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书与指引之星

参加ALL英吧“100个陌生人眼中的亚瑟”活动时的一篇短打

第一次写米英【以前都没看过几篇米英呢OTZ】

奇幻风,原创人物第一人称


魔法书与指引之星

 

 

 

我转了转汤勺——恩,很香甜的味道。然后拿出一旁的木碗,把奶白色的奶油浓汤倒进了碗中,递给外面似乎已经等得不耐烦的亚瑟。他全身裹在纯黑色的袍子里,只有一些细微的地方用金线绣着奇怪的花纹。

“真慢啊……”对着他的抱怨,我只是微笑着,然后坐到他的对面开始喝我的那一份。粗面包早就放在了碗旁边,还有一些细盐和一杯果子酒。

行走商人很久才会来这里一趟,而来的时候也是满脸的不屑轻蔑。这里是魔法之森,每一件物品都拥有着绝佳的魔力——可惜他似乎意识不到这一点。每一次交换货物,都只是要了些亚瑟亲手种下的红浆果,那里包含着亚瑟的魔力,是外界那些不入流的魔法师战斗中补充法力的佳品。

 

“话说,我明天可能要出去一次,我们需要买一些肉回来。”我喝着果子酒,低度数的酒甜腻的就像是果汁一样。

“恩。”亚瑟根本就没抬头看我,专心致志地喝着汤,看来是太累了——我妄自下着结论。

 

这里是一片充满着魔法与奇迹的大陆,而我和亚瑟是在这片大陆东南角那片魔法之森中唯二的住人。不断有魔法师来这里探险,寻求提高自身魔力的秘方,他们或许成功或许失败——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这里。这有我和亚瑟,永久永久地居住在这里。

我们两个都是观星师,在出生那刻拥有着被神祝福的魔力,却注定要居住在魔法之森的最深处,等待传说中的“指引之星”划过天际,用魔法书将指引之星的魔力永久封印。

 

这是一桩苦差事,我和亚瑟已经不知道活了多久,但是每天夜里的天空都没有划过那传说中比日光还要璀璨的“指引之星”。魔法之森的魔力养育着我们,我们的面容未曾改变,魔力日益增强,已经成为了这片大陆传说中的生物之一。

只有来的行走商人姑且知道一些我们的情况,可惜他却不感兴趣。他似乎认为我们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了不起,十分失望——这让亚瑟由衷地想要知道我们俩在民间传说中究竟是个什么鬼样子。

 

夜晚的魔法之森有着一片漂亮而璀璨的星空,每一颗星星都如同传说中女王王冠上的“光明之星”①那样光彩夺目。每一个外来的探险者都会为此赞叹,而我和亚瑟似乎对此已经厌倦了。因为外出进购食物都是我负责的,从未走出过魔法之森的亚瑟甚至难以想象外界那黑暗而贫瘠的夜空。

 

等我收拾好厨具,端着两杯红茶走出去的时候,亚瑟已经坐在观星台旁写着他的魔法书了。黑色的兜帽下,几缕金发垂下来遮瑕住他一如翡翠般的绿眼睛,还有那有些滑稽的粗眉毛。他皮肤很白,有时在他的手臂上能隐约看见几乎呈蓝色的血管。

他的魔法书里记录的是他的自创魔法,在外界的魔法师看来估计会是稀世的珍宝。其实,我也可以像他这样完成一本属于自己的著作。然而我对此毫无兴趣,每天研究一下用魔法之森里的原料做出更好吃的饭菜才是我的爱好。

 

亚瑟曾经尝试过做晚餐,之后我恨不得竖起结界让他再也不要进来了。

这是几乎无所不能的他最不擅长的事情。

 

我走到观星台旁坐下,把头趴在桌子上,看着他认真的侧脸和不断在纸上写画的笔。

啊——今天的夜里也是一切正常。

 

 

 

我是早上天没亮的时候就出去的,因为早已轻车熟路,也就一个小时就走出了魔法之森。

魔法之森旁边的小镇很热闹,年轻漂亮的姑娘们吃着夹着一片培根的粗面包,啜了一口果子酒,脖子上戴着普通的红浆果串成的项链,身上穿着五颜六色的裙子,快乐地整天跳舞。小酒吧里总是人满为患,镇里的铁匠、猎户和他们的儿子们,还有一些年轻的魔法师都点了杯麦芽啤酒,大声谈笑。

我走到一旁的商铺里准备卖掉魔法之森里的一些常见作物,换一些肉食品。要不要换几个硬币呢——我也想去隔壁小酒吧里喝上一杯。

 

还是算了吧,万一回去晚了,亚瑟会责怪我。那双染着些许怒气的绿眼睛落在我身上的时候——我该死的只是觉得那很好看。

“嘿,伙计,稍等一下。”

一个年轻而又活跃的声音叫住了我,我回头看去,一个金发的年轻人向我这边跑过来。他戴着无框眼镜,眼睛就像无云的蓝天那样澄澈,挂着友好的笑容,穿着有些发旧的长风衣,腰间系着一把火枪。火枪上有魔力的波动——看来他不是那些老派又固执的魔法师,只喜欢用魔杖。

 

“什么事?”

