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oon

一边作恶,一边忏悔

Alive

把小天使变成巨人的能力改成了看见未来……虽然是BE但是莫名其妙的热血沸腾啊!小短篇进度快OOC依旧十分严重



谁也不能改变全人类的可悲未来,连坦然拥抱的勇气都没有。

因为杀戮即将降临,在那场终末的战役之后,我将看不见任何事物。

 

举目可见的可悲未来啊,为何你们仍为它歌唱?

 

 

 

[他能看见所有人的未来,我们谁也不知道他存在的意义。因为即使他能看见未来,但是他看见的未来都是人们竭尽全力也不能改变的。他会给人类降下绝望]

[当然是因为未来总是不尽人意的吧]被捆绑着仍在中央的少年嘲讽地扬了扬嘴角,轻松的语气使得枪械再次对准他,不过那笑容依旧平缓。

利威尔嗤笑一声,那笑容从鼻腔发出。一旁的艾尔文没时间应答,他在绞尽脑汁想着如何能够让这个少年依旧留在调查兵团,尽管在利威尔看来是完全无意义的举动。

 

审议厅中央的被捆绑着的少年有着修长的四肢,病态般瘦弱的躯体与平庸的力量。但是那双璀璨而又澄澈的碧色眸子就像一面明镜,一切未来收于眼底。

这个名叫艾伦·耶格尔,调查兵团中一名普通的士兵,有着预言的能力。

 

第五十二次壁外调查中,调查兵团作战班全灭,仅剩利威尔一人踩踏在同伴的尸体之上浴血而归。他面色死灰,或许同伴的死对他来说是一个打击,但是更让他惊讶的是另一件事。

在调查兵团陷入混战时,他看见一个冰冷的少年站在巨大的树冠上神色冷冽而平淡。他不以为意地看着他的同期生在巨人的口中向他求救不为所动,在那个人的身影不复存在时他轻巧地发动立体机动,上升到更高的树枝上继续坐着。一片混战的血腥仿佛与他无关,而也没人去在意他这种卑劣行为。

利威尔暂时放弃了混乱的战局开启立体机动到达了那高大的树冠上。看到披风上沾满血液的调查兵团兵长,少年没有丝毫反应,反倒咧开了嘴角。

[兵长,我劝您此刻别想悠闲地说教我,因为在此次壁外调查,您的班会全灭,只剩您一人]

 

恶魔般的语言,与恶魔的绿眸。

下一刻少年发动立体机动,稳准狠地以最合理的角度狠狠削下了迫近的那个巨人的后颈肉。

 

 

 

预言是个何等可悲的能力,正如那个名叫艾伦的少年所说,因为未来总是不尽人意的。

或许是因为未来太过沉重与灰暗,这个少年就像崩坏一样的疯狂。他无视所有人的死亡,一切在眼中全都不以为意。利威尔看着他与那位高贵的总统轻巧地辩驳着,终于翻身下去。

 

[这是我一贯的主张,我认为最有效的管教就是疼痛,现在你最需要的不是语言上的教育,而是教训]

一通拳打脚踢,艾伦统统接受,疼痛仿若轻描淡写。那计落在脸上的旋踢,利威尔最终放轻了几分力气,虽然淤青了一片,但是牙齿却安稳健在。

艾尔文看懂了利威尔的意思,最终几番争辩后,那个不知好歹的小鬼依旧留在了调查兵团,名声在外的人类最强士兵利威尔亲自监视。

 

在每次壁外调查之后的休整时光中,利威尔总能看见有人怯生生地问着艾伦有关于未来的话题。艾伦微笑着避而不答,不仅因为利威尔的命令,更出自他自身的原因。

利威尔感觉的到,艾伦对未来的抗拒。也同样在韩吉的帮助下彻底摸清了艾伦能力的使用——他只能预见到大体上的未来,比如人类存亡战争胜败之类的未来。而小一点的比如个人的生死未来,需要精神完全集中才能看破。

当然获知的过程并不容易,因为艾伦绝不配合。

 

[我是世界的漏洞,我的存在与能力根本毫无意义。如果你想让我为这世界播撒绝望的种子,我乐于从命]这么说着的艾伦,不出意外地再次被利威尔狠狠揍了一顿。

[给我闭嘴,幼稚的小鬼]

 

这次大清扫,艾伦不出意料地再次偷懒了。而利威尔黑着脸准备再把艾伦揍个三两天起不了床,然后就看见了顶楼走廊中看见了。艾伦似乎在与他的同期生,谈话?或者说,争吵更为合适,而且很快可能会动起手来。

[我说你这个家伙就不能告诉我吗?下一次壁外调查会死多少人?我会不会死?]似乎叫做让的人狂暴地揪住艾伦的衣领。而艾伦虽然双脚离地,欠揍的笑容依旧带着一分嘲讽。

[为什么要告诉你?告诉你你以为你就能逃避未来吗?呵,别做梦了。反正早晚会死,死在哪里不一样呢]

