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之狱

灵感来源鬼灯的冷彻

部分场景灵感来源于香水



无罪之狱

 

 

 

神啊,神啊,愿你染上黑暗,堕入地狱,永远陪伴在我身边吧。

 

 

 

炎无惑永远地维持着仰视的姿势,伫立在地狱的大门处。一片盛放的曼珠沙华鲜红的颜色如同地狱里翻滚不息的血池,令人作呕。

他已经变为了石像,再也不会动不会笑不会哭,不会愤怒不会欣喜。他却依旧维持着那狂热而虔诚的模样,永永远远地仰望着天国。

天国有一位神明,给人间带来灾难与绝望的神明,名叫白烛葵。身为神明,无论堕入再般肮脏的地方,却总是美丽的那般孤高。永远少年模样的白烛葵紫色的眼瞳中,带着神的无上光耀在凡界播撒着与希望相反,给这个世界永恒平衡的绝望。

 

炎无惑是地狱里的狱卒,当得十分不称职。最爱的事情是去人界晃悠,当偶然碰上神明大人的时候这个习惯开始变本加厉起来。

神明大人美的不可方物,对于这种地狱中不得光明的小小狱卒来说,简直是致命的光耀。不知道是为光辉所蛊惑,还是鬼也如人一般有着七情六欲。炎无惑来到了人间,为了与那位高高在上的神明大人有一场浪漫的邂逅。

 

邂逅之后呢?

谁知道。

 

 

 

人间哪里是最肮脏的?自然是最繁华的地方。

那最繁华的地方哪里最肮脏?自然是码头边的鱼市。

 

炎无惑走过的地方,鱼贩们的高声吆喝夹杂着刺耳的船鸣声。时常有背着大箱子的大汉从他身边路过,急哄哄地向前走着口中还高声喊这些骂人的话。鱼腥味在每一个角落里泛出,令人作呕。老鼠踏着脚背踩过,密密麻麻爬行在死鱼身上的蛆张牙舞爪。

这就是人间……炎无惑笑了笑,金发在这一味的死寂灰色中显得有些张狂。

为什么人类都害怕下地狱呢?明明人间就如地狱一般肮脏,灰暗,只能痛苦挣扎却什么都无法改变吧。

 

就是这样的地方,他远远看见了他窥视过无数次的,那位化作人类的模样的神明。

白。拒绝任何侵染的,圣洁无比的白色。似乎是从每一根发的末梢都可以迸发而出的,盛放的光芒,在炎无惑眼中都在吸引着他走上前去。

此时的白烛葵正跪在一位妇女脚边,抱起了那位刚刚来到世间啼哭声微弱的婴儿。刚刚生产完的妇女虚弱地呼吸着,却也能有力地剁下一块块鱼头,然后随手一扫。

鱼头落下的地方,本应该遮盖住这个婴儿。

 

“你想干什么?”妇女问道。

“把他交给我吧。”白烛葵如此回答着,然后抱着满身血污与腥臭的婴儿走远。

 

神明大人啊,沐浴在光芒之中,望着人间的苦痛。

炎无惑循着那道白一路跑去。

 

 

 

人间有人说,神就是善,而恶即是善的流失。

在炎无惑看来,神并非人眼中的善。身为神的白烛葵少言寡语,如同被圣水洗涤过的紫水晶般的眼瞳似乎能在黑夜里绽放光芒一样。他照顾着从肮脏之地拯救的婴孩,对所有同样或者更加可怜的人视而不见。

炎无惑无需去博得他的信任,因为炎无惑身上自然也弥漫着非人的气息。白烛葵看他也没什么威胁,还总是缠着自己,干脆让炎无惑帮着他照顾这个孩子。

 

“我以为神明大人是很慈悲的呢。”

“因为是神明,所以不能慈悲。”

 

白烛葵的话很短,却意外有力。

神明怎么能有感情呢?

 

“那,你为什么要救下他?”炎无惑揉了揉这小家伙的脸蛋,啊,不知不觉已经十年了。人间啊,真是太快太快了,明明白烛葵的脸一点也没苍老。这个当初濒死的婴孩,却长成了个十岁的小小少年。

喝着咖啡的白烛葵默然回答:“不是救下,我需要他而已。”

 

炎无惑凑上前去,用冰冷的金色瞳孔示意那个孩子躲得远点。但是迎上白烛葵的时候,目光忽然变得异常甜腻而病态起来。

“神明大人,需要我吗?”

 

 

 

神,还是人,还是鬼。

都惧怕孤独。

 

“我永远是您的胯下子民啊。”

大腿内侧印上了鲜红的痕迹,炎无惑抬眼笑容邪佞。而白烛葵即便眼中依旧是空明,脸颊却也无法避免的染上了一片红晕。白皙的身体颤抖着,随着不温柔的进入,猛地缩紧。

即便身上都是地狱的恶鬼留下的痕迹,即便承受着侮辱性的欢爱。身为神明大人的白烛葵啊,依旧是美的高高在上。似乎无论如何,都无法将他从神坛之上拉下,永远地坠落在肮脏的快乐之中。

 

“和我做这种事情,不会受天罚吗?”

事后盖着同样的被子,炎无惑轻声问道。没有月的夜晚,他看不见那漂亮的紫色眼睛明显黯然了一下。

“无所谓。”

 

并不是会,也不是不会。

而是无所谓罢了。

 

 

 

带着神的无上光耀在凡界播撒着与希望相反,给这个世界永恒平衡的绝望的神,不再是白烛葵了。那个少年的身影,炎无惑怎么会不眼熟。

那是白烛葵从鱼市上救下,本来会被母亲随着鱼头一起扔进臭水沟里的婴孩,只是此时已经长成了十五六岁的漂亮少年。

已经不会再老了。

 

白烛葵已经不再是神,他消失了。没人知道神会不会死,更不会知道神死了会怎么样。死去的神,并不在地狱的管辖范围内。

所有继位的神,皆是因为上一任神莫名的消失了。他们消失去哪儿了呢?没有人会知道。

也不会有人在意。

 

炎无惑回到了地狱,他驻足在地狱威严的门前,污浊的河水伴着痛苦的哀嚎一路蔓延。

他仰望着那并非天空的天空,忽然张开了双臂。

 

那狂热的,饱含着虔诚的神情,渴望着在一片污浊中的白,可以降临于身边。

他是坚信着啊,他永远地污浊了那高高在上的神明大人。他也坚信着,神明大人会堕入地狱,永远地在他身边。

他坚信着啊,看起来无法染指的神明,也会染上黑暗。

 

最终,他成了一尊石像。

他已经变为了石像,再也不会动不会笑不会哭,不会愤怒不会欣喜。他却依旧维持着那狂热而虔诚的模样,永永远远地仰望着天国。

 

 

 

神啊,神啊,愿你染上黑暗,堕入地狱,永远陪伴在我身边吧。

 

 

 

对于神、人、鬼来说。

爱情终是无罪之狱。



评论 ( 3 )
热度 ( 17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