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ary [金丝雀]Chapter 19|ALL英/主仏英|

这里是一篇ALL英文,涉及CP大概有:仏英、米英、苏英、西英

可能有一点别的?嘛,不重要。反正写这篇文的目的就是(哗——)哭亚瑟嘛wwwww

非国拟,历史向,大致历史背景在英国玛丽二世统治时期,法国路易十四统治时期【因为主要涉及这两个国家所以都提一下

作者历史略差,查了很多资料尽量做到减少BUG,如果还有麻烦各位指正www

当然我也希望各位不要那么严肃……毕竟就是为了(哗——)哭亚瑟【闭嘴

剧情很俗很无聊……所有设定都是为了(哗——)哭亚瑟【。


本章涉及CP:米英、苏英【微量

谁来告诉我长大后的苏哥该怎么写我不由自主地就写出来了……后来一看这都这么玩意……

我真的不太擅长写米英,虽说我写仏英时候多半很OOC啦但很顺手_(:з」∠)_米英……阿尔的设定究竟怎么能表现出来呢,这几天各种刷原作感觉阿尔也有很正经的时候啊但是……

算了就这样吧【自暴自弃【我尽力了,神会原谅我吗【虔诚脸

每次写完一章才会反应过来自己都胡乱写了点啥【泣


Chapter 19

 

 

 

当安东尼奥回到那个岛上的时候,那上面又恢复了空无一人的宁静状态。

他盯着被扔了一整个沙滩的酒瓶,还有杂乱无章的脚印,燃烧过后的树枝,静静地转身回到船上,罗维诺没有下船,他只是站在甲板上远望着安东尼奥。

“那家伙不见了——该说他运气好呢,还是说他运气太差了呢?”

抱歉啦弗朗西斯,我现在也不知道他被席卷到什么命运之中了呢,要在下次去巴黎的时候姑且告诉你一声吗?你看起来还挺在意那个小可爱的嘛。

 

可惜已经不见啦。

船再次驶向无尽的蔚蓝大海。

 

 

 

命运真是个神奇而无常的东西。当亚瑟确定这艘名叫“英雄”的船,船长居然是自己七八岁时候“收养”的小屁孩,自己名义上的弟弟,阿尔弗雷德。马修看着对望着的两个人,敏感地察觉到这俩人之间显然有某种玄妙的联系。而且阿尔弗雷德叫他……哥哥?

他认识阿尔弗雷德时候也很小,那时候阿尔弗雷德告诉过他,他并没有姓氏。但之后的日子里因为只有阿尔弗雷德这个名字不太方便,他自己给自己编全了名字。而全名就叫做“阿尔弗雷德·F·琼斯”

F是什么的缩写,他倒是至今不肯说。

 

他很少听阿尔弗雷德说他过去的事情,只知道他是从伦敦过来的。事实上,马修大致也明白他的遭遇。好像是从伦敦被卖到新大陆这边,做这里新人家的帮工。如此推测的话,他在伦敦时候应该只是个孤儿流浪儿之类的。

他居然有哥哥?

 

或许打扰这两个人不太好,但马修只是吩咐水手先继续工作,自己却没离开。阿尔弗雷德也完全没有顾忌,只是死死盯着面前那个名叫亚瑟的人。亚瑟也用同样的眼神望回去,嘴唇微微颤抖,好像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

“你还……活着啊?”

最后还是阿尔弗雷德先开口,而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亚瑟的表情变得和缓下来。他们之间僵硬的气氛也莫名打破了,马修不明所以。

 

“上帝保佑,你也还活着,好久不见,阿尔。”

亚瑟的脸上扬起了几丝微笑,也不知道这微笑是送给面前的阿尔弗雷德还是遥远记忆中那个笑容灿烂而笨拙的小男孩。天哪,他现在比我还高,真是不可思议。亚瑟不得不说他从没幻想过阿尔弗雷德长大了后会什么样子,他以为那个孩子会永远纯真可爱地笑下去,作为黑暗中的一道阳光伴随自己一起前进。

 

忽然,对方的手勾上了自己的脖子。亚瑟结结实实地撞进了阿尔弗雷德的拥抱里,那个染着欣喜的声音响在耳畔:“我当初以为你死了……真的,没想到你还活着。真是不可思议。为什么我一直都没再看见你呢?”