 

[活在棋局中的棋子,百般旋转想要翘首未来,却连明日都看不见]

[更可悲的是,它们就算看见了也必须趋之若鹜,那不尽人意的未来]

 

让放开了衣领想要狠狠一拳揍上艾伦的脸,而四肢修长的艾伦迅速闪躲,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当他与利威尔擦肩而过的时候,轻声哼笑[兵长不这么觉得吗?看见未来根本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我死了就好]

[白痴]利威尔回敬。

 

 

 

艾伦喜欢站在壁上,站在那高大的壁上,肆无忌惮地看着远方的夕阳。那天际撕裂的巨大伤口是那么美丽,尽管下面的巨人贪婪地拍打着城墙,也丝毫不影响艾伦的心情。

当发觉他所看见的事情每一件都可以成真后,他消沉过很长一段时间,然后却意外释然起来。

无所谓吧,看见或者看不见,都是一样的可悲未来啊。

 

他加入了调查兵团。他看着每一次壁外调查的结果笑而不语,然后每个人前仆后继。

无所谓的事情,作得再多也是徒劳。都是徒劳,本来如此。

 

这天他也依旧凝视着在壮烈而美丽的夕阳,独自一人站在城墙上。这是他的特权,利威尔默许的。当然他也知道,这十分不易。不过这从来不是艾伦的考虑范围。

[那夕阳宛如未来一般啊]

大张双臂的少年如此笑着,然后下一刻,突兀的阴影罩住了少年。

 

超大型巨人。

艾伦睁开双目,他看着迫近的巨人。巨人罕见地没有任何动作,两人皆是无言。

[我知道的,是你,贝特霍尔德。我早就知道了,知道却没有意义。你也想要看到未来吗?那举目便可看见的可悲未来吗?]

早就蓄势待发的刀刃被艾伦拿出,他歪着头笑起来,碧色的眼中流露出一连串的悲哀与疯狂。他残破的身躯在那火热的蒸汽中或许下一刻便不堪忍受,所以他打开立体机动飞翔起来。

 

天空是那般的近啊。

即将穿过心脏的冰冷。

 

 

 

[给我睁开眼睛,看着我拯救你]

是那个洁癖的味道。艾伦的那双眼睛猛地睁开,第一次有了异色。

艾伦看到了,自己总有一天会自尽而亡,难道不是今天?

 

人类最强的能力的确不容小觑,只以扭伤左脚为代价就将艾伦带回了调查兵团。不过从此之后艾伦再也不能接近壁,每天半囚禁似的……呆在利威尔的房间。

[有意思吗?我会死的,自杀而亡。我没兴趣传播绝望,所以我为何而活?]

夜灯下利威尔的轮廓十分朦胧,回答依旧冰冷[命令]

艾伦嗤笑。

 

[同时,我也想要告诉你这个白痴小鬼——]

[我一直以来都弄不明白,为什么不管做了多么明智合理的选择,在结果出来之前,谁都无法知道它的对错。到头来我们被允许做的,只是坚信那个选择,尽量不留下后悔而已]

捧住了那冰冷的脸颊,利威尔直白地望着艾伦那双碧色的眼。其中的脆弱一泄如注,毁掉了他本身与更多的更多。

 

[谁都不可能知道答案,一直以来都是如此。不管你是相信自己预言的力量还是相信我,其对应的结果,任何人都不可能预见到]

[别相信你眼所看到的,去真正地创造吧]

柔软的嘴唇贴上来了,那一瞬间艾伦怔住了。

 

他看见了。

 

 

 

利威尔死在三十六岁那年,战事正紧张的时候,人类最强的逝去更让人痛惜。

艾伦不懂,那个当年不顾一切把他留在调查兵团的艾尔文团长明明没有一次动用他的预言力量,只是让他作为一个普通士兵去战斗。他的存在吸引着每一个巨人,还有铠之巨人和超大型巨人。他不懂,这明显只是添加死亡人数的做法。

尤其是在利威尔保护他而死在超大型巨人的手中,他就更不懂了。

 

虽然已知必定如此,艾伦却也无法接受。他跪在高大的树干上,碧色的眸子因为水色的充盈而更为闪亮起来了。

[是你告诉我不要相信眼睛所看见的]艾伦轻声说着。

[是你告诉我未来是无法预见的]

 

当那双眼睛再次睁开时候,他已经不再犹豫。

[此时此刻我将战斗到底,为了自己为了你,为了全人类无法预见的未来]

这份沉重的誓言让那个男人阖上了眼。

 

我会战斗的。

啊啊,那个小鬼终于长大了。

 

 

 

艾伦·耶格尔是战死的。

为了全人类,以及自己,还有那个给他活下去的意义的那个人。


评论
热度 ( 13 )

© Monsoon | Powered by LOFTER