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情人的血特别红

333粉点文成品【临也×黑化首领】进化论

@北昭  北昭太太的点文

对于这篇文,我就一个评价。

有病

 

进化论

  

 

 

如果你真的想脱离日常——就只有不断让自己进化才行。不管你是想向上提升,还是要向下沉沦都一样。

你知道吗,我亲爱的帝人同学☆

 

……

当然知道。

 

 

 

池袋的街头依旧热闹非凡。他们是,他们是,他们也是。绚烂的色彩夹杂在一起却在阴沉的天气下被调高了灰度,显出了几分没精打采。早班的电车依旧拥挤,涂着唇彩的女孩不小心将蓝色的唇蜜蹭到了艰难地看着报纸的工作族背后,而被工作族踩到脚的叛逆青年呲了呲牙愤怒地喊了一声。一旁始作俑者在嘲笑,浑然不觉自己的唇膏被人流踩得粉碎蹭到了自己的廉价高跟鞋。

竜之峰帝人艰难地拎着鼓鼓涨涨的不透明布袋,在各色各样的人群中站稳了脚微微喘气。暑假刚至,正是学生们倾巢而出的时候。本来应该挤满了工作族的早班电车,被学生们分了一杯羹之后,比平时多了几份生机。

 

“帝人?”

一声带了些惊讶的呼唤,竜之峰帝人在人潮中懵懵懂懂地听到了。他努力回头望了望,但是却被倾巢而出的人群挤下了车。对方也没有再喊第二声,可能是同学吧,竜之峰帝人想到。

于是呼吸着下了电车也依旧污浊的城市空气,竜之峰帝人抱着从老人们手中抢来的廉价食品心满意足地向着自己的新公寓走去。

 

本来那个破旧的公寓已经被退掉了,搬走的时候竜之峰帝人托人带走了电脑后,收拾行李却只剩下连一只手提箱都没装满的东西。他有点嘲笑地拍了拍手提箱靠在曾经的自家门口,想着自己搬没搬过来对这个房子来说也没有差异吧。

 

不过现在的竜之峰帝人显然没有想太多,他只是陷于买了新鲜食品的简单而世俗的欢乐中。钥匙旋转打开公寓的门时,他习惯性地开口:“我回来了。”

 

“临也先生。”

 

 

 

“……你居然能找到人同居。”

“哎呀你这失落的语气是怎么回事,我家小帝人很可爱的哟才不是你想象中的变态呢。”

从新宿搬走的时候,矢雾波江一脸不可思议。而折原临也依旧踮着脚尖笑得灿烂却欠揍,本来就不大的狭长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他情报屋里杂乱的各种工具居然在短短一个月间尽数搬运到了那座池袋的公寓里,而且没有一件被截下。

“那么拜拜啦,波 江小姐~”

常年披着那件混入人群就找不出来的大衣,折原临也冲着矢雾波江挥了挥手就在刹那间融入了人群之中。矢雾波江努力地眨着眼睛,却已经再也找不回来那个实际上再普通不过的身影。

 

走在人群里,不同的人总会有不同的感受。作为城市的不同血液,折原临也应该就是动脉血。永远都十分鲜活,绝不安分的存在。

“话说我也没有想到啊,居然可以找到人同居。”

“帝人的话……是变态也说不定哦☆~”

 

不知道对谁的话引来了路人嫌弃地一瞥,而折原临也却不以为意。就像他经常与自己铺设的那局混乱的棋盘一样,他怡然自得地与自己进行着旁人无法进入的对话。

“也不能这么说吧……如果帝人君不是变态的话,我怎么可能和他同居呢☆”

“哎呀这么看的话,最大的变态果然是我啊。”

 

 

 

据说厨房里叮叮当当做菜的声音以及贤妻温柔地呼唤吃饭的声音,是世俗中最为向往的交响乐。折原临也这么想着遁入了厨房,正想像刚才电视里播放着的偶像剧一样从背后抱住同居恋人纤细的腰际,却被竜之峰帝人微笑着举起的菜刀被迫撤退。

“不要妨碍我哦,临也先生。”

“哎呀帝人你真讨厌☆我可是深深地爱着帝人哟!所以才想到这个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地方来啦~帝人就不能感觉到我的爱意吗居然用菜刀对着我,真是太伤心了。”

“临也先生最讨厌的地方不是有静雄先生的地方吗?”

“嘛……那就第二讨厌的地方好啦☆~”

 

毫无营养的对话,竜之峰帝人没有停下手头切菜的速度——实际上,竜之峰帝人切菜的速度并不快,他并不希望会伤害到自己的手指,混杂着血液味道的菜会好吃吗?