这个拥抱让亚瑟感知到这个人的的确确就是阿尔弗雷德,他过去就和自己这样的亲密。只不过当时的他只能抱住亚瑟的腰,然后将那颗小脑袋在亚瑟的胸口蹭来蹭去。

 

不过现在没法揉他的头发啊……

 

久违的,亚瑟也变得愉快起来。他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变得轻柔,就像对待小时候的阿尔弗雷德一样:“虽然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不过我没事啦……你呢?已经长到这么大了?”

“不要把我当做小孩子啊。”阿尔弗雷德不满地放开亚瑟,这样子更让亚瑟想笑。算起来阿尔弗雷德他今年应该已经十九岁了吧?他们有足足九年没见面了。再见面的场景亚瑟连想都没想过,但谁知道居然这么阴差阳错。

 

“说真的,一开始我特别想你,打听过你的下落。那是那群混账根本就是逗我玩,他们提了各种要求之后还骗我。一个星期你还没有出现,我就觉得你肯定是死了……你到底去哪儿了,亚瑟?”

这个问题……算了果然埃德蒙当初说的是谎话,亚瑟也不惊讶。但是向阿尔弗雷德解释自己的去向,直接说他肯定不会信吧,而且那个名叫马修的大幅看起来似乎很精明。思考了片刻,亚瑟就做出难过的表情对答如流。

 

“那天我是去买完面包被别人打晕了,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去法国的船上了。我是被卖到法国当一个新贵族家的下人,这些年虽然辛苦但过得还不错。最后我领了工资想回到英国,就被那个船长……之后的事情你都明白了对吧?”

其实某种意义上……事实也就是这样吧。阿尔弗雷德没有回应自己,只是专注地盯着自己的脸。这下子亚瑟却莫名的心虚了,他开始解释道:“虽然看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我保证他是真的……”

 

“亚瑟, 这么多年你眉毛还是这么粗,在岛上遇见你的时候我就想对你喊‘你这粗眉毛活像我过去认识的一个人’。”

这句明显是状况外的话让亚瑟一愣,然后没忍住笑了出来。阿尔弗雷德也在笑,这幅其乐融融的景象——然而马修在看着他们俩。被无视许久的大副叹了口气,推了推自己的船长之后对亚瑟露出了温和又斯文的微笑:“那么,亚瑟先生,需不需要吃点什么再和船长叙旧呢?”

哎……看来这赔款是要不回来了。

 

“等等,亚瑟,这个钱袋子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钱?”

阿尔弗雷德注视着亚瑟的表情一点点僵化,最后,那个人露出了一抹无比尴尬的笑容。

“好吧,我承认,这是我偷的……”

 

阿尔弗雷德一脸不相信的表情让亚瑟又紧张起来,不是吧,那么一大串谎言现在就被看穿了?然而他高估了这个小伙子,阿尔弗雷德只是嘲笑地扬了扬嘴角:“我记得你以前偷欺负我的那个小孩的钱被人家追得满街跑啊,当时的你真是蠢死了。”

“那么被揍趴下的是谁啊?最后还不是要我帮你揍回去?”

“我当时是太小,如果我和你一样大,我绝对比你强。还有,现在我也比你强,亚瑟,这是我的船,我救了你。”

“你!”

