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olution<短篇·党派对立梗>

*世界观很奇妙文笔很崩

*OOC,OOC,OOC

 

Revolution

 

 

 

我们的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不是两败俱伤,便会同归于尽

 

 

 

在伊莲娜海湾的岩鸢海军总部的附近有一家新开的酒吧,本来是一家颇受年轻军官喜欢的快餐店。不过改成了酒吧后,客人只增不减。毕竟很多上了年纪的军官不喜欢吃快餐,却也热衷于把一整晚的空闲时间一点点地挥霍在昏暗的灯光与辛辣的液体中。

这家酒吧并非是伊莲娜海湾附近常见的海洋风情,而是颇有几分文艺感的,近似于咖啡厅一样的酒吧。看上去十分陈旧的深棕色牌匾上,“Vorbei”的字体充溢着佛罗伦萨的城市风格。

 

刚刚与同期生一起成为海军少尉的七濑遥也会时不时挑着空闲时间来这里喝酒。这里离他租下的廉价公寓只隔着一条街那么远,喝得微醺也不用考虑酒驾之类的麻烦事,摇摇晃晃地独自回家就好。而且多半时候,从小认识的朋友橘真琴也会在身边。

今天来酒吧的只有他和橘真琴,不甘寂寞颇喜欢热闹的叶月渚和完美主义的龙崎怜因为训练时候偷懒被少校罚站。虽然龙崎怜很可能只是无辜被牵连,不过那位少校可不是什么喜欢听解释的人。“这里是军队!”他总会怎么说。

 

“遥,你要的酒。”橘真琴从将调酒师刚刚递过来的酒推了过去。剔透的玻璃杯中金黄色的液体随着动作的弧度微微晃动,漾出一连串光点。特意加的几叶薄荷和冰块在杯中沉沉浮浮,用手握住之时,麻酥酥地冰凉感让人十分爽快。

七濑遥依旧是沉默着地接过酒杯,即将开口将金黄色的酒入口之时,橘真琴听到那实际上十分好听的声音“谢谢”。

 

下一刻,因为莽撞地喝了一口烈酒并且事实上很少喝酒的年轻军官放下了酒杯猛烈地咳嗽了几下,一旁的温柔旧友笑着拍了拍他的背。远处的几个中年军官往这边看过来,微微扬了扬嘴角,就像是缅怀第一次喝烈酒的年轻时代。

“遥你不会喝酒啦……还是换个纯度低一点的吧。”说着橘真琴想要唤来调酒师,不过被七濑遥制止。有着像海洋一样深邃而湛蓝的漂亮眼睛的年轻军官有点难堪地再次拿起杯子,轻声嘟囔道:“别小看我啊。”

有点稚气的举动引得友人轻笑,七濑遥不以为意地晃了晃杯子,却没再敢轻易地喝下。

 

酒吧里放着舒缓而低沉的歌曲,烟熏嗓音的女歌手低低吟唱着,就像诉说着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浪漫故事。吧台前的两个年轻军官一时间都没有说话,气氛宁静。

七濑遥心不在焉地望着金黄色的酒,那液体在他海蓝色的眼中一点点漾开,如同深夜里的大海上一串波光滟潋。

 

他隐约记起了一周之前的事情。

 

 

 

那个休息日的前夜,没有人陪伴他一起站在酒吧前。换下军转只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蓝色外套的七濑遥望着牌匾上大大的“Vorbei”,不发一语地走进酒吧。

穿着军装的人不多,但是多数都还是休息时刻来放松的军人们。因为七濑遥还只是个新来的小辈,没人认得出来他也就没人跟他打招呼。他也乐得这种清净,心里暗自盘算来哪一样青花鱼料理配上一杯怎么样的酒。

这是一个年轻军官的普通夜晚,被下一刹那那个人的声音所打破。

 

“遥……?”

带着疑问的上扬语调,七濑遥微微转过了头。酒红色的发在酒吧里的昏暗灯光之下依旧是那般的耀眼,来者身形高挑,休闲的鸭舌帽下遮不住一些跳出来的酒红色发丝。

已经得知答案的七濑遥微微吃惊地张开了嘴:“……凛?”

