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en Ages【友情向/LM/AM】

主要是友情向
LM+AMA无差
十八世纪的梅林重遇兰斯洛特以及不列颠空战时梅林重遇亚瑟的故事
简短无比,有BUG和私设,请多多担待

第一次写欧美CP啊啊啊【捂脸

吃我安利!!梅林传奇!!!!!

好看!!!!!




Golden Ages

 

 

Lancelot走到这个有些偏远的山村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有一个留着褐色辫子的姑娘正抱着一筐苹果走过去,他尝试着上前搭话。那个女孩转过脸来,露出年轻灵动的蓝眼睛。

“我可以……在这里借助一晚吗?”

或许是看到了夕阳照耀下男人好看俊逸的面孔,少女欣喜地点了点头:“没问题,先生,只要你肯告诉我你问什么来这里。你看起来像一个士兵。”

“呃……”Lancelot抓了抓头发,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我要去参军,我的家乡在比这更远的一个山村里。我想要成为一个军人,最好是海军,虽然我都不知道我是不是晕船。”

少女莞尔一笑:“你看起来是的。”

 

她放心地带着这个男人回了家,她没来由地对这个男人并没有什么戒心。有可能是Lancelot的面容,也有可能是她有一个可靠的做铁匠的父亲。她骄傲地想着,如果打架的话她的父亲不会逊色于任何人。虽然她打心底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

“你叫什么名字?”

站在屋门口,少女忽然转过了头。明艳的面孔让Lancelot愣了片刻,他咳嗽了几声回答:“咳……Lancelot。”

“我叫Guinevere——嘿,我们有在哪里见过吗?”

“我想应该是——没有?”

 

他们互相看了一会儿,又尴尬地咳嗽了几声,闪进了烛火摇曳的屋子里。

 

 

 

第二天Guinevere醒来的时候,昨天她收留的年轻人正在砍柴。他沉闷又有力地挥舞着斧头,看见Guinevere时露出了一点微笑。

“早上好。”

“早上好。”

 

他们又陷入到了一种尴尬的沉默之中,Lancelot闷闷地劈开木头,他已经做腻了这种事。忽然他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抬起头:“这个村子边缘的那个小木屋是做什么用的?我昨天曾经从那里路过,它看起来与世隔绝。”

“哦,那里。”Guinevere了然地点头点,倚靠着门有意无意地抚摸着褐色的发丝,“那里住着一个性格古怪的人,他叫做Martin。他喜欢一个住着,其实他刚搬过来没几年。我们很少见他,他似乎很讨厌跟人相处。”

 

Lancelot皱了皱眉,他从那里路过的时候感受到了一种奇怪的目光,就好像有人在注视着他一样,但这目光丝毫没让他感觉到危险。

“但是我敢说,他见多识广。”Guinevere走进了屋,声音隐隐约约地传过来。

“有时候,出于友好,我会去送给他一些吃的。他对人很礼貌,他的那间破屋子里全都是大头书。他很喜欢看书。”

 

Lancelot低着头喃喃自语:“或许我也应该去拜访他一下?”

“抱歉——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说,谢谢你的照顾,善良的小姐。”

 

Guinevere举着一个苹果走了出来,笑容明丽的女孩脆生生地咬了口苹果:“没关系,要吃点早餐吗?我来帮你准备——连同我父亲的份一起。”

“求之不得。”Lancelot放下了斧头,他现在饿得不行了。

 

 

 

从收留他的好心女孩那里离开,Lancelot并没有继续踏上旅途。再走不久就有一个小镇,那里能找到一辆带他离开的马车。但是他现在被一种强烈的直觉催动着,他想去那个孤僻的木屋里探访那个古怪的人,没来由地。

这屋子看起来很破,显然建造他的人根本没花费心思。Lancelot敲了敲门,屋内响起了一小串窸窸窣窣的声音。

 

“打扰了,先生。”

Lancelot低头说着,随后他又抬起了头。出乎意料的是,他看起了一个似乎比他还年轻的男孩。有着乌黑色的头发,白皙的脸孔,深陷的眼窝,灰蓝色的眼睛以及凸出的颧骨。他看起来生气盎然,Lancelot只能想到这一个词汇。一股来自森林的灵气笼罩他的身边,而Lancelot也不明白那是什么感受。就像睡前故事里的精灵一样?

