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情人的血特别红

Canary [金丝雀]Chapter 01|ALL英/主仏英|

这里是一篇ALL英文,涉及CP大概有:仏英、米英、苏英、西英

可能有一点别的?嘛,不重要。反正写这篇文的目的就是(哗——)哭亚瑟嘛wwwww

非国拟,历史向,大致历史背景在英国玛丽二世统治时期,法国路易十四统治时期【因为主要涉及这两个国家所以都提一下

作者历史略差,查了很多资料尽量做到减少BUG,如果还有麻烦各位指正www

当然我也希望各位不要那么严肃……毕竟就是为了(哗——)哭亚瑟【闭嘴

剧情很俗很无聊……所有设定都是为了(哗——)哭亚瑟【。


本章涉及CP:米英【大概。【或许。【。



Canary

[金丝雀]

 

它站在华丽的金丝笼里,漂亮的羽毛仿佛夜晚那最为纯美的月华。它骄傲地仰着头,对着蓝天慷慨高歌:“我不愿住在华丽的笼子里!我不愿吃别人施舍的食物!我的生命本该属于蓝天!”

然而,金丝雀作为贵族们的宠儿,自出生以来就住在这狭小的一寸笼子里。它们从未感受过蓝天的气息——就如同未曾获得过自由的人,是不会理解什么是自由的。

它的灵魂已经被束缚在这华美的笼子里,永生永世。就算它的主人将笼子打开,它也只会发现——它早已无法飞翔,亦或者说,它从未学会飞翔。

 

 

 

Chapter 01

 

 

 

伦敦的早晨浸染在一层薄雾之中,喧闹的人声自凌晨开始逐渐蔓延。熹微的光芒从坎特伯雷大教堂点点传递到威斯敏斯特教堂,被泰晤士河上繁忙的商船携带着,渐渐遍及到每一个细小的角落。权贵们的新宅,穷人们的小屋,都接受着这最廉价而昂贵的施舍。

亚瑟捏着口袋里的几枚铜币匆匆向前走着,黄褐色的羊毛上衣不知为何刺激着他光滑的脖颈。这让他的心情有点焦躁,不过脚下的步伐还是没有减慢。毕竟他要去那家面包店抢昨天剩下的便宜面包。黑麦面包的确是不太好吃,但起码可以下咽。让亚瑟更欣慰的是自家弟弟对食物的要求甚至比自己还低,连燕麦面包也能面不改色地吃下去。

 

街道上的人影今日仍然来往不绝,偶尔会有疾驰而过的华美马车。当然,留给行人的只有车夫的斥骂声,鞭子挥舞的声音和骏马嘶鸣的声音。有些年轻的小姑娘会驻足观看,看马车上精细的雕饰,幻想那绒布后体态优雅的贵族。

亚瑟没有时间去遐想,因为生活总是紧紧地压迫在穷人的背上,不给他们丝毫的时间用来幻想和喘息。有时它也像是那些厉声厉色挥舞着鞭子的车夫,拼命挥打着手中的藤条,尖声叫骂着。然而对那些姓氏特别的权贵,却俯首帖耳满脸谄媚。

 

“三个黑麦面包。”

打着哈欠的年轻小伙计显然已经认识了亚瑟,他懒洋洋地将面包递给那双小手,露出一点鼓励的微笑。那大概就是“祝你今天也过得开心”的意思吧,不过亚瑟懒得去思考。他将几枚铜币塞过去,就心事重重地回身离开了。

 

他报童的工作昨天给弄丢了,那个满腹油水的报社老板抽着鼻烟,陶醉地深吸了口气后从钱袋子里吝啬地倒出了几个银币推给亚瑟。他舒坦地咳嗦几声,然后懒散傲慢地开口:“咳,你知道,我的好伙计。我明白你活得很难,但毕竟谁也不容易。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你了,你拿走这点钱快点走吧。”

亚瑟咬着嘴唇,没做什么无谓的乞求与争辩——他也的确不擅长这个。他只是迅速地揽过那几枚银币,然后皱起他那相当有代表性——其实是比较粗的眉毛,忍不住地抱怨出声:“嘿,这只有十先令。”

 

老板厌恶地望了一眼亚瑟,怪声怪气地说:“这已经够多了,现在像你这样的穷孩子多得是。我已经最大化的照顾你了,在我还没厌恶你要回多给你的几先令之前——快点给我滚。”

亚瑟懒得和他计较平日里总是克扣本应属于他的工钱的老板,只是迅速地收过那十先令装进了口袋里。匆匆地点头算是告别后,逃离开那间狭小的屋子。

 

 

 

