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蓝】You jump I jump 如影随形

说明:这时蓝河中心向《From A to Z》系列文,本篇对应字母表中的J字母。

CP:梁易春×蓝河

 

写到结尾发现跑题我真是太醉了……抱歉拉低了整个企划的水准

与原作出入较大,时间轴私设,不科学之处多如狗。根据泰坦尼克号1998年中国上映,泰塔尼克号3D版2012年上映,私设荣耀2000年开服,主线故事大致发生在荣耀第十一赛季之前

OOC,OOC,OO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正文

 

You jump I jump 如影随形

 

 

 

“You jump,I jump.”

这句台词一出现在荧屏之上,配上男主温柔的声音,电影院里的小姑娘们立刻哭成了一片。一旁的男朋友手忙脚乱地拿出纸巾或者手绢,轻轻拭去姑娘们的眼角的泪珠。更有浪漫的人,轻轻挽住对方的手,深情地说:“亲爱的,我也会一直陪着你的,从生到死,如影随形。”

而此时此刻,身为单身狗的蓝河感觉全身不自在。

 

 

那时候的蓝河还是个初一的学生,那部电影正风靡校园。走在路上到处都能听见有人谈论这部电影,无论是男主帅气的脸还是男女主感人的爱情,听起来都令人心向往之。

于是,在这个周六,蓝河和好友梁易春一起去了电影院。站在电影院门口的普遍是些年纪轻轻的情侣,在外面等候电影开场时候指着海报你侬我侬好不暧昧。梁易春当时正去小卖部买爆米花和可乐,逆着光走过来的时候微微飘起的长围巾让蓝河微微愣了片刻。

“接着。”声音低沉而温和,一罐可乐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弧线准准地落在了蓝河的手里。晃过神后蓝河踮起脚,不轻不重地砸了一下梁易春的脑袋:“我说大春你故意的吧?扔过来我还怎么打开啊,一会儿该全喷出来了。”

“啊,抱歉抱歉。”对方歉意地把自己的那罐递了过来,而蓝河则没好意思收下。反正一会儿再打开就行了吧……他就这么安慰着自己。

 

 

等待电影开场的那段时光意外的艰难,因为蓝河发现他和梁易春几乎是最小的,班上那些叽叽咕咕的女生们呢?他四下寻找着他们的踪迹,却只看见了更多情深意切的情侣。

这未免让处于懵懵懂懂的青春期的蓝河有点不自在,而一旁的梁易春却只是安稳地把头埋进了那条土黄色的破旧围巾里沉默不语。

“我说你什么时候准备换一条围巾啊?”找不到什么话题的蓝河随手摆弄了一下梁易春似乎戴了三四年的围巾,而梁易春只是闷闷地回了一声:“你送我啊?”

蓝河嗤之以鼻:“俩大男生互相之间送什么围巾啊。”

 

蓝河与梁易春,大概就是所谓的“光屁股的朋友”,两家人自两个人小时候就走动颇多,两家的妈妈还亲切地互相商量过要给娃取什么名字。不过蓝河可记得,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开始并不怎么好。因为梁易春总是被妈妈挂在口头夸来夸去,蓝河对于那张似乎从小就老气横秋的脸十分的不顺眼。有一天几句不和,两个人就缠斗成了一团。

“哎哟,你说都是好朋友互相之间打什么打嘛。”两个人打完了以后鼻青脸肿地互相瞪着对方互不退让,而双方的妈妈则立刻啰啰嗦嗦地上场,细细白白的手里拽着条沾湿的手绢,轻轻柔柔地仔细擦拭着受伤的地方。

“撕——”蓝河痛的忍不住呲牙,而对面的梁易春却漠然地看着蓝河一声不吭。明明他受的伤和自己一样多,蓝河有点不爽,咬紧了嘴唇愣是一声不吭。

 

“男孩子之间,打架是正常的嘛。”两家的爸爸倒是乐得悠闲喝酒聊天不好自在,很快都被自家媳妇拽着耳朵批得灰头土脸,被逼着装出一脸严肃对着自家的小子训斥几句。

“告诉你啊,以后不许找他打架啊,哎听见没有!”

