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PARO/孙肖>江湖再见

不科学之处多的我不想说…OOC狂魔

说实话入了全职坑以来都很喜欢孙肖这对CP,按捺不住还是写了,看官们轻喷

写了很帅气的二翔…


江湖再见


下雨了。

这儿不是什么温柔婉约的江南小城,雨与能下得千般温柔蛊惑。北方夏日的雨依旧散发着点别样的凛冽气息,豆大的雨珠猛烈地炸裂在房檐上,发出单调而乏味的响声。

肖时钦孓身一人站在房檐下,撑了把老旧的油纸伞默默地注视着雨幕。街上有匆匆跑过的孩子,纵然被这突如其来的雨水浇得神似落汤鸡般狼狈,却还笑得开心,你追我赶好不自在。逐渐远去的欢笑声点缀着这本寂静的街巷,当他们终于拐进了另一条街上,这寂静便又回来了。天地之间,只剩下一片寂寥的雨声。


“嘉世,别过了。”

肖时钦自嘲般地笑了笑,眼中却是一片清明。他最后向身后的宏伟建筑一瞥,毅然决然地走入了雨幕之中。素色长衣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雨幕之中,了无踪迹。


嘉世武馆在前个月的武林大会上输了个干净彻底,风雨中屹立十年的嘉世武馆终于还是倒了。其实当江湖上传说的斗神——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似乎十八般武艺都精通的叶秋退出了嘉世武馆隐逸江湖,嘉世武馆的客源便大不如前,成了个空有名声的空架子。那年,初入江湖便因为武艺高超而名声远扬的孙翔进入了嘉世武馆,接替了叶秋留下来的那把举世闻名的战矛——却邪。


一时间江湖上众说纷坛,嘉世武馆本因叶秋年老在每年一次的武林大会逐渐力不从心,这下孙翔接替,说不定又是一番新局面。而那些老江湖们虽警惕,却也知道,这样的嘉世成不了气候,还称不上威胁。

结果明年,嘉世武馆在武林大会里依旧惨败,甚至还不如叶秋尚在时候的成绩。倒是轮回派势头强劲直取魁首。一时间风言风语又席卷一通,而孙翔受了挫,那高傲莽撞的性子略微收敛了些。嘉世武馆的当家陶轩却也没多着急,开了那留了多年的折扇遮面微笑。


后来,雷霆镖局的首席镖师肖时钦转到了嘉世武馆。这位名号江湖四大军师之一的肖时钦是雷霆镖局的门面,也不知陶轩是出了多大价钱,请来了这位金主。而作为交换,嘉世武馆的贺铭与刘皓心不甘情不愿地换去了雷霆镖局。

那年江湖上是一番大换血,声称退出江湖的张佳乐重新归来,却没回到老东家百花城而是投靠了同样也是饱经风雨的霸图镖局。而来自蓝雨兵器行的于锋则顶替了张佳乐的位置入了百花城。被嘲讽已经年老力衰的林敬言也入了霸图镖局。一时间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林敬言四个老江湖齐聚在霸图镖局,大有好汉一展当年勇的架势。


肖时钦也是在这般热闹的漩涡之中来到了这座陌生的北方城市,加入了嘉世武馆。

“有了猛将孙翔和军师肖时钦,我嘉世武馆必能重振当年雄风!”肖时钦至今还清晰地记得接风宴上陶轩的这句话,还有孙翔无意识地瞥向自己的,明亮的眼神。

确实,孙翔的勇猛和肖时钦的计谋都不容小觑,一时间各家派系也都把嘉世武馆当做一个更加有力的威胁。肖时钦下了最大的狠心离开了几乎是自己一手撑起的雷霆镖局,只为追逐一个飘渺的目标,这份孤注一掷的赌局更是让他拼了命的努力,让自己完全融入其中。


可是啊,这位精明无比的军师就略有察觉,嘉世气数已尽。这人心散了,就像是气数尽了,是救不回来的。孙翔的那份一时间挫不去的年少轻狂让他更难以融入嘉世武馆,还有当家陶轩对他的百般奉承,一时间更让年轻的少年飘飘然起来。

