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一边作恶,一边忏悔

333粉点文成品【人类叶修×妖怪蓝河】奇迹日

 青鸟 小伙伴点的人类叶修×妖怪蓝河

抱歉实在无法AT了……因为重名的太多这台电脑太渣加载不出图片抱歉【土下座

本作品与一般的人类妖怪梗相差甚多,主要体现为叶→蓝,蓝河无感情【。】原作里一直是蓝河仰望着叶修的身影有着无法跨越的距离,所以我就写了叶修只能看着蓝河却永远不能真正地站在一起的故事

微虐,伞哥打酱油出场意义不大,结局开放式【应该不算BE




奇迹日

 

 

 

黄昏此岸,逢魔时刻。

城市里高楼林立,像是一片过分明亮的森林。而人类就像是在森林里捕猎的野兽,黑夜中他们的眼睛泛着暗淡的光芒却又无法忽视。昏暗而清高的月亮在天边顾影自怜,与闪烁不明的霓虹灯拉出漫长的距离。

在所有光芒都无法触及的地方,又是怎样一种黑暗呢?

正因为没有任何的光,所以无所谓黑暗了。那里自然是……什么都没有。

 

“不过据说,那里是孕育奇迹的地方。”

 

女人涂着蜜色的唇彩,画上艳丽的烟熏妆,踩着大红色的高跟鞋走出门。艳红色的连衣裙摇摆不出卡门当年的风情,反倒弄巧成拙。

 

“没听错啊,就是奇迹,货真价实却又像是幻想累积而成的奇迹。”

 

女孩拽着风筝,风筝有着很奇异的颜色。女孩没有办法欢笑,因为她的母亲在哭啊,泪水打破了彩妆,就像混了满脸油彩的小丑。

 

他像是在黑暗中走出的迷途少年,有着乖顺的短发,不过前额的几丝略有几分凌乱;穿着普普通通却不知名的校服,背着似乎现在很流行但却因为流行而没有给人丝毫印象的双肩包。

 

女人的大红色裙摆就像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流露着魅惑的香气。她也想像月亮那样清高,却没有仰慕着她的霓虹灯。

 

“我是实现奇迹的使者,虽然,人类通常都会称呼我们为,妖怪。”

 

女孩的风筝线断了,悠悠地飞向了夜空之中,或许很快会再次坠落在某一个孩子的手里,亦或者是垃圾桶里。

 

“我是蓝河,说出你的愿望,然后用你的一切,实现这个仅此一次的奇迹吧。”

 

只有那样的女人,那样的女孩,那样的风筝,才更像是废物吧。

 

叶修站在自家的阳台上看着那个自黑暗中出现的少年,自称蓝河的少年双手正轻轻地放在阳台的边沿上,表情似乎是带着点淡淡的笑意。身后似乎还没有从黑暗中挣扎出来。转眼间那片黑暗却像是幻觉,黑色短裤下少年修长白皙的双腿在空中自在地漂浮。

叶修脸上的表情倒是没什么变化,不过嘴角的烟头却忽然掉了下去,正好落在了衣领上。蓝河不满地皱了皱秀气的眉,没有言语。

 

原来中二念头,也可是聚集在一起,最后幻化为妖的么……

叶修默默地想着,把手伸了出去。

“最好别在那里飞着了,引起不明群众围观啥的多不好。”

蓝河眨了眨眼睛,似乎是有点惊讶叶修的反应。不过他反应也快,搭上叶修的手蹦进了阳台里。谜一样的少年眼睛十分的亮,隐约发着点蓝色。

 

风筝断线了。

霓虹灯在冲着风筝叫嚣,嘶喊着地球引力的伟大。

 

 

 

叶修是人间的一个十分平凡的网文写手,无论网络中多少人追捧却逃离不了平凡的现实。他是从学生时代开始当写手的,每天叼根烟泡网吧却装着文青。所幸他也没有太引起过别人的注意,日子糊弄糊弄就过去了。

陪他一起在网站写文的有从小玩到大的苏家兄妹。妹妹苏沐橙的文风大概是清新少女向,只可惜这样的文到处都有很容易就埋没成沧海一粟。哥哥苏沐秋的文风倒是十分新颖,只可惜上帝也想见识一下,就召唤了黑色的汽车代替死神划动了镰刀。

