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一边作恶,一边忏悔

繁星童话<仏英>

 @荔•枝•枝•汁  送给荔枝的生贺!祝学习生活一切顺利,新一年请产出更多更美味的粮吧!!【你】

一篇短打,智商过低BUG还请多多见谅,灵感来源于刘慈欣《时间移民》

法法童话作家的设定是受信步太太《中二病》的影响




繁星童话

 

 

 

他端着一杯咖啡,坐在自己纯白的书桌前。无形的屏幕和键盘都泛着一种淡淡的蓝光,这似乎是科技的代表色。弗朗西斯为能拥有这杯咖啡——以及帮他搞到这杯咖啡的亚瑟而感到由衷的庆幸。

 

“……最后,莉迪亚在甲板的尽头缓缓地蹲下了。除了这块突兀的甲板,这里什么都没有了。包括繁华的第四人类帝国,和那像一条钻石项链那样闪闪发光的B-217星系,都成为了虚无。遥远的星云中间似乎闪烁着暗蓝色的光。如果汉先生还活着,他一定会跪下来,热泪盈眶,嘴唇哆嗦着说不出一句话。可是莉迪亚不会,她蹲在那儿,红色的裙角像一朵顽强绽放着的鲜花。

 

“她对一无所有的前方,伸出了白嫩的小手,认真地问道:‘你在吗?’

 

“虚空中,有一个声音缓缓地回答他:‘我在。’这个声音,无法被描述,甚至无法被记录。因为当这个女孩对这个宇宙提出疑惑的时候,回答她的也只有宇宙。

 

“莉迪亚侧着头,她美丽的蓝眼睛让人想到初生的文明。她的手指蜷缩着,移动,就像在抚摸一只长毛犬。而无处不在的宇宙,也的确正在被她宠溺地抚摸着。

 

“‘你说过,在一切结束之前,让我问你一个问题。’

 

“‘没错。’那个声音缓缓地响起,‘你想问什么?’”

 

……

 

 

 

忽然,屏幕上一道光闪过,一个视频聊天框强行弹出。弗朗西斯叹气,又是该死的最高权限。他向后倚靠着极度符合人体工学的流态座椅,无奈地注视着屏幕:“这个故事我写了很久,马上就要结局了。”

 

屏幕里橘红色短发的姑娘笑了笑:“抱歉,弗朗西斯,但是我知道正常接通申请一定会被你回绝。”她的表情转眼间变得严肃,“现在事态非常紧急,事关‘回归号’飞船以及船上所有生命体安危,我要求和你与亚瑟同时对话。他在哪儿?”

 

“在给我自己泡一杯咖啡。”亚瑟端着一杯咖啡闪进房间,对着屏幕笑了笑,“你知道我的口味,也知道这东西有多难搞。”

 

“啊,亲爱的。”弗朗西斯搂过亚瑟的腰,被亚瑟轻巧地闪开,“我真爱你。”

 

“停止你们无处不在的调情。”艾米丽调出了一个窗口,“请看这张图,一颗恒星由于主舰队的加速,轨道发生异常变化,脱离原轨约0.7光年,并以令人不知置信的加速度向‘回归号’袭来。如没有再次发生脱离常理计算的变速与变轨,它将在约147年后与‘回归号’发生碰撞。‘回归号’只是一艘私人飞船,没有足够的抵抗能力也没有足够的速度及时远离,会在与它的大气层摩擦中燃烧坠毁。”

 

弗朗西斯脸上的微笑消失了,亚瑟也放下了咖啡杯。无声间,他们的手握在一起,无名指上的两枚戒指闪闪发光。

 

“那解决办法呢?”亚瑟沉声问道。

 

“首先,‘飞跃’旅行公司以‘回归号’没有正式办理航行保险而拒绝负责,表示只按合同提供足够的资源。”艾米丽有些急躁,甜美的声音有些变形,“而且主舰正在全速向M1977星系驶去,加上‘返航革命’愈演愈烈,很有可能无法提供援助。”

 

她的声音变得很轻:“我就说你们不该在这个时候到那儿去度蜜月。”

 

弗朗西斯耸了耸肩,没来由的,那抹玩世不恭的迷人笑容又回到了脸上:“这个星系实在是很美,没有游客,很清净。”

 

艾米丽有些愠怒,眼睛有些湿润。亚瑟握着弗朗西斯的手,静静地开口:“那么,我们必死无疑了?”

