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夜会<武侠·王肖>

趁着七夕给我爱了很久却没产过粮的CP做点贡献

甜甜甜,纯架空,但参考了一些武侠小说的设定



七夕夜会

 


是夜,雷霆山庄,玄机楼。

 

正是七夕佳节,雷霆山庄的弟子素来勤恳,今夜也都出去幽会,郎情妾意好不热闹。倒是年纪轻轻神秘莫测的庄主依旧留守,正在楼内有一搭没一搭地翻书。夜风怡人,窗旁的烛火微微一晃。翻着书的年轻男子抬起头,柔顺的黑发下是书生般清俊的面容,淡樱色嘴唇的嘴唇微微扬起,让人想不到这就是当今武林暗器技艺与蜀中唐门不相上下的雷霆山庄庄主——“一弹破玄机”肖时钦。

 

“公子伴花失美,盗帅踏月留香——没想到蓝雨卢瀚文那小子说的是真的,你鼎鼎大名的王堂主,真是一心仰慕当年盗帅楚留香,才练就了这一手奇门功夫。”

 

寒光一闪,一柄花枪直指咽喉。肖时钦不慌不忙,微微一笑,看似要举起茶杯,却拿起桌上一支银白色棒槌似的玩意,开口道:“你可知这是什么?”

 

来者也是沉着冷静:“唐门暴雨梨花针?”

 

“错。”肖时钦一挑眉,摩挲着这看起来平淡无奇的东西,谈笑间不无得意,“唐门暴雨梨花针是种长七寸,厚三寸的机簧匣子,内有二十七根银针,出必见血。我手中这个,名叫‘千根针’,长五寸,厚两寸,棒槌状,轻轻一拧便可发射十六支银针,针针淬毒,每一针毒各不同。据说说谎者要受吞针钱千根的刑罚,这暗器一出手,即便没千根针,也让他受了千根针的痛。”

 

来者闻言一愣,起手收回长枪,语气竟还带着淡淡的笑意:“许久不见,你的暗器更狠了些。”

 

“狠不过闪影。”随着王杰希落座,肖时钦也放下了“千根针”,端起了茶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我已经设计不出这样奇诡的兵器了。”

 

“甚好。”王杰希也端起了茶杯,这桌上两盏雨前,想必这玲珑心窍的人又早早料到自己会趁夜来访,语气更柔和了一些,“闪影所到之处,生灵尽灭。你说过,要在置之死地而后生之时才肯出手,凶险无比。我还不希望你太早死,不然这西湖雨前,谁来陪我喝?”

 

肖时钦白了他一眼。他虽然年轻,也算是成名已久的江湖前辈,在王杰希面前却总有点孩子气。而王杰希一直给世人稳重可靠的印象,在肖时钦面前也放得很轻松,言谈随和。

 

“听说叶秋——叶修又闹了什么事,一路遭人追杀,在追杀的路上却能拉帮结伙弄了个什么兴欣寨。”沉吟片刻,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肖时钦聊起了近来江湖武林上的热门话题。话音刚落两人皆是头痛,如今号称“江湖散人”的叶秋——叶修在嘉世会的时候,一杆却邪横扫武林就够说道了。现在离了嘉世,不知从哪儿弄出个“千机伞”又是独步天下。

 

“他现在的兵器奇怪的很,和他交手的人都是一头雾水。诸如车前子,蓝河他们,也都算是高手,可败在人家手下却说不出个缘由。”王杰希皱起了眉,又开始为微草堂担忧,“况且他也不算被追杀,谁让他闯入名门正派大言不惭地说要借物一用,最后往往得手。我猜他是要继续改进他的兵器,只是他‘借’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让人完全没头绪。”

 

“我听说了,也在研究,可惜还没进展。连暗器世家蜀中唐门都谨慎观望,其余门派说是追杀也不会轻举妄动。”言及此,肖时钦望向王杰希,忽然露出了促狭的微笑,“听说他放言要借你花枪‘灭绝星辰’一观,弄得天下皆知,让王堂主很是为难。今儿来我这儿,不会是避风头的吧?”

 

王杰希不语,看向一旁他少年时和肖时钦商议后亲手打造的花枪“灭绝星辰”。花枪乃是百兵之贼,使用起来刁钻多变,灵动非常。配上王杰希那极具特点让人匪夷所思的独门功夫,武林上名声显赫。若他真大方的借叶修一观,不知道又会惹出什么幺蛾子。若是不借,不仅有小气之嫌,叶修也可能索性来夺,到时候更是挂不住面。

 

肖时钦看他烦恼,幸灾乐祸地大笑:“哎呀王堂主且烦恼着,在下出门赏月去也。”

 

谁料身形刚动,细白的手就被王杰希握住。那被他嘲弄的男子起身半搂住他,低沉的嗓音和灼热的吐息尽数落在肖时钦的耳根上:“肖庄主倒是自在了,可是那叶修保不准什么时候就也要来雷霆山庄,到时候,不知道要被他‘借’去多少东西……”

 

肖时钦玉面微红,扭了扭身子,强作平静地答道:“学才精于术数,晓奇门知遁甲。我会让他提前布阵,不会容叶修安然闯入。”

 

“既然如此,何不让他现在就布好——不过叶修身边跟了个隐退多年的魏琛,迎风布阵的本领现在还广为流传。你身边那个方学才,还是更善于做个刺客吧。”嘴上说着正事,手上却忙碌起来。王杰希搂着肖时钦柔韧的身体,不安分地捏着对方的腰,嘴唇凑在肖时钦耳畔轻吻,声音越来越黯哑。

 

肖时钦索性转身,展颜一笑,眉眼间的风情夺人呼吸:“王堂主对我山庄内事真是了解的很啊。今个儿七夕,不与有情人相聚,偏偏还闯来劳碌,佩服佩服。”

 

“这不都因为,我是庄主的入幕之宾——”

 

微风吹过,玄机楼上明月高悬。王杰希挑起肖时钦的下巴轻吻,耳鬓厮磨。肖时钦被吻得气喘吁吁,又偏要眨巴着那双明亮的眼睛出演挑衅:“我一伸手就能拿到‘千根针’,王堂主还真是——”

 

王杰希一笑:“色胆包天。”复又堵上那张嘴,推搡间一层层解开玄色的衣衫,又不顾怀中人的嗔怒拦腰抱起,入了屏风后,床榻被海间人影渐合。先前的调侃讽刺都无,只留下情人间绵绵爱语与情动时的呻吟。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好一番缠绵。



评论 ( 3 )
热度 ( 29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