嘛,如果是那家伙的话,爱吃也说不定呢。

 

“临也先生,吃饭了。”

“好~”

 

就像每一对恋人该有的日常那样,竜之峰帝人把菜摆在了桌上,而折原临也放下了手头繁忙的工作把碗拿了出来,给自己的恋人盛了一碗白米饭。

“我开动了。”

坐落在长桌的两端,两人双手合十。说完了之后竜之峰帝人就开始吃饭,筷子自在地在菜肴间穿行。而折原临也却只是捧着脸,微笑地望着竜之峰帝人,连筷子都没有拿起。

“临也先生为什么不吃呢,啊,难道是已经知道我在菜里下毒了?”

“嘛然后可以和我一起死掉吗?帝人你真是浪漫呢。”

 

说完之后,折原临也很开心地拿起碗筷吃起饭来。

竜之峰帝人夹起一根菜,模糊地回答道:“不,如果是死的话临也先生一个人死就够了,我可是很想活下去的。”

 

 

 

深夜是共同的工作时间。

黑暗的房间里,月华清冷地照射进来。房间的两头是两台同样正在发光的电脑,竜之峰帝人坐在电脑前的模样明显比坐在教室课桌前放松了不少。而折原临也,他陶醉在那张柔软的真皮椅子中,蜷缩着一脸舒服。

手指在键盘上飞动,聊天室里的信息记录一条条地增加着。此时的聊天室不知道为什么异常地寂静,只有田中太郎和甘乐的信息一条一条地蹦出。

说来他们就在同一个房间里,却偏偏要用电脑来互相沟通呢。

 

对于他们来说,那种日常的话题,简直无法开口。

 

“呐呐太郎,你说小甘乐要是死掉了会有人想念我吗☆”

“我猜不会的吧,因为每个人都很喜欢没有临也先生的世界呢。”

 

私聊窗口里,竜之峰帝人冷静地打下了对恋人的嘲讽。而折原临也并不恼怒,反而微笑着退出了聊天室。自然,那副微笑也是竜之峰帝人所熟悉的,满含着恶意的微笑。

 

 

 

帝人的笑越来越不纯粹了呢,真是讨厌,我完全没有看到爱意呐。

指针跨越午夜,折原临也哀怨地捧起刚刚离开电脑旁恋人的脸孔,淡淡地扫过了眼窝处病态的青色。他的恋人是个就像国中生一样的高中生,不过看起来比高中生时候的自己恶劣呢。

不过他才不会干出主动伤害别人的事情啦。

 

嘴唇贴上来的时候,竜之峰帝人的眼中没有任何神色的变化。他任由折原临也抱着自己,感受着对方传递过来的热气。忽然,他想到什么似的,主动向折原临也的怀里凑了凑。

“临也先生,我的棋子已经摆放完毕了。”

一开始有点惊讶的折原临也,听到这句话之后笑意逐渐变得深邃起来。他直视着竜之峰帝人的眼睛,那双眼睛失去了高中生应有的那份天真,简直让人心疼呢。

“不愧是帝人君啊,从来不会让我失望,感觉我真是深深被爱着呢。”

 

呐,那双眼睛是被谁改变了呢?

当然是——由深爱着人类,并更加深爱着他的我,亲手改变。

 

园原杏里、纪田正臣、赛尔提……统统都是我的棋子罢了。

只有你,你是最棒的☆

所以说,我已经完完全全地成为你的棋子啦。

偶尔反抗一下,想要获得主人青睐的棋子哟。

 

 

 

“所以说,来做吗?不然就没时间了哦,临也先生。”

快感交叠的夜曲,此刻折原临也觉得他十分幸福。他头一次饱含着深深的,纯正的爱意抚摸着一个人,同时也感觉到了来自那个人传递给自己的,带着赤诚的热度的爱意。

他毁掉了竜之峰帝人,或者说是出于兴趣毁掉了原来的竜之峰帝人。现在的竜之峰帝人,是踏着进化论的阶梯,走到高峰与自己平视的少年。

喘息间的亲吻,离开时候银丝勾结。折原临也望着他的眼睛,那张面孔虽然潮红着,眼睛深处的热度也点燃着。

却绝对不是普通人的眼睛啊。

 

“我爱你哟,帝人君。”

“我知道,不过还是很想要临也先生死掉。”

就像他们在竜之峰帝人挚友尸体的旁边第一次做|||爱一样, 竜之峰帝人睁着漆黑的眼睛说出了同样的台词。唯一的区别是,现在的竜之峰帝人没有哭。

他的语气染着情欲色彩,在折原临也看来话语间也是调情的气息。

 

所以,一个挺身之间,折原临也放肆地笑出声来。

“你的进化,真是太棒了,帝人君。”

 

永远永远给我期待的你,真是我最爱的人啊。

 

评论 ( 1 )
热度 ( 53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