 

蓝河撇了撇嘴望了眼对面的梁易春,没好气地啧了一声:“好好好我知道了。”

 

 

已经是初一的蓝河想到这点往事就忍不住想笑,脸也抑制不住地有点发热。梁易春向他投来了奇怪的眼神,而蓝河立刻掩饰着咳嗦了几声:“咳咳,那什么,电影快开场了吧。”

“恩,是吧。”梁易春站了起来,与蓝河一起跻身在情侣中间,进到了放映厅里。

 

 

 

于是我们到底为什么来看电影?!还是这种电影?!这气氛太诡异了好吗?!

蓝河沉默地喝着可乐闻着一大群姑娘眼泪的咸涩味道,扭过头僵硬地看了一眼梁易春。而同样身为身处在广大情侣之中的小屁孩的梁易春却一脸自然地抓着爆米花盯着屏幕,神色没怎么变化。

是因为他长得老或者说他名字老吗……蓝河如此想着。

 

察觉到了蓝河的目光,梁易春也扭过头来:“你想哭啦?围巾借你。”

“滚滚滚我哭什么哭,我就是觉得这里气氛怪怪的……”

有点局促地扭了扭身体,蓝河就这么别别扭扭地跟梁易春一起沉默地看完了电影。本来挺感人的一部电影因为这般诡异的气氛硬生生弄得蓝河对剧情一片模糊,出了电影院还只是一阵恍惚。

 

“我说大春,这部电影你记得点啥啊都?我怎么感觉我什么都没记住……那个男主死得挺惨的哦这我记住了。”

两个一起在公交车站点等着车,萧瑟的寒风吹得蓝河的脸通红通红,他有点站不住似的原地打转儿,顺便和梁易春闲聊。

梁易春慢条斯理地摘下了围巾:“You jump,I jump.”

“那句?为啥啊?”

 

破旧但温暖的围巾被绕到了脖子上,蓝河疑惑地抬头望着梁易春。失去了围巾的他尽力把自己的脖子裹在深棕色大外套的领子里,顺便回答蓝河的问题:“我让你陪我去跳河,你去不去?”

“我傻啊,果断不去。”

“这不得了。”

 

蓝河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用手揪起围巾眨了眨眼:“话说,这围巾……?”

“你围着走吧,我跟我妈说丢了,让她给我换一条。”说这话时候梁易春正好背对着他,弓着背跺着脚想要暖和一点。

“挺贼的嘛,那行,我收着了啊。”

 

【唔后来蓝河扭扭捏捏地给梁易春买了条新围巾死犟着说是不想欠人情,那是后话啦】

 

 

 

十四年后,蓝河望着网页里“泰坦尼克号3D”版的消息,并没有想起来任何这部电影的台词或者是画面,莫名其妙地回忆起来了和梁易春一起在等候电影开场时候的尴尬以及回家时候那条破破旧旧的围巾。

哪跟哪儿啊……他摘下了眼睛揉了揉太阳穴,晨光毫不留情地摧残着已经一夜未眠的他的神经。游戏中蓝溪阁的公会频道依旧刷得好不热闹,刚起来的人和熬了一夜准备抱怨几句打个招呼就去补觉的夜党扯着些八卦闲谈。

 

“哎哟听说了吗泰坦尼克要搞3D版了!”

“是吗那我准备带我女朋友去看!!”

“楼上煞笔,跟游戏缠绵一夜的男人会有女朋友?”

