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一边作恶,一边忏悔

惊鸿一面〈其七·乾元(Alpha)戚x 坤泽(Omega)顾〉

十三种不同画风的戚顾初遇

其七,乾元(Alpha)戚x 坤泽(Omega)顾

 

戚少商重回小雷门继承事业的消息在江湖上扬起了轩然大波。雷卷励精图治让江南小雷门名震中原武林,如今却将下一代门主一位拱手相送给一个不相关的外姓人,着实令人惊讶。

 

不过识情人都知道,雷卷从始至终都有意让戚少商继承小雷门。只是戚少商自愿游走江湖不愿接受罢了。如今雷卷病重,得靠戚少商会来协调,才算是众望所归。

 

“傅相有意将女儿嫁给你。”雷卷坐在院子中央晒着太阳,脸色苍白的有点儿不似人样,“他敢如此明目张胆地与江湖中人结下姻亲,目的绝不简单,但对我们也不一定就是坏事。”

 

戚少商皱着眉:“卷哥……”

 

“你还喜欢红泪?可我听说她和赫连公子已经……”

 

“不是。”戚少商打断他,“我只是不想如此草率。这些年看过一些坤泽,饶有才华抱负也不得施展,爱恨生死不由身,很是不该……”

 

雷卷扯了扯嘴角:“没有哪家坤泽来小雷门哭着找你负责就好。”

 

戚少商也笑笑,他不是没宿柳眠花过,但有把握没标记过别人。

 

“就算要拒绝,总归是要见见的。人已经从京师出来了些时日了,约莫三天就到。你也要警惕,可别让人下了什么药,稀里糊涂地就占了人家便宜。”

 

戚少商重重地点头。

 

 

 

……

 

一架大马车风风火火地进了小雷门,大红大紫的好像已经结下了什么姻亲似的。

 

戚少商处理一些争端没能亲自迎接,一路上编了无数道歉的话。回来的时候人已经坐在房中,遣退了下人安静地等着他。

 

他刚踏进院里,就感知到了坤泽的气息。若有若无,却又耀武扬威,倒让他全身一震。

 

戚少商愧疚地推门:“傅小姐,真对不起……”

 

满口话还没来得及说呢,那边椅子上的人先笑开了。戚少商的目光惊异地一寸寸上移,从一袭青衫到修长的脖颈,到含笑又锐利的眼睛,到纷纷扬扬的卷发。

 

“你是……”

 

那人落落大方地一拱手:“在下顾惜朝!傅小姐多有不便,委托我来拒绝你的求亲。”

 

戚少商啼笑皆非,这怎么忽然就成他求亲了?顾惜朝却没事人似的,给两人都倒了一杯茶:“不过合作的事倒是可以多谈谈,相爷对小雷门的未来很是期待。两方多多来往,总归不是坏事。”

 

戚少商静静地开口:“相爷想要谈合作,可以开诚布公地谈,何必拿傅小姐当借口?”

 

顾惜朝脸一黑,神情有些阴郁:“相爷有意将晚晴嫁给你。不过她不愿,我也不愿。”

 

“哦……你们……”

 

顾惜朝狠狠地瞪他一眼:“晚晴早已心有所属,只盼着能和那人浪迹天涯。九现神龙侠义名满江湖,总不会拆散人家神仙眷侣吧?”

 

看他不快的模样,估计是爱慕傅小姐而不得。戚少商点点头,露出安慰的微笑。

 

“况且,傅小姐……其实是中庸,总归是没法给你延续香火的……”顾惜朝的声音变得缥缈,“你日后身为小雷门门主,总是要后代继承的。那个人,他可以为了晚晴……”

 

两人相对,寂寂无声。

 

“咳,如顾兄弟所说,结不成姻亲,合作还是可以谈的。”戚少商开始圆场,顺便祭上了标志性的笑容,“顾兄弟一表人才,器宇不凡,在下着实有意结交。”

 

顾惜朝笑了笑,上挑的嘴角里无端地带着些风情:“九现神龙戚少商戚大侠,在下也是耳闻已久。”

 

门口忽然传来一声轻响,顾惜朝和戚少商同时做出了反应。

 

逆水寒剑伴着一声龙吟而出,鬼神夜哭间寒光一闪。

 

不过都是空手而归。

 

“好!”戚少商不禁大赞顾惜朝的身手,行家知行家,这番功力在江湖上也是少见的。

 

顾惜朝微微一笑,心里也惊叹戚少商的剑气。

 

“我这是第一次与顾兄弟见面,心里却总觉得,好像很久以前就见过了。”

 

顾惜朝正要回话,忽然捂着了胸口,弓着身子向后退去。

 

“怎么了?”戚少商一惊,旋即也止住了脚步。

 

空气中不知何时弥漫出一股甜腻的气息,这是青楼楚馆中常用来对付“贞洁烈女”的。坤泽的身体本就敏感,这番下去若是不得纾解,可是生不如死。

 

顾惜朝扬起脸,明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嘴里咬牙切齿:“黄!金!麟!”

 

下腹的热力来势汹汹,更可怕的是他一踏进院子里就感知到的那股迷人而跋扈的坤泽气息刹那间浓了十倍。戚少商难以置信地看着顾惜朝,一步步向后退着,想要推门喊人。

 

可是门已然落锁。

 

顾惜朝死死揪着衣襟在原地蹲下,剧烈地喘息着。他的神智在一点点消散,浑身热的吓人。

 

戚少商想弄开门锁,可是那强大的不似坤泽般的气息在勾引他的同时也在嘲讽他,让他不得已地释放出乾元的本能,压迫,征服,摧毁一切。

 

“呜……”顾惜朝朦胧地抬起眼睛,嘴唇艳如海棠花。

 

 

 

……

 

“他们二人正在情浓时刻呢,雷门主就别不识好歹了不是?”

 

雷卷盯着正安然喝茶的黄金麟,面色一沉,还是着了道了。

 

黄金麟不忍晚晴表妹如此委屈,却还是派人去下了药,落了锁。笑得云淡风轻,心中分明是在滴血。

 

可傅晚晴和铁游夏已经在北上的途中了。

 

 

 

……

 

戚少商没有弄坏锁。

 

他回了个头,这就是致命一击。

评论 ( 11 )
热度 ( 59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