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一边作恶,一边忏悔

盛夏的列车〈中〉

*谁知道PO主在胡扯点啥


盛夏的列车(中)


行进中的列车很平稳,没什么颠簸。车上似乎并没有空调,但只要不晒到阳光也算不上有多热。模模糊糊间,七濑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白皙的小胳膊放在微微发烫的桌面上,墨色的发丝略有凌乱。红发的青年想要帮他压一压那根高高翘起的头发,却又怕惊扰了他的美梦,几番纠结后还是讪讪地收回了手。


逊爆了啊……红发青年垂下头这么想着。靠近时候可以嗅到对方发间淡淡的香味,还有匀称的呼吸声在交叠的胳膊间发出。红发青年忍不住又凑近了些,反应过来后却忙撤回了身体。他可不要做出这种像变态一样的勾当……又不是恋童癖。


不过小时候的遥果然也是这样,对任何事情都淡淡然的帅气呢。怪不得他刚转到班上的时候就听到有小女生私下里议论:“七濑君真的好帅呢。”


听到这话当时是什么感觉呢?大概也是懵懵懂懂的觉得——是啊,七濑就是那么样的人。让人憧憬与向往,不住地追逐着他。


等等自己在想什么羞耻的内容啊?


这么吐槽着的红发青年又拿出了手机,没有信号只能玩一玩本地的那点小游戏。刷来刷去也没什么意思,他把手机轻轻地放到了七濑遥的脑袋旁边,单手拄着脸望着窗外的风景。


虽然是他提出来的旅行,但终点站在何处,他并不知晓。红发青年只知道,他有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的话想和七濑遥说。


……就算他们俩的关系再僵,他都想要告诉七濑遥一些话。就算是矫情的话语,也想让他知道。这样的执念,支撑他来到这里,邀请七濑遥一起踏上旅行。


真的很害遥会拒绝来着……不过真是谢天谢地啊,他答应了。可不是很像他会做出来的事情哦。红发青年懒散地打了个哈欠,撩开了淡蓝色的窗帘。窗外的景色美得让人惊叹,让红发青年禁不住推了推七濑遥的肩膀,轻声呼唤道:“遥,快起来。”


有着微弱起床气的七濑遥的头依旧埋在胳膊里,不满地微微仰了仰脸孔,露出湿润的碧蓝色双眼。而红发青年笑着指了指窗外,说道:“快看,很漂亮。”


他直起了腰,懒散地抻了抻腰,用小手盖住嘴边打了个哈欠。然后扭过头,那道霞光跨越多少光年与不厚不薄的玻璃窗落在了他那蓝色的眼上,让他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举起的手怔怔地定格在了嘴边。


真的……太美了。


车窗外的美景,挑战着人类语言能力上限。好像连画中都不曾存在的美景近在咫尺,好像从行驶着的火车上跳下,就能永远融入其中。


在层叠的远山中,流云跨过峰顶聚集在一起,被更远之处的霞光染成绯红的颜色。而万物的边际,也在那般美丽的晚霞中勾勒出一道耀眼的金边。群山之中一畔清澈的湖,微漾着波澜的水面摇曳出淋漓的碎光,与一池波光潋滟。被夕阳染成温暖紫红色的天空,是画家倾尽毕生精力也调不出的颜色。


“好美……”


七濑遥情不自禁地站到了椅子和桌子之间,怔怔地望着窗外。而红发青年却隐约地望着他,肆意幻想着那个有着墨色短发的少年,也是这样的表情望着窗外。清澈的眸中,倒映出的是更为美丽的风景。


“这里到底是哪里啊?”


指着窗外的美景,七濑遥问对面的青年。似乎也沉溺于此的红发青年愣了片刻却发现自己也不知道,只能苦笑着摇摇头。


忽然远处传来了人走路的声音,七濑遥收回了目光向那边看去。就像电影画面一样,车厢内的灯光逐渐亮起,而一个身着列车员服装的金发女子推着餐车过来,看到两人后露出一个漂亮而标准的微笑:“两位客人,晚餐需要什么?”


这辆列车上也是有工作人员的吗?这么想着的七濑遥似乎是完全忘记了列车上就应该是有工作人员的常识。他偏头看了眼红发青年,对方似乎也是始料未及的模样,片刻后嗯哦了几声问道:“遥,你要吃什么?”