“啊岁月不饶人啊……想当年看这部电影我哭了好久……”

“恩,我因为这部电影把到了妹子。”

 

这句话之后就是被众人以极快的手速刷得满屏都是的“烧烧烧烧烧烧烧烧烧”

蓝河无奈地笑了笑,随手打了个先下了晚安,在妹子们热情洋溢地回复中准备退出游戏。看了眼好友列表里依旧在线状态的好友时鼠标犹豫一下,最终点上了一个头像。

 

“大春,在吗?”

ID叫做春易老的狂剑士一如往常迅速而简洁地回了一个“在。”

蓝河拖着下巴,微微翘起的嘴角啜着笑意。“那什么,过几天看电影去不?”

“?”

一个问号回过来,而蓝河却早有预料般地接着打字“经典中的经典啊,泰坦尼克号出3D版了,记不记得当年我们俩一起去看泰坦尼克?啊啊还是初中时候的事情。”

“嗯。”

 

迟疑了一会儿,对方只回了一个字。

深知春易老也就是梁易春这个诡异习惯的蓝河笑意加深,他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打开窗户通入了清新空气。拂面的微风让他清醒几分,便又坐下来问道“我订票?”

“好。”这回倒是回得挺快的。

 

 

蓝桥春雪的头像灰暗了下去,同样熬了一夜的梁易春却丝毫感觉不到困意。他无意识地抓了抓头发,然后打开网页搜索关于泰坦尼克号3D版的消息。

第一次和蓝河一起去看电影的场景他还记得,他记得在幽暗的电影院里蓝河眨巴着眼睛怔怔地望着荧幕,手中拿起的爆米花都忘记放到嘴里。那双漂亮的眼睛倒映着不断流动着的电影界面,弯弯翘起的睫毛……有点娘,不不不是错觉。

电影院到处都是泪水和鼻涕的味道,梁易春当时心里想着的和蓝河恰好相反——幸好没和女孩子一起来,不然一定会麻烦死了。

 

顺便去蓝河常去的电影院的网页上看了眼这个片子的场次,梁易春皱了皱眉翻出手机看了眼日程表——有点不妙啊,那几天他和蓝河的工作都很忙。

摸着下巴思索了半天也没想出个良好解决办法,梁易春索性一甩手机决定不想了,关电脑休息准备中午去俱乐部上班。

为了看电影而休假会得到批准吗?肯定不会吧……混了好几年公会管理的梁易春心塞地想着。

 

 

 

“中午好啊老蓝~”

踏进办公室的时候,蓝河桌旁的人盘腿坐在宽大的电脑椅上端着泡面看着动漫好不自在,瞥见蓝河便慵懒地打声招呼。蓝河嫌弃地拍了下他的头发回答:“二笔你够,我有那么老吗?”

他们同为蓝雨俱乐部中网游部门的职工,互相之间习惯以游戏ID称呼。ID叫做笔言飞的家伙一耸肩:“那你希望我像 那位君莫笑大大一样亲密无间地叫你小·蓝·同·志?”

“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哎小心点别把泡面弄洒了这可是公家的电脑谁赔啊?”

 

梁易春头疼地看着自己手下的人今天依旧元气满满地缠斗着,感觉自己有点头疼。他拍了拍桌子简洁地命令道:“蓝桥,百人本你带一个。”

“好好~”蓝河拉开凳子开游戏,顺便暗自祈祷今天不要见到一个一脸坏笑穿着花枝招展的散人举着伞从天而降抢BOSS又打记录。正在午休时间的笔言飞装作深沉的模样拍了拍蓝河的肩膀:“辛苦你了蓝桥,这一切都是为了革命的胜利。”

“呵呵。”

 

梁易春漫不经心地盯着好友列表,想着点无关紧要的事情。蓝桥春雪的头像亮起来了,有着蓝色长发的剑客在游戏里的笑容似乎也如现实中那般好看。

今天蓝河的话让他的关注点变得奇怪起来,矫情的自己都不愿意承认。于是梁易春决定自己也去带个团,不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他刚才在想,他什么时候也称呼蓝河为“蓝桥”了。

看吧,就说是个无关紧要的事情罢了。

 

 

“这次下本收获颇丰,辛苦大家了。”

团队频道里,蓝桥春雪发出了祝贺。一起参本的玩家们客气着互道几句哪里哪里都是队友给力还有蓝团长带得好,新来的一个性急的骑士已经直接问道:“蓝团这东西怎么分呐?”