 

“……我会尽力帮助你们的。”

 

承载着最后的旧人类和正在茁壮成长的新人类的“地球之光”舰队上,像亚瑟和弗朗西斯这样的旧人类确实不够稀罕,也不值得任何一点牺牲。艾米丽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她非常难过。但事情总有办法的,想到这儿她又乐观起来。新人类的情绪转化非常快,她不能理解旧人类缠缠绵绵的忧郁,她行事果断,目的明确。

 

弗朗西斯不再看屏幕,他搂过亚瑟的腰,温柔地注视着亚瑟的眼睛,亚瑟也同样注视着他。他们没有恐惧,反而平和地相望。戒指依旧稳妥地戴在手上,认真观察,那是个恒星形状的银戒指,设计很复古。

 

“你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吗?”弗朗西斯已经站了起来,不顾艾米丽的视频窗口还打开,轻柔地吻着亚瑟的嘴角,咬着他软软的唇瓣。

 

亚瑟蹙着眉,他对这种突然的亲近总有些不习惯,但没有推开:“我记得,你在写一篇童话,关于一颗即将灭亡的恒星。”

 

 

 

地球。北美洲。美国。加利福尼亚州。

 

亚瑟坐在吧台前恹恹不乐,他的工作再度面临经费不足的窘境。酒保给他递过一杯特调鸡尾酒,瑰丽的颜色让他回过神来。通透的深紫色之间是一颗蔓越莓,随着气泡一起沉沉浮浮。

 

“这杯酒叫什么名字?”

 

旁边有人小声地询问酒保,而亚瑟挑挑眉,冲着那人的方向举起了酒杯:“燃烧的恒星。”

 

那个人愣了愣,然后熟练地微笑起来,凑到他身边坐在:“那么我也要一杯,燃烧的恒星。”

 

亚瑟低笑了几声,他面前的这个人长得就像个情场高手。淡金色的头发束成小辫,前额垂下几缕,却挡不住那双含着笑意的眼睛。

 

“弗朗西斯,童话作家。”

 

童话作家?亚瑟感兴趣地又看了他几眼:“亚瑟,历史研究员。”

 

“现在历史研究员不多了。”弗朗西斯感叹了一声,对着递给他酒的道了声谢,对着亚瑟再次翘起嘴角,“来碰个杯?”

 

杯子相碰发出清脆的声音,他们同时浅浅地抿了一口酒。亚瑟慵懒地回应着:“而且会越来越少,童话作家也是一样。更多的会是工程师、工程师、工程师……”

 

“没劲透顶了,对吧?”

 

“在我看来,是的。”

 

又喝了一口酒,弗朗西斯继续和他闲聊,但目光却转移到手中的酒杯上:“我最近在写的一篇童话早就想好了结局,却迟迟无法落笔写最后一个情节。今天遇见了你和这杯酒,我想我可以动笔了。”

 

“哦?什么样的结局?”

 

“男孩和女孩站在观景台旁看一颗白矮星,女孩说这是颗已经死去的恒星。男孩计算后带她回到了1666年的伦敦,平静的夜空中有一个格外闪亮的点。看,那就那颗即将死去的恒星。后来,他们一起葬身在火海中。他们是伦敦大火中死去的未来人。”

 

亚瑟咂舌:“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不,我愿意把它叫做浪漫故事。”弗朗西斯拿出了他的电脑,开始一字一字敲下了这个童话的结局。亚瑟饶有兴致地陪伴着他,聊起了《一千零一夜》。

 

 

 

然后就是常见的爱情开端,和地球生变。进入冷冻深睡眠前的誓言,来到陌生环境刻骨铭心的孤独。但他们又相遇了,那是47号舰上按旧历法庆祝新年的一天。弗朗西斯一路小跑过来,紧紧地将亚瑟搂在怀里,然后在一片未知的虚空中忘情地接吻。