更让他惊讶的是,这个男孩没有露出丝毫惊讶的表情,只是侧身让他进来,甚至并没有询问理由。那个叫做Martin的男孩只是微笑着,那种浅淡的,别有意义的微笑。

 

“我昨天看见你了,当你从我这里路过的时候。”

他们俩沉默地坐着,最后还是Martin先开了口。他的笑容十分自然,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消极避世的怪人。他眨巴着那双眼睛望向Lancelot:“所以你一定知道我的名字了?你肯定是在Guinevere家过夜的。”

“哦,是的。”Lancelot被他的一串话搞得有些措不及防,“我叫Lancelot。”

“幸会,Lancelot,我去给你泡点茶——如果这该死的地方有茶的话。”

 

Martin起身站起来,随后就一不留神撞到了成堆的书。看起来颇有年头的书哗啦啦地倒下,散落了一地。Martin暗暗咒骂了一声,和Lancelot的眼神碰上的时候,两人却破有默契地一起笑出了声。Martin俯下身准备去捡,而Lancelot也打算去帮忙。

 

“哦,不,别碰那个——”

几乎是Martin这么说的同时,Lancelot看到了那本书。里面有着古怪的文字,和女巫扫荡时期一些据说是禁忌的符号。他惊讶地望向了Martin,而Martin有几分尴尬地看着他。

“你……”

“咳咳。”

 

Lancelot有点抱歉,毕竟这是别人自己的房间。他拿起那本书站起身,语无伦次地想要道歉。但又不小心撞到了旁边的书,倒霉的是放在书柜顶上的那本书也掉了下来,似乎正要砸到Lancelot的脑袋上。他没反应过来,只是愣愣地看着Martin的方向。

刹那间,他看见Martin本来灰蓝色的眼中闪过一丝,像是火焰一般的,金色的光芒。Martin正迅速地挪动着嘴唇,说出了一些他没听懂的话。随后,那本书奇迹般地掉到了他面前。

 

“呃,你没事吧?”

Martin傻气地摊开了手,而Lancelot定定地望着他。

“你是一个巫师?”

 

Martin盯着Lancelot良久,最后放弃似的向后退了几步。他小声嘟囔着:“我就知道骗得过谁也骗不过你……”

“你是巫师?魔法真的存在?”Lancelot却不依不挠地凑了上去,他可不知道十九世纪的英国还有巫师。大工业时代的光荣让他们以科学为骄傲,纵然这种工业化的脚步还没传到这种边缘的乡村。但Lancelot早就不是相信巫师与精灵的小孩了。

 

“我当然不是。这世界上没有魔法只有伟大的Victor女王——你相信吗?”

Martin摆了个鬼脸,而Lancelot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没错,魔法真的存在,虽然他现在还没接受的了这个现实。Martin明显不想提这件事——而Lancelot出奇地也不想提。他明白这是Martin的秘密,即使他们还不熟,他也想尊重这个秘密。

 

“这还真是……令人惊讶。”

“你如果说出去会被当做疯子的。”

“我毫不怀疑这一点。”

 

他们俩再次安分地坐下,Lancelot的眼神一直落在Martin身上,而Martin也微笑着看着他。似乎是感到尴尬,Lancelot咳嗽了几声:“所以这就是你一个人住在这儿的原因?咳,为了躲避别人的眼光?”

“没错。”Martin移开了目光,“我不想伤害别人,哪怕只是个小小的惊吓。”

“你的父母呢?他们也——”

“他们早就去世了。”

 

Martin的语气十分平静,而Lancelot默默地道了个歉。

“没关系的,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Lancelot,你要去参军吗?看你的阵势,你要成为Victor女王麾下的忠犬啊?”为了活跃气氛,Martin开了个小小的玩笑。Lancelot笑了几声:“没错,为了女王大人与英格兰。我想做个海军。”

“算了吧,我看你还是比较适合用剑。”

“现在可不是冷兵器时代。”

“说不定你会晕船?”

“我希望不要这样。”

 

他们又坐了一会儿,最后,Lancelot迟疑地看向Martin:“抱歉,我们以前有见过吗?”

