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一边作恶,一边忏悔

狩猎之夜<金三角|西英>

这是作者看多了英先生的MAD以及MMD后为了意淫写的一个短篇

→续篇走【狂欢节】

剧情人物什么的都在扯淡

米英+仏英+西英+微量亲子分

想要试着写出欧美电影般的帅气追逐战,貌似失败了

一个小时不到的短打估计也没啥质量……

dirty talk有,微量3P暗示有

狩猎之夜

 

 

 

“你且远眺那无穷的天涯,见识一下世上的万国和万国的荣华!”

灯光绚丽而放肆地充溢在本该黑暗的空间里,密集的人群间觥筹交错。倩影兮笑被冷蓝色的光芒勾勒着,逆光看去暧昧不清,宛如一只妩媚的妖兽尽情作乐。月色在层云中穿行,不时降下恩赐。

人群密集的夜是对于他来说最好的狩猎场,此时此刻的他正站在最中央的玻璃柜前面。戴着黑色高礼帽,淡金色的发丝以及红边大墨镜遮瑕了大半张脸,过厚的红色唇彩衬托着皮肤的白皙。宽大的披风遮瑕着身材使他看上去性别模糊,而脖颈间那根银制吊坠在灯光反射下熠熠夺目。

 

这般的怪异打扮在这样的群魔乱舞之夜中并没引来什么注意,穿着打扮更加奇怪的还大有人在。在喧闹声中,他轻轻抬起手,缓慢戴上了口袋里的白手套。

时间到了——

 

面无表情的人露出了一个轻蔑的微笑。

这是亚瑟·柯克兰的狩猎时间。

 

 

 

刹那间全场灯光俱暗,而几乎是同时,一声清脆的枪响使得还没反应过来的人群发出刺耳的尖叫。玻璃碎掉的声音夹杂着杂乱的脚步声,保安开始意识到大事不妙,戴上耳机互相联系着。

“这里是A1776,我——”离玻璃柜最近的那个保安的腹部忽然受到一记猛击,头重重地砸向地面。亚瑟扔掉了沉重而华丽的披风以及高礼帽,抢过保安的对讲机狠狠一踩,电流怪音顿时在每个保安的耳机中响起,引来一时间的行动迟缓。

“呵,一群废物。”缀着铆钉的马丁靴狠狠地踢向地上痛苦但却很快反应过来的男人,一声闷哼后,倒霉的A1776保安似乎失去了意识。

亚瑟很快扔掉了对讲机,将玻璃柜里的那枚戒指拿走放入口袋中。黑暗中一切都暧昧不清,而他却精准无比地举起口袋中的M36,抵在来者的头上。

 

“罗维诺·瓦尔加斯,晚上好~”

轻佻的打招呼声,亚瑟对着那个一脸不爽的年轻男孩露出了真切的嘲笑。罗维诺的手枪也已经对准了亚瑟,两人陷入一种诡异的僵持。

“哟,小亚蒂,好久不见啊。”另一把枪对准了亚瑟的头部,而金发的男人没有吃惊,只是转过头以同样灿烂却轻蔑的笑容回应着。

 

安东尼奥站到了亚瑟身边,狠狠地吐掉刚才嘴里叼着的烟头。慵懒的西班牙人摘下了亚瑟脸上那副墨镜,看着那双如同名贵翡翠般的绿眼睛。

“别那么叫我,安东尼奥,现在可不是叙旧的时间。”亚瑟望了眼安东尼奥手里的枪,之后迅速地回身向罗维诺的腹部踢去。安东尼奥果断地按下扳机,而那枚子弹被亚瑟堪堪躲过。罗维诺一个踉跄被亚瑟推在地板上,手里的枪被踢到一旁。跨坐在罗维诺腰间的亚瑟略微舔了舔嘴唇,伸手拽下罗维诺颈间的项链。

 

“喂,你个混蛋!!”罗维诺的腿抬起向亚瑟踢过去,而亚瑟则直截了当地跳起穿行在黑暗中。几个保安被随手绊倒,对那些笨蛋亚瑟发出了愉悦的嘲笑声。

几片乌云扫过后,明亮的月色洒向这里。亚瑟的身影变得更加清晰,脱掉披风后他只穿了一件紧身白衬衫,下身是黑色的皮裤和缀满了亮丽铆钉的马丁靴。他的腰间配着好几把M36和几把匕首,不时的他回身,坏笑着把匕首向后一扔。安东尼奥躲得有些急,撞到了一旁的餐桌上。名贵的白兰地洒了一桌子,而他心疼地把那只瓶子扶了起来。

 

“你在干嘛啊混蛋!!”