 

“亚瑟,亲爱的,我爱你。”他拉着亚瑟的手,给他戴上了那枚戒指,语气很急切又很深情,“和我在一起吧。我们不能结婚,这无关紧要。我们永远在一起吧。”

 

亚瑟侧过头掩饰着脸红,嘴上却不忘了嘲笑:“我以为你很擅长说情话。”

 

弗朗西斯抬起他的下巴,近乎粗鲁地吻着他的嘴唇,亚瑟也正需要这样。他们在无边的孤独中沉睡了近一千年才被唤醒,然后硬生生地面对这个冷漠的世界。如果说旧人类只是在渴望被爱与爱的能力的缺失中矛盾纠结,那么新人类已经失去了全部的爱。当连性|||爱都失去了沟通的功能,变成了一种宣泄或者程序,爱也随之变得病态无比,甚至消失。这儿不适合他们,即便新人类对旧人类的态度十分友好,即便虚伪的天幕下他们又找了那款“燃烧的恒星”,他们还是搞了一艘飞船离开了这儿。

 

“也许我们会在星星之间迷路。”飞船刚离开的时候,亚瑟开玩笑的说着。

 

“亲爱的,你永远都不会弄丢我。”弗朗西斯吻了吻他的指节,两个人互相调侃着,如胶似漆。

 

 

 

“唯一的办法是你们立刻进入飞船内部的冬眠装置,把一切都交给我。”艾米丽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回忆,“147年很短暂,几乎转瞬即逝,不要浪费时间了。”

 

“但是其实对于一个人的一生来说——很少有人能活这么长,不是吗?”弗朗西斯慢慢地转移目光,就在刚才,他已经从亚瑟的眼睛里得到了一切答案。

 

艾米丽的声音有些惊慌:“弗朗西斯,你是什么意思?”

 

“他的意思——就这样吧,不用管我们了。”亚瑟平静地注视着艾米丽,“在这儿,我们能度过完美的一生。而且舰队其实并不需要一个旧人类历史研究员和一个——该死的,说出来就像在说笑话似的职业,童话作家?”

 

“但是……”

 

“有时间让阿尔弗他们也和我们视频聊个天,毕竟你们很忙,147年转瞬即逝。但对我和亚瑟来说已经足够了。”弗朗西斯抻了个懒腰,“我们是旧人类,如果生物进化理论依旧有效,我们早就过时了。”

 

艾米丽怔怔地望着他们,这两个人却毫无惧色,甚至开始闲聊起来。他们很幸福,艾米丽模糊间这么想着。旧人类的情绪有时真的很难捉摸,即便弗朗西斯和亚瑟都是她的好朋友。

 

“好吧,有什么新进展我会及时通知你们。”视频窗口被切断了,弗朗西斯的童话还差最后一个结尾。亚瑟也坐了下来,再次端起了咖啡:“写吧,现在不会有人打扰你了。”

 

“我真爱你,亚瑟。”弗朗西斯又凑过去亲了亲亚瑟的嘴角,放起了一支1920s的爵士乐,慢慢地写完了最后的结局。

 

 

 

“‘你说过,在一切结束之前,让我问你一个问题。’

 

“‘没错。’那个声音缓缓地响起,‘你想问什么?’”

 

“‘我想问,宇宙存在的目的是什么?’

 

“……那接近虚无的声音也染上了疑惑;‘我不知道。’

 

“一切都在塌陷,时间与空间一起。唯一的花也在逐渐泯成尘埃。莉迪亚站了起来,面对着什么都没有的深处,幸福地微笑着,张开双臂,就像在拥抱什么。

 

“‘我爱你。’她的声音很天真,很甜美。

 

“不可控制的塌陷到来了,瞬间,这里什么都不再有,甚至是尘埃。但莉迪亚并不难过,或者说她不再有难过的机会。

 

“她回归到了宇宙之中,当然我更愿意说,她真正地成了宇宙的心脏。

 

“所有的高等文明都注意到,正在塌陷的,寂静的宇宙深处,传来了心脏跳动的声音。”

 

《繁星童话》End


评论 ( 2 )
热度 ( 95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