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情人的血特别红

One Night in 北京 <王耀x武侠小说群侠>

涉及作品:《侠客行》、《笑傲江湖》、《萧十一郎》、《四大名捕之逆水寒》、《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

出场顺序与我阅读原作顺序相同,登场人物基本都是男神√


One Night in 北京

北京一夜

 

……

One Night in 北京

我留下许多情

不管你爱与不爱

都是历史的尘埃

……

 

 

 

今儿一下班就被人拉到东来顺吃涮锅,一大桌子老同学嘻嘻哈哈好不自在。话头从升职加薪到国家大事,当年的班长一举杯依旧是天下兴亡我来担当的豪情。最后又说起了说不完的青春往事,我斜靠着凳子背,有点伤感,走神间就被损友灌了个不省人事。

 

斜斜歪歪地走出饭店之后,先要给妹子们安顿好,然后再各自打车离去。北京的夏夜闷热闷热的,微风一吹身上却黏糊糊的全是汗。我婉拒了别人拼车的邀请,一个人摇摇晃晃地瞎走着。糊里糊涂地想着当年暗恋的隔壁班班花,不敢签字的试卷,被老师没收的武侠小说……笑出声的时候一抬头,却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儿。

 

……

One Night in 北京

我留下许多情

不敢在午夜问路

怕走到了百花深处

……

 

好像是条河,河上有个古色古香的小桥。我来北京工作快十年了,自以为也算了解这座城市。可这儿我可真没来过,还有这桥一看也不够结实不能过车……不想这么多,我可要怎么回家呢?

 

脑袋有点疼,碰巧有人点着盏灯笼走上了桥。这年头谁还点灯笼啊?仔细一看好像还穿着古装,又是什么汉服爱好者吧?我定定神准备去问路。

 

“哥们儿,不好意思问个路,这是哪儿啊?附近有公交站牌或者地铁站吗?”

 

点着灯笼的是个男人,一身灰色的粗布袍,头发挺长,乱糟糟的。他看向我,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有着和魁梧身躯不符的天真神态:“你叫我?”

 

“是啊,我迷了路,就想问个路,没别的意思。”

 

他面露苦恼,抱歉地笑笑:“我对这儿的路也不熟,我在等叮叮当当。等她来了你可以问她!她可聪明了,应该知道。”

 

我一愣:“叮叮当当……?你是?”

 

他好像没觉得被陌生人问及姓名很无礼,反而大方地回答:“别人都叫我石破天,我娘叫我狗杂种。哎呀,叮叮当当,你来了!”

 

我愕然地向远看,却看到了扑面而来的白雾。我慌张地后退了几步,这雾气又忽然散去。鼎沸的人声从四处响起,我又站在了一条繁华的街市上。卖玩具和小零食的商贩走街串巷地叫卖,喝得醉醺醺的男人们大声谈笑,小孩们雀跃地你追我赶。可……可为什么他们都穿着古装?拍电视剧?

 

精神错乱着呢,背后忽然被人狠狠一撞。我回头看去,那是个也就十六七岁的少年吧,眉清目秀,长得比大姑娘还好看,正懊恼地揉着撞疼了的鼻尖。察觉到我的目光后潇洒地一抱拳:“多有得罪,兄台见谅!”

 

“无事……”我讷讷道,难道真是喝得太醉了?少年看了看我,笑笑后又跑开,像是要追什么人:“灵珊,灵珊!大师兄在那边呢!”

 

前面有一翠衫女子回头,面如桃花:“平之,你随我来,别管他了!”

 

灵珊?平之?我又诧异地望去,还有一对似乎是情侣的人正巧从我身边路过。那女子声音好听,却能让人料想到她性子的泼辣:“我说萧十一郎,你挑了这么半天,到底要送璧君什么稀奇玩意啊?”

 

男子声音里带着调侃:“四娘倒是说说,你欢喜收到什么礼物?”

 

女子哼了一声,又惊讶地指向前方:“你看,那不是连城璧?”

 

这……这都哪跟哪儿啊?结果人群熙攘之间,景色又有变化。我好像置身于一个酒楼里,觥筹交错间的公子哥们都身着华服。忽然骚乱声起,有人大喊:“顾惜朝!”

 

“顾惜朝?”“逼宫的那个?”“玉面修罗顾惜朝?”

 

一阵破碎声中,一个英气逼人的白衣男子抽出长剑,厉声逼问:“顾惜朝!你来干嘛!”

 

脖颈挨着长剑的是个青衣公子,面白如玉,丰神俊朗,一副书生模样,讥笑道:“怎么,戚大侠现今不是做了金风细雨楼楼主吗?这不是金风细雨楼的酒楼吗?你身为楼主却要砸自家生意,真是有负王小石的托付。现在想想,当初是不是该让白愁飞做楼主啊?”说着好像还不过瘾,拿出一锭银子,“小二,再给我来一坛上好竹叶青!”

 

那白衣男子的剑逼得更近了一些,客人们也有拔剑而出高喊顾惜朝人人得而诛之。那书生仍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忽然就有两个身影闪现进来,一身官服的人瞬间挡在书生前,对着白衣男子和众人拱手:“顾惜朝的命我铁手保下了,还望各位卖我这个薄面!”

 

书生不屑地冷哼:“我顾惜朝需要你的保护才能苟活?笑话!”

 

刚闪身进来的另一男子不满地回应:“你这也太不给二师兄面子了,他可是一心维护你——咦,小二,你拿的是不是竹叶青?快给你追三爷倒上一碗!”

 

声音越来越吵,我的头也越来越晕。一时间终于没忍住,哇地吐了出来。

 

……

One Night in 北京

你可别喝太多酒

走在地安门外

没有人不动真情

……

 

“老王?老王?叫你别喝这么多吧?”

 

我猛地一抬头,原来还在东来顺门口。老同学大力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宽慰道;“没事,吐出来就好受了,我帮你打车?”

 

我茫然四顾,还是这个北京,我认识的北京。霓虹灯火,车来车往。有一个抱着吉他的人远远地走来,自弹自唱着:“呜……我已等待了千年,为何城门还不开?呜……我已等待了千年,为何良人不回来?”

 

“哎,老王,车打到了,走吧?”

 

我挥挥手:“不了,我想自己个儿走会儿。”然后不顾对方探究的目光,一个人走进了北京的夜里。车水马龙离我越来越远,只有那个人的歌声越发清晰。

 

……

不想再问你你到底在何方

不想再思量你能否归来嘛

想着你的心想着你的脸

想捧在胸口能不放就不放

One Night in 北京

……


评论
热度 ( 11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