罗维诺冲着安东尼奥的屁股狠狠地踢上一脚,而棕发的西班牙人露出一点不合时宜的憨厚笑容:“我只是觉得实在太浪费啦……”

随即,那笑容里染上了如璀璨阳光般的热情,那是对此时此刻这般充满魅力的危险追逐的向往。

 

发觉似乎逃不掉后面两人追逐的亚瑟索性一跃站到餐桌上,一脚踢起白兰地酒瓶,向准备跳到对面餐桌的罗维诺头上砸去。清脆的枪响声,安东尼奥的子弹命中了瓶子,清香的酒液四溅到了罗维诺的脸和头发上。咬牙切齿的年轻男孩冲着笑容满面的安东尼奥说道:“我艹,混蛋你给我等着,今天晚上回去咱们俩没完!!”

“宝贝儿你是说床上还是床下?”

“滚!!!!”

 

安东尼奥大笑几声,然后躲开亚瑟的几颗子弹,狠狠将亚瑟脚下餐桌的桌布拽下。随着一大堆碗碟破碎的声音,亚瑟一个不稳摔倒在光滑的桌面上。安东尼奥趁机一跃上桌,膝盖抵入亚瑟的双腿之间,一只手控制亚瑟妄图挣扎的双臂,另一只手拿着擦得锃亮的柯尔特巨蟒,准确地对准亚瑟的额头。

陷入窘境中的金发男子放弃了挣扎,手中的M36滑了下去,被随后跳下的罗维诺踢走。他那双漂亮的绿眼睛对着正无比温柔地笑着的安东尼奥,里面却还是嚣张与高傲的神色。

 

“现在我想该是叙旧的时间了,你说呢?”

安东尼奥轻笑了几声,枪口顺着额头向下滑,在亚瑟的唇边磨蹭几下。冰冷的金属上沾了些口红印,显得格外的暧昧。亚瑟略有不适的皱眉,却依旧不甘下风地回应着安东尼奥的视线。

“你错了,亚蒂,我可没什么可跟你叙旧的。硬要说的话也有吧……你还记得那天晚上吗,你躺在我身体底下含着我的那玩意的样子比现在好看多了。”

 

说着,他掐着亚瑟的下巴强迫对方张口,将枪管往口腔中伸去。亚瑟拽住安东尼奥的手臂,而额头却同时也被罗维诺的枪瞄准。

安东尼奥的手游离在亚瑟的上身,隔着白色紧身衬衫不紧不慢地下滑,然后在那对男人来说过于瘦弱的腰际那里拔出一柄手枪。他毫不狭促地嘲笑几声:“M36,这么多年你还是拿着女用手枪啊?”

由于被枪管堵着嘴,亚瑟的声音模糊不清,但安东尼奥还是听明白了那位金发小美人的嘲讽:“呵,你不也一直拿着那老掉牙的东西?”

 

“你这是逼我开枪,亲爱的,你已经没有退路了。”

 

 

 

机关枪的扫射声忽然猛烈响起,就在这三人咫尺之遥的另一张桌子上。罗维诺立即将枪口对准子弹的来源——旁边的一幢低矮洋楼。天台上一个人影拿着РПК-74式轻机枪肆意张狂地扫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亚瑟你真是太没用了,关键时刻还要靠Hero我嘛!”