 

苏沐秋悄然无声地在死神的裁决下消失了,叶修隐约记得,那是个蝉鸣连绵不断并且有点干旱的夏日,苏沐秋静静地躺在阳光曝晒的马路上,体内的鲜血抛弃主人在这片马路上放肆作画。那是中午十二点多的时候,连前来的警察与医生都变得浮躁起来。

他们就那么给苏沐秋盖上了白色的被单,高傲地宣告着死亡。

 

装扮各异的行人们拿着血红色的石榴汁匆匆走过,依旧无所谓地啜饮着。

真是个令人感到绝望的夏日。

 

哭声哭声哭声哭声哭声哭声交杂着,或许是苏沐橙在哭吧。但是她并不在叶修的身边。她已经在医院里她哥哥的身边,她应该是在哭。

可是叶修为什么会听见呢?

 

 

 

“你的愿望,是想让苏沐秋复活么?”蓝河勉强站在他认为唯一可以站立的地方,叶修似乎是相信了蓝河的话。不过这心理承受能力还真是好啊,怪不得是写手,估计和平常人生活的次元是不一样的吧。

他用并不算动听舒服的声音淡淡诉说着这个故事,话说的简洁而恰到好处。叶修的烟在讲述的时候并没有停过,幽幽的暗夜里他开着小灯,电脑屏幕的光透过杂乱累积着的泡面盒传递过来,点缀着悠悠上升的烟雾。

“并不是。”叶修的回答很快。

 

“……”

“那为什么跟我说这个?我只是想知道你的愿望而已。”

蓝河平静地注视着叶修,眼神并没有相撞。蓝河是个好听众,只可惜那份语气却总是生疏而事不关己,就像不会被感动一样。

 

“小蓝啊,这时候你应该可怜我或者痛骂我告诉我要有活下去的希望背负着他的荣耀一同走下去……或者与此类似的其他一些台词,要不然都不符合你这张看起来就善良天真并且看上去就十分好骗的脸。”

烟头被摁灭在由不知是什么的诡异物体制成的烟灰缸里,叶修慵懒地站起来,仗着身高的优势居高临下的笑睨着蓝河。

 

蓝河的表情僵了一下。

“你的意思是你在耍我?”

“你听出我还有别的意思吗?”

 

说着,叶修再次坐在电脑椅上推开了杂物点开文档开始敲敲打打。蓝河呆立在原地,他是妖怪不假但是毕竟又没人说妖怪都很聪明,起码蓝河看起来就有点迟钝。

“……你在,找素材?”蓝河挣扎着吐出几个字。

“显而易见,你还陷在故事里无法自拔吗?哥小说写得还真是不错呢连妖怪都能打动。”又点燃了一支烟。

“……”

 

 

 

蓝河是妖怪,或许又不是妖怪。就像传说中的正体不明的鵺一样,你希望他是什么,他就是什么。或许有时候你害怕什么,他就会成为什么。他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身体与形态,每天存在在光芒稀薄的暗处,伺机而出。

“我并不算是人类传统观念中的妖怪吧……因为我是人类虚妄愿望的结合体罢了,是你的幻觉也说不定。”蓝河白皙的指尖百无聊赖地拽着衣摆,说实话他也不擅长应对人类,这是他第一次被召唤。

“哦这样啊,遇到妖怪还真是一次了不得的经历呢。只是哥并没有十分想要实现的愿望。”叶修听着蓝河说话手指并没有从键盘上离开,声音也显得慵懒且事不关己。

“并不是我寻找到你,而是你选中了我。”

 

“呵,什么意思?”

短促的停顿一下,叶修轻哼了一声接下去问。蓝河的表情显得很认真,一板一眼地给叶修解释道:“意思就是,并不是我寻找人类然后实现他们的愿望。而是有着强烈愿望的人类召唤我,然后我被召唤,去实现他们的愿望。”

“啧那一个月的业绩绝对完成不了吧?”“哈?”

