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一边作恶,一边忏悔

惊鸿一面<其二·将军戚x亡国皇子顾>

十三种不同画风的戚顾初遇

其二,将军戚x亡国皇子顾

破城,大军涌入。皇帝洋洋得意,终于攻下了这个心腹大患。他俘虏了一众原来的皇亲国戚,找来众位将军,要那些亡了国的贵族们去抚慰将士们。

 

士可杀不可辱,亡了国的皇帝已经三尺白绫自杀殉国,有几个皇子公主也已经气急攻心追随父皇而去。太子苟延残喘,郁郁不可终日。

 

大将军戚少商坐在首席,眉头不展。他喜欢战场上的快意,对侮辱这些失败者来谋取成就感的行为不敢苟同。可身边的兄弟们十分激动,窃窃相传着些这个已经作古的国家最后的新闻。

 

据说小皇子顾惜朝最得皇上青眼,文韬武略无一不精,长得也是仪表堂堂。曾多次出谋划策让戚少商吃尽苦头,而破城前又亲携一千孤军奇袭,那场战役戚少商未曾赶上,却在手下的敬畏中可略知一二。不过这样的人物必然惹来无数忌惮,况且又是皇帝与异邦女子的儿子,将来登基无望。

 

他觉得这未必不是个人才,对这尴尬身世竟有几分惋惜。

 

笑声忽然致止住了,片刻后更加放肆。

 

原来是那些满面凄然的丧家之犬出现了。前面一溜人都身着粗布衣裳,脸色蜡黄。只有走在最后的小皇子,穿着一件素色的袍子,领口还有一圈狐狸毛。黑色的卷发与众不同,簇拥着俊朗的面孔。

 

他的皇兄们像打了霜的茄子,可他紧抿着双唇,眼里像有一团火。

 

众将士冲着他笑得有几分下流。先前觉得这人厉害得像个神仙,现在看神仙忍辱负重,自有一番快意。

 

皇帝慵懒地开口:“去给将军们斟酒。”

 

小皇子冷笑一声,首先上前,径直走到戚少商身边。

 

戚少商愣愣地看着他。

 

“你是戚少商吧?”他压低了声音,又弯起嘴角,“先前领教过你的厉害,能破我的调虎离山之计,不是凡人。不过不知道,我倒得这杯酒,你喝得安不安心。”

 

戚少商也笑:“棋逢对手,好得很。”

 

他将酒一饮而尽。

 

这个环节结束后,皇帝又命令亡国公主跳舞。楚楚可怜的女孩们只能换上长裙,水袖一扬翩若惊鸿。小皇子的脸色沉了些,不去看他们。

 

“听闻顾惜朝琴技了得,今日得见一见。”

 

皇帝又发了要求,戚少商心中都生了些不忍,看向那个小皇子。顾惜朝却点点头:“拿琴来。”

 

他坐在琴前,甩开外袍,纤细的指尖轻轻抚摸过每一根弦。

 

戚少商的副将冷哼:“他这样生,不如去死。”

 

顾惜朝竟然听见了,笑了笑:“我既然有幸没有在最后一役中身死,就不会再去求死。”

 

然后,他凝神抚琴,竟为铁马铮铮之声,豪气纵横。每个热血的真汉子都会忍不住叫声好。

 

戚少商也被激起了性子,欣赏地看向这个敌人的侧脸,心里忽然一沉。

 

若他们并肩作战,该是多么快活!

 

皇帝抚掌:“好琴艺,看来你还是心有不甘。”说完嗤笑,全场也是哄笑。

 

顾惜朝也笑,强压怒气。戚少商心疼,但是也害怕——让这个人活下去,后必有大乱。

 

说不定,流血五步,天下缟素!

评论 ( 8 )
热度 ( 30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