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一边作恶,一边忏悔

全职*泰塔尼克PARO小段子

一次毁了两部经典我也真是醉了…
OOC慎入
泰塔尼克剧情忘的差不多了…情节有出入
大部分CP是第一次写,基本上是友情向多
跪求轻喷别打脸
手机码字
拒绝谈人生

〈双花〉
张佳乐很穷,不过像大多数流浪画家一样,活得很快乐。每天在饥饿的边缘擦肩而过,在人潮拥挤的码头边走回家都能笑容满载。
和张佳乐同居的是一个健壮的男人,一位名叫孙哲平的铁匠。第一个对张佳乐的画犀利地品头论足的,总是孙哲平这个根本不懂艺术的人。

“哈哈哈哈哈哈大孙我抢到船票了!”
年轻的画家来了一场人生的豪赌,一反经常的霉运获得了一张船票,吵嚷着要去纽约采风。
“等我回来说不定就是名满天下的大画家了大孙到时候我养你啊。”临上船前,张佳乐的小辫子梳的风流,眉眼间风华绝代。他和孙哲平至少说了半宿对未来生活的向往,现在眼圈淡淡的泛着青色。
孙哲平什么也没说,在张佳乐肩膀捶了一下。

修长的身影瞬间隐没在那豪华的游轮上。
白星公司的泰塔尼克号。
画家的梦想与铁匠的期望,在一艘孤独的游轮上,在海面上下飘荡。



〈韩张〉
“这艘船已经救不了了。”作为设计者之一的张新杰了解完最新的情况,笃定地得出了结论。
韩文清没有再问,只是紧紧捏住了拳。偌大的豪华游轮上慌乱一团,船员拼尽全力指挥着救援。

一朝倾覆。
这艘船,承载的是许多人的梦想与未来,也倾注着许多人的心血与汗水,也是一个国家的荣耀。
就将如此堕入深海万劫不复。

也许只有一秒钟,韩文清冲出了屋子:“无论如何,尽全力让所有乘客安全逃离。”
“…你呢?”张新杰脱口而出,片刻后却又抿唇微笑起来,与这一片慌乱相比格外的宁静。

对于他和韩文清来说,只能有一个答案。
誓与此船共存亡。



〈林方〉
甲板上哭声吵闹一片,林敬言却能明晰地听到方锐的声音,以及飞扬在放肆海风中的发。
“跳吗,林大大?”

林敬言握住了方锐的手,低笑着回应。

“还没有结束。”
“恩,我们俩都是。”


〈喻黄〉
坐在救生舱里,四周寂静的可怕。依稀能听到那些满怀绝望的人牙齿碰撞打着寒战,不停祷告上帝的声音。
寒冷已经让一度话多喜欢调节气氛的黄少天沉默了,他感觉困得可怕,却又无法克制地睁着眼睛。

一只同样寒冷的手覆上了黄少天的手,因为极度寒冷已经手指已经不能弯曲。
“少天,星星好亮。”
喻文州平静地望着夜空,语气里透着微笑。而黄少天听后一愣,并没有抬头,却低低地回了一句真漂亮。

那双眼睛已经望向了黑暗的前方,纵然之后海浪的起伏声,他却仿佛看到了光芒一样,一直看着前方。



〈伞修〉
叶修爬上了那块板子后,再没有力气拉苏沐秋。苏沐秋抓着边缘部分,发上的海水都冻结成了冰凌。
“啧,哥想办法把你弄上来…”叶修说着,却连挪动的力气都没有。苏沐秋像是料到一样,阻止了叶修。

“我要是上来,咱俩就一起玩完了。”
最后叶修用一只手拉住了苏沐秋,用着少见的服软语气说着:“撑下去啊,可是你说咱们俩在纽约一起重头再来的。”
苏沐秋相遇摇摇头,最终还是没有动弹:“看起来我是不行了。”

“什么意思啊?怎么说咱俩也得一起交待在这儿啊。”
“不行…你还有梦想,我们两个人的。”

苏沐秋的声音颤的不成样子,他却依旧一字一句地说着:“我不会和你比了,你真的…比我厉害。所以…我们两个的梦想…靠你了。别让我失望!”
“啧…这种事情…”叶修有些挣扎,抛弃苏沐秋他绝对做不到。而如果都死在这里,他们两个的一切研究就会在问世前带入坟墓。

“你放心,我会的。”
最终,叶修拼尽了最后的力气狠狠地攥着苏沐秋的手,像是把决意全都体现在这最后的时分。

苏沐秋放心地舒开了眉。
“少年啊,人生的路还很长,该轻狂时就轻狂。”

睁开了叶修的手,苏沐秋的身体逐渐在黑暗而冰凉的海水中下沉。
叶修忽然觉得冻僵的脸,就像是被灼伤一般传来可怕的热度。

救生舱的手电筒打在他脸上时 ,叶修控制不住的笑了。他望着那道在无尽黑暗中不起眼的白光,却如看到了无尽的光明。
黑夜褪去,云上日光照样如同梦影。多少生离死别,终究只有一片大海依旧波澜壮阔。

“这是我和一个朋友的共同成果,可惜后来他死了。”
叶修悠悠地点起一支烟,离那件事过去,也有十年了。

“但这份荣耀,是始终属于我们两个人的。”
烟圈缓缓上升,逐渐弥散,消失不见。

评论 ( 3 )
热度 ( 25 )
  1. 江北_潮生Monsoon 转载了此文字
    (吐烟圈)谈人生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