“啊,你是要到魔法之森里去吗?算上我一个吧,我没有同行者。”

这让我有些无措,我不知道该不该拒绝他。而正当我迟疑的时候,他走过来拉住了我的手,轻声说道:“我感觉到了你身上的气息,带有一些我很熟悉的魔力——就像是魔法浆果里的魔力。”

啊,我身上的确有着亚瑟魔力的气息。只是我从未想过有人能察觉,这让我立刻对这个年轻的魔法师肃然起敬。

 

“看来我必须同意你同行的请求了呢。”我对着那个年轻人说。

他露出了很欣喜的笑容,然后说道:“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你呢?”

“提莫·克里斯南。”

 

 

 

我们走着最短的道路,然后直接到了魔法之森的最深处。他一路上被各种新鲜事物所吸引,大呼小叫着,这拖慢了我的脚步。但是我也决定把他带到魔法之森的最深处——跨越我和亚瑟的结界里面去。亚瑟估计已经察觉到我今天很慢了,但是当他看到阿尔弗雷德,那双眼睛里会有什么样的情绪呢?

“就是这里,看好了。”我让那个激动地大喊的年轻魔法师站在原处,然后左手在空气中画起了咒符,开始咏唱。

 

看似无尽幽深的树林中,一道金色的光芒似乎劈开了时间的间隙。我拉住那个瞠目结舌的金发年轻人,钻入了结界之内。

“这真是太酷了!!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魔法师!!”阿尔弗雷德激动地大叫着,蓝色的眼中溢满了欢快。

我笑了笑,不置可否。进入后结界已经闭合,我带着他走到了我和亚瑟的小木屋前。亚瑟正在屋前将魔力灌输到那棵郁郁葱葱的浆果树里,看到了我之后他抱怨了一句,然后将目光定格在了阿尔弗雷德身上。

 

“我,我是来自新王国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

我身旁的阿尔弗雷德不知道为什么声音有点打颤,他的眼神热切地落在了亚瑟身上。之后,没等亚瑟说话他就跳到了亚瑟的身边,望着那棵浆果树又望了望亚瑟:“嘿,原来魔法浆果一直充溢着魔法之森里的魔法师的魔力这个传说是真的!你真是太厉害了!你为什么非要种红浆果呢,而不是蓝浆果之类的?”

“哈?”这个无厘头的问题让亚瑟有些头疼,他皱了皱眉,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在责备我,然后也没理会阿尔弗雷德。

 

“我每次都能在魔法浆果里感受到‘人’的气息,看来果然是真的!你叫什么名字?”

亚瑟嫌恶地看着那个冒失鬼,勉强地说道:“亚瑟,亚瑟·柯克兰。”

“那我以后把那种魔法浆果叫做亚瑟浆果如何?听起来很有意思嘛,而且别人还听不懂!”

 

亚瑟走到我的身边小声斥责:“你究竟在干什么啊?”

我微笑着回答:“很有意思不是吗?你看得出来吧,那个阿尔弗雷德有着非凡的天赋。”

亚瑟冷哼一声,走到屋内。

 

 

 

晚餐,我做了三盘烤牛肉,三碗甜菜汤,三杯果子酒。这实在是史无前例,我不得不用魔法多变出一个人的餐具。

阿尔弗雷德吃东西很快,不像亚瑟那样慢条斯理,但他的目光却一直落在亚瑟的身上。我能感觉到亚瑟的不快,他喝果子酒时候太猛了,差点呛到自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亚瑟也会这么蠢吗?”阿尔弗雷德的笑声有些奇怪,而亚瑟不满地瞥了他一眼:“闭嘴。”

 

吃完晚餐后,我也调了三杯红茶,然而阿尔弗雷德似乎并没有喝红茶的习惯。他问我有没有牛奶或者甜饼干,我给他倒了一杯牛奶,遗憾地告诉他并没有甜饼干。他似乎也不怎么在意,从随身的行李里拿了一个浆果吃。

“这不是魔法师战斗间隙时候才会吃吗?”我疑惑地问他。

阿尔弗雷德大口咬着浆果,声音有些含糊:“我喜欢这个浆果的味道和魔力气息,所以平时也会吃。而且我很少战斗——当然也很少战败。”

 

我看见亚瑟的眼睛向这边转来,然后似乎是怕我察觉一般地,飞快地转回去了。

真不可爱。

 