Martin挑了挑眉,犹豫了一会儿回答:“或许吧?我们或许曾经擦肩而过。”

Lancelot疑惑地抿着唇,看得越多他越觉得Martin长得十分的眼熟……甚至让他的心脏微不可闻地产生了痛觉。那种痛感无关任何生物学知识,那是一种灵魂上的痛,甚至只能用宗教知识来解释。

 

“或许我们几百年前见过?在我们出生之前?说不定我们是好朋友。”

听了Martin的话,Lancelot笑了:“那还真是不错,我觉得你会是个好朋友。”

“你该走了,Lancelot。镇子离这里只有半天的路。”

 

Martin把他送出门,简单地告了个别。他们只是萍水相逢,Lancelot却无意间知道了这样一个秘密。他很怀疑等一会儿他就会觉得这只是个梦,日光透过树枝在Martin年轻的脸孔上打下斑驳的光影。他久久地看向Martin,Martin也那样专注地看着他。

“Lancelot,如果你遇到一个人——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能遇到一个有着金发和蓝眼睛的傻缺混球的话,我希望你能来找我。或许我会去找你们。”

 

Martin忽然开口,说了一大串没什么意义的话。而Lancelot愣了愣:“这世界上长这样的家伙可不算少。”

“哦,你会知道我说的是哪个人的。你一见到他就能感觉到。那个家伙叫Arthur,我一直在找他。”

“是你以前的好朋友吗?”

 

Martin没有立刻回答,Lancelot注意到他失神了片刻。

“对,没错,最好的朋友。”

最后Martin露出了一个怀念的笑容,那种遗憾又释然的笑容震撼着Lancelot的感官。他看着这个年轻的男孩,像是想要把每一根头发丝都记在心里一样久久地凝望着。

“好了,你该走了,再见。”

“再见,Martin。”

“再见,Lancelot。”

他已经走出了很远了,忽然,Lancelot又回过了头。他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那个木屋的轮廓了,正安静地在时光之中默默屹立着,一言不发。

他将那个没有出口的陌生的名字反复咀嚼着,又深深地吞下。

 

“Merlin。”

就在那个时刻,这个名字几乎脱口而出。

 

 

 

——哦,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Merlin对着阿瓦隆清澈的湖水微笑,他的面容一点都没有老。可是那天他送别的Lancelot已经死了很久很久——他不在意了,他已经不在意了。他已经亲手送别过Lancelot,就在这该死的湖旁边。

现在已经是二十世纪了,欧洲大陆炮火纷飞。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烽烟让这个久经风霜的“老人”也惊讶不已,他对这片陆地上的人类深深敬畏着。他亲眼目睹了英格兰登上世界的巅峰,成为太阳永不西沉的帝国。他在心里坏笑着,Arthur,看起来你不是最伟大的国王了。至少议员们不会这么觉得。

 

他在湖旁边徘徊,周边十分安静。他不知道这里会不会陷入战火,他希望不会。

他辗转在人间太多年,他也曾经离开过英格兰。他去过欧洲大陆的许多国家,也笨拙地学了几门外语。他不能久留,不能暴露出那副该死的面孔。他很累——但这都是值得的。

他遇见了许多旧日的伙计们,现在他们看起来也很好。Lancelot,Gawain,Guinevere……他甚至见过他们不止一次,就算他们的面容在恶性轮回中发生着改变,他仍能认出他们。这样或许也挺好,虽然他再也没见过那个金发蠢货。

 

“谁在那里?”

似乎有一把枪对准了自己,Merlin无奈地回过神。但是刹那间,他愣住了神。举着枪的青年有着一头灿烂耀眼的金发,白皙的皮肤,已经湛蓝色的眼睛。他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他了——久到他已经忘了时间。但是这幅面容刹那间出现,他不可能不记得。

 

Merlin忽然感觉眼眶一阵酸涩,这么久了,他以为他已经忘了哭泣的感受。但是当这个家伙再次出现的时候,他感觉这么漫长煎熬的时光只是一场梦幻。他们还在卡梅洛特,他还是那个混蛋的,不可一世的,骄傲的,优秀的国王。

那个人似乎看着Merlin这幅蠢样也没什么威胁,不耐烦地走了过来:“最近空战十分频繁,你最好快点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Merlin咳嗽了几声,掩饰住哽咽的冲动:“其实我也很想参军报效国家。”

对方不屑地皱了皱眉:“就你这样?英国还没缺人到这种地步。”

 

Merlin笑了,他由衷地笑着。他想起基哈拉,他的老伙计曾经说过。当阿尔比恩陷入危机的时候,永恒之王会再度归来。看起来现在是时候了。

 

“嘿?你叫什么?我叫Merlin。”

“Arthur——你干嘛缠着我?”

 

……

兴亡如梦、世事皆空。

那又如何?

 

他紧跟着Arthur的步伐,轻松自在,就好像还是那个初涉世事笑眼单纯的少年。







有些感情藏在心里,不能提及,无法忘记
岂是一个“爱”字可以涵盖的

评论 ( 8 )
热度 ( 46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