 

马修不明白这两个人是怎么吵起来的,不过似乎谁都没有生气。看起来他们两个之前的关系真的很好啊……他离开去了厨房,顺便告诉他们那个发疯砸了我们大半货物的人已经变成了船长以前的哥哥,还要做点东西让他垫垫肚子。

这世界真是奇妙——他望了一眼那平静的海面。

 

 

 

亚瑟饿了大概有一天了,加上他骗阿尔弗雷德他自己是被卖去做佣人的,就没顾忌形象大口狼吞虎咽。船上的饭菜都说不上有多美味,也可能是伊利恩里的料理味道太过好。但亚瑟毫不顾忌,甚至没顾忌盯着自己笑的阿尔弗雷德。

在之前,还不知道阿尔弗雷德的名字时候,他都是端出贵族架势回话的。这点阿尔弗雷德应该是不会察觉到的吧……喝着对他来说有些淡的汤,亚瑟自我安慰着。

 

“说实话我们俩差不多倒霉啊,我是被弄到了新大陆那边的港口帮工,不过我自己我感觉还不错啦。而且这样我才能认识马修,之后在他家的船上工作甚至当上船长,不像你居然被丢在那种地方等死,要不是我英雄般地出现在那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喂这孩子以前有那么烦人吗,亚瑟不满地放下汤勺出言反驳:“什么英雄啊?你明明也就做点小生意,还是不太见光的。还有你居然把这艘船命名成英雄……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子,简直幼稚的可笑。”

“但就是这艘船救了你,亚瑟,还有这名字哪里幼稚了?马修你说呢?”

你们俩……埋头算损失的马修不想理他们,其实阿尔弗雷德也根本不需要马修的回答,他们俩很快又继续聊了起来。虽然总是夹杂着小争吵,但谁都看得出来船长相当喜欢这个人。

 

“对了……我喝了你多少瓶酒?”

酒饱饭足后亚瑟意识到自己起码要为那时候的失态埋单,阿尔弗雷德一边纠正着大多数酒都被你直接倒掉了一边去询问马修。沉默依旧也没人意识到的大副温声提醒:“算上违约后要承担的后果等种种费用,我觉得大概在50艾居左右,信任损失暂且不计。”

亚瑟沉默了,喝醉的自己居然这么不受控制。说好的无忧无愁只是指没醒的时候吧?

“这样啊——”阿尔弗雷德倒是没怎么在意的样子,只是揶揄地问道,“那你准备怎么还上这笔钱呢?”

 

亚瑟哑口无言,50艾居绝不是小数字,更何况他在无限接近于身无分文。要不然把吊坠送给阿尔弗雷德?但是如果送了,他势必会知道真实价值,到时候又来问他这个吊坠是从哪里来的可怎么办啊……

看着亚瑟犹豫又纠结地脸,阿尔弗雷德叹了一口:“我开玩笑的,看你紧张的样子。看在你以前也照顾过我四年的份儿上,这点钱就一笔勾销吧。”

 

看吧,果然是找不回来赔款呢。

马修心痛地想着。

 

“……这”似乎觉得不妥,亚瑟不太好意思接受这么大的恩惠,但是又没法真实承担起背负这笔债的责任。阿尔弗雷德插话:“你执意要还钱给我也可以啦……在我的船上也就工作那么几十年而已的,对吧马修?”

“恩,在每个月都领不到一枚铜币的情况下,亚瑟先生工作……大约60年就足够还清债务了。”在纸上反复计算了一下,但似乎不是很擅长这方面,马修尴尬地笑了笑。

 

“不过你的钱袋子我就收下啦,这就算是抵请债务了吧?我数了数……恩里面有15皮斯托尔,算起来正好抵了50艾居。船长为什么忽视钱财啊,还被你这种人偷走。”

15…15枚金币吗,这就证明才一个多月他们就做了15次……

 

想不出什么解释的办法,亚瑟的笑容一点点僵硬在脸上。

 

 

 

晚上他和阿尔弗雷德一起站在甲板上,感受着夜间的海风以及海面上破碎迷离的月光。这场相遇就像梦一般,当年两个小小的孩子还接受不了只存在于记忆中的那个人变得如此陌生却又亲切。

“亚瑟……你以后准备怎么办?要我把你送到伦敦去吗?”