 

 

阿尔弗雷德来自新王国,也带来不少的新奇事物。亚瑟没见过火枪,当他看到附着魔力的枪发射出金色光芒的子弹,然后被魔力炸开化成更多细小的跟踪弹的时候,那双眼中的神色是我从未见到过的。我极少见他这么开心,尽管他死不承认。

“哦,就是些小把戏而已。”他嘴硬地这么说,但还是认真地看着阿尔弗雷德展示来自外界的新事物。阿尔弗雷德很喜欢亚瑟,他总是黏在他身边,炫耀着自己的原创魔法。

 

有时候——我能看到亚瑟眼中一点神往的色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亚瑟接招吧——我是全世界的Hero!!”

“啧,明明是个小鬼还这么狂妄。”

 

亚瑟举起他的魔法书开始咏唱,自从阿尔弗雷德来了以后,他已经不知多少次露出了我没见过的神色。那双平日肃静的绿眸子中迸发出来一点高傲,狂妄和热血的战意。尽管阿尔弗雷德并不是他的对手,可那个年轻人总是来兴冲冲地求亚瑟和他战斗。亚瑟一边说着:“我才不是为了你呢,我只是刚好恰好有一点点无聊……”然后被阿尔弗雷德拉着走向了他们俩新开辟出来的竞技场。

 

阿尔弗雷德拥有着无与伦比的魔法天赋,这点我没看错。他举着那把火枪——亦或者是他来时包裹中那把线膛燧发枪,用新奇而强力的魔法发出密集的魔法弹幕。亚瑟通过咏唱竖起六芒星的屏障,然后用古老朴实的魔法反击。

真愉快啊,这两个人。我端着杯红茶坐在一旁看着,却总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其实阿尔弗雷德也邀请过我一起参加,但很显然,这两个人这么合得来,我怎么插手呢?

 

那天夜里,阿尔弗雷德和亚瑟站在亚瑟那棵浆果树下。他们俩站得很近很近,说着什么话。我稍微动了点手脚偷听,收敛着魔力不让亚瑟发觉——这行径有些卑劣,我也不懂我为什么这么做。

“呐亚瑟,你想和我一起出去吗?”

“……开什么玩笑。”

“不,我是说真的。我喜欢冒险,更希望有人能陪我。你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了,不会寂寞吗?”

 

明明还有我啊,我心里这么想。

 

“……我走了之后,只剩提莫一个人了,你这个笨蛋。”

阿尔弗雷德沉默了,他显然意识到这也是个问题。随即,他略微将身体向下倾斜——是的,他比亚瑟高一些。那双手摘掉了亚瑟的兜帽,插在淡金色的短发之中。

然后——他吻上了亚瑟的嘴唇。

 

亚瑟没有挣扎反抗,但我也看不清他的神色——我是可耻的偷窥者。

“我喜欢你,亚瑟。”阿尔弗雷德用着情意绵绵,令人心跳加速的语气在亚瑟耳边说了这句话。等他离开后,我微微偏转目光,看着亚瑟红透的脸。

我知道他要离开我了。

 

 

 

是我央求亚瑟和阿尔弗雷德一起离开的。

“毕竟还有我一个人,不是吗?”我佯装轻松地说着,“我在白天会出去镇上喝酒,晚上回来看那颗星星,我不会像你那样永远不出魔法之森一步。而且——”

我的目光意味深长地落在了阿尔弗雷德身上,他也同样注视着我。

 

“有人会永远和你在一起了。”

我说出这话的时候,心里有些苦涩。

因为我以为,永远和他在一起的,会是我。

 

 

 

他们俩果然离开了,我能看出那个年轻的小伙子是多么的喜欢亚瑟。他如天空般的眼落在亚瑟身上的时候,总是充满了爱情的甜蜜和热切。而亚瑟——他似乎也不讨厌这样。虽然会有些别扭地躲避阿尔弗雷德的拥抱,绯红的脸却出卖了一切。

我留在了魔法之森的结界深处。

 

其实,他们俩离开的第二天,那颗璀璨如同日光的“指引之星”就出现了。看来这是命运的安排,我和亚瑟永远无法一起看见它。我拿起一本崭新的魔法书,却并没有做任何的动作,只是看着那颗指引之星用光芒统治了整个天空,然后消失。

我没有封印它,因为封印它之后,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里,去做什么。

 

啊——今天的夜里也是一切正常。

 

 

 

①“光明之山”:世界上最古老而又保存至今的巨大钻石,其英文名称为Hohinoor,在波斯语中意为“光明之山”。无色,椭圆形琢刻形状,原产于印度戈尔康达,之后被镶在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王冠上。


评论
热度 ( 28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