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一边作恶,一边忏悔

惊鸿一面〈其四·山神戚x村民顾〉

十三种不同画风的戚顾初遇

其四,山神戚x村民顾

 

戚少商不知道自己又窝在山里头睡了多久,几年或者几十年。醒来的时候全身都很舒坦,只是有点饿了。恍恍惚惚地往外走的时候发现供桌上恭恭敬敬地摆着新鲜的贡品,心下不禁大喜。

 

只是不远处还有一个全身红装的人,头上盖着帕子,安安静静地坐着,好像连呼吸都失去了。

 

戚少商心下懊恼,上次那些村民也是送了个漂漂亮亮的姑娘就进来做贡品。他温声细语地和姑娘说清楚自己不需要之后放她走了,谁知道姑娘是个不怕事的,非要过来看一看他的真容。看了之后神情有点怅然,还说什么希望还能再相见就走了。

 

他以为这姑娘会把事跟村子里说清楚的,怎么这回又送人进来了?

 

他现在供桌上摸来一个桃子咬了口,小心翼翼地开口:“姑娘……”

 

那人毫无反应,别是饿晕过去了吧?

 

于是他又靠近了几步,变故陡生——寒光一闪,那一袭红衣仿佛火焰一般灼灼燃烧,让他眼前一花。

 

不过他道行很深,这一击固然狠戾又出人意料,还是奈何不了他。

 

一把匕首重重打在了石壁上。

 

那人见一击不成,索性扯掉了头上那方帕子,露出清秀的面孔:“既然一击不成,我也断然没想过还能与你抗衡。不过可惜了,我不是什么千娇百媚的女子。”

 

说着,咬牙切齿,眉目间都是怒色:“若你真是山神,为什么受人供奉却对灾厄熟视无睹?那些女子都是无辜之人,她们年华正好,凭什么要为你所有?”

 

戚少商看着他红衣灼灼面冠如玉,飞扬之间丰神俊朗一时有点恍惚。但听到他字字愤恨的指责后沉下了声:“荣枯自有因果,天灾乃是对罪行的惩戒。更何况我从未想过要霸占人类女子,上次送来的女孩,我不是让她回去了?”

 

那人一愣,忽然大笑起来:“你真有这份善心?那你知不知道,山神不接纳的女子回去也是灾厄的象征,会被烧死的。”

 

戚少商心下一惊,再开口时候已经有些凄楚:“那……”

 

那人一甩长袖,拔出藏在其中的长剑,凛冽的剑光照亮他那双年轻的眼睛:“我救下本该做贡品的晚晴,让她和她的情郎离开这穷困之地……即便你是神仙,今日我也要和你拼个你死我活!”

 

“哦?那你若真的逆了天,弑了神,你待如何?”

 

没想到他会这么问,那人皱了皱眉头,紧接着又是一副心比天高神采飞扬的少年模样:“我要离开这贫瘠之地,去京城科考做官,有了权势后再来整治这里的风气。我不信人类千年来靠着神明庇佑才能生活太平,命该由己不由天!”

 

好!戚少商心里赞了赞他,他虽是个山神,还有龙脉,心里却也极反感有些神明的行为。所以常年身在人间,逍遥如散仙,轻易绝不干扰人类。

 

“你叫什么?我看你心怀大志,确是罕见之才。”戚少商从暗处走出,露出了真容,大眼睛恳切地望着那个一身红衣手握长剑满脸防备的少年。

 

那人狐疑:“在下顾惜朝。你这是……”

 

“好!在下戚少商,确实是这座山的山神。不过绝非顾兄弟心中所想的那般视人命如草芥。为了向你证明一点,今天我们一起出去回村,我也不想再有任何人因了我的缘故而遭遇不幸!”

 

顾惜朝看他言辞恳切,长得也是仪表堂堂浑身正气,不由自主地信了一些。

 

戚少商又摸来一个桃子:“按你所说,村子现在应该是家家挨饿,怎么还能送来贡品?”

 

顾惜朝冷哼:“饿了谁也不能饿了山神啊。”心下又有怨愤,而且他也饿得很。

 

又补充一句:“最后一只羊,也杀来供奉你了。”

 

戚少商闻言更加内疚:“这……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下山!”

 

顾惜朝想到山路险阻就又感觉眼前发黑,不过那个山神终于发挥了一点神力,一展袖子,将他抱在了怀里,便轻盈飞去。

 

还塞给他一个桃子。

 

“我看你饿得都这么瘦了,路程遥远,我抱着你去吧。”

 

神明声音温柔。


评论 ( 10 )
热度 ( 36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