 

蓝河一头雾水,不过叶修绕开了话题。

“你的意思是哥有着强烈的执念,之后召唤了你?”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眼看着谈话终于回归了正轨,蓝河松了口气盼望着解决之后早点回去。他不是很喜欢人界的喧闹,可每日身藏黑暗中的时候却发疯地向往着人世的烟火。在没有被召唤的时日,他每个白昼都像是死亡一样的空白,只有一点点在黑夜中的记忆,却又也稀薄的可怜。

“可是哥真的没什么愿望,不然小蓝你帮我想一个出来?”

“……”

 

这人怎么这么烦人,人生在世不是有各种各样的欲念吗?据说出家人没有,不过这看上去……蓝河中断了自己无用的幻想,清清嗓子。忽然想到可能是欲念太多不知道选择哪个,忙不迭地提醒道:“对了,想要实现多大的奇迹,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啧,等价交换还叫什么奇迹,你们服务态度真是不好。”

……我是在给你服务么人类!

 

把这一章节打上了句号,叶修终于舍得抬眼看一看这个此时似乎不再那么清冷的小妖怪,眉目中含着点笑意:“总之,现在哥还没想出来,不然你再等等?”

“……”算了,等就等,蓝河劝慰自己说。

 

“不过我暂时无法回去,你没想出愿望之前就先赖在你这里了。”

蓝河理直气壮地说道,然后对叶修公寓的环境狠狠一皱眉。叶修似乎是看出了蓝河的嫌弃,淡笑道:“嫌弃的话自己整理吧小蓝,话说妖怪是不是不用吃东西呢?如果要的话记得交给我伙食费。”

回应叶修的是一个愤愤地转身,不是很了解人类的蓝河不知怎的心中萌生了好好揍一拳叶修的冲动,不过好好忍住了。

 

“对了,你叫什么?”

蓝河侧过脸,昏暗间短发垂下,眼睛异常的明亮着。

拿着烟的人顿了顿:“叶修。”

 

 

 

蓝河这一等就等过了这个夏天,叶修表示人生仅此一次的奇迹必须好好斟酌斟酌,不能无端浪费机会。而蓝河则担负了原来不属于他的责任——帮这位大爷收拾房间做饭顺便下楼买东西甚至是回复读者。

叶修的笔名“君莫笑”在Glory写手站上意外的受欢迎,甚至已经被封上了神级头衔。不过君莫笑很少出现或者参加活动,只是淡淡地发文有时回应一下读者问题,沉默的要命。一位同样受欢迎但是热情的多的文手“夜雨声烦”曾经在个人站上这么吐槽:他那家伙一点脸都不要爱好就是注册小号还是恶心到要死的小号去写狗血文哎哟我去你都不知道……总有一天我要把他拉出来PKPKPK!

 

蓝河看过叶修的文章,却没有多大的感触。他是初入人世的妖怪,什么都不了解,自然那些感情也不理解。他看了之后也谈不出任何感受,只是感觉叶修这家伙说故事的本领很强罢了。

“小蓝你真是一点都不喜欢哥的文章啊……”叶修点燃起一只烟站在了蓝河的身后,而蓝河则一脸疑惑的抬起头望着叶修:“不是不喜欢……是真的不懂。”那张小脸上的眼睛干净无比,没有任何异态。

“很多读者看到这里都说哭了哦,小蓝你就一点反应都没有。”

“是吗……?”

 

蓝河仍旧不懂,不过他也不需要懂。他从电脑桌前站起,学习力极强的他最近学会了不少菜来伺候这位大爷。虽然身为妖怪的蓝河,一点也不知道这种举动是不是十分暧昧。

以及当初叶修让蓝河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其实只是开个玩笑。

 

厨房里许久不用的厨具,热腾腾的气勾勒出蓝河颇为美好的侧脸。他正一脸认真地打量锅中上下浮动的肉与菜,回想着刚看的菜谱里的指教。叶修沉默着,涅灭了烟。

原来的诡异物体已经不见了,蓝河换了一个玻璃的烟灰缸。

蓝河自黑暗中飞身而出的场景被叶修写进了一篇新的小说里,不过是写一个宅男在玩一款游戏的时候,登陆完了有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忽然就想钻出来一样出现在屏幕中央。