蓝河想了会儿最近的战队公会需要,先把急需的稀有材料领走,然后考虑了一下自己的账号,最后大手一挥:“剩下的你们自己分吧。”

“谢谢团长!!来来来摇点摇点!”众人立刻热热闹闹地瓜分起了战利品,而蓝河则微笑着把东西送到了公会的仓库里顺便退出。梁易春带的那个本好像也打完了,他刚想在游戏上询问一下却忽然意识到他们正在一个办公室里,就出言问道:“哎大春你那个本怎么样了?”

 

“四分之三时候全灭。”

梁易春一脸阴郁地盯着电脑屏幕,周围的气压瞬间低了下来。端着果汁路过的入夜寒调笑两句:“哎哎会长你不只是懒得打字而已吗什么时候都懒得说话了?知道的明白你是蓝溪阁的会长,不知道的以为你是轮回粉坚决贯彻周泽楷的说话方式呢。”

“滚,那你是在学黄少?”

“哎哟谁让我是蓝雨粉呢,学学偶像应该的。不过咱们这里的黄少粉谁也比不过蓝桥啊。”

“蓝桥没你这么话多,闭嘴干活。”

 

这时候蓝河正在忙着继续分团,他等会儿还有一个本要下。公会频道里暂时没事的和刚打完本的人正在休闲聊天,话题无所不及。蓝河思索一会儿问道“各位这几天进度能加快吗?”

“行倒是行,蓝团这几天有事吗?”

“恩……我想和朋友去看电影,就是泰坦尼克号3D版啦,可惜最近工作比较忙。”

“倒也不是必须去看,大家尽量挪一下时间,挪不开也无所谓的。”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蓝团难道有女朋友长得漂亮吗?”

“蓝团怎么能这样QAQQQQQQQQ”

“烧烧烧烧烧烧烧烧烧烧烧烧烧烧现充必须死!”

“喂喂喂喂我蓝团是你能烧的吗?”

 

和谐无比的蓝溪阁公会频道又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蓝河苦笑着问道“你们能不能先回答我问题啊……”

“啊啊对哦……可是蓝团这两天大家工作量的确很大估计赶不出来吧。”

“是啊抱歉了……话说蓝团女朋友打不打荣耀啊?”

 

蓝河选择性无视了那些关于女朋友的问题直接打上“打扰大家了”之后点开了私聊。

“大春大春看电影的事情可能不行了……”

“没。”

 

没关系的意思吧,蓝河知道的。

 

 

 

今天是一整天的白班。下班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燃,春日慵懒的晚风扑面而来十分舒服。蓝河站在俱乐部门口大大地抻了个懒腰,发出了满足地喟叹。

“下班真是惬意啊~肚子有点饿了,大春去不去吃饭?”

夜里还有工作的梁易春盘算一下点头同意,准备顺便带点夜宵回去。虽然可能会忙得忘记最后浑浑噩噩地冲了一杯泡面了事。

“去哪儿吃?我知道有一家面馆里的刀削面很好吃。”

“那就去那儿呗。”

 

小店里人不算多,老板娘正悠闲地看着新闻,看到有客人才恋恋不舍地从笔记本电脑前离开。看到蓝河时候露出了笑容,显然和蓝河挺熟悉。

“今天也吃刀削?”

“是啊,对了大春你吃什么?”

梁易春的目光从样式缤纷的牌子上装模作样地转悠一圈后回答:“也来刀削面好了。”

“好嘞。”老板娘转身起了厨房,蓝河坐下来的时候扫了一眼笔记本电脑的屏幕有点惊讶地说:“明天是泰坦尼克号3D大陆首映啊……我都忘了。对了大春,这次不成我们哪次再一起看电影去?”