 

感觉到罗维诺和安东尼奥注意力的转移,刹那间亚瑟果断地上抬膝盖踹向安东尼奥,从桌子的另一端滚下去,顺便从腰间拿出一把新的M36。安东尼奥闷哼一声想追去,而机关枪的子弹却封锁了道路。无奈之下,他和罗维诺向后撤去。而亚瑟则飞跑向那幢洋房,另一个人影出现,放下一条绳子。

 

金发的英国人牢牢抓住绳子,勉强地一点点向上爬。四周偶尔有子弹袭来,甚至擦着发间闪过,只能让他的笑容更加狂妄。

似乎机枪子弹快要用尽,看着亚瑟也差不多爬了上来,阿尔弗雷德果断地把机枪往下一扔。罗维诺的枪声刹那间响起,但阿尔弗雷德早就已经趴倒在天台上。

亚瑟纵身一跃跳到天台上,对着赶过来的废物们以及罗维诺和安东尼奥竖了个大大的中指。月光照向他的脸,翡翠般清澈的双眼里全是肆意妄为的高傲战意,而被安东尼奥手枪蹭花了的唇彩显得魅惑又嚣张。

 

“女士们,先生们,我想你会永远记住这一天的——因为你们差一点就捉到了伟大的亚瑟·柯克兰先生!下一夜再见!”

“小亚瑟,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啊……真是一点也不优雅。”一边刚才放绳子的弗朗西斯抱怨了几句,然后拿出腰间与亚瑟同样的一把M36准备逃离。

 

口袋里的一个亮晶晶的东西被扔了下来,有几个保安赶紧上去查看,而罗维诺只是怒气地说:“绝对是我的项链——那个混蛋怎么会好心把戒指还回来?”

安东尼奥笑着指正:“如果是亚瑟的话,不一定啊。”

 

已经有人去追那三个天台上消失的身影,而安东尼奥和罗维诺都没有动。精明如亚瑟,一旦消逝在城市的繁华夜灯中,你就再也抓不到他的身影了。

“没想到他居然和阿尔弗雷德还有弗朗西斯那两个家伙混得这么熟络了,简直胜过我当年和弗朗吉那家伙还有基尔的组合啊。”

站在原地的安东尼奥发出一点喟叹,然后收到了罗维诺的一记暴栗。

 

“混蛋今天晚上不仅任务失败还弄了我一身的酒,你说怎么办吧!!”

“欸……罗维诺你不会是想让我帮你洗衣服吧,不要吧……我帮你把项链捡回来?”

两个人的身影渐渐消散在月色之下。

 

 

 

骚包的红跑车停进车库,弗朗西斯锁好车后潇洒地一扔钥匙,稳稳接住后放入口袋里。疲惫不堪的亚瑟狠命地用纸巾蹭着唇角的口红,而阿尔弗雷德边喝着可乐边毫不留情地大声嘲笑着。他们三个的公寓离市区很远,刚才在回去的路上阿尔弗雷德一直都在嘲讽亚瑟,而亚瑟毫不留情地回击,弗朗西斯感觉头超级疼。

“我说你们两个给哥哥我闭嘴一会儿行吗……亚瑟别擦啦,等哥哥我帮你擦。”

 

独立的二层小楼里亮着昏黄暧昧的光,亚瑟瘫坐在沙发上解开了几颗衬衫裤子,靴子被踢到了一边。沙发的另一侧,阿尔弗雷德正坐着喝可乐,摆弄着新到手的戒指。

“这玩意一点也不好看啊……Hero真不理解他们的审美观。”

“只要能来钱就好了,谁管你这个死胖子的审美观。”

 

弗朗西斯拿着一块沾湿的毛巾,坐在亚瑟旁边轻柔地蹭着嘴角的红印,冰凉的触感让亚瑟满足地闭上眼睛,全身心放松地躺在沙发上——直到下一刻。

“喂死胖子,把你的手从我的腰间拿开。”

 

阿尔弗雷德抽掉了亚瑟的皮带,面对那声怒喝迎上一点狡黠又精明笑容:“Hero今天可是搭救了你哦?怎么说也要有些回报吧?”说着手向上去,将所有白衬衫上的所有扣子都解开。

“欸……这种事情当然也要带上哥哥我一个啦,你说是吧,小亚瑟。”

弗朗西斯将湿毛巾放到了一边,带着往日诱骗少女时候的甜腻笑容扒下了亚瑟的白衬衫,唇瓣在耳垂旁边轻蹭。阿尔弗雷德的膝盖挤进亚瑟的双腿之间,轻柔的吻顺着胸膛逐渐向上。

刚才还骄傲嚣张不可一世的金发窃贼脸颊微红,微微挪动着嘴唇。

 

“给我到床上去啊,你们两个笨蛋。”

 

肆意妄为的华美夜色中,盛大的狩猎从未停歇。

评论 ( 19 )
热度 ( 106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