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桃国皇家收藏博物馆展品介绍手册<米英>

一篇废稿(x)国庆快乐!

P.S:本文纯属虚构

P.P.S:阅读本文需要非凡的耐心,因为……很长很无聊

黑桃国皇家收藏博物馆展品介绍手册

 

 

 

欢迎来到黑桃国皇家收藏博物馆,本博物馆主要藏品为四国时期中黑桃国(Spade)皇家私人物品。将私人藏品与逝者遗物收容于卡洛克里特宫殿本是黑桃国皇室传统,随着四国时期的结束,黑桃国随即不复存在。但卡洛克里特宫及其藏品得到了妥善的保存,并改造成了今日的皇家博物馆。本博物馆藏品保存之完好,种类之繁多乃世界罕见,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与艺术价值。为使各位参观者能够更好更系统地了解本馆藏品,相关工作人员特意编排此本手册,为您介绍各件藏品详细信息,打开一扇通往过去的大门。

 

……

 

五、“机械玫瑰”王朝展馆——自由是我们的旌旗

 

大名鼎鼎的“机械玫瑰”王朝得名于该王朝齿轮与玫瑰叠加的皇室纹章。这是一个自由开放,锐意进取的年代,黑桃国的实力随着工业革命的高歌猛进而一路上升。黑桃国特殊的君主立宪制政体——二十七贵族制也愈加成熟。阿尔弗雷德·F·琼斯国王和亚瑟·柯克兰皇后的即位便是二十七贵族制完全成熟的标志,同时也是人类契约文化与政治智慧的璀璨闪光。总而言之,这是黑桃国历史上无比光辉的阶段之一。该展馆的藏品主要体现了当时的科技成就,民主政治的发展与传统皇权的转化。而包括着琼斯国王那句著名的“自由是我们的旌旗”的即位演讲稿初稿手迹自然是本馆的镇馆之宝,端端正正地挂在本展馆的进门处。

 

二十七贵族制:黑桃国独有的一种特殊的立宪政体。在国王去世后,由议会多数党在黑桃国传统二十七大贵族世家中筛选出一位年纪适合的人作为国王,而少数党则在剩下的家族中选出皇后。国王和皇后不可出自同一家族,不可与上一任国王和皇后来自同一家族。国王和皇后性别不限,无实际上的夫妻关系。

 

……

 

 

 

7、“机械玫瑰”皇室帽徽

 

“机械玫瑰”皇室帽徽半径约7cm,纯金打造,上刻有半个齿轮与玫瑰相叠加的皇室纹章图案。玫瑰花的中央镶嵌有约1克拉的宝石,一枚为蓝宝石,另一枚为绿宝石。该帽徽只有琼斯国王和柯克兰皇后有权佩戴,而根据画像,蓝宝石那枚属于琼斯国王,绿宝石那枚属于柯克兰皇后。事实上,在大量文献记载与画像中,他们俩也一直倾心于这种配色,似乎与二位的瞳色颇有关系。

 

当时,为了适应二位日常的穿着要求,应该还有大量相同的帽徽用来备用。不过据说这两枚是他们在参加即位典礼时佩戴的,也是二位最常佩戴的。绿宝石那枚在柯克兰皇后去世不久后,由琼斯国王整理收藏于皇家收藏博物馆。也就是说,在柯克兰皇后去世直到琼斯国王去世的十年间,他再也没有佩戴过这枚帽徽。

 

顺便,关于“机械玫瑰”的皇室纹章图案的确定,也有一段趣事。当时拥立了琼斯国王的海鹰党希望能以一个圆形齿轮作为皇室族徽以彰显该时期非凡的科技成就。但荆棘党则坚持认为这是海鹰党的一种专断独行,予以强烈反对。结果在即位典礼前的一场会议中,双方正在激烈争吵时,旁听的柯克兰站起,将一大捧玫瑰径直扔向对面海鹰党的座位席,表达了双方各让一步的提倡。玫瑰花曾一度是黑桃国的国花,正在海鹰党席中静坐的琼斯便趁机抱着玫瑰,提出了将皇室族徽设计成齿轮与玫瑰交叠的样式,继承传统又展望未来。于是,在不那么愤怒也不那么愉快的情况下,双方勉强达成一致。一个月后,第一批带有皇室纹章的用品制成,其中包括这对皇室帽徽。