听了这话亚瑟有点惊讶,他转头望向阿尔弗雷德。那双眼睛在月色下依旧璀璨,扬起的笑容却似乎成熟了一些。他也在看着亚瑟,少见的认真态度让亚瑟不太适应。

“你不是还要去做生意吗……把我送到伦敦去,没关系吗?”

“没事啦,反正这单生意已经被你毁了。”

 

轻描淡写的语气让亚瑟更加愧疚起来,但阿尔弗雷德显然没意识到,他只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恩……我们好不容易又遇见,以后希望还能碰见你吧。钱的话我会借一些给你,等你有钱再还给我吧,我会好好算计利息的。”

明明是自己弟弟一样的人,说话语气却这么成熟。亚瑟望着那个对他来说陌生而又熟悉的青年,几乎是刹那间就下定了决心。

“阿尔,我觉得你的大副可能不是很擅长算账,让我来帮你吧。”

“欸……?可以吗?马修他算数其实还可以啦只是越着急越容易错,而且你会数学的吗?”

“咳……为了更好的工作在那里随着管家学了一些,我管理过仓库。”

 

阿尔弗雷德惊喜地将双手搭上亚瑟的肩,几乎是毫不掩饰的将喜悦转变成阳光的大大笑容:“那样真是太好了!没想到你会在我船上工作!”

望着那个勾起回忆的灿烂笑容,亚瑟也笑了。虽然有些不舒服,但他也没有避开搭在肩膀的手。

“因为我已经无处可去了……”

 

这一次,是我在冒险?还是随波逐流?

 

 

 

南安普敦港口仍旧是英国南部一个繁忙而热闹的港口,“英雄”号正大光明地停靠在那里,完全没顾忌自己的船长在做什么样的生意。阿尔弗雷德和马修去和这次的买主同时也是卖家见面去了,亚瑟在港口处闲逛,随便找了家酒馆钻了进去。忙碌的商人和工人们端着杯酒吞云吐雾,而他随便点了一大杯淡色艾尔,算是消磨时间。

有个人走过来坐到他的身边,他也没抬头看,只是随手摊开了刚买的报纸。常年航海他也很少看报纸,上面记录的新奇事让他瞪大了漂亮的绿眼睛。

 

“……亚瑟?”

听到叫自己的声音,亚瑟条件反射地抬起头。总不能是阿尔或者马修这么早就回来了吧?当他看见旁边那个人一头嚣张的红发和深蓝色的眼睛……有点眼熟。

“斯科特……?”

 

遇见故人的感觉相当奇妙,尤其这个人和你的关系也很难界定。斯科特举着一杯大麦浓啤,穿着普普通通白衬衫和黑色马夹的样子真是全无他印象中柯克兰家大少爷的模样。他甚至蓄起了一点点的小胡子,简直蠢到难以言说。

亚瑟的表情有点尴尬,说不上是为这次重逢而感到欢喜,也并非因这次重逢而十分厌恶。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然想逃避斯科特。但是如果说讨厌的话……似乎也没有那么深重。而斯科特的表情也很耐人寻味,他的眉毛高挑,深蓝色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亚瑟,手中的啤酒杯也定格在嘴角边,总之相当的震惊。

 

“你不应该在法国吗?那个家伙什么时候把你赶出来了?”斯科特手中的酒杯重重地往桌面上一放,声音也变得有几丝成熟。而亚瑟也如梦方醒,他故作淡然地回答着:“他没告诉你们吗?我早就离开那儿了。”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斯科特反倒露出了点笑容,即便那里面含着一股令人不快的讽意:“怎么?亲爱的波诺伏瓦侯爵不是宠了你六年吗?他终于玩腻了?”