拿着面包的亚瑟走向圣贾尔斯区的家。圣贾尔斯区是这个光鲜亮丽的城市收揽穷人的地方。他的父母早就死于伤寒,他与他名义上的弟弟阿尔弗雷德住在那里。阿尔弗雷德每天靠捡起些还能卖点钱的碎玻璃之类的赚些零碎钱。本来亚瑟的报童工作起码能够支撑起饮食,不过现在一切都是过去了。

走在路上的亚瑟眼睛四处扫着,似乎没什么地方会需要他这种满街都是的穷孩子。他才十二岁,太过年幼笨拙,连有些店铺的柜台他都够不到。

 

越想他的心里越烦躁,他脚下的步子也就越快。路过哪个同样是拥挤不堪,臭气熏天的小巷子口的时候,他好像听到里面有什么声响。类似于人们的谈话声,但好像又不是。他微微缓了下脚步,探头往里看去。那里似乎有个地窖的入口正开着,但没有一个人站在旁边。

年幼的亚瑟不经意间打了个寒颤,心里却暗骂自己真是笨蛋,怕什么怕,说不定只是听错了而已。

 

这促使这个小男孩走了过去,向地窖里探头一望。对上里面无数双暗淡的眼睛时候,亚瑟吓得差点瘫坐在地上——狭小的地窖入口看去,一片漆黑中似乎也站着许多同样漆黑的人。他们发出微弱的,痛苦的呻吟声。那双浑浊的眼睛仰望着上空,似乎已经无法再为自己的痛苦而流泪。

那么多双悲哀的眼睛的注视让亚瑟一时腿软,想要拔腿就跑身体就意外的僵硬。一个面包落到了地上,这似乎唤醒了他。他把面包捡起来用衣角草草擦拭几下,拿着就想赶紧逃离。仿佛那悲切的目光正在吞噬他一样,想要将他也拖至黑暗中。

 

“嘿!那边那个讨厌的小鬼!你干嘛在那里呆着!”

一声凌厉的呵斥声在巷口那边响起,亚瑟无措地抬头看向那边。有两个人正站在那边,一个又矮又圆,活像那个报社老板一样。一个身材高大结实,或许拧断亚瑟的脖子就跟捏死一只小鸡一样容易。

他的衣服面料似乎很好,尤其是那个高个子,他披着红色的斗篷和蓝色的紧身裤,还戴着黑色的圆顶礼帽。该死,不会是什么贵族吧?

 

他不会窥视到什么贵族的秘密了吧?

 

我干嘛要往这边来——!一点懊悔涌上心头,亚瑟狠狠地咒骂自己。但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尴尬地站在原地鞠躬:“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或许伪装成一副有礼貌的样子就会被放过,亚瑟近乎祈祷地想着。

“好啦,快收起你那副恶心的样子然后滚吧。”那个矮胖子似乎没怎么把自己当回事,只是不耐烦地挥着手让亚瑟快点走。

 

亚瑟踉跄着,近乎逃跑般地跑过去。而那个高个子却一把抓住了他,那个人的力量就像亚瑟想象的一样强大而不容质疑,令亚瑟一点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慌乱间,他正好看到了那个高个子的脸。

白色的皮肤,深凹的蓝眼睛,高挺的鼻梁和打理整齐的胡须。这个人长着张不错的脸,而这般的精心打扮也显示出他不同凡人的身份。那细眯着的眼睛放出点锐利的光芒,就像捕食中的大型动物,令亚瑟刹那间想要逃离。

 

而那个高个子却只是捏住了亚瑟的脸,喃喃地说:“嘿,小男孩,你长了双漂亮的绿眼睛。”

这话让刚才还恐慌不已的亚瑟有些愣住了。他不太明白这个高个子什么意思,只能应和着说几句:“谢谢您的夸奖,先生。”

打量了一会儿亚瑟的脸以及瘦弱的小身板,高个子对着那边的矮胖子喊了一句:“亨特,或许这个小家伙就是我需要的。就不麻烦你再帮我找了,毕竟他有着这么漂亮的眼睛不是吗?虽然眉毛有点粗,但我能感觉这小鬼一定能长得很好。”

“哦,可是埃德蒙先生,那些奴隶……”

“我会再挑几个出来的,该属于你的钱不会少。放心吧,亨特。”

 

亚瑟有些搞不清状态地听着两个人讲话,心中却无端萌生点不祥的预感。那个高个子捏着自己的下巴,力道虽不重却也让他感到阵阵发痛。

“你叫什么名字?”

“……亚瑟。”

“你父母住哪里?”