 

……

 

 

 

9、琼斯国王即位典礼演讲稿初稿

 

此手稿约撰写于即位典礼开始前一个月,共四页,有多处大规模批改。与专人撰写整齐装裱精美的终稿相比,显然初稿更具价值。

 

根据相关信件,第一个修改琼斯国王演讲稿的是柯克兰皇后。他们年少时私交颇深,琼斯国王非常尊重柯克兰皇后的建议。而柯克兰显然也更为老练稳健,在句法措辞和内容方面都进行了不错的修注。并且,很明显,他不止一次地协助了修改工作。因为他修改后会在旁附上自己的意见,然后在下面会是琼斯的回复,再是一条回复。譬如原文“我将为国民生活无忧而不懈奋斗”,柯克兰在把这句修改为“我和各位亲爱的大臣将为给国民一个更无忧理想的社会而不懈努力”后写了一行小字“你看起来真像个彻头彻尾的理想主义者。”

阿尔弗雷德在柯克兰的修改旁画了个小小的对话后也附上一行字“人们喜欢年轻而愚蠢的理想主义者,这是一个十九岁的国王该有的形象。你难道不是理想主义者吗?”

柯克兰最后一行回复的字更小“好吧,可我没你那么蠢。”

 

这样的对话在这四张演讲稿上有很多,但最夺人眼球的是这份演讲稿的结尾。那句意气风发的“自由是我们的旌旗”在初稿时就已经被撰写,而柯克兰犹疑地在旁边画线批注“我不知道这样是否妥当。”之后似乎又被别人勾掉。但之后,琼斯又在下方重重地重写,并且画了好几个圈,附上几个叹号以及“我不认为这句话需要批改。”再下方是柯克兰的妥协“是的,这点上我可以勉强认同他。”

 

“自由是我们的旌旗”在即位典礼当天使全场气氛高涨,民众们欢呼着挥舞黑桃国的国旗,向两位抛去成束的玫瑰花。该时代许多文学作品、音乐作品、美术作品广泛地表达了对这句话的赞美,甚至连该时期生产的火车头上都刻着“自由是我们的旌旗”这行字。琼斯国王这份演讲稿给他赚来了第一批拥护他的人群,尤其是下面摘录的这段话,在当今世界仍为不朽之经典。

 

“我发誓,我从未忘记我要发扬神圣法律之光辉,为每一位国民献上全部的生命。人生多半痛苦又短暂,我看似身居高位,而实际在上帝面前与各位同为最普通的臣民。有些伟大的事业,也许耗费我的一生也无法达成。但我会坚信还有不尽的后来人会让这个世界更接近我们美好的梦想。总有一天,这个国家中的每个人都会安全无虞,衣食不忧。他们并不歌颂政府之功德,但紧要之刻却可为素不相识的国民施加以最慷慨的援助。他们爱自己,爱自己的生活,爱生命给他们带来的一切。现在,国民们,就是千古未有之变革时刻。现在是我们向充满爱的平等社会前进的时刻了,自由就是我们的旌旗,上帝保佑,让我们前进!”

 

 

 

10、《机械摆动了,玫瑰绽开了》油画

 

这幅画由著名艺术家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创作于即位典礼结束后一周,是安东尼奥所有作品中最庞大的,高约600cm,宽约930cm。但画面内容很简单,是许许多多个大小不一且相互嵌套起的齿轮,齿轮间是绽放的玫瑰花。而且整个画面的光芒很梦幻,或者说,根本不符合常规,甚至是错误的。但节日般的欢乐气氛却很好地传递给了每一位观赏者。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最中央的齿轮内侧有一圈小字“自由是我们的旌旗”。

 

安东尼奥是现代艺术与立体派的先驱,这幅画也是早期立体派发展的一个里程碑。线条的变化与多视点表现法在这幅画中体现的尤为明显。在半年后的安东尼奥于黑桃国首都举行的个人艺术展上,这幅画首次进入公众视野,并未引起太大讨论。当柯克兰皇后秘密收购此画作为个人收藏的消息被揭露后,艺术评论家开始认真对待此画,尖酸的记者们则提出质疑“陛下此举是否是想将影响力大张旗鼓地扩展到艺术界?”柯克兰皇后并没有公开回应,但安东尼奥曾在一次采访中随意地提及此事“他有喜欢我作品的自由,也有不喜欢我作品的自由。他的喜恶一点也不会影响我,我不是御用画师,我只会自由创作。我想,任何一个以此为原则的真正的画家都会不为所动。”