望了一眼餐车上看起来都很美味的便当,似乎没有自己想要的。七濑遥便草草地指了一盒,而红发青年也随意拿了一盒。正要付钱的时候,金发的列车员笑着摆了摆手。


“晚餐钱就不用了,我们这里有很美味的海鲜料理,要来一份吗?”


“有青花鱼吗?”


“有的哦。”


漂亮的姐姐弯下腰在餐车底下取出一个漂亮的瓷盘,里面装的正是青花鱼刺身,似乎是早早准备好的,精心的装盘令人垂涎欲滴。七濑遥的眼睛当即量了一下,但是很快他便有点迟疑地问道:“这个……很贵的吧。”


金发的女子笑了笑:“您觉得,在这辆列车上发生的事情,是很普通的吗?”


七濑遥摇了摇头。


“所以说,你正站在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里。因此,这份大餐也不需要你付钱,请慢慢享用哦。”用温柔而宠溺的声音说完,金发女子也看向了红发的青年,翘着嘴角说道,“您也是,请您慢慢享用。”


最后她倒了两杯橙汁放在桌子上,推着餐车准备离开。


“哎,等等。”


直到刚才一直发愣的红发青年如梦方醒,叫住了离去的女子。她轻轻转身,金发随之飘逸出美丽的弧度:“请问有什么事情?”


“这辆列车……是要去哪里?”


面对着这个问题,金发的女子却丝毫没有露出困扰的表情。她白皙的手指轻轻敲动着餐车的扶手,碧色的眼中尽是温和的笑意。


“这个问题,不如我来问您哦。”


“您觉得……这辆列车,最终将驶向何处?”


“哎?我?”转眼间问题又回到了自己这里,红发青年撇开目光思索一会儿,最终还是坦诚地开口,“我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呢?你是知道的哦。”


“不然,这辆列车也不会出现,也不会行驶。你也不会和他,一起坐在这里了呢。”


美丽的女子露出了同样美丽的璀然一笑,语调意味深长:“或者说,这辆车的终点,便是你梦想之地。毕竟这是不可思议的世界中,不可思议的列车呢。”


红发青年想起那个失意的季节,他一个人扎进了幽暗的电影院。电影很好看,座无虚席。尽管身边的声音有些杂乱,可他的眼睛只是死死地盯着那个帅气而潇洒的主角。


他深深地记得,那位伟大的船长手中永远不指向北的罗盘,将指向梦想之处。


或许现在就是这样吧,这辆列车将走向我梦中的,那个最终的——


“祝您旅途愉快。”


女子深深地一鞠躬,眉眼间神秘莫测。


当然七濑遥是完全没有在意到的。


这正是他所爱的味道,鲜美极致。配上旁边一杯冰冰凉凉的橙汁,更是令人享受。自打坐下后七濑遥就没抬起过头,开始鼓着腮帮子与美食战斗。对面的青年努力压抑着笑意,自己便当里那份火腿肉被筷子夹起放在嘴边,却半天没有入口咽下。


这家伙吃起东西来怎么这么……蠢萌啊。


你这家伙是怎么变得那么那么别扭的呢……真是困扰。算了,其实现在也是这样吧。


酒饱饭足后还是那个金发女子来收拾餐品,在两人真诚的道谢声后依然是微微一笑表示没事,顺便提醒道:“夜里可以看到很漂亮的星空哦。”


“是吗 ,夏夜里的星空可是相当热闹的啊。”红发青年感兴趣地向外张望,此时此刻的夕阳正被吞噬,向广阔的天地间投下最壮美的一瞥。而在四周,深蓝色的夜空开始逐渐浸染。启明星在这般交替的时候,显得格外瞩目。


“遥,你喜欢看星星吗?”


“还好吧……话说,这也是旅行的内容吧。”


“恩,是啊。一会儿的星空,大概回像刚才的晚霞那么美丽吧。”


两个人坐在座椅上闲聊,列车显得越发的安静。在这样的诡异寂静中,两人却都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如果是真琴的话,现在一定会是半濒临的状态了吧。


不过是真琴的话……是不会接受这样不理智的邀请的。七濑遥单手拄着脸胡思乱想。


那我是为什么接受了呢?因为他长得很像凛?或者说……他似乎有话想要告诉自己吧。


他本来是想要直接把红发的青年当做松冈凛,可是这两个人性格似乎也有点差异。毕竟人是变化着的,某种意义上,他很难把对面那个红发青年,当做现在整天都缠着自己和自己比赛的笨蛋凛。但是激动和慌乱的时候会手足无措,这点有点像哦。


他是有话要对自己说,七濑遥能感觉得到。


不过,或许他并没有想好怎么说。但如果最后都因为优柔寡断没有说出来,岂不是遗憾了?


