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一边作恶,一边忏悔

惊鸿一面〈其三·刺客戚x说客顾〉

十三种不同画风的戚顾初遇

其三,刺客戚x说客顾

 

戚少商的剑很有名。但他现在捏着一柄短短的匕首,蹲在屋顶上蓄势待发。

 

谁也想不到这般陋室之中喝酒的人是宁国国主,他向外宣称在宫中大摆宴席招待西国使节,实际上却在这儿看美人歌舞,好不快活。

 

国主早知有刺客,特意掩人耳目。但他没挡住戚少商的消息。

这儿的少量护卫已经被他点了穴道,刺杀国主万无一失。

 

其实戚少商不愿做刺客,这行当总是有失大侠气概。奈何央求他的连国少将军赫连春水是他知交,宁国国主攻破城池后烧杀抢掠的行当也确实可恶,他就答应了。

 

美人跳完舞了,国主将酒一饮而尽,抚掌大笑。戚少商无聊地握紧匕首,心想这舞一点都不好看,现在就送你上路吧。

 

“国主好兴致。”一旁的使节上前行了个礼,青衫一袭却不卑不亢。戚少商很感兴趣地盯着他。

 

那个使节抬起头,戚少商感觉呼吸停了停。他读的书不多,不知道怎么形容男子长得好看。只是那眉毛,那眼睛,那鼻子——总之没有一处不好看。

 

这西国的使节是来当说客的还是来色诱的?

 

那个使节清朗朗地开口:“……国主有囊括四海,并吞八荒之心,其气魄世间罕有。宁国国富力强,百姓安居乐业,实在是天府之国。不过通过西国以攻打晟国之举,不妥。”

 

国主眯着眼睛,饶有兴致:“为何?”

 

接着他开始侃侃而谈,引经据典针砭时事,其见解虽处处维护西国仍颇为不凡。戚少商听入了谜,竟然快忘了刺杀的任务,一心想和这等人物结交。花前月下两碗酒,谈天论地由古至今,岂不痛快?

 

“……所以,在下为国主考虑理应先攻打连国。”

 

戚少商全身一哆嗦,那人却还在洋洋洒洒长篇大论。

 

等他终于说累了,国主递过一碗酒。

 

“谢国主。”

 

“西国有你这样的人才,真是好福气。”国主似乎无意地摸了摸他的头发,“寡人就听取你的意见,先攻打连国。”

 

那人闻言勾唇一笑,就像满室花开。

 

“……不过你这等妙人,你觉得寡人会轻易放你回国吗?”

 

那人和屋顶上的戚少商脸色同时一变。

 

忽然,只闻远处一声凄厉的“有刺客!”

 

穴道开了,戚少商大骂不好,立刻冲入屋内。国主已经拔出随身长剑,更多人在向这里涌过来。

 

国主的剑快,但戚少商的匕首更快,他的匕首深深地捅入了国主的心脏,毒遇血即发。不出一刻,国主全身乌青而死。

 

戚少商准备逃走,涌来的护卫在他看来不值一提。不过此时他看见刀光剑影里那个舌灿莲花的妙人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好看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线。

 

后面有一个举着刀闷头跑的侍卫好悬要砍到他。

 

戚少商心一紧,脚尖轻轻一点,抱起那个人就跑。

 

 

 

……

 

月光下,他们俩穿越过原野,气氛安详又诡异。戚少商脑子里一团浆糊,那个口舌厉害的人也死不出声。

 

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今天劝了那么多,算是白劝了。”

 

戚少商下意识地想道歉,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虎着脸质问:“你为什么要害连国?”

 

那人不怕:“不过自保,西国孱弱,又适逢剧变,无奈之举。”

 

接着他仰起小脸,月光下显得有几分柔弱:“你要杀了我吗?”

 

“……不是。在屋顶上趴着等时机时听到你的高见,其实很想与你结交。”戚少商老实地承认。

 

闻言,那人展颜一笑:“那就是相逢即是有缘了。在下顾惜朝。”

 

戚少商想,有缘,真有缘,可千万要有缘啊。


评论 ( 8 )
热度 ( 41 )
  1. 拂衣复惊梅Monsoon 转载了此文字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