 

 

 

11、《关于即位典礼的一些感想与质疑》佚名

 

本文于即位典礼两天后初发表于《每日新闻》,笔法并不够成熟,文风比较戏谑。主要是质疑里阿尔弗雷德的诚意以及黑桃国目前的政党政治:“我只看到两大党派妄图用年轻的面孔再次迷惑群众。”这篇文章在当时引起的最大波澜就是猜测作者党派立场,但因不明原因被柯克兰皇后收藏于皇家收藏博物馆。

 

……

 

 

 

15、《黑桃国皇家骑士团团长委任状》

 

黑桃国的委任状一向使用上等犊皮纸,内容用标准铜版印刷体书写,上面画有玫瑰与藤蔓作为装饰,以及该王朝的皇室纹章。右下角配以国王皇后的签名。

 

在琼斯国王和柯克兰皇后即位后三个月,原任皇家骑士团第二队队长的王耀正式出任黑桃国皇家骑士团团长。上一任团长文森特德高望重,功成身退。现在新上任的王耀就和国王皇后一样,天赋异禀年轻力壮。当然,这委任状背后更大的意义是,它标志着一位东方移民同样可以进入黑桃国的权力核心。王耀的祖父来自极东之地,接近梅花国(club)南部边境。他祖父是一位踏实的铁匠,因躲避战乱来到黑桃国。他将那套神秘的剑法传授给了王耀的父亲,使王耀的父亲最终被选拔入皇家骑士团。而王耀则将这套剑法与黑桃国的使用习惯结合,同时又因极擅使用线膛燧发枪,被选为皇家骑士团第二队队长。

 

据说,是琼斯国王及海鹰党内部分激进分子首先提出选立王耀为皇家骑士团团长。保守的荆棘党普遍反对,而海鹰党内部也是看法不一。最开始所有人都以为柯克兰皇后会提出将他的兄长,同样威名远扬的皇家骑士团龙骑兵队队长斯科特·柯克兰提拔为团长。但柯克兰皇后对琼斯国王的提议并没有什么反抗,反倒通过其圆滑的手段,最终使王耀配上了荣誉的缎带。

 

这是一个自由宽容时代的信号,移民政策随之进一步放松。大思想家们开始赞美黑桃国的新任国王皇后,文学艺术在审核宽泛后领域逐渐呈现繁荣景象。

 

……

 

 

 

17、《欢乐时刻:有关宴会和狂欢节》罗莎·柯克兰

 

本书作者是柯克兰皇后的妹妹,名盛一时的女作家罗莎·柯克兰。她以风趣又严谨的社会文化风俗杂谈见长,为后世的史学研究提供了宝贵资料。二十四岁那年,她以笔名“街头路人”出版的处女作《跳支舞吧:与舞蹈有关的爱恨情仇》引发了各界关注,并翻译成多种语言,广泛流传。有人赞誉她有着“敏锐的目光,犀利却不失幽默的谈吐,细腻的笔触。”,绝对是一位“出身高贵,举止优雅,气度不凡的绅士。”当她在《我们都爱浪漫故事:“爱情”的历史》一书中公开了女性身份后,那些自命不凡的男人们更是对她刮目相看,甚至愤怒地攻击她那些睿智的性爱讨论,认为“有伤风化”。她的哥哥亚瑟就任皇后后给了她不小的支持,直到罗莎去世,她一共出版了二十本文化随笔。

 

《欢乐时刻:有关宴会和狂欢节》一书出版于即位典礼的一年后,作者署名依旧是“街头路人”,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这位年轻却又才华横溢的小姐的真实身份。她以惯常的手法,冷静又生动地记述了百年来黑桃国宫廷与民间的宴会和狂欢节的发展变化。除了引经据典,还有许多饶有趣味的片段和犀利的评论。而琼斯国王和柯克兰皇后的即位典礼自然也被收录,她比当时的报纸注意到更多的细节,并表达了对这个王朝未来的信心。

 