肖时钦也颇为努力,可这位军师更擅长的是以少胜多以弱取强的战役,遇到这么个猛将孙翔和富裕的嘉世武馆,一时间居然也无从下手。


每日清早,肖时钦早起练功时候总能看见那个意气风发的青年舞动一杆被誉为传奇的战矛却邪,招招凌厉破空而去,那掩饰不了的锐利锋芒让人退却。确实是一身让人惊叹的好武艺,却因为不懂丝毫的遮掩,反倒破绽百出。

颇善于鼓捣点小玩意儿的肖时钦一根银针出手,孙翔堪堪一躲,银针穿过他飞扬起的黑发稳稳插进身后的柳树树干上。定睛后才发现,那并非一根普普通通的银针,上面绑着一根细线。肖时钦轻挪几步,那根纤细而结实的线紧靠孙翔脖颈,似乎下一刻便要划破皮肤。


孙翔有点丧气的收起了却邪,低下眉眼的样子在晨光中莫名有些柔和。而肖时钦也向后一拽,银针稳固地回到了指间。对着微有些失落的青年,肖时钦温和地笑了笑,似乎是作为安慰与鼓励。不过迟钝如孙翔,必是接收不到的。

他拖着却邪坐到了一旁,仰头咕噜噜灌进了半壶的水。飞扬而起的水珠在温柔的晨光中折射出更为璀璨的光耀,有些水顺着喉结一路向下,直入了衣衫深处。


“肖时钦……今天早饭什么啊?”

最后开口居然挂念着吃的,一时间肖时钦哭笑不得,答道:“还能有什么,和往日一样。”

意识到自己的话题转移的过分生硬,孙翔哦了一声又垂下了头。

肖时钦理了理早起刚换上的练功服,也坐到了孙翔旁边。如今,当家陶轩放权给孙翔,对宣称孙翔才是一把手。而其实武馆内大小业务,都是肖时钦在接手。肖时钦本来以为孙翔会因此不悦,谁料到他却乐得清闲,坦率地把事务推给了肖时钦。两人的关系一来二去融洽的很,算是出人意料。


对着微微有点失落的孙翔,肖时钦也不语,只是陪他一起静静地坐着。温润的眼望着春日的大好景色,柳色静好,喜鹊成双。

良久,孙翔却先开了口,口吻与平时略有不同:“肖时钦,你为什么加入嘉世?”

这问题有点宏大,饶是神机妙算的军师肖时钦一时间也是惊到了。他还未束起的墨色长发散在肩膀两旁,发梢被白皙的手指无意识地轻轻绕动着。


“……你又为何呢?”

肖时钦转眼又把问题踢给了孙翔自己,而没太多心思的孙翔却郑重地扶着下巴回答道:“以前,是想成为武林盟主,是想成为斗神。现在……是想赢过叶秋。”

肖时钦心下了然,叶秋退了嘉世后却又不知从哪个山头拉扯出了一个山庄,据说要以这为名义重新杀回武林大会。而且在嘉世,肖时钦也得知了些关于孙翔与叶秋的内幕。他心中自然是惊讶的,同时也有个很中肯的想法——当下的孙翔,是斗不过叶秋的。

不是说孙翔的实力多差,他的谋略实在是逊色于叶秋太多太多了。


而肖时钦却只是淡笑着回答道:“孙翔,无需打败叶秋,你也担得起斗神之名。”

孙翔讽刺般地哼了声,转过了视线什么也没说。这原因肖时钦大概也猜得出来,孙翔曾经和叶秋的宿命之敌韩文清私下争斗过。当时的孙翔远比现在更肆意张狂,正是人生得意之时,放言定能胜过韩文清,让这两人之间的恩怨被自己斩断。

后来自然是输了,韩文清冷冷地注视了他一眼,说了句:“你还差得远呢。”


“你缺少的,是经验。”

和风之中,身旁温婉如玉的青年发丝被风吹起,映着身后的柳色,像是一幅别样的秀美画卷。这般娴静的景象,让孙翔完全料不到这人就是传说中的四大军师之一,只当是个文文静静的书生罢了。