“我父母已经死了,我和我弟弟一起住在圣贾尔斯区。”

 

高个子松开了捏着他下巴的手,转而揉了揉亚瑟的金发。这让亚瑟松了口气,却依旧用疑惑而戒备的眼神打量着面前这个似乎名为“埃德蒙”的高个子。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你就跟我一起离开吧。”埃德蒙尝试着和颜悦色,那张常年冷漠的面孔却依旧显得严肃异常。亚瑟听后猛地向后退了几步:“先生,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的弟弟还在等我。”

 

那双有力的大手猛地抓住了亚瑟的手腕,埃德蒙的声音不紧不慢却充满着压迫感:“嘿,小鬼。你以为我在和你商量吗?你看到我秘密的地下生意,我现在有足够的理由杀掉你。不过我有我自己的打算,所以决定留你一条活路,说不定也能改变你贫困低贱的命运。你居然拒绝?你以为你有权利拒绝吗?”

亚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金发的小男孩只知道一个劲儿的摇头,拼命挣脱那强大的力道:“不,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要去找我弟弟!”

 

埃德蒙厌恶地皱了下眉,他揪起了亚瑟的衣领,将挣扎不休的小男孩提至半空。那双绿色的漂亮眼睛与他对视,里面充满了恐惧,不安,愤怒和同样的厌恶。

“真是麻烦的小子。”这么说着,亚瑟感到一股力道向自己袭来。巨大的痛苦爆发袭来的一刹那,他软塌塌地昏厥过去。

 

 

 

暖意侵蚀着四肢,让人倦怠而迷茫。他不知道身处何处,也不知道自己是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他不知道周围是有光还是无光,似乎身处是传说中这世界诞生之前的混沌模样一般。

他感觉四周很柔软,就像贵族们的天鹅绒被子一样,还散发着点点清香——虽然他从未见识过传说中的天鹅绒被。但他感觉此时此刻身体轻飘飘的,鼻尖还传来些好闻的气味。他贪婪地吸取着,记忆着,尽管只能用语言描述这种妙不可言的香气,他也想要和阿尔弗雷德分享。

一点点光芒出现在视野中,下一刻却像是要吞噬他一样急速膨胀起来——

 

“嘿,他醒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陌生的景色,旁边的声音吸引了亚瑟的注意。他茫然地将目光转移到那边,两个女人穿着佣人的服装站在那里。年老的一点那个转身离开,而年轻一点的那个弯着嘴轻笑,轻声自语道:“果然长了双漂亮的眼睛。”

这时候,亚瑟才发现自己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窘境——或者说仙境里。这是个异常宽大的房间,除了一张床外还摆着一张红木的桌子,桌上还放满了书本。而自己正舒服地躺在柔软的床里,绵软的深红色被褥令他感觉不可思议。身上那件劣质羊毛上衣所带来的不适感已经离去,亚瑟骤然发现他已经不再穿着那件衣服——不知什么时候,他穿着一件得体而舒适的白色上衣。这种面料他不认识,却舒服的令他发狂。而下身的裤子也被换上一件深蓝色的新裤子,甚至还穿着白色的高脚袜。

 

他感到一点点兴奋,更多的是恐惧和茫然。当晕厥前的记忆终于被回想起来的时候,有人进入了房间。是刚才那个上了年纪的女佣人,和那个高个子——

亚瑟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点,而这举动引来了埃德蒙的轻笑。他走到亚瑟的床边坐下,用威严的眼神看向亚瑟。

“我想你大概被上帝所眷顾着,无论你之前的身世如何,我都打算收养你。”

这话让亚瑟狠狠地一惊,而他还没来得及惊讶,埃德蒙就冷淡而平静地继续说了下去。

 

“不过你可别多高兴,我对这种随处可见的穷孩子没什么好感。我收养你是有明确的原因的,不过你这么小可能还不是很懂。但你只要知道,你以后的姓氏就是柯克兰,你必须完全听从我的命令。”

说完了,这位优雅的贵族用那凌厉的眼神继续压迫着亚瑟。亚瑟感到一阵阵窒息感,这让他差点就直接说:“遵命,先生。”

 

看到亚瑟似乎挣扎着想要反驳什么的模样,埃德蒙露出几分不屑的神情:”别以为你有拒绝的余地,你的生死在我手里,比一只小鸟更加的脆弱。不过考虑到你还有个弟弟,我会每个月定时给他点钱,当然如果是他还活着的前提。”

你不会的,亚瑟想要脱口而出。而他必须忍住,他知道贵族的厉害。在街上偶尔有耽误了贵族马车的可怜虫,被车夫怒吼着抽上几鞭子都算是感谢上帝了。那些厉害的贵族们,会用他们自己的关系,绞尽脑汁的把你送上断头台。就算你其实什么也没做,算了吧,谁会在乎呢?

 

“我想你应该是个聪明人,亚瑟。”

是啊,命运第一次对自己露出笑脸,他怎么能不接受?或许他早该在几年前的冷风冷雨中和他的父母一起死掉,而他没有。他遇到了他的阳光——是阿尔弗雷德支撑着他活下去。而现在他又要转瞬失去了吗?

穷人不配拥有选择,他似乎从哪里听过这句话。


评论
热度 ( 93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