作品照旧获得了不错的反响和一部分人的尖酸嘲讽。柯克兰皇后给他的妹妹的信件中如此评价这本书:“很高兴发现你的学识与文笔又有了明显的进步,已经到达了许多流行作家所不能及的高度。我由衷地为你骄傲,也请你不要过于在乎那些毫无道理的苛刻评论,将主要的注意力转移到下一部作品的创作中。我会尽我所能去帮助你,祝你好运。”

 

……

 

 

 

22、《逃避战争》简谱与歌词

 

《逃避战争》是当时黑桃国首都下层酒馆流传颇广的一首流行小调,通过哪些唱歌卖笑的陪酒女而流行起来。具体作者始终有争议,但根据歌词中的讽意判断,应该是个激进却郁郁不得志的主战派人士。那段时候四国关系微妙而平衡,黑桃国上层普遍希望避免战争,而积极推进国家间的外交谈判。方块国的波诺弗瓦国王与柯克兰皇后交情颇好,而梅花国也只是在暗中观察,最具威胁的红心国是各国外交的重点。这首歌的作者显然认为这种行为是本末倒置,大发牢骚,如歌词“如果给我香烟,女人和一张床/谁介意去当一条狗呢”。

 

历史已经证明了此时黑桃国政府的明智,据载,当琼斯国王知道了这首歌的歌词后曾笑谈道:“亚瑟,显然咱们俩就是最笨的那俩。”

 

……

 

 

 

31、肖像画《阿尔弗雷德·F·琼斯与亚瑟·柯克兰》阿尔瓦·瑞蒙·塞巴斯蒂安

 

柯克兰皇后为庆祝琼斯国王三十岁生日,委托皇室御用画家阿尔瓦·瑞蒙·塞巴斯蒂安于无忧花园为琼斯国王创作一幅肖像画。而琼斯国王则希望和柯克兰皇后一同出现在画中,便干脆将本来的单人肖像画改成双人。本作品高约130cm,宽约97cm,画面偏暖,体现出精湛的古典主义画法。而塞巴斯蒂安画师精于刻画人物细节以及运用光影的特点也可见一斑,他的光影运用接近现在的好莱坞照明法,可以掩饰人物的缺陷,力求直观展现人物气质。

 

画面中,柯克兰皇后坐在无忧花园里玫瑰树旁的白色秋千上看书,而琼斯国王斜立一旁,手执柯克兰皇后送他的另一件生日礼物——魔剑莱瓦汀,面带微笑地凝视着远方。他们并未身着华服,但又宛如美德的化身,年轻而充满力量,在机械玫瑰王朝年间也是难得一见的佳作。虽然后来曾有政客攻击此画过于“神化国王与皇后的形象,是在谄媚地歌颂功德”,琼斯国王依旧非常喜欢这幅画,并亲自将这幅画的原名《国王与皇后在无忧花园》改成了《阿尔弗雷德·F·琼斯与亚瑟·柯克兰》,收藏于皇家收藏博物馆。

 

……

 

 

 

37、黑桃长矛

 

黑桃长矛长约3.4m,钢铁材质,以山莱英木为芯,主体部分涂上黑漆,带有银白色的黑桃,玫瑰与藤蔓的纹饰,尾部刻有精细的装饰画——传说亚历山大大帝马其顿方阵。矛头镀银,镶有多颗小黑曜石。为红心国皇后本田菊拜访黑桃国时赠送的礼物,在红心国首都地区的本土语言中,黑桃(spade)一词有长矛之意,故安排本国工匠打造这把“黑桃长矛”作为和平交好的礼物。

 

当时,红心国的综合发展速度已经超越黑桃国,尤其是钢铁等重工业发展之迅猛,已使其他三国起了戒备之心。梅花国主张对红心国进行制裁,而方块国期盼看到梅花国或黑桃国与红心国大打出手,从而坐收渔翁之利。黑桃国内部,荆棘党主张联合方块国与梅花国一同进行制裁,而海鹰党主张按兵不动。微妙的平衡时代看似即将颠覆之时,红心国开始了一次大规模的外交活动。首先是红心国国王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对梅花国进行国事访问,与梅花国国王伊万·布拉金斯基在码头的会面堪称世纪经典一幕,有多幅绘画作品传世。然后就是红心国皇后本田菊拜访黑桃国,这位皇后温文尔雅,气度不凡又暗藏锋芒。在国内议会激烈的辩论后,琼斯国王和柯克兰皇后以今日类似于“外交大使”的身份,表示希望和红心国建立友好协作关系,但同时恩威并施,暗示红心国实力在短期内无法超越黑桃国。本田皇后这次访问可以说是成功结束,至少这岌岌可危的平衡年代的结束时限被拉长到柯克兰皇后去世的那一瞬间。

