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一边作恶,一边忏悔

惊鸿一面〈其八·老师戚x学生顾〉

十三种不同画风的戚顾初遇

其八,老师戚x学生顾


顾惜朝这个名字,在他艺术节上和语文组的傅晚晴老师合唱一曲《相约九八》之后,更加的如日中天。

 

刚毕业没几年的女老师穿着一袭白裙子,乌黑的发间别着淡色的花,一低头间的风情就足以让那些小毛孩惊得目瞪口呆。她手里攥着话筒,声音空灵,美得一塌糊涂。

 

顾惜朝穿着简单的白衬衫,略嫌长又略带些自然卷的头发映衬着深邃的眼睛,一举一动都成熟而自然,优雅的风度在同龄人间别具一格。即便是在万千目光下和自己的老师合唱,也大大方方,极尽绅士。

 

“……那么快让我们,拥抱,拥抱……”

 

“……拥抱彼此的梦想……”

 

“……你用温暖的目光迎接我……”

 

“……迎接我从昨天带来的欢乐,欢乐……”

 

“……来吧,来吧,相约九八……”

 

台上,二人对视,顾惜朝打个响指的功夫,手指间就又多了一朵淡紫色的小花。

 

尖叫声响彻全场。

 

戚少商扭头看铁游夏,乐不可支:“你在不加紧点,人都要跟个未成年好上了!”

 

铁游夏无奈地笑笑,点开手机相机留下傅晚晴羞涩微笑的侧影。

 

戚少商打量起顾惜朝,这个校园里的风雨人物,他早有耳闻。获过各种竞赛的大奖,特长颇多又长相清秀,常年被老师学生挂在口头。

 

青年才俊啊,他这么想。

 

 

 

……

 

“戚哥,我们班跑完了……”

 

学生们累得气喘吁吁地从跑道上走下来,年轻的面孔上浮满了健康的红晕。戚少商笑着拍了拍几个男生的肩膀:“这几圈就累成这样,小子你不行啊!”

 

“靠!”

 

打打闹闹之间,他想起来什么似的问道:“对了,顾惜朝是你们班的吧?他怎么没跑步?”

 

体育课代表满脸了然,戚少商是新换来他们班的体育老师,不清楚也很正常。不过戚少商问了好几遍,他还是满脸嬉笑,拒不招认。

 

戚少商留意了一下后排的几个女生,对着远处的看台指指点点,笑成一团。走过去的时候又立刻严肃,顾盼之间忍不住又都勾起了嘴角。

 

“看什么呢这么高兴?”戚少商开口,也向远处看。好像是个披着校服外套的男生单手拿着书,独自站在看台的最高处。

 

“那人是不是顾惜朝?”他忽然有种预感。

 

女孩睁大了圆溜溜的眼睛,抿嘴笑着不说话。

 

戚少商安排了接下来的活动,就一个人往远处看台走去。操场上欢快的笑语像是泡沫一样在阳光中漂浮着,他心里想着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风云人物,嘴上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心情很好。

 

 

 

……

 

“为什么不去上体育课?”

 

顾惜朝合上手里的书,扬起来的笑容有几分戏谑:“这么好的天气,不看书可惜了。”

 

戚少商看了一眼书封,《一个人的好天气》。顾惜朝还是满脸不在乎地看着他,明亮的眼中也带着些似笑非笑的意味。

 

戚少商想教训他几句,可话语里总是带着笑意:“该锻炼身体的时候不锻炼,想以后成为东亚病夫啊?”

 

顾惜朝眉毛一挑:“我体质很好,并不缺锻炼。”

 

“哦?还有半个月就运动会,你能跑下任何一项第一,以后的体育课我都不管你。”

 

顾惜朝打量着这个还算顺眼的体育老师,张狂地捶了对方一拳:“好啊,一言为定!”

 

 

 

……

 

顾惜朝说得不是谎话,他每节晚自习休息的时候都会在操场上跑步。有时候碰到恰巧值班的戚少商,两个人边跑边随意聊着。顾惜朝的见解透着一种超乎年龄的成熟,可一言一行间依旧带着少年特有的狂妄。

 

而戚少商恰好就喜欢这样的年纪,这样的狂妄。他们某种意义上,似乎如出一辙。

 

这节体育课,他成功地用三言两语激得顾惜朝和他打篮球。围观的女生挤满了球场,篮球架下,顾惜朝甩开校服外套,松开衬衫的第一颗扣子,挑着眉毛冲他露出挑衅的一笑。

 

戚少商感觉消散了很久的热血又在每一个毛孔中不住叫嚣。

 

他俩打得很爽快,尽管顾惜朝输得有点惨,还是过瘾地靠着篮球架,咕噜噜地灌着水。

 

“后天就是运动会了,听说你报名了三千米?”

 

顾惜朝抹了把汗,把水瓶递给他:“等着瞧吧。”

 

戚少商大笑了几声,接过水瓶将剩下的水一饮而尽。

 

 

 

……

 

“顾惜朝!顾惜朝!顾惜朝!”

 

最后一圈,全场氛围燃到了极致。女生们男生们都激动起来,给场上强弩之末的选手大声喝彩。傅晚晴也扔开了阳伞,笑得灿烂。

 

戚少商就在终点线,他看着那个心比天高的嚣张身影在一个拐弯后越来越清晰。凌乱的黑发,流了满脸的汗水,疲劳而略显扭曲的面孔,这些都让他发自内心地高高扬起嘴角。

 

顾惜朝跌跌撞撞地跑着,一步,一步。

 

“第一名!”

 

秒表一扣,尖叫声与欢呼声排山倒海。

 

踏过白线后,顾惜朝几乎是直接在栽倒了下去。戚少商眼疾手快地夹住了他的身体,带着他慢慢地向休息区走去。

 

顾惜朝大口喘着粗气,那双眼睛却越来越亮,比明晃晃的太阳还耀眼。

 

“你赢了。”戚少商拿起毛巾在那张小脸上狠狠一擦,“我愿赌服输。”

 

柔软的毛巾下传来断断续续的笑声。


评论 ( 8 )
热度 ( 44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