“算了吧,你还是趁早找个女朋友然后再去和她一起去看吧。”梁易春撇开目光,似乎是在打量店内简陋的装潢。

 

等待面上来的这段短暂时间里两人默默无言,本来关系挺好但是一时间却不知道说什么。游戏里——应该说是工作上的事情他们现在并不想说,进而就没了什么话题。

两个今年二十七的男人,自然不会聊学校课业方面的话题,也不会像女孩子们那样聊一些家长里短。

 

在难熬的沉默中,蓝河的手机响了。刚一接通笔言飞激动的声音就穿透而来:“老蓝你快看官网把新活动内容给公布了!”

“靠,这个时候,最近有什么值得搞活动的事吗……”蓝河想要催促梁易春用手机登陆一下官网,不过此时梁易春似乎已经点开了主页。

 

“特别活动——失落的泰坦尼克!”

梁易春和笔言飞的声音同时从电话两头传来,蓝河情不自禁地大喊了声靠,在旁人疑问的眼神中讪笑着坐下。

“这也算活动?”

“哎呀官方就是这么有病而神秘莫测咯,话说这次活动的开始时间是4月10日正午十二点整,截止到4月15日凌晨两点二十,活动时间内最多参加三次活动,一次活动的时间在三小时左右。这几天紧急加班啊,具体活动内容你自己去看好了。”

 

挂了电话后,面也正好端上,不过蓝河倒是没有了安心吃面的打算。他也上了官网开始详细查看关于这次活动的内容,不由自主地轻声念出:“泰坦尼克号沉船百年祭与泰坦尼克号3D版电影上映之际,游戏内十二个区以及神之领域同时举行‘失落的泰坦尼克’活动,具体活动内容如下……这次官方还真是别出心裁啊。”

梁易春也笑着回了一句:“看来这次也没有必要去看电影了。”

 

 

 

十二点的那一刹那,这艘巨型游轮发出了悠长的鸣声。岸边NPC们忠诚地再现了二十世纪绅士淑女们模样,不住地挥着手帕,嘈杂的人声恍若隔世。

蓝河看着蓝桥春雪站在甲板上蓝发飞扬,心情有点复杂。这的确只是个游戏活动,但是如此精良的制作一时间让他有些恍惚。就好像他真的与蓝桥春雪一起踏上了甲板,跨越百年时间,开始一场永不复归的旅途。

 

这次活动,官方号称完全复制泰坦尼克号的每一个细节,当然也会再现它沉船的每一个细节。玩家需要利用自己的操作在这场惊天的海难中活到最后,船上所有船员都是NPC,这注定了玩家无法改变船沉没的命运。

据说这次活动极其考验操作,因为对原来场景的还原化,生存率绝对不高。水中操作本来就难,而很多飞翔之类的动作与技能会受一定程度的限制。但女角色依旧是优先上救生艇——但游戏会默许男性角色抢夺位置当然如果你够不要脸的话。就算不要脸如叶修,在这种事情上估计也很难做出如此没下限的举动。

上了救生艇后要靠团队合作尽可能地稳定救生艇并且加快速度,也是对操作的考验。

 

因为这次活动异常精细并且有趣,参加玩家极多。许多泰坦尼克号一起驶出,每位同时参加的玩家都是被随机分配。相似等级的玩家分配一起,所有人怀着兴奋与忐忑的心情,开始了这场亡命之旅。

 

聊天频道纷纷关闭,所有玩家只能在可视范围内通过文字泡交流。海浪拍打着船体的声音悠悠传来,刚刚开始旅行的时刻悠闲而美好。

 

蓝河看见了春易老,看起来他们很幸运地分到了一起。其他的蓝溪阁同仁们不知所踪,蓝河也懒得去管。第一次活动机会,就当先试个手。

“等会儿活动一起啊”“好”