 

……

 

 

 

43、“在海克斯普顿郡的草坪上”小提琴

 

这把小提琴出自乐器行亚特兰蒂斯维纳,做工精良考究,可以说在这个名誉满载的乐器行中也是头等珍品。面板由黑桃国北部美惠女神山区的鱼鳞松制成。侧板,背板,琴头,琴码由枫木做成,而弦钮、腮托、拉线板为上等蛇木。琴弦主要是包银丝的羊肠弦,而E弦非常新潮地使用了钢丝弦,使高音效果更佳。

 

这把小提琴是琼斯国王送给柯克兰皇后的三十九岁生日礼物,以阿尔弗雷德·F·琼斯个人名义在亚特兰蒂斯维纳乐器行悄悄定制。乐器行未曾声张,但是显然竭尽全力,甚至请回隐居于南部的提琴大师,最终奉上这把佳作。据记载,琼斯国王在私人宴会上送给柯克兰皇后这把小提琴时微笑着说:“你还记得在海克斯普顿郡的草坪上都发生了些什么吗?”

 

话音刚落,一向成熟稳重的柯克兰皇后顿时满脸通红——没错,是当日参加宴会的其他贵族在书信中所提,“我看见皇后在听到海克斯普顿郡这个词之后显而易见的脸红了,真不可思议,他那优雅的风度甚至在某一瞬间变成了窘迫,让他在比他还要年轻的琼斯国王面前显得局促不安起来。”

这可能和他们的年少往事有关,但即使是在琼斯国王和柯克兰皇后的书信集中也未提及。最后,在琼斯国王的建议下,柯克兰皇后当众演奏了一曲《爱的回忆》。在场的人在回忆录或书信中无不表达了柯克兰皇后琴艺之高的赞叹,同时又以幽默的腔调幻想着国王与皇后年少的风流韵事。比如当日秘密出席的方块国国王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在给挚友——知名无国籍世界公民基尔伯特(他的身世一向是个谜,除了他原是红心国外史学家们一无所知。曾有他是红心国国王路德维希的兄长一说)的信中说道“他们两个幼稚的老家伙可能在更幼稚的年纪里坐在海克斯普顿郡的草坪上互相接吻——你看他们那副如胶似漆的样子!”

 

这也是柯克兰皇后度过的最后一个生日,在他逝世后,琼斯国王将此琴命名为“在海克斯普顿郡的草坪上”,收藏于皇家收藏博物馆。爱好作曲的梅花国骑士团团长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逝世后被发现的七十二首秘密曲谱中,有一首弦乐小夜曲叫做《在海克斯普顿郡的草坪上》,曲风轻松而不失哀伤,被认为是器乐小夜曲的典范。

 

……

 

 

 

53、人物速写《病榻前的亚瑟·柯克兰》阿尔弗雷德·F·琼斯

 

在诸多华美的收藏中,这幅人物速写显得异常平淡无奇。它是琼斯国王坐在柯克兰皇后的病榻前,随手画在笔记本上的。尽管曾经受过一些美术训练,还是可以看出琼斯国王并不擅长绘画,线条僵硬生涩,类似于初学者的习作。

 

画面中可以看见年近四十的柯克兰皇后半靠在床边,半睁着眼睛,手中拿着一本书。琼斯国王的画法并不精湛,但柯克兰皇后的笑容被描绘得非常自然。

 

当时,柯克兰皇后在拜访梅花国之后便因受风卧病不起。医生诊断皆是普通的发热症状,但令人蹊跷的迟迟没有好转。琼斯国王空闲时经常坐在柯克兰皇后床前与他相伴,据说是在柯克兰皇后的要求下,琼斯国王画了这幅速写。本来琼斯国王无意收藏这份速写,但在他逝世后,这份速写与书信集一起被收藏于皇家收藏博物馆,后在后人整理中特意分离而出。

 