“你非要跟我说这个吗,斯科特·柯克兰?我怎么样应该跟你没有关系吧?你居然出现在南安普敦……埃德蒙还没让你继承家业吗,大少爷?”亚瑟手中的酒杯也猛地砸到桌面上,眼中迸射出强烈的不满,回话也不由自主地变成了一种嘲笑。

 

斯科特没回话,沉闷地喝了一口酒。剑拔弩张的气氛在两个人之中逐渐蔓延开来。

明明以前不是这样……为什么再次见面就变成这种糟糕的情况了呢?

毕竟是六年没见面了……?两个人心里都这么推测着。以前他们吵架的时候也不算少,心情却总是愉快的。为什么现在再次见面却变得如此的沉闷了?

 

深呼吸几下,亚瑟别过脸说:“我不想和你吵架,斯科特。这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自己。”

“的确,我也不想和你吵架,口是心非的臭小鬼。”用了有些无礼却相对亲昵的称呼,斯科特揉了下亚瑟的头发。他似乎还是比亚瑟高大强壮一些,笑容里还是有些天生的傲慢与张狂。

亚瑟不满地打回了那只手愤愤道:“果然只有你闭嘴的时候我们俩才能不吵架。”

“在过去,往往是我们接吻的时候——愚蠢的‘弟弟’,你还记得吗?”饱含恶意的调侃声音故意压低,斯科特慢条斯理地拿过亚瑟的酒杯,感受淡色艾尔的滋味。

“我还真是想要否认——那个时候你不过是个春心萌动的小鬼吧,斯科特?”

“呵,你不也是,我不会忘记你那副欲求不满的媚态的。”

 

眼看两个人又要莫名其妙的争执起来——说实话最开始时候的争执也是如此,但很快,这又变得不了了之。

“亚瑟,我们该回去了啊,你果然又来了酒馆啊真是的……不过这次的确可以在岸边多停靠几天哦,马修已经回去了——”

逐步向他走过来的阿尔弗雷德让亚瑟瞬间绷紧了神经,而斯科特望了一眼来人又瞥了眼亚瑟,露出几抹意味深长的嘲笑。




+++++++++++++++++分隔线

本来以为军训的晚上我也可以更文,真是太天真了……好困qwq

如果作者不话唠,下一章就是大!!!结!!!局!!!啦

MAYA结局怎么感觉怎么写怎么扯淡呢……虽然早就构思好了现在还是由衷地感觉,扯淡

辜负各位期望的话,真是十分抱歉qwq

对了,文中一点提到货币的地方,我来科普一下【资料出自网络】


“算上违约后要承担的后果等种种费用,我觉得大概在50艾居左右,信任损失暂且不计。”


这里取的是法国货币,十七世纪的法国,货币的基础是铜币,100个铜币相当一个一法郎银币,叫做“利佛尔”,价值为一磅白银。3法郎面额的大银币“艾居”和10法郎面额的金币皮司拖尔是常用的货币。其中,也有“双艾居”,“半皮司拖尔”,“双皮司拖尔”的货币存在。而其他国家的货币名称虽然不同,但面额相当,可以流通。


所以说亲分一晚一皮斯托尔相当高价……相当高价……怎么体现出呢,看下文→

40个皮司拖尔可以让4个贵族和他们的跟班过一个月日日宴席的日子,75个皮司拖尔可以让最挑剔的爵爷和他的跟班度过一个无可挑剔的巴黎到伦敦的来回旅行


损失是50艾居我真的是编的……不太清楚当时物价的我qwq


“恩,在每个月都领不到一枚铜币的情况下,亚瑟先生工作……大约60年就足够还清债务了。”在纸上反复计算了一下,但似乎不是很擅长这方面,马修尴尬地笑了笑。

之所以体现马修不擅长算数【其实作者本意是马修不擅长速算】【反正就是扯淡】,因为作者自己定船上最低级人员的工资是每月二十铜币【编的】,按照这个算,如果亚瑟每个月收入都完全上缴,应该需要工作62.5年【算错莫怪作者NC……


恩总之就是这样,顺便一提,皮斯托尔其实本是一种相当古老的西班牙金币


评论 ( 17 )
热度 ( 60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