 

他和春易老走到了船舱内,巴黎咖啡厅里已经有了不少玩家优哉游哉地与NPC对话,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历史感。在撞击冰山之前玩家之间不能进行打斗,这是活动的规定。

“话说这次活动,许多职业选手都颇有兴趣呢,好像都带着小号来了。”春易老随意地坐上了一个凳子,而蓝桥春雪坐到了对面回道“是啊,应该很热闹吧。”

“如果是黄少的话就太好认了。”啊是呢是会引来群体跪拜还是集火呢……

 

“活动一共三小时,看来一会儿就要演到沉船的剧情了。”因为无需操作却又不能语音,春易老罕见的话多了起来。蓝河一时间不太适应,对着屏幕继续意义不明地笑着。

“是啊,二笔有猜测会不会有玩家专门去学杰克和萝丝。”

“肯定有。”

 

春易老转了转头——其实就是在切换视角,问道:“去船内各处玩一下?”

蓝河欣然回答:“好啊。”

 

 

大约半小时后,船体发出微妙的震感。因为蓝桥春雪和春易老此时正身处一等舱的位置,震感与撕裂的声音并不算明显。不过他们已经意识到——剧情已经发展到与冰山相撞,玩家间可以自由攻击了!

他们并没有选择立刻冲上甲板,因为作为大公会玩家,在开始活动前都做足了功课。船遭到撞击与NPC船员们放下救生艇是有一定的时间差的,而这段时间差里除了做一些类似于跳海的脑残举动之外玩家们无事可做。最危险的是玩家之间开始可以自由攻击,这时候贸然跑上甲板很有可能被打下海。

救生舱上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生还人数越少,奖品就越丰厚嘛。

 

于是二人只在原地不动,倒是有几个一起上来攻击的玩家,在春易老豪迈的重剑与蓝河迅猛的剑光之下败下阵,提前退出了这场活动。

“比原本的剧本可怕多了。”蓝河苦笑着打下这么一行字。进入战斗状态的春易老开始惜字如金,不过也在蓝河预想范围内。

 

在第一艘救生艇——7号小艇快要被放下时所有人猛冲到甲板上颤抖成一团。个别NPC开始准备像真正的船员一样镇压场面不过自然是无济于事。

很快有人发现了残酷的现实——泰坦尼克号当年最大载客量为六十五人的救生艇只载了十几名乘客,而这次活动也似乎如此。

女玩家们似乎正陷入切身实地感受历史的兴奋之中,居然纷纷不愿就此坐上救生艇。有公会任务的则先坐上,第一艘救生艇并没遭到怎么争抢。大多数玩家在甲板上斗成一团,妄图提前淘汰大部分人。

 

刀光剑影中春易老的重剑依旧凶猛豪迈,蓝河也不负五大高手之称一路拼杀。当五六号锅炉舱之间的隔水板如约坍塌发出了一声巨响,第一个求救火箭飞上了天空。

 

漫天星辰的天空之下,接下来发射出的遇险火箭发出一串明亮的白光逐渐坠落,而船上绚烂的技能光芒闪烁不停。战斗法师围绕着耀目的斗气,剑客身边纷杂的剑光,神枪手一挥而出的凌乱子弹以及更多更多职业混杂一起的热闹场景似乎让这终将走向死亡的船重新充满了生机。混杂着枪炮声音,海浪声音,召唤兽与玩家坠落的声音,以及船上一直还未停息的乐队演奏声将这气氛逐渐推向高潮。

受了不知道哪个气功师的念气波冲击,蓝桥春雪与春易老逐渐远离。忙于操作的蓝河没有意识到,漂亮的打出了一个流星式后站在原地茫然四顾。

“大春呢?”

