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一边作恶,一边忏悔

惊鸿一面〈其五·留学生戚x留学生顾〉

十三种不同画风的戚顾初遇

其五,留学生戚x留学生顾

 

那一日他正从巴黎塞纳河左岸那条满是诱人甜品店的小街往回走。晨光破过薄雾,报童大街小巷跑过,通知给正在吃新鲜牡蛎的人们赛马场的新讯息。

 

戚少商吸了吸鼻子,他的华人面孔在巴黎也算不得太罕见,但柔和的大眼睛还是会引来不少关注。他穿着白西装,抱着一袋子苹果,懒散地在这个世纪明珠般的城市中漫步。恍惚间想起东方那个国家狭窄而局促的街道,和带着烟火气的早茶。

 

“要买一块蛋糕送给女朋友吗?”

 

梳着两个麻花辫的姑娘脸上红扑扑的,鼻翼上的雀斑都很可爱。她抱着刚买的蔬菜,站在蛋糕店的门口,笑得时候露出几颗牙齿:“这是我父亲的新作,叫做‘天神’。我觉得你的女朋友会喜欢的。”

 

戚少商心想,他还没有女朋友呢。他对红泪确实有点意思,可人家现在与他隔着海峡,在英国学习,几个月不来一封信。

 

不过他还是对着姑娘笑了,两个酒窝很明显:“好啊,为什么不呢?”

 

这条街上的甜点并不便宜,缺钱的人不敢轻易在这儿走,因为本来的饥饿会瞬间放大数倍。戚少商又吸了吸鼻子,他不缺钱,但他很少在这儿买东西,因为他不喜甜食,却喜欢这种浓郁的甜蜜气息。

 

姑娘口中的“天神”是一块有着金色酥皮的奶油蛋糕。姑娘的父亲用优美的语言形容奶油在舌尖上绽放的极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戚少商微笑着,但心里想的是等会儿顺便去趟赫连春水的公寓,他要比戚少商更痴迷这些西方的玩意。而且,他的公寓里常有一些学美术的女孩,那之中定有好吃甜食的。

 

他可以用这块蛋糕换一杯赫连春水的藏酒,或者一个女孩的微笑。

 

他快活地想着。

 

 

……

 

“赫连小妖,在不在?我进来了啊。”

 

轻车熟路地从他门前的地毯下面摸出钥匙进门,戚少商放下手中的一袋苹果,举着蛋糕顺便四处张望。窗口依旧摆着画架,赫连春水正拿着画笔皱着眉头。

 

似乎没有女孩,唉,没有美人一笑有酒喝也是好的。

 

不过访客还是不止他一个。

 

画架前有一个蓄着长发的青年逆光而立,轮廓柔和又模糊。他的头发微卷,头上戴着槲寄生的花环,身上是一袭白色的罗马长袍,露出来的四肢纤长又美好。他有着东方人的面孔,却在这迷蒙的光中让人联想到《歌集》中古老而悠长的诗句,与金碧辉煌的帝国。

 

“戚少商?你怎么来了,我忙着呢。”

 

赫连春水没看他,继续埋头作画。那个青年瞥了他一眼,若有若无地勾起了嘴角。

 

天神——他的脑海里闪过了这个词。

 

“哦,这是顾惜朝。晚晴的朋友,也在巴黎留学,学历史。”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赫连春水探出头,笑得有些幸灾乐祸,“晚晴和我打赌输了,要来做我的模特。这位兄台自告奋勇代替了晚晴,怎么样,这身衣服有没有安提诺乌斯的感觉?”

 

名叫顾惜朝的青年冷哼一声,不置可否,扭过头向戚少商伸出手:“你好,听小妖提起你很多次。我是顾惜朝。”

 

戚少商梦游似的伸出手,然后深深地微笑:“幸会,我是戚少商,在巴黎学法律。”

 

“法律,不错。”顾惜朝笑了笑,再次侧过头,光洁的脖颈和裸露出的一点锁骨美得就像一场梦境。

 

“苹果是你买的?我可以尝一个吗?”

 

戚少商忙不迭地点头,胡乱说着:“刚才顺路买了块蛋糕,后来发现奶油很多,不太合口味。你要尝尝吗?”

 

这句话漏洞百出,赫连春水不给面子地发出一声嗤笑。而顾惜朝也只是摇摇头:“不必了。”

 

他走过去拿起一个苹果,在买之前店家已经洗得干净,红润的外皮上泛着晶莹的水色。

 

“其实,这是一个金苹果。”他玩笑似的在手中把玩着,又咬了一口,“只送给最美的女神。”

 

赫连春水调笑:“那我该买一箱到英国去,在康河的船上全都送给她。”

 

顾惜朝一耸肩,而戚少商敏锐地开口问:“你要去英国吗?”

 

“没错,你就尽情地来嫉妒我吧!”赫连春水放下画笔,洋洋得意地斜睨着戚少商。然后又过来与顾惜朝握手,“谢谢你的合作。告诉晚晴,我请她吃饭,哦还有你,戚少商,你也一起来吧。”

 

顾惜朝笑笑,而戚少商的眼光若有若无地落在他身上。现在他本该为了红泪的事吃醋,怎么注意力却全在这个青年身上?

 

“你确实可以试试去那个剧组面试,你比很多洋人都适合罗马风格。”

 

顾惜朝吃着苹果,语气里带着自信:“我会试试。”

 

他站到窗边,伸开一只手臂,用叹咏调般的声音,低语似的吟诵:

 

“你甜蜜的眼睛,尤文提乌斯,

 

如果谁能允许我一直吻下去,

 

我就会一口气吻三十万次,

 

而且,我永远不会知道满足,

 

即使我们收获的吻彼此偎依,

 

比晒干的玉米穗还紧,还密*”

 

戚少商的脸一点点红了起来,巴黎所有甜品店的香甜气息似乎都缠绕在这个青年的身上。他的白色长袍就像象征着甜蜜与幸福的奶油,情人般的语调美得不似真切。

 

“你怎么了?”顾惜朝好笑地看着失神的戚少商。

 

“呃……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念诗的风姿超尘脱俗。”戚少商忙换上真诚无害的笑,“你要吃蛋糕吗?”

 

顾惜朝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注:该诗为《歌集》第四十八首。作者卡图卢斯。诗歌中提到的美男子尤文提乌斯是作者的同性恋人。


评论 ( 5 )
热度 ( 27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