但是自己贸然问他“你想和我说什么”这样也不好吧……


泰戈尔有那么一首诗,算得上是人尽皆知吧。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爱你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


其实现在的情况套上这句诗也是很合适的哦?虽然哪里有点不对,不过也差不多嘛。明明站在对方的眼前,已经猜出了对方的想法,有着想说的话却无法开口……之类的。


但让七濑遥深思熟虑可不像是他的风格,要不然就是决定好绝对不要说,要不然就是直接打直球,这是他的个性,九岁时候的他也是这样。


在他想要开口时,却被红发青年的一句话打断了。


“遥,你看。”


窗外的夜幕已经完全拉开,深蓝色的舞台华美无比。那轮皎洁的月亮高悬在天际,美丽而遥不可及。最璀璨耀眼的,还是仿佛钻石一样闪烁着的群星。在开始,还只有东方天际几颗明星的光芒若隐若现。而当夜色渐浓,点点星光越来越多。似是一把碎金被洒在了一匹深蓝色的绸缎上。令人惊奇的是那抹亮紫色的光带,自东北向南横跨整片夜空。繁星点缀在这条光带两旁,显得更为气势磅礴令人遐想。


因为今晚格外晴朗,那片天空仿佛尽在咫尺。就像那片同样壮观瑰丽的晚霞,让人想要进入想要触碰,想要沉浸在其中,瞬间而永恒。


他们并肩站在不大的窗前,感受着这片罕见的静谧。


“今……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红发青年装作不经意间发出了感叹,说出口后却拼命想打自己一巴掌。啊啊啊对面可是小学生啊自己在说什么有病而糟糕的台词他不会听懂的吧一定不会。


这教科书般的隐晦告白——其实没有那份意思,被七濑遥果断无视掉了。他只是直白地问道:“你……有话要对我说吧。白天里的问题还没问完呢吧?”


……


七濑遥发出的直球直接击中了红发青年。


虽然一边庆幸着误打误撞的告白被无视掉了或者说对方根本没听懂,红发青年也被这个直球砸昏了头。的确,他一直在想该怎么把心中的问题问出来。但是这么一句话已经打乱了他的全盘计划。


“呃……可能真的很奇怪,你,你会听不懂的吧?”


“可是你真的很想问吧?那就问好了。”


小小的男孩仿佛要融入这片夜色之中,声音依旧平淡如水。


红发青年一脸服了他的表情,深呼吸了口气。


果然面对你我会很紧张啊,即使是这个时候的你。


“那就用你的语言问吧……”


“如果感觉被水束缚的话,你会继续游泳吗?”


红发青年是记得的,那个人站在泳池里时的侧面。即便他看不清那人的侧脸,却是能感觉得到那份悲伤。是的,那是七濑遥的悲伤,郁的像是一团焦墨。


其实,红发青年多少也是能猜出来的,七濑遥如此痛苦的原因。他本来就不想背负着别人的期望,更不想为了荣誉和赞扬去游下去——最直接却又过分的说法,他游泳是为了自己,完完全全的为了自己的快乐。


后来……这份感情也逐渐复杂了起来。也会为了队友而坚持下去,为了他们的队伍。


可能也是因为当年的自己吧……“我会让你看见从未见到的风景”当时是怎么说出来的啊……好耻。


对于七濑遥来说,这个问题很难解开。


是因为很喜欢水才去游泳,可如果有一天水会束缚自己,自己还会去游泳吗?


或许……大概……不会吧。


可他没法想象啊,离开水的感觉。


但只要在水中,他就会做出十分自然而优美的游泳的状态。


“还是请你不用回答了,我知道你的答案。”


答案就是没有答案……和之后的你是一样。


但是,想要和你站在一起的心情是绝对的。


“遥,请你一定记住,你可以得到你的……Free,在水里。”


“就算你觉得会因为水被束缚,也请你一定一定,不要放弃。”


手被握住了。


红发青年说着自己不太理解的话,七濑遥困惑地眨了眨眼睛。


束缚……究竟是被什么束缚的呢?


“你想要的,就在那里。”


远处,是一片海,倒映着漫天的繁星。


评论
热度 ( 15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