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情人的血特别红

透明人<米英·加英>

短打

灵感来源于小学时候看的一篇短篇小说,名字忘了,主角好像叫方圆


透明人

 

马修·威廉姆斯好像是个透明人。

 

 

 

他的父母有自己的生活和事业,对他并不算照顾。

 

他从小性情内向温和,静静地坐在班级里,老师点人的时候总是数漏了他,他请假不来的时候那张空桌椅反倒更醒目。没有人看不惯他,没有人想找他麻烦——他们只是看不见他。他静静地坐在那里,就好像一团空气。

 

工作之后也是如此,他是一个普通文员,每天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敲敲打打,通过电邮上交报表再一个人下班。没人约他喝咖啡看电影,没人和他抱怨上司聊八卦。但也没人背后议论他,没人认为他自作清高——因为他们只是看不见他。上司请吃饭的时候会在落座时才想起来这还有人没椅子,公司发新年礼物的时候总有人说:“这儿怎么还多一份?”

 

“是我的。”他站起来,推推眼镜,温和地笑着。也没多说什么,也没力气去改变。

 

他想这可能是他的宿命。

 

所以,当他接到这张同学聚会的邀请函时候,心里是非常高兴的。那上面端端正正的“马修·威廉姆斯”简直可以说是人生中最大的惊喜。他从西雅图坐飞机到了洛杉矶,坐在熟悉的路上时脚步轻快。

 

同学会是阿尔弗雷德举办的,他现在年少有成,不仅靠着背后的家族企业还有让人不得不低头的个人实力。学生时代他就靠自己的个人魅力在校内一呼百应,是个十足的风云人物。更戏剧性的是,马修和他的脸还有些微妙的相似,但似乎没人注意到这点,因为他们看不见。

 

地点在他们公司旗下的酒店,这位少爷包了一整个楼层。觥筹交错间,已经成为社会人士的男男女女你来我往,又在深夜里闹得不停,嘻嘻哈哈。

 

马修站在角落里举着酒杯,似乎依旧没有人看见他,但是他已经很满足了。

 

忽然,一个身影斜斜歪歪地向他走来,满身酒气。

 

马修愣了愣:“……亚瑟?”

 

来人一头凌乱的金发,标志性的粗眉毛,英俊的面孔上泛着红晕,衬衫皱得乱七八糟。马修记得这个人不胜酒力,听说撒酒疯的时候尤其可怕。

 

亚瑟什么也没说,直接凑过去,嘴唇轻轻地碰了碰马修的脸。

 

马修的脸刹那间红透了,而亚瑟转过身,叫嚣似的笑:“还有什么惩罚?”

 

簇拥在一起的人们嘻嘻哈哈,有人还推了推阿尔弗雷德,对方一脸高深莫测的笑容,拉过亚瑟就是一个法式长吻。哦,他们现在是情侣。

 

马修无奈地耸耸肩,不敢去碰刚才亚瑟亲过的地方。

 

 

 

第二天早上,天气阴沉沉的。玩累了的还在睡觉,有一些去一楼吃早餐。马修没什么胃口,虽然酒店里服务俱全,但他还是想出去走走。

 

当他刚走出酒店不远,就听见背后有人在喊:“等等!”

 

他诧异地回身的时候,对方就已经抓住了他的手腕:“等会儿雨很大,你想去哪儿啊?”

 

还塞给他一把伞。

 

来者是亚瑟,脸色很疲惫,但仍然带着笑容。马修讶异地看着他,当他看清了马修的时候,也愣了愣神。

 

“对不起,认错了……”

 

亚瑟并不认识自己,马修看出来了。他忽然有点想笑。

 

“没关系,伞还给你。”

 

他将伞还给亚瑟,转身几乎是落荒而逃。亚瑟张了张嘴,他想提醒这个长得很像阿尔弗雷德的人一会儿会有大雨。而正好阿尔弗雷德也出了酒店:“亚瑟?你出去干嘛?”

 

亚瑟慢慢地回身:“没事……”

 

 

 

那天马修没有再回酒店,但没人注意到。

 

 

 

又一天早上,同学们三三两两地在酒店一楼吃早饭的时候,电视上正在播出新闻。

 

“于昨天早上……发生一起车祸……死者男……根据随身证件名为马修·威廉姆斯……请家属朋友与警方联系……”

 

忽然在说话的人们停下了。

 

“马修……”

 

这似乎是个很熟悉的名字。

 

阿尔弗雷德皱着眉,脸色怪怪的,盯着电视屏幕。滂沱大雨中,一个盖着白色被单的人正在被抬上救护车。坐在他身边的亚瑟脸色灰白,而阿尔弗雷德不动神色地把他楼进了怀里。

 

外面又下起了大雨。

 

 

 

马修·威廉姆斯是个透明人。


评论 ( 15 )
热度 ( 73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