 

乱斗陷入了短暂的冷却。缠斗的玩家开始回忆参加活动之前所做的功课——此时此刻,沉船的剧本上演到哪个部分了?蓝河的功课自然做的也不少,他瞥了眼电脑旁的闹钟暗自算计了一遍时间——

船头已经沉没,不断有玩家蜂拥上救生艇。蓝河现在离救生艇比较远,但是技能的飞行效果受限制,他没法直接到达救生艇的地方,只能一路挥舞着光剑在人群中逐渐前行。

 

前方一抹血光闪过,狂剑士习惯的豪迈风格让重剑疯狂肆虐过人群。蓝河轻轻闪避,后来发现前面那个狂剑士的ID好像很眼熟……

“大春!”略带欣喜地喊了一声,反应过来没有语音之后蓝河却在纷扰的声音之中听到了无比清晰的枪声,来自NPC的枪声刹那间压过所有技能音效。

 

已经到了枪声镇压的步骤吗……

“看来离最后一艘救生艇放下也不远了吧”蓝河爆了爆手速敲下字,也不知道梁易春有没有看见。随着手臂一扬,重剑指向了一个方向。

“那”

看来梁易春看见了,意思是向那边走。不过那边并不是救生艇投放的地方……难不成是要跳一把海然后再通过操作上救生艇?难度系数很高。不过蓝河没多想,即刻控制蓝桥春雪逆着人流与春易老一同跑去。

上挑,连突刺,拔刀斩,三段斩,银光落刃……连招不断,而春易老那边也是剑影不断。两个同样手持长剑的角色默契地左右拨开人流,还算顺利。

 

他们逐渐向船尾跑去,那里已经聚集了一些玩家。男男女女并肩而立并不准备主动攻击,似乎只是想要重温一下杰克萝丝那浪漫的“You jump I jump”。蓝河看着一对情侣笨拙地想要摆出那副姿势感觉嘴角抽搐,而一个弹药专家则呐喊着烧烧烧烧烧乱扔着手雷。

啊,被围攻死了,兄弟你节哀。

 

“大春,一会儿怎么办?”

“跳”

果然如此吗……蓝河虽然也急着谈正事,不过脑海中闪过一句——你也要来那经典一幕啊?

随着涌入船身前部的海水越来越多,船尾逐渐离开水面,高高地翘起。蓝河不断控制角色站稳,而那边的小情侣已经有控制不住开始跳海玩的了。

“等”手持重剑的狂剑士淡淡发出那么一个字。

 

船体重心彻底失去平衡,不断前移,船尾则不断往上翘,很快彻底翘出水面。整个船头门厅没入水中,之后被冲上来的水压炸碎。玻璃穹顶坍塌,同时导致系在穹顶上的烟囱钢缆断裂,1号烟囱张力失衡,烟囱断裂,砸向了很多落入水中挣扎不断的玩家。船桥也完全浸入水中。船上29台大型锅炉纷纷离开底座,互相冲撞着砸破一道一道的水密墙,在船头部位砸开大洞落入海水中。

真是考验操作啊……蓝河细细观察着,这时候春易老挥了挥剑。

 

“跳,一起”

充满着周泽楷风格的一句话,与那句“You jump I jump”比起来苍白无力。蓝河却莫名地笑了起来,他想起最初他们一起去的电影,那句据说记忆最深的台词。

是啊,一起跳吧!

 

 

衣衫飞起,长发飘扬。转眼间落水的声音统治了耳机左右音道,视野内尽是懵懂的黑暗。蓝桥春雪努力地在水中浮起,在活动前上午突击训练的成果不算明显。不过这时一道绚丽红光亮起,似乎引导了蓝桥春雪向生而去。

是春易老,好像幸运地找到一块漂浮着的木板。他一边努力打下一旁的玩家,顺便尝试着向蓝桥春雪的方向飘过去,不过似乎无济于事。

蓝桥春雪艰难地一步步游向那边,终于摸到了木板。

 

惊魂未定时候暗暗吐槽:卧槽这场景怎么似曾相识啊。

 