“欢迎来到荣耀大陆,我是蓝桥春雪。”

 

 

 

这时候蓝河已经捧着一锅牛肉汤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叶修望着被热气撩起了发丝的蓝河不禁想着这真的是妖怪么,为什么越看越只像一个普通少年了。

甚至已经短暂遗忘了初衷。

蓝河照旧不吃饭,或许只有这一点告诉叶修蓝河只是妖怪罢了。

 

“小蓝也吃嘛吃嘛,你自己的手艺不想尝一尝吗?”

“不想……我又没有味觉,或者说我不知道怎么样的味道算是好吃。”

“是吗?那还真是佩服你能做出这么好的菜。”

 

叶修脸上的笑意浅淡,慵懒却隐约有些颓废。

“难道妖怪都是天生的保姆?”

“滚!”

已经懂得保姆这一词汇意义的蓝河猛地在桌子底下踩了一下叶修的脚。

 

 

 

“一个人到底需要多久,才会成为你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习惯。”

这是苏沐橙一篇新文中的一段旁白,少女气息萦绕不去。平时混熟的写手依旧在评论区说说笑笑,粉丝疯狂地各种围观。

说起来……蓝河是夏天出现的,现在已经是第二年的春天了。

有的时候,叶修会想,他会不会希望蓝河一直陪着他。

 

蓝河是不懂感情的妖怪,但是尽管再迟钝感情却是可以一点点的培养出的。蓝河的心中并没有邪念,反倒是天生的很会照顾人。如果让蓝河作为人类来陪着自己,算不算一个美丽的奇迹呢?

这个想法叶修并没有表现出一分一毫,只是在文中略有体现而已。身为主角的宅男已经一路披荆斩棘走向了职业玩家甚至是职业选手之路,他开了个小号去了新服,又遇到那个有点震撼的新手指引蓝桥春雪。

清秀的少年就像是要在屏幕中钻出来一样,不过却笑容却十分美丽。

“欢迎来到荣耀大陆,我是蓝桥春雪。”

 

蓝桥春雪,只是个NPC而已。

他笑着迎接了不少人,最终望着他们走向荣耀的顶峰他却止步不前。

他只是个NPC,他不能笑不能哭不能做出任何违背指令的动作。

但是他却是最初的见证者。

 

打下这行文字的时候,叶修望了一眼蓝河。

蓝河那时候正在翻书,他也希望能够理解一点人类的感情多了解一点人类的事情。阳光亲吻着他的额发勾勒着好看的形状,那双眼睛依旧干净无比,美的不可方物。

 

“忽然加速的,是谁的心跳声吗?”

那一瞬间叶修想起苏沐橙一篇暗恋向文章中的这么一句话。

他的心跳,刚才实打实的,加速了。

 

 

 

蓝河和叶修同住了一年,又是一年的夏天。蝉鸣声聒噪无比甚至声嘶力竭,天气炎热的不开空调就会当场死亡。当个晚上公寓楼却好死不死地跳闸了,叶修热到不能忍地来到了阳台。外面也没有风,隐约可以听见楼上楼下爆粗口的声音。

“为什么热起来会烦躁呢?”蓝河嘟囔着走到了阳台,把书瞥到了一旁。他穿着叶修这个宅男特意网购的家居装,蓝河不明所以,而叶修也说不出什么理由。

似乎这样,看起来就更像是,可以一直陪伴在身边的人。

更像是一个普通人类。

 

“就像为什么你会一直锲而不舍的问我愿望,反正日子还长着呢。”

叶修懒懒地打着哈欠,笑睨蓝河道。这一年来蓝河没少问叶修愿望,基本上可以说一天一次。而叶修就是打打哈哈混了过去,蓝河也无可奈何。

“因为这是我唯一的价值啊,真看不懂你们,愿望什么的有这么难吗,当初是你召唤的我啊。”蓝河抱怨着跳上了阳台的边沿坐下,白皙的腿在空中晃荡。

“不害怕掉下去吗小蓝。”

 

