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一边作恶,一边忏悔

倾情演出<苏英>

注意:这并不是1000粉点文的成品!!!

千粉点文已经结束啦,我也已经大致挑了三个梗准备写

但那三个梗我大概会写的很慢【土下座

其他的点梗我决定写一写小段子试试,就是写的比较随性草率的那种感觉【你。



  @清影 的苏英校园设定,其实校园根本就没提到

此文很雷,英sir很婊,苏哥很……总裁

真的很雷

我TMD就是个煞笔,世界都不能拦我



倾情演出

 

 

 

斯科特觉得在女士面前抽烟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但是他要忍不住了。这个女孩已经无视了他许多次委婉的拒绝,依旧挽着他的手臂一同走在该死的校园以及一堆没事闲的脑子随着下水道流进大西洋的同学们的目光之中。

我拒绝的还不够明显吗?斯科特甩开了对方,“我对你一点意思都没有”这很明显啊!而且并不伤人,他没有说她的香水味让他想吐。

 

“别灰心,其实我只是想尝试一下死缠烂打的感觉。”女孩抬起头来冲他微微一笑,白皙光洁的脸上一双蓝色的大眼睛来回眨巴着。哦,斯科特痛苦地别过头,她长得真的不错,但是他就是没有感觉。

“你长得真的很漂亮,但是我对你毫无感觉,所以我们——”

“教科书里教导我们说,要百折不挠,永不放弃。”

 

女孩笑得狡黠,而斯科特低声骂了一句:“去他|妈|的教科书!”有一句话几乎滑到了嘴边,不行,不能这么说,他立刻阻止了自己。而这个念头来回出现——哦,我可爱的弟弟你在哪儿我没这个勇气!

“亲爱的,放开他吧。”一个戏谑地声音响了起来。斯科特如释重负,同时恶狠狠地盯向来者。亚瑟对他这个眼神已经见怪不该,只是维护着往日优等生的风度翩翩走来。哦,真敬业,他骚包地穿了件深紫色紧身衬衫,斯科特的目光向下移,这家伙是不是穿了他这辈子最紧的裤子?

 

“……你是亚瑟·柯克兰?哦,你是斯科特的弟弟。”

“要是你觉得一个妈能生出两个智商相差巨大,一个金发绿眼一个红发蓝眼的儿子,哦他就是我哥哥。”亚瑟略带嚣张地把女孩的手臂从斯科特的手臂上“摔”了下去,这让女孩愠怒又不解地盯着他。

 

亚瑟瞪了斯科特一眼,转回女孩面前时候换上了甜蜜的笑容:“我们俩或许有一个姓氏,但没什么血缘关系。所以我能对他做——”他对着斯科特,他们俩鼻尖几乎要顶在一起。斯科特心里诧异——你他|妈穿了多厚的增高鞋才能和我差不多高?

亚瑟的眼中光芒晦暗,笑容莫测:“这种事情?”

 

女孩好像有点反应了过来——而这时候亚瑟扣住斯科特的头,直接撞上了对方的嘴唇。柔软的唇瓣来回纠缠,亚瑟的舌头在斯科特的齿间滑过,又向口腔探去。斯科特对上了亚瑟愠怒的目光——操,你又抽烟。

斯科特帮助加深了这个吻,并在这个高手的吻中抢夺着主动权。旁边路过的学生同情地投来几个眼神,一个扛着单反的小哥甚至顺便摁下了快门,吹了个口哨大喊:“去死吧基佬们!”

 

他们俩是同时分开的,亚瑟用手指蹭了蹭自己的嘴唇,然后对向那个一脸茫然无措的姑娘:“懂了吗?我能对他做这种事情,但是你不能。”好整以暇,亚瑟双手交叠在胸前,用一种近乎欠揍的得意语气继续说着:“所以……作为他的男朋友,我可以要求你离开吗?”

姑娘迟疑地发出几个单音:”但是……我……我以为他是……”

“哦,那只是你以为。他不是个直男。”说到这儿,亚瑟忽然向远处走了过去,以附近都能听到的音量大声喊着,斯科特认为他恨不得去广播室了。

“斯科特·柯克兰根本不是个直男!!!!”

 

在斯科特近乎能杀人的目光中,亚瑟走回了女孩面前,安慰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如果你想要直回来,我劝你放弃。看看你做作的发型故意装嗲的声音以及糟糕的妆容——我打赌你的化妆品都没有我多。”

“你知道他平时打飞机用哪只手吗?他上床时候喜欢说什么吗?他的尺寸到底是多少吗?亲爱的,你真的想抢我的男朋友吗?”亚瑟嘲弄地说着,心里想着哈哈哈我他|妈也不知道。

女孩崩溃地盯着亚瑟,亚瑟柔和的绿眼睛里都是尖刺的笑意。

 

“啪——”

亚瑟捂着发红的脸,盯着毫不负责哭着跑开的女孩低低叹了口气。

“我要加薪——”他缓慢地说着。“你没告诉我她还会打人。”

“我也没告诉你,你可以如此将我的性取向昭告天下。”

 

亚瑟顿时又换上了得逞的笑容,他慢条斯理地在斯科特旁边绕着圈子:“嗯,我是帮你永绝后患,以防有女孩子纠缠。”

斯科特扯了扯嘴角:“那我以后的女朋友怎么办——?”

“哦,对哦,还会有那种人吗?”亚瑟对他温柔地一笑,然后立即跑开。但是斯科特对这个金发的混蛋了解程度太深了,他一把拉过了亚瑟,然后在那永远不肯饶人的嘴上重重地舔弄着。亚瑟开始挣扎,但当他的手拍了一下斯科特的屁股时候,斯科特黑着脸放开了他。

 

“你这是想干什么?找一个能接受你变态一面的女朋友?”

“哦,亚瑟,这是你刚才说的。我是你的男朋友,我能对你做——这种事情。”

 

斯科特作势要继续吻,而亚瑟一把推开了他。他挑眉看向斯科特,哦,他居然能挑起那沉重的眉毛。

“别想报复我,斯科特。”

“我没有,亲爱的亚瑟。你忘了上次我在地板上操|||你的时候你浪叫的样子了?”

 

亚瑟脸红了一点,这个老流氓还会脸红,稀奇事。他的手指烦躁地转动着:“听着,那是因为我们喝醉了,我很抱歉在那时候缠着是个直男的你。但是斯科特,和男人做|||爱不会把你变成一个基佬的。”

斯科特挑了挑眉:“你追阿尔弗雷德的时候可是嚣张地说:‘和男人做|||爱不会把人变成一个基佬,因为他遇到的不是我。’”

“……你在开玩笑,对吧?”

 

斯科特用一个恐怖的笑容回应他。

亚瑟后退了几步,眼睛转了几圈,斯科特明白他在思考如何跑路。

 

“……你不能。我是你可爱的弟弟。”

“要是你觉得一个妈能生出两个智商相差巨大,一个金发绿眼一个红发蓝眼的儿子,哦你就是我弟弟。”

 

“既然我已经完全不是个直男了——我们也该在清醒的情况下发生点什么了,男朋友。”斯科特假装亲密地把亚瑟搂到了怀里,吻了吻亚瑟的额发。

 

“……顺便感谢一下你这让人假戏真做的倾情演出。”


评论 ( 17 )
热度 ( 198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