二号烟囱坍塌沉入大海的巨响让蓝河为之一震,幸运的是两人似乎未被波及。终于稍稍稳定后,角色与木板顺着海浪微微涌动,似乎真有几分漂泊海上的绝望气息。

海水随即涌入中央电力控制室,引发短路。全船灯光瞬间熄灭,随后又在一瞬间闪亮了一次,最后终于永远地停止了光辉。整个海域陷入一片黑暗。

蓝桥春雪转了下视角,可以看见春易老也在望着那即将全部沉没的船。游戏中的形象依旧没有表情,眼中倒映着逐渐变形的船。

 

一系列的爆炸声中,不断有玩家玩命地在水中攻击过来妄图同归于尽。蓝桥春雪逆着水流挥起剑,剑光依旧凌厉无比。

“就快结束了”短暂的停息时,蓝河敲出这么一句。

 

“是”

 

两个人的身影孤单地在浩瀚的海面之上。从活动开始到结束,似乎一直如影随形。

距离活动结束所剩时间已经不多,似乎已经远离战火的他们两个沉默地望着那艘过于逼真的巨型油轮的命运。

蓝河和女朋友一起去看过这部电影,邮轮沉没时候蓝河握住了女朋友轻颤着的手,感觉到了滴落在自己手上温热的泪水。

但蓝河没有扭过头,他只是怔怔地望着屏幕。

 

伴随一阵巨大的断裂声,泰坦尼克号船身从3.4号烟囱中间的地方断为两截。头等舱吸烟室被飞溅出来的煤炭点着了,而先前的爆炸也点燃了断裂处的木头与易燃物,火光冲天。船尾燃烧的同时缓缓下沉。

从看客的角度,也是一种美啊。

 

发呆时候一记冷枪,蓝河还没反应之时子弹就撞上了重剑。春易老不知何时已经将重剑挡在了蓝河的身前,“叮当”一声后蓝河如梦方醒,四处转着视角。之后笑了笑,打下一句谢谢。

 

或许是为了这被挡下来的子弹,或许是别的什么。

视野逐渐越来越黑暗,倒映在无尽海绵上凄冷的月光也渐渐消散。

 

这艘远洋的油轮结束了自己短暂而梦幻的生涯。

——Game Over——

 

 

 

之后蓝河又参加了两次活动,都没能和春易老分到一起,并且死在了车前子的扫把下一次。当时蓝河直接砸了键盘,站在电脑屏幕前嘴角抽搐大喊出一声卧槽。

活动结束后的奖励很丰厚,每个参与的玩家无论战绩如何都获得一根叫做“海洋之心”的装饰性项链。蓝河重新弄了弄角色装备,满意地看着自己的蓝桥春雪,依旧帅气。

“蓝河,下班。”

 

梁易春走过来拍了拍蓝河的肩膀,蓝河哦了声关机,却又皱了皱眉。

蓝河……?梁易春好像很少这么叫他了。

不过又不是坏事,精神的年轻人回以微笑。

 

梁易春有点不自然地撇开了视线。

 

 

“今天去我家吧。”

听到这话蓝河吃惊地睁大眼睛:“哎?”

梁易春扭过头挠了挠头发,声音有点小:“虽然不能一起去电影院看3D版……要不要去我家再看一遍原版泰坦尼克号?”

春日的晚风之中,蓝河思索片刻后微笑着点头,温柔的笑意让梁易春只好又扭过了头。

 

“话说我好怀念当初一起去看电影的时候啊……”

“我也是。”

“去你家看电影的话我来做宵夜?”

“那谢谢了。”

 

两个人并肩逆着最后的夕阳而行。

像是无数个相似的日子那样平淡而能引起两人相视一笑。

 

如果可以的话,请继续下去吧。

距离两人察觉到这份懵懂而又若有似无的爱意,似乎还有一部电影的时间。

 

 

评论 ( 10 )
热度 ( 72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