仰望的弧度,月华进入他的眼中。蓝河摇了摇头,语气轻快:“当然不,反正不会死。”

对啊,反正不会死。

你是妖怪啊。

 

蓝河最开始切菜的时候切到过手指,流血的模样让叶修心猛地疼痛了片刻。不过蓝河却一脸不以为意,问叶修该怎么办。

笨手笨脚地消毒包扎的时候,叶修吐槽了一句:“没想到小蓝你连痛都不会啊。”

谁知道蓝河居然只是眨了眨眼睛:“这种异样的感受是痛啊,不过对我没关系啊。”

 

 

 

“小蓝,我想好我的愿望了。”

“哎?”

 

听到这话的时候蓝河差点从天台上跌下去,他稳了稳身子兴奋地望着叶修:“是吗?是什么?”

打量着蓝河表情的叶修苦笑着,果然没有一点留恋吗。对你来说人类的私情究竟是什么呢,毫无意义吧。

 

“小蓝你知道我连载着一篇小说吧,你只要让我经历一遍那个小说里发生的一切故事,最后醒过来回归生活就好了。”

听到这个愿望的蓝河皱了皱眉:“……这算什么愿望?只是一个梦境而已,最后醒来还是原样。而且你的小说还没有写完……”

“嘛能控制梦境也算是一种奇迹吧。”伸手把蓝河从天台边沿拉了下来,叶修的笑容依旧是那个慵懒的样子,“怎么,小蓝不能实现吗?”

“倒不是不能……”

“那代价是什么?”

 

蓝河咬了咬指甲,一脸认真的样子:“你的愿望是得到一场梦,相反你就会失去一场梦。那场梦里或许会有一点你过去的记忆,不过梦就都是虚幻的,说明梦中你的那段记忆来说对你不过是虚幻罢了。”

“是吗……”叶修的笑容短暂凝滞了一下。

“不过也不错。”

 

“想好了?”

“恩。”

 

风忽然吹了起来,送走了所有夏日的炎热。蓝河的发扬了起来,他伸出了左手抵在了比他高一些的叶修额头上,一脸认真地开口说道:“以我为途径,实现你的愿望,兑换你人生中仅此一次的奇迹。”

 

无端而出的光芒照耀着蓝河,这或许是叶修见过的最美丽的光芒。

“此为奇迹日!”

 

就像是被无尽的潮水包裹一样,叶修的感觉那光芒远去了。他知道他即将堕入一场沉沉的梦中,于是他拼尽了最后一分力气,拉住了即将远去的那个光芒。

“小蓝你在小说里也看到了吧,人类那些愚蠢的感情中,爱尤为伟大。”

“我喜欢你,又或许,爱着你吧。”

 

他想吻住那人的嘴唇。

可惜他已经化为黑暗。

 

 

 

“欢迎来到荣耀大陆,我是蓝桥春雪。”

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叶修的脑海中不断地回响着这句话。他揉了揉头发,感觉自己实在是做了个很长很清晰的梦,并且剧情和自己的小说一模一样。真是不可思议啊。

不是不可思议,这是必然的。

 

蓝桥春雪的声音,就是蓝河的声音。

蓝河告诉他,他会失去一段对于现在的他已经是虚幻的记忆。叶修当然不知道自己遗忘了什么,但是他却认真地记住了蓝河,关于蓝河的每一件事。

尽管蓝河本身的存在就像是虚幻一样,但是对于叶修来说,却是真实无比。

 

旁边有叠的整齐的家居装,叶修淡淡地扬起了笑容。他摸出了烟,走向阳台。

阳光正好,底下有孩子的欢笑声。

 

“好天气。”

深深地吐了口气,叶修望着慢慢升向天空的薄烟,这么说道。

 

 

 

——————————到了奇迹日那天,我才知道我已经无需实现任何的愿望。

——————————“遇见你”这种我人生唯一的奇迹,已经实现了啊



*开头的女人女孩和风筝,月亮和霓虹灯的故事是伞哥死后叶神写的小说,我只是想暗搓搓地虐一小伞修,不过不好意思打TAG了*


评论 ( 11 )
热度 ( 28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