不怀好意地巡视了一圈四周。有一些漫不经心地落在这里的目光,不知道是对着弗朗西斯还是亚瑟。

 

“哦——所以说我依旧年轻,帅,好看,热烈,性感,让人想|||操对不对?”

弗朗西斯头痛地思考着怎么送亚瑟回去:“要不然你那足够开一场运动会的床伴们都怎么来的?”他想要把亚瑟拉起来,然后把那件纯黑色的外套给亚瑟穿上。但亚瑟不依不挠地推开了弗朗西斯,转眼又揪住了弗朗西斯的领子,一双迷茫的眼睛努力瞪着弗朗西斯。

 

“……所以一定是阿尔弗雷德是性冷淡对不对?”

亚瑟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像浮漂的蒲公英一样轻盈,弗朗西斯愣了一下,很快又揶揄地笑了起来。他假装沉痛地拍了拍亚瑟的肩膀说道:“没错。英格兰第一女皇的魅力不减当年——可是他碰上了一个冥顽不灵的直男。所以……总有些人你搞不定的,亚瑟。”

亚瑟一把推开他,他的眼眶不知道是因为酒还是什么略微发红。骄傲的女皇陛下像个老婆子似的含糊不清地絮絮叨叨:“我邀请他来我家,我是说要跟他打游戏——但是他的注意力都该死的在游戏上!还跟我提他那几个告吹的女朋友!我都扯了他的内裤边他还不明白!你不知道,当我在门口对他说‘进来吧’时候的语气和‘快点进入到我身体里把我操|||到不能起床’的语气简直一模一样!!”

 

弗朗西斯忍着在酒吧里笑成傻|逼的冲动,同时也理解了为什么今天亚瑟约他出来的时候语气那么阴郁。他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不那么讽刺从而形成更大的讽刺:“甜心,你那副禁欲样也很吸引人,我发誓。但是阿尔弗雷德就像一根旗杆那样直。”

“和男人做|||爱不会改变他不是个GAY的事实,只是因为他没遇见我!现在我连这个机会都没有!我才不想当什么见鬼的知心学长,老子想搞的男人还没失手过!你不知道他长得多么合我口味吗?他身材匀称健硕,肌肉形状很好看,眼睛就像天空那样,笑起来很暖——他是金发,上帝,灿烂的金发!”

 

亚瑟白皙的脸孔一片嫣红,而弗朗西斯努力让这个暴躁的小混蛋冷静下来。他在吧台上扣着手指,理性地分析着:“就算你把他掰弯了,和他交往了,和他上|||床了……那又如何呢?几周,多说三个月或者半年,你们又分手了。你何必花费这么长时间在他身上?”

“我喜欢追逐的乐趣,你知道的。”

“现在不是说电影台词就能解决问题的时候,放弃吧亚瑟,你还可以考虑一下我~我可以考虑为你推开今晚的档期。”

 

亚瑟厌恶地看了一眼弗朗西斯,犹如多年以来的那般不客气地呛声道:“我对你的脸早就没有兴趣了,阿尔弗雷德恶心而糟糕的审美已经让我对世界失去了信心。”

“哈哈,放松,亚瑟,我帮你找一个伴?是谁并不重要,你只不过想找一个把你摁在床上操|||翻过去,然而第二天早上和平分手最后AA一下房费的帅哥?放心,我可以提供给你套|||子。”

“闭嘴弗朗西斯,我他|||妈|||的可是阿尔弗雷德的知心学长,他明天还要来我家请教功课——让功课见鬼去吧。再不能诱惑他的话我会发疯,算了,你偶尔也会说点正经话。我会考虑把他甩了的。”

“你们开始过吗?”

“闭嘴!”

 

亚瑟摇摇晃晃地开始穿衣服,而弗朗西斯继续不着痕迹地打量吧台那边的人。他是在亚瑟还醉醺醺地絮叨的时候注意到那边那个人的,此时那个金发的小伙子埋着头狠狠地灌着自己酒。弗朗西斯怜悯地猜测那个小家伙耳朵尖都红了。

“嘿,今晚你的使命就是送一个男孩回家——”弗朗西斯走到那个小伙子面前,轻轻夺走了他的酒杯,含笑注视着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即使那是对你早就图谋不轨的饥渴学长?”

 

阿尔弗雷德的脸就像要烧着了一样,他张了张口,但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弗朗西斯了然地微笑着,揪过亚瑟的领子把这个不断制造麻烦的家伙扔到了阿尔弗雷德怀里。

“我觉得你不反感不是吗?学弟的魅力已经搞定了所有同级女生,顺带着高级的学长什么的,听起来值得一试?”

 

阿尔弗雷德窘迫地看了看弗朗西斯,目光近乎不敢落在亚瑟的身上。他总算知道时不时柯克兰学长那些奇怪的举动都是什么意思,他问他原因的时候这个金发的学长只会扭过头哼一声,一脸不愉快。亚瑟的气息很近,刻入骨髓的放浪让阿尔弗雷德难以招架。他几乎是手足无措了,但最令他崩溃的是——像旗杆一样直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起反应了。

 

“卫生间在那边,要是忍不住了的话。”

弗朗西斯抛了个媚眼,随即消失在人流中。阿尔弗雷德轻轻扶起亚瑟的身体,他的脸还烧着,但亚瑟身上也充满着一种强烈的热度。“嘿,学长,醒醒。”他轻轻地拍了拍亚瑟的脸,他们之间的肢体活动以前不少,但现在想想……

 

亚瑟再次睁开那浸泡在酒精里的迷离眼睛,他注视着阿尔弗雷德不断闪烁着的眼睛,然后慢条斯理地微笑着。他将脸靠近阿尔弗雷德——虽然在亚瑟看来这不过是一场春梦。他唇上的气息全部落在了阿尔弗雷德的唇瓣上,热度随之不断攀升。阿尔弗雷德就像已经听见了水烧开的声音一样。

 

“Would you like to some sex tonight,sir?”

什么东西坏掉的声音响起了。


评论 ( 22 )
热度 ( 215 )
  1. 莞尔未央Monsoon 转载了此文字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