两个月后,柯克兰皇后逝世,国家各地自发地举行了哀悼仪式。但同时,国际上的不和谐音渐起。有一种颇为流行的说法是柯克兰皇后在梅花国被害(或被下毒等等)而死,梅花国曾否认过,但和平的局面已被打破。三周后,梅花国和红心国的海外殖民地爆发冲突,当地总督授意开火,平衡时代告终。至今历史学家并未发现柯克兰皇后真正死因。

 

 

 

54、阿尔弗雷德·F·琼斯与亚瑟·柯克兰的书信集

 

此书信集是琼斯国王和柯克兰皇后的共同珍藏,并在柯克兰皇后死后日夜放于琼斯国王的床头以便寄托思念。之中包括着从他们十二三岁直到柯克兰皇后死前访问梅花国时期的信笺,尽管据说有多封在琼斯国王的授意下并未珍藏而成为了随葬品,也是一份极具价值的藏品。在时光流逝中,琼斯国王和柯克兰皇后的情深义重似乎早已超越了普通的朋友关系。曾有多部文学影视作品以此为题材。最有名的当属《我心深处》

 

早些年他们的信件往来并不平凡而且较为冷淡,诸如柯克兰皇后在德卡斯城堡寄给琼斯国王的新年问候“在父亲的授意下,我向你送上新年祝福。”但在琼斯国王十六七岁时,笔调活跃而真挚,并且有很多超过四页的长信。例如琼斯国王在方块国兰卡湖畔寄给柯克兰皇后的信,长达五页,详细记述了自己在兰卡湖畔附近居住时的生活,在结尾处他说道“你知道的,我在这里的生活忙碌又惬意。我能看见斯诺山优美的风景,能享受古朴清新的田园生活。但我时时刻刻都想着你,我在这里寂寞又无聊,我想你,亚瑟,请你也想我吧。”

 

在他们即位前,柯克兰皇后寄给琼斯国王的一封短信也历来为人称道,上面只有一行字“荣幸与你共事”。而琼斯国王的回信为“并且,这份工作永无期限。”

 

由此,对琼斯国王和柯克兰皇后爱情关系的推测并非空穴来风。即便没办法获得他们之间全部的信件,但类似“我目不见物,只看见你。”这样的信件也似乎足够证明他们间的关系。即便部分史学家依旧对此表示怀疑,但相信他们间存在爱情的说法还是占据上风。

 

曾有人认为这会是专制对民主的反扑与威胁,但从实际上看并非如此。黑桃国的民主政治还在继续发展,在柯克兰皇后死后的二十年间,琼斯国王一个人也很好的担任了这个仪式性角色。二十七贵族制日趋成熟,黑桃国国力也日渐强大。有人认为,这实际上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和亚瑟·柯克兰个人对国家做出的牺牲。虽然当时同性之前的爱情还没有得到官方的承认,但在民间,乃至上层社会也早已见怪不怪。如果他们并没有成为国王和皇后,也许就是一对厮守终生的爱侣。但是,在这种假设下,谁也不知道历史会怎样发展。总之,在种种谜团中,我们相信,历史总会给出最完美的答案。

 

 

 

 

 

 

到这里,他们终于走到了展厅的尽头。这是两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他们并肩在展厅中度过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光。

 

“嘿,我们去那边吃点什么吧。”一个人提议道,指向那边的一家小咖啡店,“你一定饿了,今天晚上我们还要去广场看焰火表演呢。”

“在那之前,我想去艺术品商店买点纪念品回去。”另一个人回答道,他们一起走向了装修雅致的商店中。那里面多半是些小工艺品和名画复制品,其中“自由是我们的旌旗”依旧铺天盖地。

 

他们在《阿尔弗雷德·F·琼斯与亚瑟·柯克兰》的复制品前面停住了脚步,面对着画里温柔而坚定的目光,一个人低声嘟囔着:“真像在照镜子。”

“说不定我们之前真有过这么一段浪漫故事呢?”另一个打趣道,而店员走了过来,惊讶地感叹着,“先生们,竟然有这么巧的事!你们不考虑买一幅画算作你们爱情的祝愿吗?”

 

其中一个人面露犹豫,而另一个笑着摆了摆手:“不用了,听说博物馆是通往过去的大门,但我相信我和他有更美好的未来。”

评论 ( 27 )
热度 ( 350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