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情人的血特别红

<炎白·双向暗恋·校园梗>如果的事

如果的事

 

 

 

如果你决定跟随感觉,为爱勇敢一次,如果你说我们有彼此。

如果你会开始相信,这般恋爱心情。

如果你能给我如果的事。

 

 

 

“我今天酒吧有演唱,毕业聚餐我就不去了,帮我带个好就行……”

“哎哎你看你这就不懂了吧?我们这帮痴男怨女围在一起哭得泪流满面只为了那逝去的青春这种机会可只有这么一次了,想唱歌可不随时都行,随便在街边拿把吉他拿个碗就行了。”

 

炎无惑依旧勉强地笑着想要拒绝,而拉着他的魈似乎是铁了一条心要把他绑到饭店去。无奈之下,他理了理为了今天晚上表演而特意打理的金发拿出手机:“服了你了,我不去了行了吧?真是的。”

魈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才像话嘛!”然后开始各路招呼也拿起了手机,声音高昂。

 

“喂,白烛葵……已经到了?还真是你啊,大学霸考得挺不错啊,真是给咱们大三班长脸。那行,一会儿就开始,你先坐着!”

出租车里魈的声音带着快意,频繁地接听与挂掉。炎无惑漫不经心地插话:“白烛葵也来啊?”

“是啊……他大概是算是咱们班里最出息的吧。”魈看了眼时间与联系人名单,放松地躺在出租车的椅子上。前面看不到脸的司机放的歌是最近蛮红的一首,名字叫“如果的事”。

炎无惑搭腔,但是眼神却转移到了窗外:“是啊,因为是他嘛……”

 

窗外的都市已经渐渐燃起了华灯,绚烂的灯火蔓延至天空的边际,似乎亮过了晚霞的余光。

车水马龙的街道,川流不息的人群就像这座庞大的城市一幅永不止息的画卷。

 

 

 

20XX三班,这是个普通的理科班,没什么学霸也没什么臭名昭著的混混。大家安详地混着日子,一天天地度过着传说中一去不返的青春。唯一特别的就是有几个帅哥美女,其中包括在年组里有些招风的炎无惑。

好看的脸,染成金色的头发,会弹吉他唱情歌,声音很好听,说话时候笑容十分温柔。

 

这样的男孩子,走到哪里都像太阳一样的耀眼。

 

高三的时候转来了一位名叫白烛葵的人,他站到讲台上的那一瞬间,给炎无惑的印象只有“白”这一个字而已。

像是白化病人一样,白色的头发白色的皮肤,就差那双眼睛了。这人有着深色的眼睛,却总给人一种熠熠发光的错觉。他戴着白色的口罩,遮住了半张脸。因为没有校服,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服。

 

真的是,白的刺眼。

这是个沉默寡言的转校生坐在炎无惑的斜前方,沐浴在阳光下的时候,那孤单伏案的身影似乎就要如此消散于光芒之中。可是光芒收敛而去之时,他仍然在那里。

 

如此孤单地在一群睡着的人中,挥动着笔杆。

炎无惑在朦胧地入睡在那个身影之后,连同老师的讲课声。

 

 

 

如何与学霸打招呼呢。

当考试成绩出来后,白烛葵的名字已经出现在了年组第三的席位上,三班对这个转校生显然是刮目相看。炎无惑暗自琢磨着要不要和学霸打个招呼混个脸熟之类的,却发现无话可说。

去问题?算了吧,看人家那性格都不一定给你讲。就算是讲了,自己也跟不上听不懂。

 

这个无解命题被魈这个当初差点去文科班的家伙解开了。

“去提醒他加入一个社团。”

炎无惑如醍醐灌顶,醒悟过来。

 

“学霸,打扰一下。”

于是,当白烛葵转学到这个班的一个月后,炎无惑第一次朝他打招呼。这时候这位名声远扬的帅哥站在白烛葵的课桌前,微微向下俯着身,单手撑在课桌上,笑得……很好看。

阳光洒满了那头有些杂乱的金发,就像青春那样肆意张狂。

 

“我们学校有个传统,每个学生要加入一个社团,要不要我给学霸您推荐一个?”

