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一边作恶,一边忏悔

惊鸿一面〈其六·护院戚x少爷顾〉

十三种不同画风的戚顾初遇

其六,护院戚x少爷顾

 

戚少商离了雷家庄,千里迢迢南下来投奔雷卷后,雷卷安排他进了顾府,做一个小小的护院。

 

对正年轻气盛的戚少商来说,未免有些大材小用。可他知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雷家内部风起云涌,江湖各门各派暗中纷纷插进一手,势力极为复杂。雷卷此举既是让他待在一个消息相对灵通的地方方便打听,也是让他远离纷扰的中心。

 

戚少商从小在山野间长大,筋骨悟性颇佳,武功也好,性子爽快,来日必成大才。江湖的险恶,得需慢慢体会。

 

这日,他在顾府做护院已做了一月有余,和其他护院成了好兄弟,闲暇时候经常一起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日子也还快活。

 

顾老爷一大家子齐去巡抚府上做客了,府内有些冷清。戚少商喝够了酒,慢慢地在院子里走着。他是越喝越清醒的,一点点风吹草动他都能察觉得到。

 

可今日,他实在一点危险的气息都没察觉到,一派祥和。

 

于是他悠闲地走着,看着花花草草,和偶尔路过的小丫鬟说说笑笑。还有一个顾老爷的侍童,一双大眼睛勾魂夺魄,笑得让戚少商不敢扭头看。

 

他知道顾老爷没有妾室却养了这么多貌若女子的侍童是做什么的,所以他更不敢看了。

 

不过也不是人人喝了酒都那么谨慎的,身后有几个兄弟使劲地往那边瞅。那个侍童也不怒,惯常地走过去了,小小的身板里蕴藏着不少世故。

 

一个人嘿嘿笑:“听说有钱的老爷爱玩这个的可多了。”

 

和戚少商同样是新来的人好奇地插嘴:“那个平时人少的西园里住得也是吗?我看那个年纪很大啊,不是说这个都得玩小的吗。”

 

一人给了那个新丁一个白眼:“老爷的心思是你随便猜的吗?我可见过那里面住的人,年纪与你和戚老弟相仿,有一头卷发。脸是没见到,不过想想……嘿嘿。”

 

忽然,本来也随随便便着的戚少商抄起靠在假山石头上的木棍回身向树上看,厉声喝问:“谁?!”

 

没正经的人也都正经起来,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只闻得一阵轻笑从那棵高大的梧桐树上传了下来,清朗好听。

 

树上的人话里带笑,却是不怒自威:“说呀,怎么不说了?还谁见过那个人?”

 

最年长稳重的人缓缓说:“我听闻,那儿住的是老爷的弟弟的儿子。老爷的弟弟去得早,留下一个儿子托付给老爷照料。”

 

树上人的话语里带了些调侃:“不错嘛,你知道得还挺多!”

 

“树上的兄弟,下来说话!”戚少商开口喊着,只是心里不再慌,反而有点好奇。他想见见谁的声音有这么好听。

 

“好,我就下来跟你说话!”

 

那人袖子一展,一阵劲风,须臾间就稳稳地站到地上。身材高挑,广袖青衫,一头卷发趁着如玉的面孔,一双眼睛犀利的像刀子。他只要微微一笑,抖抖袖子,就有股仙人似的风范。

 

尤其今晚月色独好,梧桐树挺拔修长。

 

“以后少让我听到你们说住那院子里的人闲话!”

 

几个人面面相觑,却也都看出来,这不是个简单人物。至少,是姓顾的,在府里也算是个少爷。老爷就是不愿意收留这人,也不会撕破脸皮。

 

那人看他们不说话,冷哼一声准备走了。

 

戚少商一直看着他,他也看了一眼戚少商。

 

故意挑衅似的,他忽然感叹似的说:“就你这呆头鹅似的,还当护院?你刚才是怎么发现我在树上的,嗯?”

 

戚少商皱皱眉,但没在意他的讽刺:“听起来,你的功夫不错。”

 

“我是很不错。”那人嘴角噙着笑,有点轻佻的意思。

 

“那么,我们来试试?”

 

那人一挑眉毛,摆出架势,显然正中下怀。他也是轻狂的年纪,可是府门如海,整日压抑,早就等着发泄了。

 

不顾旁边兄弟的劝阻,戚少商一抱拳:“在下戚少商!”

 

“在下顾惜朝!今日以武会友,承让了!”

 

说着承让,眼睛亮晶晶的,没有一点承让的意思。青衫一扬,招子未出就想让人赞一声好。

 

曾经把他肖想成老爷的侍童的那人恨不得舌头吞进去。


评论 ( 6 )
热度 ( 24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