 

当正视对方的眼眸时候,七濑遥完完全全地确认了——这就是高中毕业后便不见踪影的松冈凛。不仅因为那嚣张的酒红色发丝以及亮红色的眼,更因为那扑面而来的熟悉气息。

那是相伴时间仅次于青花鱼和真琴,十分特殊的,有一点霸道的气息。

 

对方站在那儿有点多尴尬,想要摘到帽子忽然又有所顾忌,别扭地把帽子又压了压。最终,他啧了声,露出了一如七濑遥记忆中的鲨鱼牙。

最终,两个人还是别别扭扭地一同坐到了吧台旁。这期间松冈凛还一直遮遮掩掩地把帽子往下压生怕别人看到他,而实际上连过来问两人想要喝什么的调酒师都没有在意松冈凛的真颜。

“金麦酒,两杯,谢谢。”装着低调的松冈凛忽然抢先点了单。调酒师了然地点了点头,转身之后七濑遥挑了挑眉问道:“你喝那种烈酒吗?”

 

“怎么,不敢?明天休息吗?”松冈凛微微仰了下下巴,露出毫不局促的下巴。

神色不改的七濑遥低下眉眼:“怎么不敢。”

 

有两位连军装都没有换下的军官进来了,松冈凛没有看清来人是谁便向下压了压帽子,欲盖弥彰的行为让七濑遥想笑。

松冈凛,也是这个国家的一位年轻军官。唯一不同的,松冈凛常被人们称为“鲛柄军”,而七濑遥他们则总是被称为“岩鸢军”。

这是这个国家的两个对立的政党,一个被戏称为“鲛柄”,一个则被称为岩鸢。

 

这两个政党间的针锋相对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而他们也开始划分自己的领域以及军队,似乎战争就在一念之间。这任中立派总统即将退职,在支持率来看他很难蝉联。那么,下任总统究竟是属于“鲛柄”,还是“岩鸢”?

这是所有人们茶余饭后当做笑谈的事情。

 

双方都打算,发动一场或许伴随着流血与牺牲,以自身利益为终极目标的“革命”

 

也正是因为这么敏感的政治背景,身为鲛柄军一员的松冈凛才不敢在这个充满着岩鸢军并且实际上也是岩鸢的地盘上被人认出。毕竟他是在这里长大的,遇到认识的人也说不定。而且有很多人知道他最终投靠了鲛柄,大概暗地里也骂过他不少次了。

可是,这是松冈凛并不会感到后悔的选择。

 

他从小到大的亲密对手七濑遥也知道。

并且尊重这个选择。

“只是信仰不同吧。”听到那个消息之后,不同于别人的惊讶。七濑遥坐在神社的台阶上望着被夕阳所染红的天空,表情模糊不清。

 

所以,此时此刻,七濑遥与松冈凛坐在一起并没有任何的矛盾。他举着漂亮剔透的玻璃杯像是笑谈一样得问道:“在这里不怕我以偷听军事要事的理由举报你吗?”

松冈凛回了一个白眼,轻抿了口酒:“你们岩鸢军工作之余也会讨论军事要事吗?”

然后就是一阵沉默,从来没喝过像是金麦酒这样的烈酒的七濑遥像往常一样猛地把酒往嗓子里灌入,顿时咳嗽得昏天地暗。松冈凛没忍住地笑出声,察觉到来自各方的目光匆匆忙忙地只露出了个背影,然后拍了拍七濑遥的背。

 

“蠢死了啊,遥。”

“闭嘴,凛。”

 

两个人的斗嘴就像往常一样毫无营养。望着平稳好气息的七濑遥,松冈凛忍不住地敲了敲嘴角。七濑遥不满地一瞥:“笑什么?蠢死了。”

出人意料的,松冈凛并没有马上出言反驳:“只是觉得,我们好像还是高中生啊。”

高中……吗。那时候两个人还都没有上军校,只是为了海军军校的目标一同奋斗。他们是那一届游泳成绩最耀眼的两个学生,因而两人之间比赛不断。

据说松冈凛还特意找了个本子一笔笔地记两个人之间的比赛,数着获胜的场数。

 