 

 

 

白烛葵是从一个普通高中转到这所寄宿制高中的。

并不是说这个高中升学率有多高比起原来的学校有多好,只是说监护人都去了国外暂时没人能够照顾他。不过经济上的支持还是不会断的,银行卡的数字显然每个月都在往上跳。

白烛葵没有在意,乖乖地提起一个手提箱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学校。

 

“白烛葵。”

自我介绍时短而有力的三个字,同时也被清晰地写在了黑板上。紧紧攥着粉笔的手关节都有些突出的样子,可粉笔却奇迹般地没有断。

白烛葵安静地走到了那个靠窗的位置,后面有个人染了一头金发,阳光照耀下显得异常的刺眼,让人难以注视。

白烛葵揉了揉眼角,随即转回了目光。

 

第一个主动和他说话的人碰了个钉子,回去了。

第二个,第三个……多了之后,便没人愿意来碰这个钉子了。白烛葵乐得清闲自在,每天笔记工整,上课认真。绝世独立,在睡倒一片的课堂上颇有几分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意思。

 

不过第一个算是真正和白烛葵他说上话的,就是那个金色头发,看起来十分嚣张的家伙。

是来提醒他加入社团的,白烛葵本来并不想加入。不过这时候的那人就像阳光一样,无所顾忌地直射着,然后抓住了他的手腕。

 

“学霸你说这样有意思么?整天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是挺没意思的,不过这就高三了,马上天各一方,还建立什么感情啊。

白烛葵在心里回答说。

 

不过这家伙随即又摆出了公事公办,什么这是本校的规定云云,白烛葵懒得和他说下去,就随意地在申请书上填了一个绘画社。

“看不出来学霸居然会画画,考试时候是不是不用直尺不用圆规都行啊?”这家伙显然没收了表就走,反倒直接拉了张凳子坐在旁边。笑容倒是漂亮无比,就像窗外的阳光。

 

白烛葵默不作声,拿起2B铅笔就在纸上画出了一个完美的圆。即便中间有所迟疑,但还是让那个家伙发出了阵阵惊讶之声。

“这么厉害!学霸你也来快快快教我一下,我给你画一个……”自说自话的家伙也拿了一支铅笔,在这张纸上也画了一个圆,歪歪扭扭。

怎么还不走了呢,白烛葵无奈。

 

“对了,我叫炎无惑。”

“白烛葵学霸,以后多多关照啦。”

 

 

 

炎无惑差不多忘记了为什么自己干什么事为什么总是要带上白烛葵的原因。

可能是那个白色的身影太突出,太刺眼,太鲜明。总之,他逃晚自习出去买夜宵的时候会顺道问一下这位埋头苦学的学霸饿不饿,买饮料时候也会问他渴不渴,太阳太刺眼会帮忙拉下窗帘,室内太闷会第一个去开窗户……体贴的让身边的人一阵阵嘘声。

白烛葵并不领情。

 

那个身影依旧看起来孤独,一个人在座位上不断写写画画,然后在周日下午去绘画教室涂抹颜料,回来时候星辰漫天。

炎无惑在的地方总是前呼后拥,自很久以前就是这样。或许正是因此,他在会格外注意那落单的身影。

 

冬天的时候,快放假了,也陆续有人提前请假回家了。反正就差几天放假考试也考完了,班主任大手一挥没怎么管。当然白烛葵学霸依旧奋战在第一线,奇怪的是炎无惑也是。

那个晚自习没有老师,也没几个学生。炎无惑懒洋洋地打个哈欠拿着饭菜回教室的时候没看见白烛葵,心里暗自有点奇怪。难不成是饿了?居然没跟我说。

 

不过他也没怎么在意,直到晚自习结束白烛葵还没出现,炎无惑才觉得有点奇怪。

他去了宿舍那里问了下白烛葵的宿舍门牌,是个四人宿舍,不过现在应该只有白烛葵一个人。站在门前的时候,炎无惑深吸了口冬日的寒气,计划着理由,无视了自己的莫名其妙。

 