肖时钦伸手取了片柳叶,折成笛子放于唇边答道:“我信你,终有一日必是名副其实的斗神。”

“我会看着你走到那一天的。”


随即,悠扬的笛声回响在这越加浓重的晨光之中。孙翔侧目看向那个吹着柳叶笛的人,不自觉的心跳快了几分。他草草掩饰了这种悸动,故意提高了几度声音问道:“你还没说呢,你为什么来嘉世。”

笛声戛然而止,肖时钦避开了孙翔的目光。指间夹着那片柳叶,声音有点漫不经心:“为什么啊……”


他苦笑一声。

“我想要一个属于我的……冠军。”


后来呢?他弃了几乎是一手撑起的雷霆,只身投奔来了嘉世。他只想要个冠军,就不是冠军,只要能证明自己那四大军师绝非浪得虚名也好。可最后呢?

想到这里,肖时钦便想笑。他们一早便败给了叶秋——或是说叶修一手培养起来的兴欣,输的彻底,让他心服口服。叶修的计谋与那把神秘莫测天机无限的红伞,那些新人们的特别,还有嘉世已经涣散无比的凝聚力,以及面对着并不擅长的战役的自己。

他们输了,早早就输掉了。


嘉世武馆,也随之退出了江湖众人的视线。风雨中摇曳十年,一度光耀江湖上下的嘉世,还是倒了,还是散了。陶轩也退出了江湖,行踪未知。

肖时钦站在嘉世的大门前很久,不久后这里便将变成一片荒芜,然后随便建起什么别的建筑吧。想来也就是这样,光耀一时后,也只能永远活在人们的笑谈之中再不重现。

他呢……结束了吗?没结束的话,还能去哪儿呢?


孙翔前几日已经离开了,即便是这般的溃不成军,孙翔的才能依旧那般闪耀。轮回派要走了孙翔,以及那杆似乎已经黯淡下来的战矛,却邪。

他想起临走时候孙翔特意来找他,青年只有一个简洁的行装。从失落中似乎挣扎出来的孙翔眼神成熟了不少:“肖时钦,珍重。”

“珍重。”没什么心情的肖时钦闷声回应,强打起精神抱拳目送孙翔。


孙翔转身踏出几步,却又回身:“你会退出江湖吗?”

心乱如麻的肖时钦失去了往日的冷静,有点急切地回答:“不知道。”

青年搔了搔头发,迟疑着想说点什么却又开不了口。最后,在尴尬的四目相对后,孙翔干咳了一声撇开了目光,说道:“其实……我很感谢你。”

“谢我?”


“是啊,当时你告诉我,我会是斗神的,总有一天。”

“那么,你也已经是十分十分优秀的军师。或许并不需要什么冠军……你一直都是。”

难得说出几句明理话的孙翔在肖时钦诧异却若有所思的眼神中露出了单纯又璀璨的微笑,他摆了摆手转身离去,轻声说道:“江湖再见。”


孙翔走的那天,这座城下了场雨。

肖时钦站在窗前,望着寥寥雨幕与远去的马车,语焉不详。


又下雨了。

肖时钦终是决定再回雷霆镖局,他几乎是颤抖着给那个曾经扶持却又背叛的地方寄了一封信。却出人意料的收到了热烈的回应,雷霆上下无不怀念着这曾经的首席镖师,接到回信时候肖时钦几乎热泪盈眶。

在这么个雨天,肖时钦离开了这座城市。颠簸的马车中,他回首望去。那片寥寥雨幕,与前些日子那场雨并无差别。


他想起那个离去的嘉世,与离去的青年。

不过据说有人想要扶持嘉世,已经联系到嘉世武馆中一个堪称未来希望的少年邱飞,似乎是想要重振嘉世武馆。


或许从未离去。

有朝一日,江湖上,武林大会中,还有嘉世那面鲜红的旗帜。

还有那青年手中飞舞的战矛。


最初的梦想仍未实现,他与孙翔实际上是一样的,都是在追逐冠军罢了。

不过是遇到了不一样的坎儿,好在已经过去了。


有朝一日,江湖再见。

肖时钦轻轻一笑,转过头去。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