而现在——他们作为对立党派的军人,或许就在不久的将来,会兵戎相见吧。

两个人一致地都没有往下想。即使都还只是年轻的军官,他们也已经成熟了不少。年少的轻狂慢慢沉淀,剩下的是处事时候的从容与恰当,当然骨子中遇到同类时的好战是不会抹去的。

 

 

 

不常喝酒的七濑遥感觉脑袋一片混沌,本就昏暗不明的光映在他的眼中,一点点地扩散,直到视野失去一切焦点。他隐约可以感觉到松冈凛压低声音地小声咒骂,然后把自己架了起来。

走出酒吧的时候,伊莲娜海湾的晚风让七濑遥清醒了几分。他看见松冈凛凝视着牌匾上的“Vorbei”低声喃喃道:“‘Vorbei’……在德语中是‘过去’的意思。”

过去……吗?

 

用稍微清醒的头脑告诉了松冈凛自己的住址,两个人就这么歪歪扭扭地走着。期间松冈凛一直沉默着,而七濑遥也维护着他那副面瘫的模样。

走到门口的时候,七濑遥的理智复苏了些许。他尝试着开口问道:“你问什么要来这边?”

“……办点事而已。”目光很不自然地转到了一边,现在还是不会说谎么?

“……啊啊真是服了你了。”在七濑遥那双澄澈的眼的注视下,松冈凛受不了地开口了。

 

“我稍微有点……想你。”

就像幻觉一样,七濑遥看见那个有着酒红色头发的人脸也染红了些许。

当然七濑遥不知道,自己的脸也莫名其妙地发红。

 

他们,曾经是情侣关系。

三个月。

 

不过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七濑遥没有着急开门,松冈凛也没有急着走。他尝试把双臂环上此时正软趴趴地靠着门板呼吸的遥,出其意料地没有收到阻挡。两个人沉重的呼吸在声控灯明明亮亮的楼道里,暧昧气息不胫而走。

不知是谁开始,两个人的嘴唇触碰在了一起,然后一发而不可收拾。

 

松冈凛特有的尖利牙齿抵上嘴唇时候的触感,七濑遥记得十分清楚。对方的舌伸进来放肆席卷的力道,还有自己控制不住的迎合都在逐渐加深着这个荒谬可笑的吻。不知不觉间,松冈凛环抱着七濑遥的手已经逐渐从下摆伸入,而七濑遥也将双臂抱住了松冈凛的脖子。

一吻终了,银丝勾结的场景色气无比。

 

“……或许我们很快就会打仗了。”短暂离开的空档,松冈凛的额头抵上,声音低沉。

“是的。”海水一样澄澈却又深邃的眼中染上了情&欲色彩,七濑遥微张的双唇似乎是最为甜美勾人的邀请。

“期待在战场上见到你。”低笑一声,松冈凛再次狠狠地咬住了七濑遥的嘴唇。朦胧之中,七濑遥不输气势地回道“我也……是。”

 

可惜因为被吻得气喘连连,声音发虚。

 

交缠之间,七濑遥摸索出钥匙打开了门。酒精与好久不见混杂在一起,他们拥抱着进屋,门被随手关上。

夜色正好,璀璨的灯光点亮了都市的每一个角落。

名为“过去”的酒吧,仍然安静地站在那里。

 

 

 

“遥?你在想什么?”

被橘真琴的声音唤回,七濑遥掩饰地摇了摇头。

“时间不早了,该走了哦。”随着橘真琴的声音,七濑遥站在大步走出了酒吧。酒吧里动人的歌声还在响着,美丽而又魅惑。

 

踏出酒吧的时候,七濑遥回头开了一眼。牌匾上“Vorbei”的字体,依旧那么飘逸。

“遥?”橘真琴试探着喊了一声,而七濑遥却不为所动。

 

“……期待。”

“哎?”

 

橘真琴没有听清这自言自语的低语,而七濑遥也懒得解释,和他一同踏上了归家的路。

这种平凡是他和松冈凛曾经拥有过的过去,不过并不是他们的命运。

 

正如七濑遥所说的,他很期待。

即便他们的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不是两败俱伤,便会同归于尽。

但他仍然期待。或许会闪现在战场上,那最为璀璨耀眼的红。

 

 

 

“等着我,遥。”

 

“我等你,凛。”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