开门之后却只看见正躺在凌乱的被褥上,满脸痛苦的白烛葵。

“喂喂喂喂你怎么了?”炎无惑自然忽视了理由直接过来,此时此刻那个苍白而孤独的身影正捂着胃部蜷缩着,额角微微有些细汗。纤细的身体与痛苦的表情让他看起来似乎要消失在世间一样。

“胃病,不必担心。”语气仍未放松。

 

不过炎无惑当机立断把他从被子里拽出来,但发觉好像不太好就用被子胡乱把白烛葵包裹起来,让白烛葵把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

“干嘛?”

“废话,背你啊,痛成这样不去医院,找虐啊。”

 

这家伙好轻。

迈动第一个步子的时候,炎无惑这么想。

 

 

 

白烛葵的胃病,并非一时。

那天晚上真的很痛很痛,他已经看不下任何文字。躺在宿舍里,全是冰冷的气息。梦里是一些人的脸,只有单调的色块拼接,随着痛感逐渐狰狞。

模糊间,有开门的声音。

 

炎无惑

白烛葵记得那个名字。

 

那个晚上是炎无惑带他去了医院,医生又是指责了下他不照顾身体。一旁炎无惑也装模作样的指责他几句,引来一些笑声。

“这么尽心尽责,是他的哥哥吧?”护士这么打趣着,而炎无惑对答如流。

 

依旧如此。

像是太阳的光芒。

 

在那之后炎无惑就显得比之前更为难缠了一点,经常会擅自主张给他买一些东西。说是为了学霸的身体着想,更是为了三班的威武。

白烛葵试过拒绝,但最后还是默默的接受了。

 

印象里,他第一次主动来送晚餐时是一碗细细暖暖的白粥。顺着嗓子,无味的米粒变得含着丝丝甜味,就像发生了最为奇妙的化学反应。

白烛葵微不可闻地道了一声谢。

 

在那之后,假期来临。高三的下学期,学业忙碌而令人麻木。这般奇妙的关系,也是逐渐淡去。灼眼的光芒距离白烛葵远去,而夏天却来了。

离别。

 

毕业照片上最后的表情,炎无惑依旧笑得灿烂。

而站在他身边的是白烛葵,理科成绩全市第一的他,微微扬了扬嘴角。

 

 

 

毕业聚餐杂乱无比,大家纷纷放飞着最后一次的疯狂。酒杯凌乱一桌,啤酒的味道充溢在空间中。每个人都拼命地给自己并不熟悉的同学灌酒,窗外正是大雨倾盆,城市的夜灯摇曳在雨水中显得格外朦胧暧昧。

炎无惑是被群起而攻之的对象,连白烛葵都倒了一杯啤酒给他。接过来的时候,炎无惑愣了片刻,然后微笑着一饮而尽。

 

最后还是喝塌在了座椅上。

 

狼藉一片,不过这房间是订下来的,说好了明天过来收拾,所以每个人也不急。尚有几分意识的,就先把女生们送回家,身影逐渐消失。白烛葵此时应该是最清醒的,因为即使有人要灌他酒,也被炎无惑一一挡下。

“咱班学霸胃不好。”举着酒杯的炎无惑轻描淡写一句话,然后继续一饮而尽。

 

有些清冷下来的气氛,白烛葵注视着躺在椅子上披着自己的夹克的炎无惑。

毕业了,是永不相见的节奏吧。

 

他忽然想起最近寝室里的人熬夜听电台节目,主持人说过那么一番话。

“毕业聚餐的最后,请成为最后一个走的人。等你暗恋多年的那个人醉倒的时候,请不要忘记冲上前抱住他,就算他已经不再是单身。”

“此时此刻,一切都可以被原谅。”

 

鬼使神差,白烛葵靠近着炎无惑。那像是阳光一样温暖的人,此时此刻睡颜真是不雅,身上还全是酒气。可白烛葵并没有在意,他想起了很多。

很多炎无惑莫名其妙的照顾,以及自己尽最大努力微妙的回报。

比如教炎无惑如何不用圆规画圆,如何快速地为女生画速写……比起炎无惑的帮助,似乎无用了许多。

 

但是炎无惑却总是很开心。

 

白烛葵有些谨小慎微地在这个烂醉如泥的人身旁,最后还是下了决心。

他小心翼翼地抱住了炎无惑,一个没有丝毫用力的,温柔如水一样的拥抱。

 

可是刹那间,歌声响起混合着窗外雨声,是炎无惑的手机铃声“如果的事”。

“如果你已经不能控制,每天想我一次,如果你因为我而诚实……”

 

白烛葵刹那间手足无措,他愣在原地不知如何后退。可是下一秒他又安下心来,因为炎无惑仍然睡得安详无比,连眉头都不曾皱起。

只有铃声依旧响着,“如果你看我的电影,听我爱的CD,如果你能带我一起旅行……”

 

这首歌,白烛葵也听过。

他靠在椅子上,莫名地不想回去。他想靠着这个椅子,沉沉睡去。

 

青春的大雨即将在天亮之前停歇。

青春是一往无前的,就像天明时刻的光芒。

 

“如果有机会,还能遇见你。”

 

 

 

炎无惑在大学毕业的时候曾经回过高中,身边有了女朋友。

他的女朋友叫非茉浅,是个艺术生,学美术。站在往日高中门口,非茉浅说着自己以前就在很近的艺高云云,炎无惑却忽然想起以前那个孤独的,一个人去绘画教室的身影。

当然,下一刻就是搂着非茉浅说走这就是我以前的学校。

 

还没多久,听说非茉浅回来的人就给她打了电话约吃饭。因为是好友,非茉浅为难了一会儿。而炎无惑打听好了吃饭的饭店说你先去吧,我一会儿去接你。

然后就是一阵空虚,忽然炎无惑脚步一转,向西走去。

 

绘画教室还在那里。

远远地,他听见两个离开的老师再讨论:“也不知道哪个毕业生留下的画作,这么大的一幅画根本搬不走,还真是巨型纪念,除非弄坏……”

“这是那个叫白烛葵的理科状元留下的,还是别弄了,也算是光荣历史了……”

“就是不知道他画得是什么……”

 

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炎无惑快走几步进到了绘画教室。他以前也来过,知道毕业生作品放在哪里。一进那个狭小的空间,炎无惑一愣,很快又笑了出来。

 

的确是一幅很大很大的作品,搬出去都十分费时间的作品。

巨大的画布上,用温和的颜色画着从窗外照射进来的颜色,以及一个有着杂乱金发的男孩,站在一张课桌前,微微向下俯着身,单手撑在课桌上,笑得如若阳光。

 

“这家伙……”炎无惑想要笑,却有点难过。

右下角的署名是白烛葵,时间是毕业之后。而在那下面,还附了一句话。

很短很短。

 

“如果有机会,还能遇见你。”

 

 

 

刹那间,炎无惑想起那一年的倾盆大雨以及第二天的阳光,白烛葵安静无比的睡颜。

还有手机里存着的歌,名叫“如果的是”。

他还想起了很多很多,想起肆意妄为的高三时光,以及那个孤独的身影。

 

现在想来,当年他那么主动地与白烛葵搭话,看到白烛葵笨拙的回应会很开心。

想必是有点喜欢的。

 

那是白烛葵,前途似锦的学霸。

炎无惑想着,再来一次的话,会有勇气吗?

 

可是现在,都没有意义了。

 

 

 

炎无惑转身离开,轻轻拉上了门,不再看这幅巨大的,搬运不走的,也不忍摧毁的,他们两个人共同记忆的开始。

 

如果你决定跟随感觉,为爱勇敢一次,如果你说我们有彼此。

如果你会开始相信,这般恋爱心情。

如果你能给我如果的事。

 

可惜已经没有如果的是。

 

青春一往无前。

青春一去不返。


评论 ( 4 )
热度 ( 52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